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坏女孩

2023年10月20日 作者:一枚糖果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长篇鬼话
1.我第一次见陆臻是在初秋。十月的天气还很热,她却穿了一件厚厚的大衣。我把她先生的保险单递给她,她很平静地收下了那份能取出巨额遗产的证明。“陆夫人,哦,如果您觉得这么叫不妥,我可以换个称呼。”“随便。”喝着淡

  1.

  我第一次见陆臻是在初秋。十月的天气还很热,她却穿了一件厚厚的大衣。我把她先生的保险单递给她,她很平静地收下了那份能取出巨额遗产的证明。

  “陆夫人,哦,如果您觉得这么叫不妥,我可以换个称呼。”

  “随便。”喝着淡淡的清茶,陆臻连头都不抬。

  看着她略带神秘的样子,我道:“您打算用这笔钱做什么?如果暂时没有好的支配,可以交给我们公司做理财,这样比存到银行上划算得多,我们的利息不错。”

  “可以。”

  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我忙道:“那我们明天还在这里签协议吧,您把资产委托给我,怎么样?”

  “好。”

  因为陆臻的干脆,我在回家的公车上,兴奋地给张政打电话:“亲爱的,我们马上就要有新房子住了!”

  张政语调淡然道:“你又在哪里赚了不义之财。”

  “不义之财?没我赚的不义之财,你吃什么喝什么?如果靠你,我早饿死了。”

  “离婚啊。”电话那边的张政满不在乎。

  “离婚?”我望着车窗外入血的夕阳恶狠狠道:“离婚以后让你去找你的老情人?你做梦!”

  话没说完,张政挂了我的电话。

  我不在乎他生气,也没打回去求和。

  我和张政在一起,不是男孩奋力的去追女孩的传统戏码,而是我用尽全力追的张政。念大学时,张政是校草,长相帅气,人又温柔,对女孩很有杀伤力。而我长得不漂亮,成绩也不好,所以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但他最终败在我的穷追猛打下,当然这之中,我也用了许多手段。在追求张政的路上,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个男人追到手,不为其他,因为我想看到周欣欣失去一切的样子。

  只是得到张政的快感,并没坚持太久。毕业之后面对生活我才明白,不管人多帅多温柔,如果没能力什么用都没有。

  但张政再不好,也只能是我的男人。

  以我和张政的工资,留在这个城市已经很不容易,所以我们的出租屋又小又破。我不在乎早起,我想凭我的双手,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张政就是最好的例子。

  那晚张政一夜未归,我也顾不上他,一晚上都在纸上不停地合算我能在陆臻这单生意上,得到多少酬劳。当小数点定在第六位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个人活着还不如死了。陆臻的老公死了,她有这样一笔巨款可以过更好的生活,而活着的张政,却要吃我的喝我的,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追他,真是被嫉妒冲昏了头。

  2.

  那晚我写完陆臻的理财企划书,已经是凌晨了,其实我们公司的理财产品很差,客户极少,所以公司的奖励力度很大。我一般都把这些不盈利的理财项目,介绍给什么都不懂的家庭妇女和老人,对我来说,做一个销售最大的目标不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而是把客户的钱,变成自己的。

  整夜做策划,一大早又赶到公司忙了一上午,突然想起张政,就给他发了条短信:“别挑战我的底线。”

  短信发去几个小时都没有回复,中午一起吃饭的同事说:“你知道吗?我前男友昨天给我打电话,想和我复合!”

  我随口道:“他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婚姻不幸福,你说我答不答应?我们以前很好,要不是他现在的女人从中作梗,我们或许已经结婚了。”

  我笑道:“那只能说你们没缘分,怪谁都没用。”

  其实我的内心并不像我表现的那样淡定,午后我再次给张政发去短信:“张政你要敢去找周欣欣,我一定不会放过她,我说到做到。”

  似乎这次真的想和我耗到底,张政依旧没回复,才想发去更恶毒的话,陆臻打来电话要我去她的家里。

  我原本就想下午联系陆臻,签财务投资的合同,没想到她会主动打电话给我。

  陆臻并不像我想的那样生活奢靡,她一个人住在一个老小区里。

  房子不大,似乎才装修完不久,墙面简单地刷成了刺目的白色,空气中却飘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抱歉,这么热的天气还让你四处的跑。”陆臻放了茶杯在我面前,在家也照旧穿着厚厚的大衣。

  “没关系,反正我最近也没有什么大的项目。您有什么事儿,如果我能做到的您尽管说。”

  “我想收养一个孩子。”

  “嗯?”

