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地窖囚奴(3)

2023年07月27日 作者:蜘蛛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长篇鬼话
要进来,先把希望留在门外。——但丁2007年夏天,京郊体育场想在闲置的空地上建一个露天游泳场,请来了工程队施工。工程队挖到地下三米,发生了地陷事故,地陷的中央出现了一个黑黝黝地洞,深不见底。侧耳倾听,可以听到洞里

  03 地铁色狼

  一个民工打扮的人进来了,皮肤黝黑,阔脸,鼻子非常大,脚上穿着一双解放鞋。

  苏眉正想问他找谁,只见那人端端正正的敬了个礼,说道,山东省嘉祥县包家铺子乡派出所实习民警包斩报到!

  白景玉上前问道,刚刚警校毕业,还在实习阶段,就被选进特案组,有什么感想?

  包斩将手放下,立正姿势,朗声说道——国旗在上,警察的一言一行,决不玷污金色的盾牌。宪法在上,警察的一思一念,决不触犯法律的尊严。人民在上,警察的一生一世,决不辜负人民的期望。我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国徽宣誓:为了国家的昌盛,为了人民的安宁;中国警察,与各种犯罪活动进行永无休止的斗争,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为了神圣的使命,为了牺牲的战友……我能做一名警察,我能站在这里,是我一生的荣耀!

  这段话让人热血沸腾,白景玉还了个礼,说道,欢迎加入特案组。

  画龙说道:一个刚出道的小警察。画龙的语气带有戏谑的成分。

  梁教授对包斩说:看来,你要给他们露一手。

  梁教授让包斩闭上眼睛,转过身,背对着大家,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竖在空中,问道,这是什么?

  包斩闭着眼睛,不假思索的答道:一支派克旋帽钢笔!

  画龙感到有点难以置信,拿出一盒香烟,举起来说,这个呢?

  包斩回答:中华牌香烟,还剩半盒。

  苏眉怀疑包斩作弊,也许能从房间里的反光处偷看到背后的物体,她解开脖子里的丝巾,蒙上包斩的眼睛,系在脑后。

  苏眉举起手,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她问道:我手里是什么?

  包斩沉默了一会,说道:什么都没有,只有……香水的味道。

  大家恍然大悟,原来包斩有着异于常人的嗅觉,法国高级香水师可以用鼻子分辨出几千种花卉的味道,这也不足为奇,令人疑惑不解的是包斩何以知道钢笔和香烟的牌子?

  包斩告诉大家,钢笔的牌子,梁教授曾经在信中谈到过,判断出香烟是中华牌是因为包斩进入房间的时候……画龙正叼着根中华牌香烟。

  特案组成立了,没有任何仪式,没有闪光灯和记者,然而这却是中国警方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

  四位成员,各怀绝技:

  梁书夜教授,经验丰富,思维慎密,善于发现和推理。

  包斩,有着灵敏的嗅觉和出色的侦查能力。

  画龙,武警教官,格斗能力很强。

  苏眉,黑客高手,可以提供信息技术帮助。

  案情紧急,在地铁里神秘失踪的富家小姐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梁教授又夸下海口承诺一个星期破案,然而目前毫无线索。特案组成员立刻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他们把会议室当做办公室,尽管特案组刚刚成立,彼此还不熟悉,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尽快破案!

  副局长一直在门口守候,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歪着头昏昏欲睡。下午的时候,画龙把副局长叫醒了,去,把你们局里漂亮的女警察都找来。

  副局长睡眼惺忪的说:啊,什么,女警察,漂亮?

  画龙说:老兄,特案组要召开案情发布会,只许女警察参加,要漂亮一些的。

  副局长不解其意,但还是把局里一些漂亮的女警察都找来了,女警察靠墙站了几排,议论纷纷,不明白特案组为什么要召集她们。

  她们看到,原本窗明几净的会议室,现在变得一片狼藉,墙壁上用图钉钉满了纸条,窗玻璃上用碳素笔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地上杂乱的散落着一堆打印文件,三台电脑开着,其中一台电脑正快速的扫描着什么资料,很显然,特案组在这个房间里一直在不停的工作。

  梁书夜说:现在发布案情,罪犯应在本市范围……

  一名女警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要从本市范围查找?

  梁书夜说,难道要从外市查起?

