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雨夜惊魂

2021年08月25日 作者:卖花的小姑粮 来源:互联网长篇鬼话
午夜时分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辆轿车缓缓的到达高速出口,准备缴费。“人呢?怎么没有人呢?”副驾驶的小雅一脸惊恐的问着。“是呀,人呢?”阿力从车窗里往外看去,高速收费站的岗亭里亮着灯,

  午夜时分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辆轿车缓缓的到达高速出口,准备缴费。

  “人呢?怎么没有人呢?”副驾驶的小雅一脸惊恐的问着。

  “是呀,人呢?”阿力从车窗里往外看去,高速收费站的岗亭里亮着灯,却不见一个人的踪影,顿时莫名的恐惧徒然而生。

  阿力试着按了按车子的喇叭,希望能引起收费站值夜班的人的注意,可并没有奏效。

  “你下去看看吧?”小雅望着他,急促的呼吸在夜里那么清晰。

  阿力打开车门,伸了伸脖子,朝岗亭里面望去,却只看到那闪烁的电脑屏幕,空荡荡的不见任何人的踪影,心里正犯嘀咕,这人去哪了呢。

  这时,他看到隔壁收费岗亭的那位男士在向他挥手,示意他从那个车道的闸口出去。

  阿力赶紧上车,按下车窗,看了看后面,确定后面这会是安全的,没有其他车辆靠近,赶紧打开闪烁灯,朝另外一个车道驶去。

  车前面的指示灯显示着应收的费用,阿力一边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元,递了过去,一边问着这个收费员,“刚刚那个车道怎么不见收费员呢?”

  “你说你刚才的那个车道呀,那个关停着呢,这半夜车辆少,只开这边这个和自动收费车道。”收费员一边找零一边回答着。

  阿力听到这里,感觉太不可思议了,刚刚明明看到那个收费车道显示可以通行的嘛,怎么这个男收费员说没有开,那我刚才看到的是啥?

  他看了看旁边的小雅,小雅看着他,说不出来的滋味。阿力赶紧趁着收费员找零的间隙,朝小雅使了个眼色,意思让她看看隔壁那个车道啥情况。小雅扯着脖子往那里望,却由于离收费那个栏杆太近看不到,看着阿力,表示无可奈何。

  “我得把车往后倒一倒,这离栏杆太近,我怕撞着。”这时候男收费员已经把零钱递给阿力了,“行,你快点,万一一会来车了,这晚上就一个人工收费的通道。”男收费员说。

  阿力轻轻的挂上后倒的档位,向后退了两三米的样子。小雅迅速的打开车窗,朝右边那个车道瞄了瞄,咦,真奇了怪了,刚刚明明看到显示可以收费通行的嘛……

  阿力从小雅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议和细微的恐惧感,感觉挂好起步档位,驶出了收费站。过了收费站十米左右的样子,是个向右的拐弯,阿力开着车,在那拐弯的一瞬间,他惊愕的看到,刚刚那个没有人的收费车道,端坐着一个女的,红衣长发,朝着他露出难以名状的笑容。

  阿力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太好的样子,加大了油门赶紧赶路。

  小雅没有留意到刚才这一幕,跟阿力说慢点开,雨天路滑,注意安全。

  阿力心想,本来明天回来的,你非要人下了班大半夜的往回赶。想着拿出香烟,点燃了一根,用以隐藏内心的不平静。

  “咣当”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砸到挡风玻璃上了。伴随着刺耳的急刹车,阿力点燃的那根香烟,掉在了刚刚收费员找回的零钱上,他顺手放在了档位边上的那个盒子盖上。这烟蒂虽然没有起什么大的火苗,但也慢慢的冒出点烟味。

  小雅见状,赶紧拿出副驾驶前面那个兜里的抹布,拧开矿泉水瓶,倒了点水上去,然后迅速用手盖着刚刚那个烟蒂和火苗。

  阿力根本无暇顾及这个,他听到那声咣当之后,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了瓢泼的雨中。他也顾不上淋雨了,赶紧下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小雅扑救完那个烟蒂和那受损的纸币,抬头看到阿力一个人站在雨里,望着车前发呆,于是赶紧拿出雨伞撑开,跟了下去。

