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花蛇村

2021年08月21日 作者:南方的梦2016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从公交车一下来,苏宏就带着两女儿,步入一条乡道。“什么破路啊,还和以前一样!”大女儿苏沁,正不耐烦地抱怨。苏沁今年十五岁,马上初中快要毕业。小女儿苏妙则乖巧地跟在后边,拿根树枝,把两旁杂草拨来拨去的。她今年八

  从公交车一下来,苏宏就带着两女儿,步入一条乡道。

  “什么破路啊,还和以前一样!”大女儿苏沁,正不耐烦地抱怨。

  苏沁今年十五岁,马上初中快要毕业。

  小女儿苏妙则乖巧地跟在后边,拿根树枝,把两旁杂草拨来拨去的。

  她今年八岁,比姐姐小很多,但两姐妹却非常合得来。

  这是通往花蛇村的必经之路,草木茂盛,还有一定坡度,因此不大好走。

  正走着,苏沁望见前方有几株银杏树,就问苏宏:

  “爸,你看那些大树,应该快到了吧?”

  银杏树,是花蛇村一大标志,整个村子和周围都种了很多,尤其村里的几株古银杏,树干又大又粗。

  “嗯,快了。”苏宏回了句。

  花蛇村,是苏宏妻子郑惠玲的故乡,也是郑惠玲从小长大的地方。

  苏宏犹记得,上次回村,郑惠玲仍在世,一家四口喜气洋洋地回村,苏沁和苏妙还给外公外婆拜年,不过那时苏妙才二岁,肯定没多少印象。

  谁知仅隔一年,郑惠玲病逝了。

  直到现在,苏宏都觉得事情来得极其突然。那天郑惠玲说要回家办事,然后一人坐火车去了,结果没几天,花蛇村的岳父就在电话里告知苏宏郑惠玲不幸病逝,遗体已被火化。当苏宏匆匆赶去时,连郑惠玲的遗容都未见到,只抱走了她的骨灰。

  之后,苏宏和两女儿长期生活在郑惠玲亡故的阴影下,苏宏的负担也变得沉重。好在几年过去,一切都慢慢适应了。

  这次和上次一样,依然是除夕,苏宏也估摸着好久没回村,村里两位老人可能想孩子了,所以带两女儿回老家过个年,别因妈妈不在,就把外公外婆给忘了。

  很快,三人顺利到达花蛇村。苏妙一来便惊叹道:“那些树好高呀!”

  确实,花蛇村种了许许多多银杏树,苏宏听郑惠玲提过,当地人对银杏有种特别的信仰。

  而花蛇村的另一特色,便是每家的屋顶都由黑成墨水一样的瓦片铺成,一旦到晚上,就显得特别暗。

  三人一齐漫步村中,苏宏正凭印象寻找那间老屋。

  毕竟许久没来,以往来也住不了几天,所以苏宏父女的面孔都很生,村里人只当他们外人,一个个奇怪的眼神盯向他们。

  “爸,他们在看什么呢?”苏沁问。

  “你别管就是了。”

  这时,他们途径一家连墙面都被涂成黑色的店,店内挂满了各种寿衣,苏宏随便瞄了一眼,就觉得奇怪,怎么里面的寿衣,好像件件很小的样子,似乎是给孩子穿的。

  难道,成人遗体用的寿衣,藏在里边?

  这种疑虑在苏宏脑中一掠而过。他并没想太多。

  终于,他们到达目的地,外公外婆早在门外等候,满面春风,外公郑望德大老远就喊:“怎么才来啊?!”

  外婆朱齐梅也说:“菜都要凉了!”

  “哎哟,等公交等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我们半天还找不着。那个……沁沁,妙妙,快叫爷爷奶奶。”苏宏立马招呼。

  当地人习俗,是不管爷爷奶奶还是外公外婆,统称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苏沁和苏妙异口同声地喊。

  一顿寒暄,众人步入屋内。

  这是座典型的乡村老房,墙漆破损不堪,摆设也陈旧,连间厕所都没有,要方便还得去大门旁的棚子内。常年生活在城市的人,这种房子肯定住不习惯。

  “小东西,现在这么大啦!”大舅郑刚见人来了,一把抱起苏妙,苏妙急得赶紧挣脱。

  大舅妈吴芳则笑眯眯地端出热好的菜。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