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奇怪的肚子

2021年08月16日 作者:蓝橙树的蓝橙 来源:互联网长篇鬼话
1几年前张繁与他爱人班瑜带着孩子搬到城郊安家,房子是自己盖的,有一个40平米的小院子。班瑜喜欢植物,在小院里种满花花草草。白天张繁去上班。班瑜做完了家务就带着小女儿来到院子,教她认识这些性格迥异的花卉。晚上,

  1

  几年前张繁与他爱人班瑜带着孩子搬到城郊安家,房子是自己盖的,有一个40平米的小院子。班瑜喜欢植物,在小院里种满花花草草。白天张繁去上班。班瑜做完了家务就带着小女儿来到院子,教她认识这些性格迥异的花卉。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看看电视,聊聊天,日子过的恬淡幸福。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张繁和班瑜提议,把空置的几间房子租出去,这样又能增加收入,又有了邻居,白天自己上班不在家,凡事都能照应一下,也热闹一些。班瑜说她早有这想法了,就是怕张繁嫌人多闹腾。张繁说怎么会呢,自己常不在家,倒是怕班瑜和孩子太闷。俩人相视一笑,就这么把事情定下来了。女儿楠楠欢呼雀跃地对爸爸说,希望新来的邻居家有小孩儿,这样她就有小朋友了,可以每天在一起玩儿。张繁笑着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说,那你可得好好祈祷了。

  楠楠用力点点头:“我每天都要祈祷五次呢!”说着举起她肉乎乎的小手。

  第二天张繁就把租房的告示贴出去了,还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有需要租房的都来看一下。几天下来,有五六个人来看房,班瑜都不是很满意。不是职业不明的单身汉就是一大家子人一起住,人口太多。

  “没想到还挺不好租,没个合心意的房客。” 班瑜边收拾碗筷边抱怨道。

  “这才几天,肯定会有合适的。租房就是这样,房东挑房客,房客挑房东,彼此都看顺眼了,才一拍即合,没那么容易,但比起找结婚对象要容易得多。你说是不是?” 张繁笑嘻嘻地说道。

  张繁几句话,班瑜的笑脸就重现了:“ 没错,你说的都对!”

  2

  肖宇和方秋看到租房告示的时候,已经傍晚了。踌躇了片刻,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房子。他们是从外地来的,在亲戚家已经借宿一个月了,亲戚虽嘴上不说,可脸上的不高兴却看得真切。欣慰的是肖宇的工作有了着落,所以方秋想尽快搬走,哪怕先住几天招待所。

  他们来到张繁家里,看过房子,很满意,价格也合适,想第二天就搬过来。班瑜觉得肖宇方秋都彬彬有礼的样子,又有正经工作,就放心的租给他们了。

  转眼,夏天到了,肖宇方秋也搬来三个月了,两家人也渐渐熟络起来。晚上,一起在院子里乘凉闲聊,方秋忽然手捂着肚子,脸色难看。肖宇关切地问道:“ 又肚疼了?”

  方秋点点头,没说话。

  “回屋躺着吧!” 肖宇说着把方秋扶起来送回到屋里,转而又出来坐在院子里。

  “方秋怎么经常肚子疼啊?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班瑜关心道。

  “唉,去医院检查过了,没病。” 肖宇叹着气。

  张繁与班瑜觉得奇怪,没病怎么会持续肚子疼。

  肖宇接着说道:“ 我们结婚三年了,一直想要个孩子,没有遂愿。方秋常肚子疼,我就带她看医生,以为身体有问题。医生检查说,没毛病。肚疼是因为肚里有虫子。”

  “有虫子?那喝打虫药啊!” 张繁看着肖宇。

  肖宇摇摇头:“ 医生给的药没用,喝了跟没喝一样,照旧肚疼。后来我找了几位中医,他们看过方秋,居然不敢给开药。说一般的打虫药不会管用,喝下去打不出来虫子,反怕虫子咬她。你们说怪不怪?!”

  张繁和班瑜听后面面相觑,这也太怪了,他们一致认为得想办法,这么下去怕不好。

  肖宇说:“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诶,我认识一位老中医,挺有名气的,要不找他来试试看?” 张繁一拍腿说道。

  “好啊!那就麻烦张大哥了!”

  “不麻烦不麻烦!”

  ……

  天色渐渐黑了,聊了几句大家就各自回屋了。

  3

  一周过去了,这天是周六,张繁肖宇不用上班,就把老中医约来了。老中医给方秋把了脉,又问了几句,他们把之前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张繁小声问老中医:“ 朱伯,怎么样,能治吗?”