  “怎么了,阿力。”小雅把伞使劲的往高举了举,她怕撑的太低,碰着阿力的头。

  “刚刚我听到咣当一声,可下来什么都没有看到。”阿力头也不转,言语间带着疑惑。

  小雅听阿力这样说,把伞递给阿力撑着,自己然后围着车转了几圈,猫着腰往地上看了看,又踮起脚尖,朝车顶上望了望,也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可她刚刚明明也听到那声响动了呀,她思忖着。

  “我说今天不回来,你非要大晚上的冒雨回来,今晚的事有点邪门。”阿力没好气的嘟囔着。

  “我也不想回来,”小雅看到阿力生气了,赶紧搂着他的臂膀,算是示好加道歉吧,“亲爱的,我叔叔伯伯昨天就催我们回来呢,这清明节三天假期,要明天再回来,那后天又得赶回城里去,我心疼你,怕你累着。”

  “那像今晚这样连夜赶路,就不累吗。”阿力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眼圈。那烟圈没有来得及跳跃,便给滴落的雨滴打的没了影踪。

  “亲爱的,”小雅见撒娇可以奏效,于是接着加强了攻势,“你也知道我爸几兄弟里他年龄最大,比我二叔三叔他们大十多岁,所以每逢清明什么的,他们都想着去看看和我一起去看看我爸爸,一来打扫一下墓园,二来也是想告诉爸爸,我一切挺好的。”说到这,小雅含情脉脉的看着阿力。

  阿力那股火,瞬间被这温柔的眼神给软化了,顺手把小雅更往自己的怀里拉了一下。

  二

  这时候的雨滴,比上高速那会能小一点了,春田夜里的山野间,还是有阵阵寒意,那雨滴落在地上,慢慢的变成了雾气,开始在这午夜的山野间弥漫。

  远处,静悄悄的,除了雨声,没有丝毫的响动,他俩站在雨里,慢慢的感觉气氛越来越邪乎了。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撒开对方的手,拉开车门,跳到座位上的。

  “突突突……”车子好像打不着火了,阿力自言自语道。

  “啊,怎么了,你别着急。”看着阿力反复的点火,却不见车子打着火,小雅只能用言语安抚着。

  可试了十好几下,还是打不着。阿力无奈的耸耸肩,“我也没有办法了。”

  雨滴仍然打落在车子的每一个部位,打落在这乡间的马路上。

  “我来试试。”小雅的话语打破了沉默。

  “你?可以吗?”阿力看着她,将信将疑。

  “你忘了我也有驾照的吗?只不过平时咱俩一起的时候,你总担心我的技术,你就让我试试吧?”小雅说着,朝他挤眉弄眼一番。其实小雅此刻的心里也是莫名的难安,今晚的事挺邪门的,但是她也无可奈何,总得想办法把车子点着,快点回到家呀。

  小雅说着,已经来到了驾驶室的门口,拉开车门,朝阿力做了个请的姿势。阿力疑惑的下了车,换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去。

  “突……”

  车子打着火了,小雅像个孩子一样,突然笑出了声音,看着阿力。

  阿力心想,你可真的心大,这样也能笑出声音来,“赶紧开车走吧!”阿力歪过头来对她说。

  车子继续行驶在这乡间的马路上,说是乡间,也不过是行个三五公里,偶尔能见着几户人家而已,不过这道路是省道,所以倒还算宽敞。

  “这道路是321省道吗?”阿力试着用言语打破着静的可怕的黑夜。“第一次和你来的时候,我感觉还很窄呢!”

  “是呀,这是前年修的,”小雅一边目不转睛的开着车,一边回答着,“你还说第一次,那时候咱俩还是刚认识呢!”说着,一抹粉红染遍了脸庞。

  “还有多久到家呀?”阿力伸了伸胳膊,张着哈欠问她。

  “快了吧,也就十来公里的事。”小雅说。

  “亲爱的,你说咱这一路上也没有见到什么人家,我记得以前这路边两旁住很多人的嘛!”阿力侧着脸看着小雅。

  听到这里,小雅陡然了起来,是呀,这路的两边以前是很多人家的啊,怎么今晚上到现在没有看到呢?难道走错了路?还是碰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雨好像不大了。”小雅答非所问,心不在焉的应付着。

