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阴宅

2022年03月19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长篇鬼话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想起今天要做慕斯蛋糕忙起身,简单的洗漱下去了咖啡店。白天店里的生意照就冷淡,我让店里的帮手小华帮我煮杯黑咖啡,一杯之后人随之精神起来,准备好东西开始烤蛋糕。 小华在一旁不禁抱怨起道:人家做生意为了赚钱,你倒好往外搭钱。 钱财身外物,做人不能太计较。我听后笑笑说道。 晚上群女孩子们照例早早的来到,似乎是听上了瘾。她们各自点

  一觉醒来已是中午,想起今天要做慕斯蛋糕忙起身,简单的洗漱下去了咖啡店。白天店里的生意照就冷淡,我让店里的帮手小华帮我煮杯黑咖啡,一杯之后人随之精神起来,准备好东西开始烤蛋糕。

  小华在一旁不禁抱怨起道:“人家做生意为了赚钱,你倒好往外搭钱。”

  “钱财身外物,做人不能太计较。”我听后笑笑说道。

  晚上群女孩子们照例早早的来到,似乎是听上了瘾。她们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咖啡,我让小华把蛋糕端出来送她们配咖啡喝。女孩子们一阵哗然。

  “小翠快开始讲吧,都等不及了。”一个女孩子催促道。

  好,那就开始讲了。

  离我家十里之外,有一个村子叫梁屯。看名字就知道这地方住人大部分都姓梁了,当然也有小部份外姓人,李老汉家就算一个。今天就讲讲李老汉的故事。

  李老汉这人可算得上十里八乡闻名的人物了,为人极吝啬。对外人自不必说,对家人也丝毫不马虎。拿吃饭这件事,北方人夏天愿意吃些沾酱菜,自家菜园子里摘些黄瓜,小葱沾着大酱吃,配上碗高梁米水饭,别提多香了。可李老汉打从他老婆过门第一天就对她说,不能用酱,那酱多贵。把那大粒盐化开,沾咸盐水吃起一样。还有做菜时不能用油爆锅,那得费多少油,先放水煮菜,差不多熟时淋上一小匙油,水里有油腥就行了。

  李老汉的老婆叫招娣,听完她男人的话后不但没嫌乎,反而庆幸自己找对了人。原来这娣比她男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光吝啬还爱占小便宜做起事来更绝,村里人常当笑料讲的就是她借香油的事。

  说招娣七八岁时,有一回过中秋节家里包饺子。这饺子煮好后她娘发现家里香油没了,就让她去邻居家借,招娣拿起个小碟就去了。这邻居见状问她怎么不拿个碗来,用碟子装走路还不得洒出去。她笑着说吃不了多少有点就行,邻居实在给她装了满满一碟。

  第二天她娘买来香油让她去还人家,她又拿过来那个小碟,倒了个碟底就去了。本来不到二两香油的事,邻居也没想要。但看她只拿碟底那点油说来还油,反倒生起来。这招娣脸不改色的说:“本来装满碟,走路晃了出去。”邻居听以为是她娘教的,生气地拉着她去质问她娘。招娣娘完全不知情,听邻居说完便骂她咋干出这事。谁知招娣振振有词道:“这日子不精打细算点咋能行。”大人们听完都诧异,忙问打哪学的。“我自己寻思的呗。”招娣洋洋得意道

  这还只是一桩,随着招娣长大,类似的事情举不胜举,讲上个三天天夜也聊不完。这些事成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同时也不禁为她担忧,这谁家敢要这么个会算计的人当媳妇。也应了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偏巧就许给了李老汉。两人一拍即合,从此小两口的日子算是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这日子如流水般过得飞快,转眼间小两口变成了老两口,连李老汉的儿子来福都娶了老婆。农村人闭门三件事:庄稼地、房子和坟茔地,一天晚上两人没事坐在炕上唠起嗑来。

  “那来福媳妇肚子也快起来了,要是生个带把的,以后家里这三间房也不够用。我寻思这些年省吃俭用也攒了点钱,要不咱再找个再盖上三间?”李老汉边卷着旱烟边对他老伴说道。

  “我看行,村里人这些年净嚼咱舌头根,咱要是盖它三间大瓦房,那还不得气死他们。这回也让他们眼眼馋,看到底谁有这能耐。再说了,我一瞅那来福的媳妇就生气。看怀个孕把她闹的,净想着吃细粮,高梁米还不吃了。说啥吃嗓子痛,到胃里也不舒服反酸水。你说那叫人话?趁早分开,免得我瞅她气就难受。”招娣一听盖房子,顿时来了精神。

  “我瞅着她也来气,五个手指头都并不拢,家里就是有座金山也得让她漏出去。分开也好让他俩去折腾,有他哭的那天。倒是地是个问题,咱家也没有空地盖呀。”

  招娣听完也觉得有点犯愁,想了一会,突然高兴的说:“有了,那村东头不是空了块地也没人个主,要不回头和村里盖在那?”