  “我丈夫去世,家里只剩我一个人,所以我想收养一个孩子,以后可以照料我晚年的生活,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相关的手续。你知道我一直是个家庭主妇,对这些并不是很了解。”

  “收养?您没有孩子吗?”

  陆臻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帮我联系一下,我想要一个女孩子,年龄也不要太小,最好已经成年,懂事,又明白道理,我如今的身体状况,没精力照顾她长大。”

  听着陆臻的话,我脑子里晃动着这些条件,最终就似照镜子一样,眼前出现了我自己的样子。

  如果我有一个有钱的养母,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我答应了陆臻的请求,我离开了她的家。我听到一阵清脆的铃音,那声音一晃而过,我也没在意。因为我满脑袋都在想,我要怎样才能成为陆臻的“女儿”。

  我本想要和她签署投资协议再离开,但是如果我是这笔财产的受益人,买不买这些理财,已经不重要了。

  3.

  那晚,躺在小租屋的沙发上,我眼前都是陆臻丈夫的保险单,如果有了那笔钱,我的一切都会变好,好房子、名牌衣服、比张政更帅对我更好的男人。想到张政。我一并想到了另一张脸,那张脸很漂亮,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那就是张政的前女友——周欣欣,一个胆小柔弱,注定在爱情路上需要保护的女孩。

  张政和周欣欣分手之后,那个从未被人抛弃过的女孩来找过我,哭着问我为什么,说我是她的朋友,为什么要把张政抢走。看着那姑娘的眼泪,我一点怜惜都没有,为什么我不能抢?我虽然没有周欣欣漂亮,家境没她好,但是我胆大,有心计,有手段。那天,我没给周欣欣答案,只是给了她几张我和张政在一起的床照,并嘲笑她有眼无珠,看上了狗屎似的男人,还傻傻的当个宝。有些人脆弱得根本不需要你动任何手段,就能把她除掉。

  看过照片之后,周欣欣想去找张政。为了让她彻底死心,我动了一些手脚。我从小没有父母,一路跌跌撞撞长大,认识的好人不多,坏人却不少。所以为了让周欣欣的人生不再那么完美无瑕,光彩夺目,那天下午我用张政的QQ约她出来,去赴约的却是几个混混。那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对我来说,结局是周欣欣退学,这就足够了。

  拿着手机,想到现在张政或许就站在周欣欣的楼下,想要和那个温柔又胆小的女人复合,我只觉得胸口被什么堵住了,让人难以喘息。

  我之所以早早和张政结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周欣欣,我不想张政再回到她身边,所以我把自己和张政拴在一起。毕业那天,我强迫张政领证使我们成合法夫妻。

  新婚之夜,并不似很多夫妻一样,抱在一起说着情意绵绵的话。我趴在张政耳边说:“张政,我们合法了,你就是死也要和我死在一起,知道不?”

  张政一下就推开了我,然后咒骂一声疯子,便丢下我离开。

  想到那时候,我睁开眼睛,漆黑的屋子里只有壁灯散着微微的光,张政知道我是什么人,所以有些事情他不敢做。我没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再次沉浸在了陆臻收养女儿的事情上,我符合一切成为陆臻女儿的条件。我没有父母,十岁就已经断了和其他亲人的来往,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可是要怎么去和她说呢?说我很想做她的女儿,只要她把钱给我,我会像照料亲生母亲一样对她?

  陆臻再次联系我,已经是几天之后。这几天我一直没联系这个女人,我怕做得太过,她会觉得我有所图谋。

  “叶小姐,请问是领养的事有消息了吗?如果有了,方便来我这里吗?”