  副局长示意大家别打岔,梁教授开始继续说,此案非常简单,唯一的难点在于没有线索。没有线索,那么我们就制造线索。此案的性质有四种可能:

  1,富家小姐自行失踪;

  2,被报复杀害毁尸灭迹;

  3,被绑架勒索钱财;

  4,被人劫持囚禁。

  自行失踪的可能性最小,被人劫持的可能性最大,侦破方向只能选择可能性最大的那种,正如我们只能从本市查找,不可能从外市查找。被人劫持囚禁?被什么人?很简单——地铁色狼。

  包斩补充一句:按照刑事四重递进推理,罪犯的身份最有可能的是地铁里的色狼,见色起意,在地铁的某个监控盲区,将这个漂亮的富家小姐安琪用某种方式一下弄晕,然后装进一个大的拉杆箱或者一个编织袋,将其劫走。

  苏眉说,姐妹们,我们去抓色狼,都穿上漂亮的衣服,打扮的性感一些,抓到以后,重点排查安琪小姐失踪当天,有哪只色狼在地铁中见过她,都带上安琪小姐的照片,换下警服。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警大声说:好!

  画龙说,大嫂,您就别参与啦,还是让年轻人来吧。

  中年女警说,我是党员,与坏人做斗争,从来不怕……你是说我不漂亮吗?

  大家哄笑起来……

  地铁上其实只有两种人:色狼和非色狼!画龙和包斩坐在地铁车厢的椅子上,不远处,苏眉站在门口抓着吊环冒充乘客。她依然是一身白领制服打扮,看上去像是一个风姿绰约的空姐,足以吸引色狼。

  梁教授腿脚不便,并未参与此次行动,而是呆在办公室看监控录像。

  那些漂亮的女警换上时尚性感的衣服,她们分散开来,站在地铁的各车厢中,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身边的人,猜测谁会是色狼。

  这种工作任务对于她们来说非常新鲜和刺激,也许是出于女性警察特有的敏感和警觉性,那个中年女警抓错了人,差点破坏了整个行动。

  苏眉用无线耳机悄悄地告诫所有女警忘记自己的警察身份,确认对方是色狼之后,也不要在车厢抓捕,避免打草惊蛇引起围观。

  包斩警觉的观察着四周,一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凑了过来,包斩戒备地看了他一眼,那人目光闪躲,一会儿,他在包斩身边停下,弯下腰似笑非笑地说,前几天,公园的人工湖里打捞出一具无头女尸,你知道是谁杀的吗?

  包斩一听,心跳骤然加速,画龙也听到了,用眼神示意包斩先别轻举妄动。

  那中年男人见包斩一脸狐疑的样子,又说道,上个月,一伙人持刀杀害了一个出租司机,这事知道吗?包斩回答,不知道。

  中年男人继续说,最近黑社会猖獗,都有枪,专门在车站、地铁抢劫外地旅客……那人的声音越来越低,同时,他的手向背包里伸去……

  画龙已经站了起来,包斩也在犹豫着是立刻制止他还是按兵不动,还没等包斩做出决定,那人变戏法似的从身后的大背包里拿出一沓报纸,笑着说,买一份今天的法制晚报吧,上面都有。

  虚惊一场,画龙走过来,抓住那人的领子说道,滚蛋。卖报纸的中年男人看了画龙一眼,悻悻地去了别的车厢。

  车到了一站,涌进来很多乘客,大家都往里冲,苏眉被人流挤到了角落里,身后站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车门关上后没多久,苏眉感觉自己的背部被什么东西蹭了一下,她警觉起来。

  过了一会儿,对方先是试探性的碰了几下苏眉,蜻蜓点水似的,看她没反应,竟然把手心贴在她的裙子上。

  制服裙包裹着浑圆的屁股,那个美妙的轮廓被大腿上的黑丝袜衬托的更加性感,苏眉明显听到身后年轻人的喘息开始变的沉重,她心里一阵恶心,又一阵惊慌,心想这是遇到了真正的色狼。

  苏眉回头看了一眼,那年轻人摊开手,一脸无辜的模样。苏眉抱着胸,心里想着,车一到站,就把这大胆的家伙抓起来。

  车厢里没有移动的空间,身后的年轻人又紧紧地贴了上来,苏眉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已经有了生理反应,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心砰砰直跳。

