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海市蜃楼

2021年08月18日 作者:郭乐鸣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一我拨了他的手机。他很快就接通了,但他在那边没吱声。这是他的一贯风格。他喜欢沉默,从不多说一句话。他在等我说呢。我就说了。我也没寒暄,上来就直入主题。我甚至连声爸也没叫。“我妈的情况不太好,昨天抢救了一晚

  一

  我拨了他的手机。

  他很快就接通了,但他在那边没吱声。

  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他喜欢沉默,从不多说一句话。

  他在等我说呢。

  我就说了。

  我也没寒暄,上来就直入主题。

  我甚至连声爸也没叫。

  “我妈的情况不太好,昨天抢救了一晚上,大姐夫说,也就这两天了。”我说。

  我忍不住哭出了声。

  可他还是没说一句话。

  我几乎怀疑,手机没有接通。

  但我看了看,手机的确是接通状态。

  这就是我的爸爸。

  我向他通报了这样的信息,他居然还是沉默不语。

  一股火冲了上来。

  我以一种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

  不容置疑的语气。

  “你现在就去坐火车。”我说。

  终于,听到他叹了一口气。

  “不行。”他慢慢吐出来两个字。

  我的火更大了。

  “怎么不行?耽误你去捞海参吗?大概是,现在树叶黄了,正是捞海参的季节?你不想错过这个季节?”我辛辣地讽刺他。

  我等待着他的回应。

  可他没有回应。

  只是沉默。

  我的火下去了一点儿。

  这时,我想起来,他毕竟是我的爸爸。

  我换了语气。

  “你今晚如果不坐火车赶过来,也许,你就见不到我妈了。”我说。

  “今晚?”他终于又说出来两个字。

  “恩。”我说。

  他等了一分钟才说话。

  倒多说了几个字。

  “今晚真不行,今晚我有事。”他说。

  我的火气爆棚了。

  “你有事?你一个海碰子能有什么事。”我大叫道。

  我还说了一大堆不好听的话。

  这些话在我肚子里发酵了好久,所以,我很痛快地都表达出来。

  爸爸一句话也没回嘴。

  最后,是我挂了电话,免得我说出更出格的话。

  大姐、二姐就在我旁边。

  虽然,我没有开免提,我们的全部对话,她俩应该也清楚。

  因为,爸爸就在手机那头说了两句话。

  两个姐姐的反应却完全不同。

  大姐是怒目圆睁,感觉比我还气愤。

  而二姐,就平和多了。

  “什么人啊。”大姐说。

  二姐想说两句宽慰的话,但她找不到词句。

  只好沉默。

  这确实有点太过分了。

  我都说了那话,爸爸还不赶紧过来,竟然说他太忙了,没空。

  也许,就是最后一面啊。

  两年前,妈妈的乳腺长了点坏东西,查了出来,两个都切除了,尽管采取了多种治疗手段,但是,还是蔓延了。

  大姐毕业于这所知名的医学院,由于成绩优异,留校工作了,大姐夫是一个室的室主任,全国知名的医学权威,两年前,就把妈妈接过来治疗。

  但,无济于事。

  即使在这个最知名的医院,也无济于事。

  爸爸是海碰子。

  海碰子就是在近海潜水捞海参的那批人。

  这两年爸爸一次也没来京看过妈妈。

  更别说伺候妈妈了。

  幸好,二姐也在京工作,而我,在读博士。

  二姐和我都是毕业于那所全国最知名的大学。

  一直是我们姐弟三人轮流伺候妈妈。

  可爸爸一直没出现。

  爸爸不习惯城市生活,就喜欢搞个渔船在海里晃荡,这我们也都忍了,可就在妈妈弥留之际,他竟然也不赶过来见一面。

  我不能原谅我的爸爸。

  大姐也不能原谅。

  “这是什么人啊,还有没有人性。”大姐说。

  她都上升到这个高度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二姐是欲言又止。

  大姐看出来二姐的不服气。