  下班后,我带着一些蛋糕和零食,再次走进了陆臻所在的大楼,整栋大楼一层有三户,陆臻住在701,她中间的是个木头门的房子,是702,我来这里几次都没见这房间出来过人,只是偶尔会听到一些声音。

  “你?”陆臻满脸惊讶,没想到我会说我想成为她的女儿。

  “您放心,我并不是贪图您什么,我自幼失去父母,是在福利院被政府养大的,我很想以我的能力和感恩之心去回报这个社会,如果您觉得我是有目的的接触您,也可以不接受我。”这些话我已经组织了三天,能简单明了地介绍我的身世,也能让陆臻放下对我的戒心。所谓诛人先诛心,就是如此。

  “叶小姐,可是……”

  “如果您觉得不方便,就当我没说过。”我忙打断陆臻的话。我不希望这件事情,破坏我和陆臻的合作,即便做不成她的女儿,从她身上能赚到钱也是好的。

  “可是您家人,不会介意吗?”

  “我父母早已去世,也没有亲属,所以您不必在意。”

  “那最好,我们要办理正规的收养手续。”陆臻道。

  “没问题。”我没想到一切会解决得这么顺利,我竟然会成为一个陌生女人的女儿,可这又有什么,有钱就好。那天我是哼着小曲,离开的陆臻家,下楼的时候听到702隐隐有哀鸣和指甲摩擦铁板的刺耳声音。并没在意那样的声响,我沉浸在自己的快乐里。

  4.

  那之后几天,我一直忙着和陆臻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为了表现我是个值得相信的人,我每天下班都会去陆臻家洗衣做饭,把自己的形象巩固得更完美。陆臻和我想的不一样,虽然话不多也总是穿着那件灰色的外套,但是举手投足间很有教养。那样的她,有时让我想起我的母亲。

  我从没和任何人说过我的身世,包括张政。有时候一个人深埋自己的秘密不告诉别人,并不是因为那段秘密不堪回首,而是她连说出那段秘密的勇气都没有,而对我来说,我死掉的父母,就是我人生最大的秘密。

  “你对父母没有记忆吗?”晚饭后吃着水果的陆臻问我。

  在厨房切水果的我摇了摇头,“我八岁那年母亲病故,十岁那年没了父亲,所以对他们的印象,都不是很深刻。”

  “年幼失去父母,还真是可怜。你母亲是病故的,那你父亲呢?”

  我拿着水果刀的手,就这么停下,抬头看着问话的陆臻。似乎没想到我会抬头,陆臻道:“抱歉,我是无意的。”

  我重新扬起笑脸“没事儿,小时候的事情,我也不记得很多了。”

  “小小年纪经历这些,你一定很坚强。有没有男朋友?”

  我点了点头“有,我们一起在这个城市打拼。”

  “那就好。”

  那晚我离开已经九点钟,提着垃圾下楼的时候发现702的门口,竟然放了一双男式的皮鞋,可见这房子是有主人的。有主人却不常来,难道养了狗才会每天挠墙,再不然就是要死一样呜咽,难道有人关了个疯子在里面。

  我的好奇心并没那么重想要敲门一探究竟,我提着垃圾下楼。

  回城南的路上,十月末的城市已经飘起秋风,把脖子缩在衣领里我往回家的方向走,偶尔能遇见和父亲撒娇的女儿,父女依偎在一起,笑得幸福。

  那样的笑容让人羡慕,因为母亲,我从小就不被父亲喜欢,我六岁那年,母亲在一次被父亲暴打之后伤了脊椎瘫痪。因为母亲的病,父亲对我和母亲的打骂越来越重,这一切直至我八岁。父亲因为酒醉,自床上拉下瘫痪不能料理生活的母亲,并把我关在屋外。那天的事情我来世都会记得,那个可怕如恶鬼般的男人,疯狂地往瘫痪的母亲身上倒汽油,然后点燃,随之而来的是冲天的火光,不能动的母亲在大火里挣扎大叫,而看着那一幕的我,疯了一样的砸窗户,想要进去救母亲,父亲却恶狠狠地看着我,直至活生生的母亲变成一堆黑炭,那个酒醉的男人才指着我说:“你要说出去,下一个就是你!”

