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永远的婴儿

2022年03月04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长篇鬼话
灵魂飞舞(一)   这一天夜里突然停电了,小镇漆黑一片。   男女老少的狗一齐狂吠起来。   有杂乱的脚步跑动声,有大人寻觅自家孩子的呼喊声,还有手电筒的光,在夜空中晃来晃去……   有电话的人家纷纷向变电所询问,可是一直占线,打不通。   一些人家点上了蜡烛,烛光微弱。整个小镇好像半梦半醒。   张古本来要写一份重要报告的,他是镇政府的秘书,明天要交上去。可是,电脑用不成了,他特着急。   他走出门,

  1、他从黑暗中来

  这一天夜里突然停电了,小镇漆黑一片。

  男女老少的狗一齐狂吠起来。

  有杂乱的脚步跑动声,有大人寻觅自家孩子的呼喊声,还有手电筒的光,在夜空中晃来晃去……

  有电话的人家纷纷向变电所询问,可是一直占线,打不通。

  一些人家点上了蜡烛,烛光微弱。整个小镇好像半梦半醒。

  张古本来要写一份重要报告的,他是镇政府的秘书,明天要交上去。可是,电脑用不成了,他特著急。

  他走出门,打算去变电所问问。

  今天在变电所值班的正巧是他的朋友冯鲸。他比张古大几岁,他俩都是网虫。

  三个邻居女人在院子里乘凉。没有电,在房子里没意思。

  她们和张古开玩笑:「小伙子,咱们17排房只剩下你一个男人了,天这麽黑,你要保护我们,可不能逃脱啊!」

  张古笑道:「我还指望几个嫂子保护我呢!」

  小镇都是连脊房子,一排五家。张古住的这排房子,位於小镇最北端,编号第十七排。房后面,就是宽阔的庄稼地了。最近一段日子,除了张古,其他几家的男人偏巧都不在家。

  变电所在小镇郊外,大约一公里。张古跑步很快就到了。

  他进了值班室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问:「冯鲸,怎麽搞的?」

  冯鲸说:「我也不知道,我一直给县里打电话,占线,一直打不通。

  「今晚能来电吗?」

  「那可说不准了。」

  张古骂起来。

  冯鲸还在一遍一遍地拨电话。

  张古说:「看来,我的报告只有明天到单位写了。」说完,他起身朝外走。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冯鲸突然在后面问他:「张古,你说,三减一等於几?」

  张古回过头,冯鲸正认真地看著他,等待他回答。张古觉得冯鲸的神情好像有点和平时不一样。他有点莫名其妙:「你说呢?」

  冯鲸:「我当然知道了。现在我问你呢。」

  张古一本正经地算了算,然后说:「我算不出来。」

  冯鲸一下笑出来。

  张古:「你到底要干什麽?」

  冯鲸:「是这样的——我想在互连网上起个名字,就叫——三减一等於几。起名之前,我想对十个人问这个算术题,如果十个人都脱口而出,那就说明这个名字毫无趣味,我就不叫它了。你是我问的第一个人,第一个人就告诉我算不出来,再不用问了,我就叫这个名字了。」

  张古耐心地听冯鲸说完,说了句:「真无聊。」转身走了。

  到镇里还有一段路。

  天很黑,两边是旷野,没有一个人。

  张古戴著随身听走在路上,他把音乐的声音调得很大。

  ——我告戒你,这个世界不安全,你要时刻保证视觉、听觉、肤觉的灵敏,假如有什麽情况突发,你做出的反应才会更准确。

  张古还没有女朋友,他这个年龄最大的嗜好就是听音乐,摇滚乐,美国那个死去的猫王,震耳欲聋。

  突然,他看见黑暗中路边有一团东西隐隐在动。他停下来,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小小的婴儿。

  张古吓了一跳。

  音乐占据了他的耳朵,他什麽都听不见。他手忙脚乱地把随身听关了。

  那个婴儿坐在那里,没有哭,他抬头看著张古,呜呜咿咿地吐著儿语。

  张古凑近他的脸,仔仔细细地看。

  是个男孩,大约有1岁左右,光著□。

  老实讲,这个男婴长得很丑,窄窄的额头,眼睛出奇地大,鼻子瘪瘪的,头发又细又黄……从头到脚脏兮兮。

  张古四下看了看,没有大人,只有这个男婴。他俯下身,问:「你妈妈呢?」

  那个男婴仍然呜呜咿咿地吐著儿语,显然还不会说话。

  张古犯愁地左顾右盼,大喊起来:「哎,谁的孩子?这是谁的孩子!」

  空旷的田野,风很大,没有一个人影。

  张古想把这个男婴抱回家,可是父母不在,到满洲里姐姐家去了,一年都不会回来。自己又没有结婚,怎麽养他呀?

