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诅咒之梦

2021年08月21日 作者:黑羽宁子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我的名字叫唐子轩,是一名权威的心理学兼精神科教授。平时的工作主要是教学,也就是大学里那种无足轻重的心理教师。每星期只要上一次课,而且并不会纳入期末的成绩考核。相对而言,我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平时也有很多空余

  我的名字叫唐子轩,是一名权威的心理学兼精神科教授。平时的工作主要是教学,也就是大学里那种无足轻重的心理教师。每星期只要上一次课,而且并不会纳入期末的成绩考核。

  相对而言,我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平时也有很多空余的时间。但我不像一般的年轻人一样热衷于到处游玩,我只喜欢读书,有关心理学的书籍,我几乎可以废寝忘食地阅读,有时候甚至连上厕所也不会落下。

  原因无他,我确实对这个学科太感兴趣了,我相信心理学是一门神奇的学科。它既可以帮助你了解人性,也可以成为你的精神导师。

  也许有很多人认为,心理学就是唯心主义,是对意识形态的过分夸大,也是跟鬼神之说相似的谬论,但我可以笑着跟告诉你,并非如此!

  虽然对心理学的研究很深,但我却是个无神论者。准确而言,我并不相信任何灵魂和神鬼之类的东西,我认为这些灵异的东西不过是古人畏惧死亡、缺乏知识所构造出来的荒诞之论。

  所谓灵魂,也不过是人的意识产物,也就是大脑所产生的脑电波。

  人死即电波灭,绝不可能存在灵魂出窍的现象。无论神话如何渲染,生物的行动意识都是构建在生理的基础上,所以,迄今为止也没有人能捕捉到所谓的灵魂和鬼神,这已经是最好的证据了。

  没错,就在一个月之前,我的确是这样想的。以至于对一切相关的伪科学也保持着否定的态度,但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却彻底震惊了。尽管我竭力隐瞒和否定,但也不能说服自己。

  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世界是有鬼存在的!所谓科学的力量,在这些灵异事件之前,根本就连丝毫的招架之力也没有!

  事情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记得那天是星期三,我刚刚为化工专业的新生上完课,正准备回到办公室休息。

  与一般老师的不同,那是一个独立的房间,大概有三四十平方,阳光充足而且很宽敞。这是学校特意为我建的,因为我不但是心理教师,而且还身兼学校的心理辅导师。

  平时有不少学生会过来找我聊天。他们大多都是遇到了人际交往或者学习方面的问题。而这样的房间,恰好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而且舒适的氛围,这对于心理辅导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呼……今天可真够热的。”

  我靠在真皮座椅上,享受着舒适的空调。窗外艳阳高照,夏蝉恬噪的鸣叫声不绝于耳。而我却毫不在意,现在已经快11点了,再坐半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

  咚咚……

  正当我眯起眼睛想要打盹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间隔极短,而且用力幅度大,可以听得出敲门者此时一定很焦急。在学校里面,找我的无非就是老师和学生。老师的话一般不会这么着急,就算真的有急事也可以打我的电话,或者直接闯进来。

  它使用的是敲门这种方式,只能说明跟我的关系不熟,所以我断定他是一名学生,而且还是第一次过来找我,心情忐忑而焦躁的低年级学生。

  “请进。”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温和地回应道。

  “请问是唐老师吗?”

  进门的是一个矮小清瘦的男生,他留着一头短发。鼻梁很高,上面夹着一副极厚的眼镜。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下,他的上衣已经完全湿透了,脸上沾满了汗水,看上去着实有点滑稽。

  “没错,我就是……”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师,我有事想要问你……”我还没有说完,便被他慌慌张张地打断了。他的嘴唇微微颤抖,一双被晒得黝黑的手不断擦拭着镜片。

  “没事,先坐下来再慢慢说……”