  “你可真能想美事,那是公家的能让你盖?”李老汉撇了撇嘴。

  “我说能,它就能。咱俩只要这么办,一准能盖起来。”招娣想了一会后,眉飞色舞的对她男人说起来。

  “我说呀老婆子,还是你有办法。这三间大瓦房一起来,那住进去还不得做梦都乐醒。”李老汉听他老婆说完也觉得可行,乐得笑开了花。

  老两口一商量这事得抓紧了,免得夜长梦多。

  第二天趁吃早饭的时侯,招娣就对她儿子和儿媳说起了盖房子的事情,小两口听后齐声赞成。其实两人早受够了他们,巴不得分开过还能自由点。谁知招娣却又不紧不慢的说了没地盖房的事,两人好容易燃起的希望仿佛被盆冷水浇灭,顿时没了声响。

  招娣看了看两人的表情,心里面有了谱,对着她儿媳秀说:“其实要想盖成也不难,只要咱全家人演场戏,这事就差不多了。”

  秀听后有点糊涂,不解地看着她婆婆。来福听后也有点懵,便问她娘演啥戏。

  招娣对着她儿媳说:“秀,这就要看你的了。明天一早起来,你就站在院里大声骂我和你爹,什么难听你就骂什么。声音要大,一定要让村里的人都听到,骂到最后你说让我和你爹搬出这个家,这就成了。”

  “那哪行,这还不得让村里的人背地里戳我脊梁骨笑话我,这打爹骂娘的事我可干不出来。”秀听完马上对她婆婆说道。

  “这是演戏又不是真的,你不想盖房子了。”

  “那我也不干,这往后还咋见人。”秀没不愿意的说。

  “又不是要你命,你看你这熊样,一提吃你就来精神,关键时侯到往后使劲。”招娣气得把筷子往桌上一摔骂了起来。

  秀挨了骂气得饭也没吃完,哭着回了屋。来福刚想起身跟着去看看,被娣瞪了一眼又坐了下去。

  “你这个败家玩意,我还没骂你。你能不能给我长点出息,这结婚没多长时间居然还怕起老婆来了。”招娣看她儿子的举动便气不打一处的骂他。

  “我,我就是去看看…娘你让秀这么做是为个啥?”来福看了眼她娘小心奕奕的问。

  “你娘是看好村东头那块地,意思是让秀闹一场把我俩赶出去,这不就没地方住了。就可以让去村里帮着想办法,那没地方住自然得重新盖房,最后就和村里把那块地要过来。”

  “说个事也说不清楚,也不先捡这重要的说”李老汉对来福说完瞒怨了老婆一句。

  来福听他爹说完,放松的喘了一口气。对他爹说““我还当咋个事,绕这么大个弯,这和村里说说买过来不就完了嘛。”

  “我怎么生出你这个败家玩意,你早晨起来脑袋是不是让驴踢了,那买得花多钱,再说了那公家的地你想买也不一定就能卖给你。”李老汉听他儿子说完便对恨恨的骂道。

  “那你这样办就不怕村里人笑话咱家。”来福不满的回一了句。

  “笑话,笑话值几个钱,谁爱笑谁笑。你回屋告诉秀,这房子盖定了。明儿这出戏是唱定了,不唱也得给我唱,一天见饭饿见水渴什么事也不干的媳妇咱家可养不起。”招娣站起来对着秀的屋方向说道,说罢开始摔摔打打的收拾桌子。

  来福听到屋里秀哭出声来,忙起身回了屋。见秀边哭边打包衣服,看这样要真是要回娘家连忙拉住秀,小声的对她说:“就那样别理她,别动了胎气。”