  母亲的死,最终被定义为对生活无望的自杀,父亲不用负责还能活得好好地,这一切直至两年后,这个总把各种各样女人带回家的可恶男人,死在了醉酒的睡梦里才终结。是我把枕头被子盖在他的头上,然后看着他挣扎,直至一切平静下来。我守着他的尸体过了整整三天,才胆怯地去叫邻居,问他们为什么爸爸睡了这么久。没人怀疑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而我终于解脱了地狱一样的生活。我恨我的父母,包括无辜惨死的母亲,因为她的懦弱,使得她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和我。因为父母的不幸,我格外珍惜自己,所以是我的,谁都不能抢走,包括张政,不管他爱不爱我,也不管我爱不爱他。

  5.

  半个月了,张政迟迟不肯出现,我在一个下午找到他的公司。

  “已经半个月没来上班了?怎么会?”

  张政的同事道:“怎么不会,公司最新的游戏项目,就因为他进度推迟了很多,我们还想知道他去了哪。”

  张政失踪了。我们吵架那天他接了电话,就离开了公司,因为总是特立独行,他失踪这半个月公司并没重视,直至这次我主动找上门。

  知道张政失踪那天,我在警局报案,警察问我张政是否有别的去处,我道:“没有,他家在外地,他没有别的去处。”

  和警察虽然那么说,我却在回家的路上,给所有大学同学打电话,问他们的都是一样的问题:“周欣欣的家在哪里?”

  “你问这个干什么,张政去会老情人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

  “周欣欣大小姐似的,谁知道。不过张政要是和她旧情复燃,你可怎么办?”

  没再说话,我挂掉同学的电话。无法找到周欣欣家,我就拼命给张政打电话和发短信,用尽所有恶毒的语言,他却一条都不回给我,似乎如果可以他就会这么永远的消失掉,让我一个人在怀念和愧疚中过完后半生。

  可是,我会吗?我不会,我曾经亲手杀死我父亲,又怎么会对一个离开我的男人如此留恋。

  张政依旧是失踪状态,我却并没停止和陆臻的关系确定,一切结束后,我就会拥有一个有几千万资产的养母。

  “我丈夫以前很爱我,我们也有一个幸福的家。”从公证处回家的路上,陆臻的话颇为惋惜。

  “陆阿姨,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难以预料的。您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您的。”

  “你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女孩子要找个真正疼你的男孩子才好。”

  “我知道。”

  “有时间带你男朋友来给我看看,你幸福,我才会放心。”

  “嗯。”

  6.

  因为陆臻想见张政,我开始加紧寻找张政的下落,却没有任何的线索。

  “也可能是和女孩私奔了,这年头什么事儿不会发生。”另一个警察玩笑。

  和女孩私奔,念着那句话,我和警察说:“他一直没有忘记他的前女友,或许您能从哪里找到线索,他前女友叫周欣欣。”

  周欣欣已经死掉的消息,是那个下午警察告诉我的。警局里的档案显示,这个姑娘在半年前就已经去世,所以张政除非撞到鬼,不然他是不会去找周欣欣的。

  周欣欣竟然死了?在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对张政的紧张一扫全无,因为周欣欣死了,张政没法去找她,他是死是活又关我什么事。

  找不到张政,又被陆臻叮咛几次,我终究在一个下午一个人来到了陆臻的家,我们的手续已经办理的差不多,我已经可以合法继承这个女人的一切,所以……

  “他公司接了大的项目策划,所以下次吧,下次我再带他来看您。”我向陆臻解释张政的去处。

  “没关系。你幸福就好。”

  幸福,我一直觉得这世上,得到我想得到的就是幸福,就比如从周欣欣的手里抢来张政。

  那天,我和陆臻的一切照旧,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突然问我:“叶亭,你做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嗯?”

