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腐坏岛

2021年08月21日 作者:南方的梦2016 来源:互联网 长篇鬼话
八年前,一间名为秦木的茶庄隆重开业,老板是个四川人,人称老秦。虽身为茶庄老板,可老秦却常年在外,很少打理茶庄,原因是老秦热爱荒野探险,总跋山涉水,去些危险的地方。久而久之,老秦名声传开了,还借这茶庄宝地结识了乔

  八年前,一间名为秦木的茶庄隆重开业,老板是个四川人,人称老秦。

  虽身为茶庄老板,可老秦却常年在外,很少打理茶庄,原因是老秦热爱荒野探险,总跋山涉水,去些危险的地方。久而久之,老秦名声传开了,还借这茶庄宝地结识了乔木,并收乔木为徒。两人合作探险几次后,很快老秦便放弃了茶庄生意,与乔木共同创建了如今的秦木探险俱乐部,租了处办公地,成功注册为一家公司。

  之后几年,秦木俱乐部陆续吸引到一批荒野探险爱好者,并开始招收学员,生意也是逐渐兴隆。一直到去年,老秦嫌自己年龄大了,便决定退居幕后,把俱乐部让给了乔木负责。

  这八年多时间,秦木俱乐部在现实和网络都积累了不小的名声,也从没发生过任何意外,真可谓顺风顺水,直至郭勇出事,才使乔木一下承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几乎于同时,周洋等六人探险小组往如今号称中国第一鬼村的花蛇村进发,更令乔木内心忐忑,乔木心知若再出现意外,对整个俱乐部的打击不言自明。

  此刻乔木端坐在他办公椅上,静静地想着心事。

  这时候的,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显示杨婕,正是乔木在电视台工作的妻子。

  “喂,哥,忙吗?”杨婕清脆的声音传来。

  乔木和杨婕已结婚近十年,但杨婕却喜欢戏称乔木为“哥”。

  “不忙,你说,什么事。”乔木回道。

  “我昨晚听你说,今天一早,周洋他们要出发去花蛇村是吧?”

  “嗯。”

  “哦,我这边呢,刚接到一新闻,就昨天的事,想跟你说一声。”

  身为电视台记者,杨婕经常会留意并采集到各类信息,为乔木提供援助。

  “什么新闻?”乔木问。

  “就昨天一早吧,一辆坐着二十几人的大巴,在那花蛇村附近的山路上翻车了,出事后警察和救援队立马出动,差不多快天黑的时候吧,他们在山下找到了那辆巴士,但奇怪的是,你注意听,那辆巴士上的二十几个人,全部失踪了!”

  “失踪了?”乔木眉头一皱。

  “是啊,失踪了!连具尸体都没有!然后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事呢,因为大巴翻车的地方,正好在那花蛇村的范围内。”

  “是吗……”乔木心里一沉,“那辆大巴,还在那么?”

  “还在,不过车已经毁了,外加那一带路不好,感觉很难把大巴拖出去。而且关键问题是,那些人不见了啊!车倒无所谓,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对了哥,我手机里有几张现场照片,一会我给你传过去。”

  “好。事故鉴定了没有?自然的还是人为的?”

  “不清楚,现在司机都找不着,怎么鉴定啊?所以我一听到这消息,想起周洋他们今天要去花蛇村,就想先通知你一声。哦对了,你这次真的不和他们一块去吗?”

  “我去不了。周洋带队探险,熊哥跟小汪出国办事,俱乐部目前就剩我跟苗玥两人,我一走就没人守家了。”

  “也是,那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周洋他们呢?”

  “必须得告诉他们,一会你打周洋电话吧,让他们多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行,我先挂了。”

  杨婕电话刚挂,几张图片便从她手机传到了乔木手机上,是大巴事故的现场照片。乔木浏览一遍,发现大巴损毁得并没他想象中那么严重,整体框架仍保留较好,但车是肯定无法再用了。

  “失踪了……”乔木喃喃自语,揣摩这桩古怪的事故。

  失踪是什么意思呢?如果车内有人死亡,在事故地点必会发现尸体,而如果那些人全部侥幸存活,他们也一定留在原地或尽快求救,可偏偏都消失不见了。应该是有其他人,控制了他们或处理了他们的尸体。

  乔木很快得出结论,因为也想不到其他可能。

  正当乔木放心不下,准备亲自给周洋打电话时,办公室门响起一阵敲门声,接着被轻轻推开了。

  来者是个六旬老头,戴了顶帽子,穿件黑色夹克。

  “哟,师父,您怎么来了?”一见那人,乔木急忙站起身,满面欣喜地说。

  老头正是乔木的师父,秦木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老秦。

  自引退后,老秦虽也经常约乔木出来喝茶聊天,打听俱乐部情况,却很少上办公地来,所以当乔木见着老秦那一刻,就知道他今天肯定有事。

  乔木恭敬地请老秦坐下,泡了老秦最爱喝的龙井,只寒暄几句,两人便切入正题。

  “阿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老郭的葬礼么?”老秦说道。

  “应该是怕太难受吧,其实我也一样。”乔木感叹一声。

  “是啊,多少年的兄弟,说没就没了,我人老了,也比以前脆弱了,这心里是真的痛哟!”老秦用力拍拍自己胸脯。

  乔木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虽和老秦认识最早,但毕竟是师徒关系,总有些隔阂,不像老秦和郭勇,年龄接近,更有共同话题,交情也是非比寻常。郭勇临终前的那通电话,正是打给了老秦。