  阿力看了看,挡风玻璃上的雨刮还是在拼命的运动着,可她却说雨不大了?他按下车窗,雨滴顺着玻璃的缝隙往里直掉。

  “什么雨不大了,还那么大呢!你是不是眼花了?”阿力问她,“你要是感觉困了,我来开吧。”

  “到前面加油站再换你吧,我看油也不多了。”

  “噢,行吧。那我咪一眼。”

  没有听到小雅说行或者不行,阿力慢慢的进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感觉有人在使劲的敲着玻璃。

  他揉了揉眼睛,隔着玻璃看着那个黑影,他轻轻的按下玻璃,露出来一点缝隙,隔着玻璃问,“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

  “这位先生,你好。你把车子停在油枪旁边已经半个多小时了,到底是加油,还是不加。”

  原来这敲着车窗玻璃的是加油站的员工呀!阿力听到这人说这样的话,一个激灵,陡然之间清醒了许多。可扭头一望,驾驶座上竟然没有了小雅的踪影。他又回过头隔着玻璃看到油枪和那仪表在黑夜里闪着白光。

  他顷刻之间感觉到说不出来的害怕,拉开车门跨了下来。

  “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就我这车的驾驶员。”阿力使劲挠了挠头,不解的问着。

  “没有呀,这加油站晚上就我和前台收银的俩人值班,”那加油员一边看着他一边心想,他是不是还没有睡醒,但又不敢那么问,不敢那么说,“我那会肚子不舒服,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你的车子停在这,以为你要加油,可半天没有动静,刚刚来的车子,我都引导到旁边那台机器上加的。”

  阿力越发听不明白了,什么你去厕所回来看到我的车子停在这不动,什么刚刚有车加油引导到旁边的机器上,那我的未婚妻小雅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车子停在这半个多小时了?”阿力知道当务之急是找到小雅,可他这么问加油员的时候,还在心理上自我安慰,想着她应该是去厕所了吧?说不定夜里太黑,光线不好,没有人看到也不一定。

  “是前台的收银员告诉我的,我那会一直忙着给来的车加油,没有留意这个。”这个加油员看似认真的回答着他。

  阿力看了看表,已经是夜里两点半了。

  他想去洗手间看看小雅到底在不在,可又转念一想,要不我先去问问那油站的收银员?想着便快步向那里走去。

  进到油站的小卖部,听到放着当下的流行歌曲,看到那个收银员低着头玩着手机。看到有人进来,她抬起头来,说:“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你好,”阿力回应着她,“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未婚妻,就是外面那台白色车的司机。”说着,抬起手指了指外面停在加油机旁边的车子。

  “你说的那个呀,我刚刚半个多小时前见过她,她说买点东西,可给我的钱,那张纸币有点残缺,这倒也不要紧,可那上面竟然印着”冥国银行“,这不是跟我们开玩笑的嘛。我还逗她,这两天清明,这种纸币也不是白天夜里都通用呀,你说是不?”收银员一边说着,一边半开玩笑的调侃着。

  “真的假的?怎么可能?”阿力极力否认,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呀,怎么会有这种情况?

  “真的,她说是从高速出口下来时,收费员找给她的,我说这不可能,本来想用这个加油的呢,后来她说突然内急的很,先出去上个厕所,一会再来。这都半个多小时了,也不见影子。”阿力听着,认真的听着。

  “那她再没有来?”言语间,阿力很是担心。

  “是的,再没有见到。”她说,“你和她一起的?”