  “就知道孩子,你听没听见你娘都说些什么,我哪有脸在这个家呆着。”秀说完一把甩开来福。

  “你先别哭,等他俩一会下地去了咱在说这事。你为这事回娘家,你娘问起你该咋说?当初咱俩的事你娘家本来就不同意,现在要是回了去,还不得骂你自找的。”秀听完断时没了声响,来福见状又陪着笑说:“你放心这事听我的,我保证不让你和孩子吃亏。”

  “你能有啥主意,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秀发说完叹了口气。

  来福指了指门外,示意她一会再说。过了一会,李老汉叫他儿子下地里去干活。见儿子没出来,李老汉骂了一句后,便叫上招娣一起去了。

  “看你那样,对你娘怕的像老鼠见了猫,我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了你。“秀见公婆走了之后便对来福骂道。

  “不是怕的事,这大夏天开门开窗的,她那大嗓门让邻居听到多不好。”

  “你也知道怕笑话,看你娘出的那还叫人事。你说现在怎么办?”秀生气的问。

  “我看这事还真得依了娘。”来福想了想说。看秀听完后脸上露出生气之色正要发作,忙道:“你先别生气我这还没说完,爹娘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想自打怀孕以来吃点啥不得看他俩脸色,这两个人的身子不补点咋行,再这样下去身子非垮了不可。再说这以后孩子生下来,那也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这都什么年代了。村里人背后后哪个人不对咱家指指点点的,我小时就受了不少的白眼,咱不能以后也让咱孩子过这样的日子。要是真盖起房子分开过就不用看他俩脸色,是不是能和村里人好好处着,小门小户过日子有点啥事还不得左邻右舍帮个忙,爹娘那套根本行不通。”

  来福说完看了看秀,秀听后也觉得有道理。一想到以后这日子还没是没个盼头,这不公开还真不行。可真要是依了婆婆,明天的戏可咋演?自己打小也没说和谁红过脸骂过人,便问来福该怎么办?来福也觉得是为难了秀,当初看中秀的就是为人大方温柔,让她当众骂街这事她还真干不出来。只能安慰她说让她明天见机行事吧,两人研究完后来福拿起锄头下地里干活去了。

  来福到地里后和她娘打了声招呼,谁知招娣理都没理他。他这样就说早上的事情秀同意了,招娣一听立即笑了出来。直夸秀明事理,还从兜里掏出钱来,让来福一会去割半斤肉给秀补补身子。李老汉在旁边看不过眼骂他老婆瞎花钱,不过年不过节的割哪的肉。招娣白了她男人一眼,骂了句你知道个屁。说罢向着村东头的方向美美的望去,仿佛那三间大瓦房已经盖起来了。第二天早上秀起来后边做饭边想这该咋开始,刚好看到她婆婆出来便想问问。可还没等开口就听到她婆婆大声骂道:“不就是怀个孕,看把你娇气的天天吃鸡蛋,这家就是有座金山银山也早晚得让你给吃空,那母鸡还见天下蛋呢,我也没见它吵着要吃什么。”

  秀听完觉得纳闷,以前吃鸡蛋婆婆也没说啥呀,今天这是怎么了。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侯,见她婆婆冲她眨了眨眼。这时来福出从屋里走出来小声的告诉她,这娘是开始了你快接着说吧。

  秀一时不知道咋说,只听她婆婆又骂道:“你天天补身子,这次要是不生个带把的,你趁早收拾东西给我滚回娘家,我家可养不起你这样的儿媳妇。”

  “这吃点鸡蛋咋还能和生男生女联系在一起,那村里上回不是p宣传了,生男生女全取决地老爷们。那来福不争气,我有啥法。”秀打心里就烦她公婆总说要生个带把的之类的话,这次被婆婆一骂,气得自然接上了下句。

  这下可好了,婆媳你一言我一语的,其间还加杂着李老汉和来福的劝架声,村里的人都被惊动了。这细听下来又都都乐了,这招娣也太难为秀了,纷纷到了李老汉家门口来看热闹。任凭这院里骂的是鸡飞狗跳,可愣没有一个上去劝架,谁敢去劝?那招娣撒起泼来就是个疯子,谁沾上谁倒霉。

  这骂是越来越热闹,只见招娣突然发疯的冲到秀面前,拽起她就往门外拉让秀滚回娘家,李老汉在旁边也气得直骂让秀滚的越远越这好。来福见状忙去拉他娘,可谁知招娣来了招借坡下驴马上坐到地上大闹起来,哭着喊着说养了个不孝子,又说什么秀就是个狐狸精转世,来福被迷了心窃。