  “就是那种做了追悔莫及,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摇了摇头,我道:“没有,陆阿姨,我才多大,怎么会对不起别人。”

  “是呀,你才多大。”没有再说别的,陆臻端着茶杯进了厨房。

  半响之后,我听到她回来的脚步声,才想回头和她说话,脑袋便被重物狠狠地一击,眼前变得一片模糊。

  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不知多久之后,漆黑的屋子,飘着骚臭的味道,眼前的一切也都是模糊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才发现手脚都被人绑住,这里是哪里?我记得我是被陆臻打晕的,她要对我做什么。

  “醒了?”随着开门的声音,照旧穿着灰色外套的陆臻走进屋子,微微的光中我也看清这不是陆臻的家,这里一片漆黑到处都是烧毁的家具,角落里还蜷缩着一具似尸体一样的东西。

  “陆阿姨,您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照旧找到了大脑里最理智的那根弦。

  只是这次,陆臻却再不是以前那副木然的样子,她看着我笑道:“多好的孩子,如果我女儿好好活着,也会和你一样,为生活打拼,和喜欢的男孩子结婚。可惜,她死了。”

  “陆阿姨我不明白……”

  我的话没说完,陆臻就道:“叶亭,你还记得欣欣吗?周欣欣,你的好朋友,我这件外套还是你帮她选的,送给我做生日礼物。”

  灰色的外套,脑间突然闪过许久之前的场面。那件外套是所有外套里最难看的,做工廉价颜色灰暗,我却挑选来给周欣欣的妈妈,我告诉她灰色高雅美丽,当时只是内心对什么都有的周欣欣嫉妒得发狂。

  见我不说话,陆臻道:“那时候我多高兴,欣欣这么乖,我们一家人都很幸福,可是你偏偏要把这种幸福打破,你抢走欣欣的男朋友,你让混混把她围到巷子里侮辱,最后还拍下照片散播到学校的论坛里。你让我的女儿在最美的年华无法面对生活,只能辍学回家每天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这些还都不算,欣欣胆小,她懦弱,她被我保护的太好,不知道人心险恶,更不知道世上有你这种毒蛇一样的人!活该被你这么聪明又胆大有心机的女孩抢走一切,可凭什么、凭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已经逃离你的她寄照片写信,无数次地提起那个夜晚,无数次地告诉她,张政有多渣,无数次的嘲笑她有眼无珠?你凭什么这么对她,你要她怎么办?”

  “要她怎么办,那她要我怎么办?那个长的好看还什么都有的贱人,为什么偏偏要和我成了朋友,在她的美丽面前,我就像一个仆人,即便我无比难受,却依旧要对她笑,对所有的同学和朋友笑,你知道那时候的我什么感受?有一次在商场我看见一条我很喜欢的裙子,但一看价格是我半个月的生活费,我只是想要试穿一下,可她却自作主张买下来送给我,你知道当时那些服务员看我的眼神吗?我到现在都记得那种看乞丐一样的眼神!我从小就不怕失去什么,但是我想得到的就一定会得到,我不能让周欣欣过得快活,所以我一定让她的人生彻底完蛋,所以我把她心爱的张政抢到手,我付钱让小混混把她堵在巷子里,我用尽一切手段毁掉她的一切!其实她被欺负那天,我和张政就在街对面的小饭店里,我们挽着手离开的时候,衣衫不整的周欣欣,正好从巷子里出来,我知道那时候发生了什么,就拉着张政去叫她,可是她一下就跑了,看着她那么狼狈的背影,我痛快极了,那之后我不断地打电话问她,那晚发生了什么。直至把她逼的无法面对一切而退学。你知道那时候我多爽?从没觉得人生可以那么快乐。周欣欣,她活该!哈哈哈……”

  7.