  她瞪着二姐。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大姐说。

  二姐不回答,只是苦笑。

  但这也无法终止大姐的怒气。

  “妈妈住院这两年多,他一次也没有来过,没有伺候过一天,好吧,这也算了,可他电话也打了不到十个。这还是人吗?对老婆能这样吗?”大姐说。

  “妈妈老吵他,他就不敢打电话过来。”二姐小声说。

  “是,老妈是经常吵他,可吵他不对吗?他不该被吵吗?”大姐问二姐。

  二姐哑口无言。

  “他简直是自私到了极点。”大姐说。

  “呃,也不能这么说。”二姐说,倒声调小很多。

  “怎么不能这么说?他为了咱们这个家做过什么贡献?你说说看。他就想着自己玩。”大姐说。

  “咱们小时候的生活费都是爸爸捞海参赚的。”二姐说。

  大姐沉默了两秒钟。

  “他捞海参是赚了点钱,”大姐说,“这我承认,可现在咱们不缺钱了,不需要他冒着生命危险,潜到海底捞参了,可他还照样每天开着他那条破船,到海里晃荡,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根本不是为了赚钱养家,他只是喜欢这么玩。”

  这个,二姐没有反驳。

  “海碰子多危险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劝了他多少回,他依旧是我行我素,一句话也听不进去,真是没办法。一点也不负责任,就为了好玩,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儿戏。”大姐说。

  大姐虽然脾气暴躁,对爸爸意见挺大,但她也担心爸爸,还委托大姐夫在老家给爸爸找了个好工作,但爸爸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那是个药厂。

  跟大姐夫有些关系,爸爸可以什么也不干,就能领高薪,但爸爸还是拒绝了。

  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宁愿去大海潜水。

  至于,危险,他不怕。

  他说,他不会有危险。

  大海就是他的家,不会伤害他。

  “怎么不会有危险?难道他的脸长得比别人白,大海能淹死别人,就淹死不了他?”大姐说。

  “不过,爸的水性是挺好的。”二姐说。

  这我同意。

  小时候,我喜欢跟爸爸出海,他让我待在船里,而他一个跟头就翻进海里,很久很久也不出来。

  非常久非常久。

  我几乎以为他已经淹死时,他才冒出来头,带上来一大堆战利品。

  “哼,淹死的都是会水的,水性越好,淹死的概率越大。再说,他何必这样呢,拿着生命开玩笑,完全不顾及亲人的感觉。妈妈对他有意见,妈妈凶他,完全有道理,如果我老公这样,我恐怕早就不跟他过了。”大姐说。

  这是真的。

  大姐夫虽然是医学权威,据说,还是院士的候选人,但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

  在大姐面前,他服服帖帖,权威全无。

  “也许,可以换个思路看。”二姐说。

  “什么思路?”

  “呃,比方说,可以把爸爸去潜水当成锻炼身体。只不过,爸爸锻炼身体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样。”二姐说。

  “哼,岂止是不太一样,简直是古怪,简直是变态。”大姐说,“不管多冷,他任何护具也不穿,也不做热身,就一下子蹦到海里去。他这是锻炼身体么?他这明明是残害身体。”

  现在,潜水捞海参的海碰子们,都会穿潜水服,带氧气罐,可爸爸还是古典的作法,什么也不穿,赤条条地往海里潜。

  甚至,潜水镜都不带。

  连二姐也觉得这样不太合适。

  “我给他买了全套的潜水设备,可他一次也没穿过,跟他讲道理,讲利弊,可他只是笑。唉。”二姐说。

  二姐也叹气了。

  “我最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喜欢喝酒,而且,喝的酩酊大醉了,还去海里潜水。”大姐说。