  秀见村里的人赌在门口指指点点看热闹,又见婆婆越说越不着调,便觉得有点下不来台了。说话不由得重了些,对她婆婆说道:“你让我走我就走?真是笑话,当初你们家可是八抬大轿把我抬来的,想让我走没那么容易,要走也是我们老两口走。”说罢气得回了屋。

  来福见秀回了屋就去拉她娘起来,可招娣是铁了心的不起,坐在地上骂个没完。李老汉见演的也差不多了,就走过去拉她起来,并冲着秀的房骂道:“这我俩还没老你就容不下了,这要是老真不能动了还不得让你欺负死?我就不信没说理的地方,老婆子起来咱去找四小子那评评理。你还发起泼来了,我到看看今天是谁走。”李老汉拉起招娣就往外走,骂骂咧咧推开看热闹的人去四小家里,围观的人也都散了去。

  李老汉所说的四小就是村里的村长梁龙,在家里排行老四,所以打小村里人都叫他四小。一大早梁龙就听到招娣那大嗓门在骂,他老婆让他过去看看咋回事。梁龙却说不用担心,那招娣啥时侯吃过亏。他老婆白了他一眼说:“我不是担心招娣,我是挂着秀。那秀可是我娘远房的侄女,出了名的老实,你不过去看看还不得让她婆婆给欺负死。”梁龙想想也是,可是一想到这招娣头就大,要是被她沾上那还没个好?弄不好赚个里外不是人。正寻思去不去时就见李老汉两口子上门了,这下好了不见也得见了。

  梁龙的老婆是个热心人,见李老汉两口子上门忙让屋里坐,对老两口说;“叔,这是咋了?一大清早就听到婶子哭,我和四小刚想过去看看你到是来了。

  还没等李老汉开口,招娣就把早上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遍。这梁龙老婆听后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可梁龙听后却道:“我看你这自找的,这都啥年代了,家里又不是条件不好,就为吃几个鸡至于闹成这样?这理还用评?回头我让人秀不许吃鸡蛋?我可说不出口。”

  “你是村长你不管谁管?现在不是几个鸡蛋的事了,这秀把我老两口往外赶,你要不管我俩咋办?”李老汉对当梁龙嚷嚷。

  “这有道是清官还难断家务事,你说你让我咋弄?这一家人回去好好相处才是真的”梁龙见老两口有点放赖便往外推脱。

  “你不管?行,我老两口没地方住,今儿我和你叔就睡在这。”招娣见村长要不管便真就放赖的说道。

  梁龙见状傻了眼,他老婆冲他使了个眼色,意思赶紧把他俩弄走,赖在这也怎么办?他没办法只得答应去李老汉家找秀说道说道

  和李老汉两口子回到家把秀叫了出来,可梁龙的嘴就是张不开。谁料到秀却先说话了:“四哥你给评评理,我就是不怀孕吃几个鸡蛋也不用被骂成这样吧?这下可好全村的人都在看笑话,你说往后我可怎么呆下去。”说罢委屈的哭了出来。

  “呆不下去就滚,这来福没了你照样过日子,这没结婚的大姑娘的多是。”招娣见媳妇先诉苦便生气的在一旁骂道。

  “有你这么当婆婆的?说话也没个轻重。”梁龙觉得招娣说的有些过,便忍不住说了她一句。谁知招娣被这一说又来了劲,坐在炕边就开始嚎起来,说也没个人为她两口子做主,不如死了算了。李老汉和来福想过去劝,这招娣倒闹的更凶了。

  梁龙忙劝招娣,有话说话,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就问她想怎么办?招娣直接说要分家,这一说到把梁龙说乐了。李老汉家就三间房,平时一家住一间中间做厨房,就算是分家和平时也没啥区别。便说这家分不分都没大关系,还是那句老话,以后好好相处才是真的。可秀听完却不干,这家不分以后的日子自己是过不下去了,那不如离婚算了。梁龙一听这可不行,就让李老汉表个态,毕竟他是一家之主。

  李老汉在旁边默默的卷着烟,听到村长让他表态,点着烟抽了口想想道:“这老话说的好:冰冻三尽非一日之寒。今天闹成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样下去还不如分开过了。让来福两口子搬出去单过吧,我和他娘也清静。

  ”