  她瞥了一眼画龙,画龙正坏笑着注视她,用手机悄悄地拍照取证。

  那大胆的色狼竟然把一只手放在了苏眉的腰上,地铁的每一次小小停顿,他都会借此机会轻轻地冲锋一下。

  苏眉咬着嘴唇,强忍愤怒,只希望快点结束……终于,车到了一站,画龙和包斩一左一右将那年轻人夹住,随着人流下了车,苏眉跟在后面,瞪着那个年轻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次行动,共抓获了六个地铁色狼,由包斩和副局长负责审问。画龙和苏眉开玩笑,问她要不要去做个笔录,苏眉翻着白眼不理他。

  审讯结束,毫无收获,这六个在地铁上性骚扰女性的家伙,除了忏悔自己的行为之外,都声称自己没有见过安琪小姐,他们对安琪小姐的照片没有任何印象。包斩,画龙,苏眉三人有点丧气,他们回到办公室准备向梁书夜教授汇报。

  梁教授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中的监控录像,以至于三个人走进来他都没有发觉。

  苏眉说道,哎呀,这录像我已经仔细的看了一遍,地铁分局也筛了一遍,没戏。

  安琪小姐失踪时,从她进入地铁到最后一班地铁驶过,这段时间的监控录像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在地铁各出站口都未发现她的身影,监控录像中也没发现背着包或者拉着旅行箱的可疑人物。

  梁教授将电脑转向包斩、画龙、苏眉三人,回头说道,午夜恐怖片看过吗?

  他们看到地铁监控器拍下的令人恐怖的一幕,最后一班地铁早已驶过,画面上的时间显示为午夜零点十分,地铁已经空无一人,灯光熄灭了几盏,光线很暗,可以很模糊的看到地铁站台下面,有一个女人弯着腰,垂着手,低着头,长发披散着耷拉下来,她缓缓地从站台下面走过。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荒村传奇

    1、荒村迷情在福建省西部有一个名叫下里的村庄,一直都太平无事的,最近有人在那离奇死亡,而在他随身的游记里记载着:女鬼、锣鼓声、血河、巨蟒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陈强是一个热衷于探险的小伙子,三个月前他收到了一封林勇发给他的E-mail,信中写到一个叫下里村的村庄,里面发生了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
    长篇鬼话 2022.11.15 372
  • 都市妖奇谈之雾飞花

    南羽送走今天的最后一位病人,关上了灯又在黑暗中独坐了一会才走出办公室,她随口和走廊上来往的同事打着招呼,穿过医院繁忙的人群走出大门。最近天气一直不好,下了几天雨后便一直维持着潮湿闷热的空气,今天虽然天还死气沉沉地阴着,但是风中已经有了一抹凉意,南羽站在医院前的广场上仰头吹了一会风,喃喃说...
    长篇鬼话 2022.04.06 63
  • 绝世鬼王

    八十年代,在黑龙江某处的一个偏僻小村子。这里地处平原,到处是荒草凄凄的大草甸子,由于自然环境适合野兽的生存,所以草甸子里狼群野兽活动很是猖獗。村子就坐落在草甸子旁边一条省道的旁边。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伴随着一道闪电,一声惊雷,一个女娃娃呱呱落地诞生在了一户普通的农户家里。这户村民姓王,是...
    长篇鬼话 2021.11.27 104
  • 美丽的血色眼睛

    2005年10月27日。我苦苦追求两年的美美,终于在今天同意了我的求婚,我们决定在两月后举行婚礼。美美有种特别的气质,从小就长得很漂亮,可说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只比我小两岁,由于家境不好,她只在本市念完普通高中就开始工作养家了。而我,父母都长年经商,从小就有着优越的环境,在国外念大学那几年,有好几个...
    长篇鬼话 2022.04.08 52
  • 鬼衣

    单位中有个女孩来向我求教,问用手工如何才能缝制一件真丝面料的吊带裙?我说用最小号的针,最细的线,最细密的针脚,还有,最大的耐心。我笑:没有这个必要的,你还是用缝纫机吧,把线和压脚全部调松,再衬上软薄纸,这样效果会更好一些,也快。女孩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分明是想说:莲蓬,你帮我裁好吗?但我已经再也不...
    长篇鬼话 2022.03.23 242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