  老中医点点头:“能治,放心吧。”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漏出笑脸,气氛也没那么严肃了。肖宇方秋尤其高兴。

  “朱伯,那需要喝什么药呢?” 肖宇紧接着问道。

  “不用喝药。一会儿按我的法子去做就好了。” 老中医起身,“现在开始吧。”

  肖宇按照老中医的吩咐,找了一口大锅,往里面灌满麻油,然后大火烧开。

  老中医又让方秋趴在厨房的灶台上,不要动。

  大家都不知道老中医要干什么,疑惑不已。张繁忍不住问道:“朱伯,这是要干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老中医平静地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家都沉默着等待。油渐渐烧热了,刚开始的一串串小气泡慢慢转变为翻滚着的不安分的大气泡,油烟滚滚。方秋身体扭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呻吟,老中医立刻告诉方秋闭上眼睛,一会发生什么都不能动。

  本来就闷热的屋子,笼罩着一层油腥,让人着实不好受。方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逐渐掉落下来,她似乎很不舒服,好像要呕吐,却吐不出来。突然,张繁的女儿楠楠大声说:“咦,那是什么?方秋阿姨的嘴里有东西!”

  顺着楠楠的声音,大家才发现,方秋的嘴张得大大的,里面有一团东西,渐渐的这团东西到了嘴巴外面,并且在蠕动,每蠕动一下,它露出的体积就大一点。张繁揉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瞪大眼盯着。楠楠双手半捂着眼睛躲到妈妈班瑜身后。那东西终于露出它的全部面貌了,方秋当即晕了过去,肖宇连忙扶住她。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虫子,褐色,30厘米左右长,两个眼睛像小黑豆一般,又黑又圆,头上长有约两厘米长的一撮黑毛。它从方秋的口中爬出后,直奔那口大油锅,最后被滚烫的热油烧死。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老中医无不愕然失措,楠楠更是尖叫着快要哭了。

  “这…这是什么东西?” 肖宇懵然自问。

  老中医走过来对肖宇说:“事情解决了,方秋已经痊愈,以后不会再肚疼了。我先走了。”

  “朱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朱伯,这是什么虫子,怎么会跑到方秋肚子里呢?”

  肖宇和张繁迫切地看着老中医,希望他能解答他们心中的疑惑。然而,老中医只说,不要再问了,然后摆摆手就走出大门。

  自此,方秋果然再没肚疼过,人也有精神多了。

  尾声

  几个月后,方秋怀孕了。大家高兴之余,又想到了那条奇怪的虫子,他们猜想之前方秋不是没怀孕过,而是刚有了胚胎,就被那虫子吃掉了......

  那是什么虫,怎么跑到她的肚子里,没有人知道。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鬼抓阄:玫瑰下的生死游戏

    文章讲述了几个青年玩起了危险的鬼抓阄游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为了自保,不择手段地利用和伤害其他人,结果被一个垂死之人利用,反败为胜。...
    长篇鬼话 2024.01.09 0
  • 弃婴箱

    一个发生在张河村的诡异事件。旅游大巴车进入张河村时,车上的人发现村口牌子上写着“请牢记并遵守规则,否则后果自负”,并且车窗玻璃上出现了“不要催促司机,不要和司机搭话”的红字。然而,车上的人并未遵守规则催促司机,结果司机变得异常并咬断了两个人的脑袋。到达旅馆后,人们发现之前被司机咬的人又出...
    长篇鬼话 2024.01.03 0
  • 恐怖鬼船案

    一:越狱诡计镇海只是个不大的小县,县衙后的牢房更是寒酸得要命,20几间黑咕隆咚的牢房里,弥漫着霉烂的气味,牢房脏得和猪圈一样,里面关押着10几个犯人。潭小小就是镇海大牢的牢头。别看他手小脚小眼睛小,可是他每天一大早的吼叫声,却照正常人高了许多。潭捕头每天都要沿着潮湿阴暗的狱廊进行巡检,他和犯人...
    长篇鬼话 2022.08.30 193
  • 窃贼

    我的名字叫做斯嘉丽,这真是个好名字对不对?所以在外人看来,我必定是个快乐幸福的女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像某本书里所描述的:“斯嘉丽小姐其实并不美,但魅力十足”,我从小就生活环境优渥,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爱。父母...
    长篇鬼话 2022.06.30 103
  • 杀人蝴蝶

    编者按:曲折离奇的情节,错落有致地安排,以一只美丽却充满危险的蝴蝶为引子,将故事发展嵌印其中。匪夷所思的想象,却因为蝴蝶不可思议的能力而成为现实,当一个个人死在纪虹面前时,不禁疑问,到底是纪虹意图杀人,还是蝴蝶杀人?最后的最后,悲剧潜藏在生活之中,依然在延伸……作者文笔娴熟,各方面处理也很好,...
    长篇鬼话 2022.05.16 96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