  “搬出去,往哪搬?我这眼看肚了就大了,你让我去哪?要搬也是你们搬。”秀在一旁听完不乐意的说。

  “你肚里的还是我孙子呢,你急什么?我不为你俩想我也得为我孙子想,家里这两年攒了点钱,你俩拿出去盖间房子单过。这段时间先在这住着,房子盖好就搬走。”李老汉对秀说道。

  “光说盖房子,这让我和秀去哪盖?”来福报怨道。

  “那我们可管不了,我和你爹做的就够样了,你还让咱老两口送佛送上西?呸,美得你。没办法,你得找你四哥想办法。”招娣说完瞄了眼梁龙,梁龙听后忙说自己可没办法。招娣见状忙道:“我是村长你能没办法,你划块地还不是举个手的事。”

  “可村里也没有空地呀,再说这事也不能我自己就说的算。”

  “咋没空地,那村东头不是空了块地,我看那块地就中。”李老汉忙接话说道。

  梁龙一听乐了,原来闹了半天就为那块地。其实那块地他也正头痛,那地连个杂草都不长,当年划地时,分给谁家都不要,老一辈都说风水有问题,一直就那么闲着到现在。批给李老汉家也不是什么大事,想了想后就答应说回村委商量下,晚上给信。

  “要不怎么说四小当村长村里人都服呢,办事就是不拖泥带水。”招娣看事情有门,也不搭了个脸了笑着说道。梁龙无奈笑笑转身走了。

  回到家和老婆一说,他老婆也觉得可笑。闹了一大早就为这个,便问他答应下来没有。梁龙道:“不是什么大事,回头研究下收个一二百的就行了。不过这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要不是秀是你娘家侄女,我才懒得管,你晚上可得好好待待我……”

  “别往我身上扯,这大白天的也没个正经,你也不怕别人听了笑话。”他老婆白了他一眼。

  这天刚一见黑,李老汉两口饭也顾不得吃,就迫不及待的去了村长家。梁龙一家正在吃饭,她老婆忙让老两口一起吃点,两人推脱说在家里刚吃完,让梁龙一家先完再说事。梁龙老婆听后也没再让,坐回炕上吃起来,李老汉两口只好在旁边干看着。

  李老汉偷偷瞄了眼饭桌,不禁心想这四小家真不会过日子。不过年不过节的竟然吃上了红烧肉,这不是败家嘛。可看碗红烧肉金灿灿、油汪汪的煞是馋人,只见四小夹起一块放在嘴里咬下去,肉汗一下子哧到嘴边,李老汉不由自主的舔了下嘴角咽了口口水。招娣见她男人那副样忙用脚踹了下,李老汉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失态了,马上把身子转了过去。不过心里却想要是这事成了,那明天自己家里也做碗红烧肉解解馋,这上次吃红烧肉是什么时侯来的,咋就想不起来了呢。

  好容易等梁龙一家吃完了饭,招娣就问起那块地的事。梁龙听后,喝了口水后慢悠悠的打着官腔道:“那块地批给你家盖房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这公家的地也不能说给谁就给谁,村里人也会有意见。所以村里商量了一下还是按程序来。”

  “啥程序呀,你是村长那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李老汉觉得里面有事忙说道。

  “这又不是我的地我说的哪算,村里开会商量了,你要是想用那块地盖房就得交二百元钱。”说罢看了看李老汉等他意见。

  “那破地连个毛都不长,能值二百那么多,我看村里抢钱算了。”招娣一听要钱脸拉的比驴脸都长。

  “婶,我说一句你也别不爱听,你啥时侯吃过亏。那地要是真不好你能在那盖房?这二百元还是我好容易争取来的,你一来从我这论你是我婶,二来从我媳妇那边论秀是她远房的侄女。这带的亲戚的,你说我能不照顾你吗?”