  他想来想去,没办法,只能回去向镇里人报信,看看有没有人把这个男婴收养。他狠了狠心,扔下这个男婴,快步走了。

  走出几步,他回头,看见那个婴儿在黑暗中静静看著他,那眼神有点复杂。他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加快了脚步……

  几个邻居女人还在院子里聊天。

  张古停在院门口,对她们说:「我在郊外看见了一个孩子,不知道谁家的,没人管。」

  李太太对另两个女人说:「有这样的事?走,咱们看看去!」

  她老公叫李麻,是屠宰厂的屠夫,长得五大三粗。特别要交代,他有一把杀猪刀,钢口特别好,是他祖上传下来的,据说那把杀猪刀削骨如泥,他就靠这把刀吃饭。最近他到外县收猪,离家已经一个多月了。李太太是那种心广体胖的女人,非常善良。卞太太问张古:「那孩子在什麽地方?」

  张古说:「就在路边,去变电所的路边。」

  慕容太太一边站起身一边忿忿地说:「现在有一些父母真狠心,自己的骨肉就舍得扔掉。前几天,我看电视上报道,有一个恶毒的母亲……」

  慕容太太家里刚好有一个不到1岁的女孩,这时候的女人最母性,柔肠似水,哪怕一个不相关的孩子受苦都会刺痛她的心。

  几个女人一起去了。

  张古回到家,顺手去开灯,没亮,他陡然想起停电了。

  房子里一片漆黑,他摸黑躺在了床上。

  想起今夜的事情,他觉得有点奇巧:平时小镇很少停电,今夜偏偏就停了,而且他又看见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男婴——好像今夜停电就是为了掩护这个男婴出现似的。

  还有,遇见那个男婴之前,冯鲸好像中邪了,竟然神经兮兮地问他三减一等於几。

  张古觉得这个算术题不吉利。

  外面,那些狗都不叫了,只剩下一条狗在张古的门外叫,那声音很孤单。

  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这趟连脊房子就剩下他一个男人。

  他觉得这房子空荡荡。

  他觉得那男婴有点不祥……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鬼抓阄:玫瑰下的生死游戏

    文章讲述了几个青年玩起了危险的鬼抓阄游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为了自保,不择手段地利用和伤害其他人,结果被一个垂死之人利用,反败为胜。...
    长篇鬼话 2024.01.09 0
  • 弃婴箱

    一个发生在张河村的诡异事件。旅游大巴车进入张河村时,车上的人发现村口牌子上写着“请牢记并遵守规则,否则后果自负”,并且车窗玻璃上出现了“不要催促司机,不要和司机搭话”的红字。然而,车上的人并未遵守规则催促司机,结果司机变得异常并咬断了两个人的脑袋。到达旅馆后,人们发现之前被司机咬的人又出...
    长篇鬼话 2024.01.03 0
  • 恐怖鬼船案

    一:越狱诡计镇海只是个不大的小县,县衙后的牢房更是寒酸得要命,20几间黑咕隆咚的牢房里,弥漫着霉烂的气味,牢房脏得和猪圈一样,里面关押着10几个犯人。潭小小就是镇海大牢的牢头。别看他手小脚小眼睛小,可是他每天一大早的吼叫声,却照正常人高了许多。潭捕头每天都要沿着潮湿阴暗的狱廊进行巡检,他和犯人...
    长篇鬼话 2022.08.30 193
  • 窃贼

    我的名字叫做斯嘉丽,这真是个好名字对不对?所以在外人看来,我必定是个快乐幸福的女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像某本书里所描述的:“斯嘉丽小姐其实并不美,但魅力十足”,我从小就生活环境优渥,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爱。父母...
    长篇鬼话 2022.06.30 103
  • 杀人蝴蝶

    编者按:曲折离奇的情节,错落有致地安排,以一只美丽却充满危险的蝴蝶为引子,将故事发展嵌印其中。匪夷所思的想象,却因为蝴蝶不可思议的能力而成为现实,当一个个人死在纪虹面前时,不禁疑问,到底是纪虹意图杀人,还是蝴蝶杀人?最后的最后,悲剧潜藏在生活之中,依然在延伸……作者文笔娴熟,各方面处理也很好,...
    长篇鬼话 2022.05.16 96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