  看着癫狂的我,站在我面前的陆臻并不激动,红唇重复着“活该”两个字。

  许久,那平静的脸上扬起笑容,随之而来的是,她慢慢地脱掉了那件灰色的大衣。我从没想过陆臻的外套下,身体会那么恐怖,身体被弹力衣包裹,胳膊和腿上都是被大火肆虐过的痕迹,那些痕迹让我想到了已死的母亲,无情的大火在身体上肆虐,就似乎一双手,用力的撕扯着还未痊愈的皮。

  “七个月前,欣欣因为你的信和你在网上散播的那些消息,在家里点火自杀,为了救她,我和他爸爸都被烧伤,而被救的欣欣,再没了以前的样子,除了还剩下一口气,全身就像一块黑炭,可是那时候我们谁都不怨恨,是欣欣的懦弱又自卑的性格,造成了如今的一切。可是我们是她的父母,不管女儿变成什么样子,她都是我们的孩子,为了给她治病,我们变卖了一切,只是她终究还是死了,在一个深夜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欣欣死后,我先生因为各种并发症而一度病危,在他最后的日子里,我们想到了你,我们总想你抢了欣欣的男友,让一切变成这样,如果你真的爱那个男孩,我们不会怨恨你,人为了爱情做出失格的事情是可以勉强理解的,但是如果你不爱他,又凭什么让我们一家人,为你疯狂的举动做陪葬。所以我先生死后,我找到你。”

  “你证明了什么,证明我不爱张政了?你凭什么说我不爱他?”我疯狂地冲着陆臻吼叫,拼命想要证明我是爱张政的,我爱他,才会不择手段把他从周欣欣哪里夺过来,我爱他才会把周欣欣逼死,对,我爱他!

  陆臻并没说话,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寂静的屋子里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那声音让我瞬间呆住,那是张政的铃音!我最近一次听到那声音,是在陆臻的家里,而此时发出那声音的,是那具蜷缩着的身体。

  见我恐慌的看着那蜷缩的身体,陆臻道:“其实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我就找到了张政,告诉他欣欣想要见他,他就来了,我告诉张政欣欣的遭遇,并且把他关在了欣欣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屋子里,什么都不给他,让他在饥饿和恐慌中怀念我的女儿,然后我找到了你。其实,第一次来我这里,我就放了这铃声给你听,可是你并不在意,为了引起你对张政的注意,我再次约你来,我在我家里的鞋柜上挂他的西装,又在你几次来之后,把他的皮鞋摆在门口,你却什么都没发觉,任张政被关在和你仅有一墙之隔的702,不吃不喝一直被关到今天,不过他倒是对你很好,我和他说,只要他杀了你,我放了他,他却不肯。现在好了,你们一起死,一起去阴间陪欣欣,真诚的对她忏悔。”

  话说完了,陆臻离开。

  我拼命地往张政的地方挪动,因为好久没吃东西,张政瘦得可怕,全身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虫子,脚边还有肆虐的老鼠,如果不是他的鼻子还有微微的气息,这不过就是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

  叫着张政的名字,他却没有任何反应,门开了去拿汽油的陆臻却已经回来,把汽油淋在我和张政的身上,陆臻道:“这样多好,你和欣欣是好朋友,欣欣又喜欢张政,你们都去陪她,她才高兴!”

  看着已经疯掉的陆臻,我吼道:“我们死了,你也别想活着。”

  “我早就不想活着了,不在乎比你们晚那么一点。”

  那样疯狂又无谓的女人,让我开始害怕,我哀求她:“陆阿姨,求你,我才二十三岁,我知道错了,知道了!”

  听着我的恳求,陆臻温柔的笑道:“叶亭,没用的,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并没珍惜,这是你该得的!乖。”陆臻的手抚摸在我的头上,就似多年前的母亲抚摸我一样,只是我的母亲不会要我的命,浓重的汽油味让我清醒过来,努力抬头我狠狠地撞到她的下巴,随着那个女人的倒地,我努力地向外爬,然后大声呼救,而反应过来的陆臻,一把拉住要离开的我,重重的在我耳边扇耳光。

  挣扎之间,我只觉得自己的手可以动了,用尽一切力气去扭动双手,直至麻绳松开。

  “你这个疯子,你想死我成全你,成全你!”我用力地去推陆臻,趁着她摔倒的功夫解开脚上的绳子,没想到我会挣脱,陆臻才想逃跑便被已经被她逼疯的我抓住,一步步地向后退,陆臻躲避着我的双眼:“怎么,害怕了,你不是说想去陪你那贱女儿和老公吗?我成全你,周欣欣的死是她活该!如果她不故作清高,装的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经病一样!没人会玩她,她活该,她该死!”