  二姐纠正了大姐。

  “爸爸酒量大,从未酩酊大醉。”二姐说。

  大姐又哼了一声。

  “喝整整一斤二锅头,就算是他还能稳稳地走路,在医学意义上来说,他也是酩酊大醉了。”大姐说。

  “关键是,爸爸喝了一斤后,并不会就停止了,他往往还会接着喝。”我说。

  我有切身体会。

  考上博士时,我回老家跟爸爸喝过一次酒,我只喝了大概二两吧,但我们结束时,两瓶酒都喝光了。

  爸爸竟然还要继续喝,被我劝阻了。

  可接着,他兴致勃勃的要带我出海,我当然说什么也没有同意。

  “他就是个酒鬼,一辈子吊儿郎当的。”大姐说。

  我和二姐相互看了看,没有接她的腔。

  “唉,也不知道老妈当年是怎么看上他的。”大姐又说。

  老妈那时候还是中学数学老师,而爸爸呢,爷爷去世早,十二岁爸爸就辍学了,整天在海边混,可老妈却偏偏看上了这个无业游民。

  谁反对都不行。

  据说,是因为爸爸英俊。

  “唉,老妈是个颜值控。”我说。

  “是,老爸年轻时特别英俊,远近有名。”二姐说。

  大姐撇了一下嘴。

  “英俊有屁用,像他这样,徒有其表。”大姐说。

  “可爸爸不光是英俊,他还特别聪明。”二姐说。

  大姐又撇嘴,但她没反驳。

  “他是真聪明。”二姐说,“他小学都没有毕业,可他居然看了那么多书。”

  除了到海里潜水,爸爸的第二个爱好就是看书。

  他有一屋子藏书。

  我们小时候,经济拮据,他宁愿不喝酒,也去买书,现在么,就更方便了,能在网上买书了,他的书就越来越多。

  除了专业方面的书,我这个博士的阅读量真不如我老爸。

  真不如这个小学辍学生。

  “老妈也说爸爸聪明,说咱们都遗传了爸爸的智商,学习才都能这么好。”我说。

  二姐点头。

  “妈妈跟我讲了个事,”二姐说,“妈妈那时候还是中学的数学教师,有一道几何题,她想了很多天也做不出来,那时候也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可以在网上找答案。她想啊想,那一段时间,那道题几乎成了她的心病,睡觉前她都会拿着题想一阵子。有天早上起来,她又拿起那道题看,发现有人在图上划了两条辅助线。她豁然开朗,一下子就解开了那道题。”

  大姐笑笑。

  “那两条辅助线是老爸画的。出海前划的。”大姐说

  “这个事,老妈也跟你说过?”二姐问大姐。

  “当然。”

  “老妈说,爸爸没上过初中,也就是那几天,他翻了翻妈妈的教科书,他居然就把那道妈妈想了很多天的题解了出来。”

  “老妈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我不是那么相信。”大姐说。

  “为什么不相信?”

  “我觉得,这有演绎的成分。老爸没上过一天初中,他怎么能解出来连老师也做不出来的题呢。”大姐说。

  “可老妈就是那么说的。那两条辅助线的确是老爸画的,老爸出海回来,老妈问他,老爸没说什么,但他点头承认了。”二姐说。

  大姐只是哼了一声。

  二姐不甘心,追问大姐。

  “你怎么解释这个事啊?”二姐问。

  “怎么解释,哼,只能说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老爸是瞎碰的。”大姐说。

  “怎么能是瞎碰呢?老爸就只画了两条辅助线,老妈就会解那道题了,他怎么没在别的地方划线?就恰恰在那两个地方划线?”二姐说。

  大姐耸了一下肩膀。

  “反正,我觉得,老妈有夸张的成分。”大姐说,“你没发现么,老妈虽然老训爸爸,对爸爸横竖看着都不顺眼,但在妈妈内心深处,她是挺崇拜老爸的。甚至,有点盲目崇拜。”

  我必须公正地说两句。

  “可老爸确实蛮聪明的,船上刚装柴油机时,爸爸只是拆开看了一眼,就会修柴油机了。我记得,小时候,好多人找老爸修机器。老爸也不跟人家寒暄,也不说那么多,只是折腾两下,就修好了。这确实不太一般,尤其是,老爸只是一个小学辍学生,就更不一般了。”我说。

  我说的是实情,修好了那么多机器,不能说是瞎碰的。

  但大姐从另外一个角度反驳了。

  “他要是那么聪明,干嘛到现在为止,还要当海碰子呢?”她问。

  我不说话了。

  “哼,他就算是有点小聪明,也只是小聪明,大事却糊涂得够呛。”大姐说。

  二姐也没有反驳她。

  静了一会儿。

  大姐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大姐接通后,说了几句话,就站起了身。

  “是重症监护室护士打来的电话,”她对我俩说,“说妈妈醒了,她要见我们。”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