  对于他无礼的打断,我并没有丝毫怒意,反而是露出更为和煦的笑容。因为我深知学生的心理,他们一般对老师有抗拒心理,如果你板起面孔的话,反而会成为交谈的桎梏。

  而且,从他进门之后的一系列的动作来看,我已经大致摸出了一点端倪。

  首先我比较肯定的是,以前并没有跟这个男生交谈过。至于他是听过我的课,还是别人介绍过来的。我无从得知,但我确定刚才的判断是对的,他是大一的学生,从校服的条纹颜色便可以得知。

  一般来说,这种学生的社会经验还比较匮乏,心理调控能力不强,因此出现极大的情绪波动也是很常见的。

  其次,在他进门之后,我注意到几个有趣的动作。

  第一,他从炎热的操场跑进来,身上、脸上几乎沾满了汗水,然而他首先擦拭的却不是这些地方,而是那片厚得吓人的眼睛。这说明他心里焦虑不安,甚至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第二,他进入之后并没有关门,而且也没有像普通学生一样拘谨地等待,反倒是打断了我。这看起来很没有礼貌,但我却认为并非如此。

  人的心情在极度波动的时候,大脑会分泌出更多的肾上腺素,令得他极度亢奋,因此这些细节都会在无意中被省略。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他没礼貌,从心理学上而言不过是被迫切的意识所主导。

  这恰好说明他的现在很迫切,的确有一件极为紧急的事想要叙述。而且我有预感,这将会是一件很有趣的经历。

  但从心理疏导的角度来看,在这种极度焦虑的状态下是不宜交谈的。于是我并没有急着叫他说,只是微笑着叮嘱他坐下,为他倒了一杯茶,再播放出一阵舒缓的音乐

  也许是我的行动起了作用,在舒缓的环境和音乐下,男生的喘息声越来越小,他一口气喝完了清茶,终于是冷静下来了。

  “同学,来到这里你可以放松一点,完全不用拘谨,就当在家里好了。或许我们还可以打一盘游戏,lol怎么样?我也是铂金分段的哦,丝毫不会逊色给你们这些年轻人。”

  “对了,你要不来根烟,我昨天新进了盒雪茄,有奶油味和草莓味的,应该还挺销魂的。”我微笑着跟他开了几句玩笑。

  这是一种有效的注意力转移法,通过笑话可以引导病人放松下来,对于之后的交谈很有帮助,然而对男生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

  他苦笑一声,再次摸了摸镜片。

  “老师,你就别耍我了,其实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没错,你听了之后或许会觉得我胡扯,但不管怎样,这次真的很重要。”

  “我……我几乎刚起床就跑过来了,这实在是难以启齿…….但我还是要说出来,这……这太重要了……”

  我扬了扬眉毛,不禁有些惊讶。

  男生的话里连用了三个重要,这种生硬的重复代表着他对事情的紧张和恐惧,而且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说了一大堆,结果还是没有表明立场。

  我通过多年的心理学知识,试图对这个男生作出全面的判断,毋庸置疑,他的确有很大的心理障碍,但如果是学习或者人际方面的事情,我并不认为有如此大的威力。

  所以他应该是遇上了更为严重的事情,比如说,无法解释的怪事,又或者是来自生命的威胁?到底是哪一种我自然是无从得知,只能先让他冷静下来。

  “同学,你先别紧张,也许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你先整理一下,再重头到尾说一遍,好吗?”

  “对了,还有你的名字呢?我总不能跟一个陌生人说这么久吧?”我摊开双手,做出一个无辜的神情。

  “嗯……”男生点了点头,在几次深呼吸之后,终于缓缓开口道,“唐老师你好,我的名字是黎星,工管专业的大一学生,今天过来主要是……”

  “主要……有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想要请教你……”

  诡异?我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很多与神鬼、灵魂学说有关的事情,都会与之扯上关系。以前我也曾经遇到过不少病人,他们也说自己遇到了诡异的事情。但事实证明,这大多都是他们臆想而已,世界上并没有鬼怪。

  难道这位男生也是同样的问题吗?

  我为他续了一杯水,示意继续下去。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