  “叶亭,你闭嘴!”我的话激怒了作为母亲的陆臻,她向我扑来。轻易躲过陆臻的袭击,我用力把她的头往墙上撞,一边撞,一边说着我为什么要对周欣欣做那些,“我并不想要朋友,可那贱女人却主动向我示好,她什么都比我强,有好的家庭,好的男朋友,就连我故意给她妈妈选最难看的灰大衣,她都笑嘻嘻说好看,凭什么?凭什么同是女孩,我的人生要那样动荡悲惨,周欣欣却能得到一切。周欣欣问过我,我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说那是一段可怕的回忆,可她不信,她不信,我就给她看,把我经历的一切让她经历一遍,悲惨的我还好好地活着,她却疯了!所以周欣欣的死谁都不能怪,只能怪她自己太脆弱!所以陆臻,周欣欣该死!”我停手的时候,漆黑的墙壁上已经被血浸湿,而我的双手像多年前遏死父亲的时候那样,攥的紧紧的。

  叶亭,没什么可怕的,你的人生如此悲惨,是老天欠了你的,你做什么老天都会原谅你,会原谅你!

  那天正阳小区有个女人坠楼,自七楼坠下的女人,以大字状摔在水泥地上,只是这次她的身上没有灰色的大衣,她丑陋又皱巴巴的尸体,像是一条被晒干的咸鱼。

  警察来的时候,我缩在角落里,张政已经没了任何反应,因为头部受到重创,又长时间没进食,医生带走他的时候已经开始摇头。

  我虽然是被绑架,但是要做完整的笔录,说到陆臻要杀我才意外坠楼的时候,勘察现场的法医问我:“杀你?用什么杀你?”

  “汽油,她要烧死我们?”我崩溃的大叫。

  拿起仍在地上的瓶子,法医道:“这瓶?”

  看我点头,法医又道:“这瓶子里的东西,要能烧死人才怪,不过是最少部分的汽油加茶水,连点燃的可能都没有。”

  听着法医的话,我拿起那瓶汽油吼道:“不会,她是要烧死我们的,她要给她女儿报仇。”

  可是事实证明,那真的不过就是一瓶根本烧不着的液体,那天机械地回答着警察的提问,我反复地问自己,陆臻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这个问题并没困扰我很久,在警方对陆臻的调查中,她的一封委托快递进入警方的视线,而那封快递是给我的。

  8.

  叶亭:

  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因为高度烧伤,我的许多器官也开始衰竭,可是对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并不后悔,我并没想要伤害你的心思,你也是某个母亲的女儿,我知道女儿的离开,是对母亲最大的惩罚,可是我想替你的母亲告诉你一些做人的道理,人不能太自私,也不能太狠,你怀着报复的心去看待这个社会,这个社会也不会让你看到真实的一面,就像,欣欣她对你好,只是因为她知道你的身世,她怜悯你的遭遇,所以守在你身边当着你的朋友,只是你曲解了一切,早早的葬送了我女儿的人生。

  说实话,我恨过你,恨不得杀了你,只是我明白,你们死了,欣欣也不会回来,我先生也不会不在疼痛中告别这个世界,所以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放弃了杀你的心思。

  那笔钱我并没留给你,而是以你的名义留给了你长大的福利院,我希望用这笔钱,给那些孩子一个更好的童年和未来,让他们健康长大。

  不过几百字的信,我看了几个钟头,最终在癫狂的笑容中,我把那张纸撕成碎片,因为我不信这是真的,这如果是真的,我把陆臻从七楼推下去是谋杀,如果是假的我把陆臻从七楼推下去是自卫,所以我没杀人!