  “是的,我们赶清明回来给她爸扫墓。路上我困了,下了高速她在开着。”阿力说着,用眼睛扫了一下便利店的陈列,给人感觉好像谁把他未婚妻藏在这里一样。

  “要不你去洗手间看看?都这么久了……”收银员建议着。

  阿力听了,快速的冲出门去,跑到洗手间的门口,也没有来得及看男女,直接往里小跑着。

  可一看,这是男洗手间呀,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那昏黄的灯光,像一个垂暮的老人,有气无力的散着微光。

  他一看走到男洗手间了,便扭头出来。走到女洗手间的门口,站在门口喊着小雅,小雅,没有一丝的回应,本来想着女洗手间,男士进去多有不便,可这会找不到他的未婚妻小雅,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想着大半夜这加油站就这么几个人,便低着头快步走了进去。

  除了洗手台上那个拧不紧的水龙头在滴答滴答的响着以外,同样昏黄的灯光下,也看不到一个人影,那些单独的洗手间都关着门,他轻脚轻手的把耳朵放在门外,可是连一丝的响动也没有,转了一圈,挨个听完,听不到有人在里面的样子,甚至于连呼吸都只能听到自己的。

  这时的他,既失望没有找到小雅,又恐惧这大半夜的不见她人,雨依然下着,能去哪里找她呢?

  他走出那洗手间的门,看了看车子,依旧静静的停在那,他跑到车前,渴望一个惊喜,渴望能看到小雅在驾驶座上朝着他微笑,可是依旧没有看到,车子里面空无一人。

  这时的他才想起打电话报警,可摸出来手机一看,只剩下百分之十的电,可能是由于雨夜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地处偏僻的原因,他连续拨了七八次,才拨通110,可还没有等来得及说清楚方位,手机已经完全的关机了。

  他懊恼自己的大意,自己的贪睡,要是他强撑着不睡觉,要是他来开车,那该多好,就不会着急找不到小雅了。

  可世间的一切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

  他想着去加油站里面找个充电器充会电,或者找他们的电话打给小雅,就算身上没有带钱包,可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应该还是够支付话费的,他还想着,买两罐红牛给自己提提神,让自己不要那么瞌睡了,好打起精神来找寻小雅。

  可当他转身准备去找小雅的时候,却发现,刚刚还看到的加油站,加油员,便利店,收银员,甚至于连那个洗手间都没有了踪影。此刻自己正站在一个破烂的屋檐下,这破旧的屋子临近马路。原野下,只有雨声,没有其他任何一丁点的生息。

  正当他恐惧到极致,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却听得哐当一声,那是车门锁打开的声音。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鬼抓阄:玫瑰下的生死游戏

    文章讲述了几个青年玩起了危险的鬼抓阄游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们为了自保,不择手段地利用和伤害其他人,结果被一个垂死之人利用,反败为胜。...
    长篇鬼话 2024.01.09 0
  • 弃婴箱

    一个发生在张河村的诡异事件。旅游大巴车进入张河村时,车上的人发现村口牌子上写着“请牢记并遵守规则,否则后果自负”,并且车窗玻璃上出现了“不要催促司机,不要和司机搭话”的红字。然而,车上的人并未遵守规则催促司机,结果司机变得异常并咬断了两个人的脑袋。到达旅馆后,人们发现之前被司机咬的人又出...
    长篇鬼话 2024.01.03 0
  • 恐怖鬼船案

    一:越狱诡计镇海只是个不大的小县,县衙后的牢房更是寒酸得要命,20几间黑咕隆咚的牢房里,弥漫着霉烂的气味,牢房脏得和猪圈一样,里面关押着10几个犯人。潭小小就是镇海大牢的牢头。别看他手小脚小眼睛小,可是他每天一大早的吼叫声,却照正常人高了许多。潭捕头每天都要沿着潮湿阴暗的狱廊进行巡检,他和犯人...
    长篇鬼话 2022.08.30 193
  • 窃贼

    我的名字叫做斯嘉丽,这真是个好名字对不对?所以在外人看来,我必定是个快乐幸福的女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像某本书里所描述的:“斯嘉丽小姐其实并不美,但魅力十足”,我从小就生活环境优渥,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爱。父母...
    长篇鬼话 2022.06.30 103
  • 杀人蝴蝶

    编者按:曲折离奇的情节,错落有致地安排,以一只美丽却充满危险的蝴蝶为引子,将故事发展嵌印其中。匪夷所思的想象,却因为蝴蝶不可思议的能力而成为现实,当一个个人死在纪虹面前时,不禁疑问,到底是纪虹意图杀人,还是蝴蝶杀人?最后的最后,悲剧潜藏在生活之中,依然在延伸……作者文笔娴熟,各方面处理也很好,...
    长篇鬼话 2022.05.16 96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