  “我这几天,脑子里都是老郭死前在电话中跟我说的那件事,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所以今天特地赶来,想找你好好说说。”

  “可以,我对老郭的事也只了解个大概,本来您不来,我也打算找您问问清楚。”

  “老郭整件事的过程挺简单,我给警察说过一遍,你也都知道。就是他和他儿子小逸去那岛上的山林里踩点,结果发现座石洞,两个人心痒痒,没准备直接进去了,后来发生意外,落到一条岩壁缝隙里。然后大概过了两晚,老郭又找着个水洞钻了出来,但因为沾了山里的毒水,被毒水攻心,很快死了。其实,老郭告诉我的事还不止这些,我一直没跟任何人讲。在当时,我听老郭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所以怀疑他说的是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但后来呢,我越想越觉得这些事可能是真的。”

  “哦?老郭还说什么?”乔木一下提起精神。

  “他说,他和儿子被困在山里的时候,每晚都能听到女鬼叫唤,接着那些毒水就从岩石缝里冒出来。而且在他潜入湖底的时候,还看到一具庞大的女尸,在散播毒气。”

  “真有这种事?”关于长恨岛的女鬼传闻,乔木也曾听过,可他向来不信这些。

  “阿木,我了解你想法,换以前我也不信,可老郭这次死得实在太蹊跷,你不觉得?那毒水怎么回事,至今没个说法。那座岛,又和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花蛇村多少有点联系。还有那一带的绿湖,看着像被污染了似的,我是没见过那种颜色的湖水。”

  “说得也是……”乔木表示同意般地点点头,“我网上搜过那条湖的照片,颜色看起来是有些问题,难不成……湖底真有具女尸……”

  乔木没继续说下去,这类违背常理的推测确实令他难以接受。

  “周洋呢,忙乎去了?”老秦忽地发现周洋不在。

  “嗯,早上刚走。”

  “哦,出去多久?”

  “大概……两三天吧。”

  周洋前往花蛇村探险的事,老秦并不知情,乔木也不准备告诉他,以免他担心。

  “你看这样行不行,等周洋回来,我陪你们一块,去那岛上探探,顺便查探下老郭出事的地方。”老秦提议。

  实则乔木也有这个想法,若长恨岛的湖底真躺着具散播毒气的女尸,污染了大片水域,那可算是惊天发现。

  不过,机会通常与风险并存,乔木隐隐有点担忧,毕竟郭勇的恐怖死状还历历在目。

  “对了,老郭那儿子小逸,他跑哪去了?听说老郭的葬礼都没来,怎么回事?你倒应该找他问问情况,他可是当事人呐!”老秦突然想到。

  “嗯,这事我也正琢磨着,要不这样,我现在就打陈慧电话。”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都市聊斋之海妖

    月色清泠,在海面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带子,海水携着月色极为平静地轻吻着沙滩,尽管这里的夜景是如此优美,却毫无生气,天空中见不到飞鸟,岸边也见不到活跃的虾蟹,除了海滩上一堆堆海藻的尸体散发着腥臭味,就只有那个女人跪在沙滩上了。谁也看不到面对着海水的她是什么样子,只有一头在月光下闪耀着银色光泽的长...
    长篇鬼话 2022.10.19 139
  • 腊月寒

    王拉柱!拉柱!柱子!身后有人在高声喊叫,一声又一声,声音急切而悲凉,最初这个声音很象拉柱两年前死去的哥哥,后来又有些象他的母亲,那喊他拉柱时最后的卷舌音都一模一样。王拉柱不回头,只是闷头闷脑的在雪地里吃力的走着,怀里抱着那支双筒猎枪。凛冽的风雪迎面卷来,灌得他脖子里冷碜碜的,他象沾了水的猎狗...
    长篇鬼话 2022.03.15 124
  • 白色嘉年华

    在杭城的一场大雪中,一名十四岁的富源二中学生被石轮车撞死,由于下雪路滑,司机坚称为了安全已经降低了车速,而死者可能自己走到主车道上被撞。警方调查发现,事故现场附近的监控摄像头成像系统出现问题,无法提供有效证据。警察在学校的目击证人了解到,苏卓安在事发前和三个朋友一起等红绿灯时,突然不见了...
    长篇鬼话 2023.10.12 0
  • 圣诞·猫

    秦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按下床头的闹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冬日的白昼似乎特别短,才七点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秦梦的脑袋有点沉,睡的太多或太少都会这样,脑袋昏昏的提不起精神。一支烟过后秦梦感觉清醒了些,趿着拖鞋披上睡袍去厨房给咪呜倒牛奶。咪呜是秦梦养的一只猫,白毛蓝眼睛,书上说蓝眼睛的猫都是...
    长篇鬼话 2022.04.01 64
  • 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错字

    本故事集为好几个故事,阅读上一篇请点击:每个午夜都住着一个诡故事之墓中娘子35.同样是零点。同样是我们一天中最期待的时刻。湖南同学开始讲了……因为陈少进的债主来自各地,随着他们口头流传,爷爷能捉鬼的事情很快传...
    长篇鬼话 2022.04.06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