  招娣其实心里明白那二百元不多,可让她掏钱那真是从铁公鸡身上拔毛。现在听四小说到这个份上了,知道这钱不掏是不行了,又不甘心的问道:“那少交点,交一百意思下就行了呗。”

  李老汉见梁龙听完摇了摇头,知道没戏。想着二百元钱买村东头那地也占了大便宜,便对梁龙说:“那成,这事就依了村里。要不然以你为难,我和你婶明天就去办手续。”之后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告辞了。

  回去路上招娣是越想越兴奋,这二百元就买了块地便宜死了。到家后忙把这事告诉给了他儿子,来福听后长长的舒了口气,心想这日子总算是盼到了头。李老汉让秀把黄历拿来看看哪天适合盖房子,也巧了一看后天就适合动土,一家看后乐得合不拢嘴,这老天都在帮忙呀。第二天招娣让李老汉带着儿子去村里办的手续,自已则要回了娘家把几个弟弟和侄子叫跟前了,讲了自己要盖房子的事,让他们后天起都得去帮忙盖房。娘家人一听,这可真是费力又赚不到好的活。可又不敢不答应,那招娣在家里排行老大,想当年几个弟弟都是她带大的。这要是说出个不字,那她还不得闹翻了天,只得点头答应下来。招娣见状心满意足,在娘家吃完了饭才动身回家。路过集市想起李老汉昨晚那馋样,破天慌的割了二斤五花肉回家。李老汉见招娣回来后问娘家人咋说,招娣得意的说那还能有问题,说完让秀晚上把肉做了。

  晚饭时那流油的红烧肉一上桌,李老汉和招娣就甩开腮帮子开始吃起来。这来福两口还没吃几块见肉已见了底,刚起伸块把最后块肉给秀,谁知李老汉拿起盘子把油汤倒进了饭里,只得作罢。

  吃完饭没多长时间,李老汉开始拉起肚子,拉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瘫在炕上。来福要去请大夫,让李老汉给拦住了,说没什么大事,看来这肚子里长时间不见油腥就是不行。说完又瞒怨自己就是个穷命,好容易吃点好的都拉了出去,哼哼唧唧的睡了过去。

  虽是折腾了一宿,可想到这个盖房子还是早早的起来了。一家人吃完早饭就来到了村东头那块空地,招娣看娘家人还没来,没事向远处眺望,只见远处村口的小河波光粼粼,远处青山绵绵真是越看越美,自己以前咋就没觉得村里这么好看呢。忙让李老汉也瞅瞅,李老汉看后乐得直说这进块风水宝地。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鼻子不会骗人

    惨死的雕塑秦小湾得了重感冒,那种感觉就像鼻孔里糊了黏糊糊的胶水,什么味道都变得模模糊糊,在绕路回出租房经过那条臭水沟时,也不用再捂上鼻子。这都怪宋雪不好,那晚失恋后硬拉着秦小湾在阳台上吹了大半夜的冷风。其实,秦小湾觉得宋雪完全没有必要这样难过,毕竟她们都是大四的学生了,多数要各奔前程的恋...
    长篇鬼话 2023.07.07 55
  • 小三

    番外小三“小三”,是通过互联网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是对“第三者”的蔑称。在法律上,所谓“第三者”,就是置传统婚姻家庭观念于不顾,凭自己的个人喜好,肆意侵犯他人家庭,直到折散他人家庭的人。可是,有时候,“第三者”真...
    长篇鬼话 2023.10.21 0
  • 惨案背后

    这是一个关于乡村灭门案的复杂故事。故事发生在除夕夜,一个家庭六口被杀,唯一的幸存者是六岁的孩子王小林。案件的调查过程中,警方最初怀疑是团伙作案,但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可能与死者王龙的弟弟王虎有关。王虎曾因黑矿事故获得巨额赔偿,但被家人隐瞒,导致他在外打工多年。王虎对家人的偏心和自己的不幸...
    长篇鬼话 2024.01.12 0
  • 危险!请勿触碰背后的纸条

    文章讲述了高二8班出现了奇怪的纸条事件。所有同学的背后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写着他们内心想法的纸条,导致同学之间产生隔阂和矛盾,甚至大打出手。李龙调查发现,这个叫马原的转校生才是事件的幕后黑手,他利用纸条制造各种幻象让同学们相互残杀。在多次幻觉中,李龙终于认清马原的真面目,并喊出了“人类不是...
    长篇鬼话 2024.01.09 0
  • 三踏穴东观

    晋中祁县东观镇,紧邻的绵山东脉地势险峻,无路可登攀。南麓朝阳的山坡上,古木森森,每一棵都有上百年的历史。飞禽走兽出没其中,杀人无算。李渊拥兵太原反隋之时,麾下部将赵宝曾背山战于杨广,寡不敌众,数万兵马皆命丧于此,血流漂戟,山上的黄土尽皆被染红,大雨冲山之日,山洪泻下如赤流奔涌。以此土烧砖,色泽...
    长篇鬼话 2022.03.30 12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