  因为抢救无效,张政在十一月,深秋才来的时候告别了这个世界,生前被重度饥饿外加各种外伤感染,他死得很痛苦,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动一下眼珠就会从眼眶掉出来,他死的很不甘,可又能如何,他那么爱周欣欣,死了去陪她也好,周欣欣这回我没兴趣跟你争了,我对死人不感兴趣,我还没活够。

  张政死后,我摘了戒指重新恢复了单身的生活,只是一切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因为陆臻死后,我开始睡不着,整把的掉头发,然后是梦里那些脸,还有耳边不停息的声音,陆臻,周欣欣,张政,他们一直在我耳边说:“叶亭,来啊……”

  我开始精神恍惚,不论吃多少药,去多少寺庙烧香都不管用,他们都不肯离开,这样被折磨了整整两个月之后。在那年冬天来临的时候,因为精神恍惚,我在陆臻楼下的十字路口,被大卡车碾压而过,我被卡车撞倒的那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了烧成炭的周欣欣,看到了瘦得不成样子的张政。卡车的车轮从我双大腿上碾过,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比当年看着妈妈被烧死还痛!

  我的腿没了,我再也无法行走,我连轮椅都买不起只能像狗一样在地上爬,我只能每日沿街乞讨,我的脸也毁容了,没有任何人敢正眼看我的脸。我像蛆虫一样活在城市的角落里,后悔吗?说实话这一刻,我有点后悔了。如果当初没有把事情做绝,我不会沦落到今日。无所谓,我的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的,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自己没出生过,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世界上并没有与我讨论,更不曾告诉我,会把我带到一个怎样的家庭。所以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自己没来过!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相信会有被害死的人来报复,但是我相信有些事情,即便你装得再不在乎,你做了,它便是你这一生都逃不掉的牢,住在这座牢里,你要么一生活的胆战心惊,要么用死去还活着永远还不起的债。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怨念索命:网络背后的恐怖

    许世尚是一个恐怖故事爱好者,他在QQ空间分享恐怖故事并邀请网友参与。一天晚上,他在一个贴吧看到一个关于上网禁忌的帖子,警告不要泄露个人信息。许世尚对此感到好奇,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之后,他在校园内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个女人似乎在亲吻墙壁。许世尚被这个场景吓到,回到宿舍后,他的室友王安意...
    长篇鬼话 2024.01.04 0
  • 恶 犬

    引子:出门一个多月回到家,男朋友死了。法医鉴定,胃里有大量的精神类药物。他的遗体被我俩养的大型犬阿拉斯加大面积咬伤。葬礼上,许多人都在哭,而我却笑了。【1】沈以城死了,沈父此刻拼了命地拽住拴球球的绳子,喊着要...
    长篇鬼话 2024.01.23 0
  • 血月之夜:后山坟墓的死亡宿命

    故事讲述了一个叫魏楠的女子和她怪异的弟弟的故事。弟弟因为生来就有异象,被认为是阴童子的化身,家人通过一种名为“山羊保童”的仪式让他得以平安成长。但在他十岁的生日之前,他被发现死在哥哥的坟墓前,胸口被掏空。奶奶暗示这是他的宿命,而后家中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变化,魏楠最终发现这一切都是家人计...
    长篇鬼话 2023.12.29 0
  • 黄鼠狼的诅咒:一个家族的灭顶之灾

    主角黄南在师父去世后,根据师父的遗言回到故乡寻找真相。他发现自己的家族曾因黄鼠狼的诅咒而遭受灭门之灾,只有他幸存。在师父的指引下,黄南揭开了村子的秘密,发现村长为了财富而背叛了黄大仙,导致村子遭受诅咒。最终,黄南揭开了真相,村长被黄大仙惩罚,而黄南则决定继续师父的事业。...
    长篇鬼话 2024.01.11 0
  • 热搜

    这是一个关于误会、网暴、谋杀和复仇的故事。主角林林因为接过一张宣传单而被卷入一场误会,被误认为是小三,遭受了网络暴力和社会的指责。她的生活因此陷入混乱,甚至被卷入了一场谋杀案。林林的母亲去世后,她与资助她母亲的佟明建立了深厚的关系,但随着事件的发展,佟明的真实意图逐渐暴露。佟明因为对林...
    长篇鬼话 2024.01.31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