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大鲵村

2022年03月31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长篇鬼话
大鲵村1曾婷走之后,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好几次喝醉了,早上送牛奶,送的太迟,被区域经理骂了几次。这段时间,天气也很讨厌,天天阴沉沉的,老是下雨。早上起来,就淋着雨干活。淋了几天,人就开始感冒。我的一个客户,是个孤老头子。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没看见过的他的家人。这个老头子,每天起的很早,我每天凌晨四点多,把牛奶送到他门口。第一天给他送,就把我吓了

  大鲵村1

  曾婷走之后,我的心情一直不太好。好几次喝醉了,早上送牛奶,送的太迟,被区域经理骂了几次。这段时间,天气也很讨厌,天天阴沉沉的,老是下雨。

  早上起来,就淋着雨干活。淋了几天,人就开始感冒。

  我的一个客户,是个孤老头子。打了这么久的交道,没看见过的他的家人。

  这个老头子,每天起的很早,我每天凌晨四点多,把牛奶送到他门口。第一天给他送,就把我吓了一跳,我把牛奶往他门口的牛奶箱子里放的时候,总觉得不对劲,猛的就看见黑暗里有人盯着我看。我吓的一激灵,那老头子才开口说话,说我送的蛮早的。

  于是后来我差不多每天早上,都能看见他坐在门口。我就把牛奶直接递给他,然后从牛奶箱子里拿空瓶子。给这个老头子送了大半年了,都是这样。

  我感冒后,连续几天,都发现,牛奶箱子里放的牛奶并没有喝,我第三天凌晨,就问那个老头子,“你儿是不是身体不好,不想喝了,可以暂停几天,身体好了,我再送。”

  那个老头子没说什么,只是从我手上接过牛奶。我就没多想。

  可是翌日,牛奶箱子里,那牛奶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我再次问那个老头子,那老头子,仍旧不说话,默默的把牛奶拿过去。我早上送牛奶,时间很紧,就没多问,拿了空瓶子就走了。

  我下午去老头子家附近找个客户收钱,想着老头子为什么不喝牛奶,却还要我每天送,想去问个究竟。到了老头子的门口,敲了半天门,都没开。

  我打开门口的奶箱子,一看,果然里面还是一瓶没喝过的牛奶。我就奇了怪,继续敲门。

  这时候旁边的邻居就问我干什么。

  我就说要找韩爷爷,我是送牛奶的。

  那个邻居就说,不用找了,韩老头死了。

  我说,“这么突然啊,早上还看见他的。”

  邻居说道:“你开什么玩笑,他一个星期前就死了。”

  我明白了,我每天早上看到的是什么了,怪不得他不喝牛奶。

  本来就感冒,这么一惊吓,人就病的更厉害,回去就躺下,脑袋疼的发昏,额头在烧,咳个不停。我知道是自己病了,身体虚弱,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而且上次,我冒冒失失的的玩了一次看蜡,估计让我更加容易感知到阴间的东西。

  人就不能生病,生病了就心情沮丧,心态低落。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会想曾婷,如果她在,还有个递水喂药的人。一会想王八,不知道他现在辞职没有。想回家,可是想到回去,又要听父母的数落……算了,还是一个人呆着吧。

  病了几天,活也干不成,我给区域经理请假,区域经理竟然要我上班,根本就不管我病的严重。我一气,就说不干了。

  于是,我又一次失业。

  每天吃点泡面,吃的都恶心了,还没感冒药吃的多。病就老是不好。

  这天,正在床上万念俱灰,想着自己二十几了,却混成这个样子,过两天,房东来收租,我也没什么钱给,估计要把我赶出去。

  心里就更加郁闷。

  所以当王八和董玲来看我的时候,我心里很感激。人在最脆弱的当头,有朋友在身边,是很容易被感动的。

  王八看见我病了,连忙带着我去医院,边走边骂,病这么狠了,光吃药有什么用。到了医院,非要我输液,我从小怕打针,死活不同意。

  王八恨不得揍我。

  打完吊瓶,王八不放心,非要我到他寓所里去住。

  我想着反正租的房子,也要退了,就答应了王八。董玲现在的变了,竟然还一天几次的问我好些没有。她现在脾气柔和,但没有什么话了,人沉默的很。而且瘦了好多。

  在王八家里又住了几天,病还是没有好,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贱命,没得福气生病,没想到生病这个事情,还是不认人的。

  王八每天很忙,白天到律师事务所上班,下班了,就呆在卧室里,静悄悄的。我偷偷看了一次,他正盘腿在床上打坐。卧室里到处都是法器,而且摆放的很有规律。

  和王八讲话也少,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连我,跟他讲话的口气也变了,变得很客气。我老是在内心里问自己,怎么跟王八讲话这么生分了,想改变气氛,故意和他斗斗嘴,可是俏皮话说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王八倒是没注意到这点,仍旧跟往常一样的上班,修炼。

  人都是会变的,不可能永远跟读书时候一样。不仅是王八变了,我想我也变了。

  王八在一天对我说,他要出门了,也许要很多天。要我按时到医院去打针。别跟小孩一样,连打针都怕。

  我没王八去那里。

  我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可是没想到,王八这次去做的事情,最后还是把我也牵扯进去了。而且这次,和以往不同,事情的发展,对我和王八的命运,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王八走后,董玲这个丫头,还是每天来照看我,我和董玲就聊聊天。

  董玲就说,婷婷是好女孩,是你没得福分。

  我心里好笑,你也没什么福分。王八迟早要离你而去的。

  估计董玲也知道这点,可是她仍旧在坚持,也许她还抱着希望,王八能回到从前吧。我在想,要是有个什么办法,能让王八回心转意就好了。

  我和王八之所以这么生分了,就是因为认识赵一二开始,若是赵一二不曾出现过,我们现在还是跟从前一样,多好啊。

  想到这里,我内心里,开始怨恨起赵一二起来。

  我无话找话,问董玲,知不知道王八这次去那里了。

  董玲说道,好像是神农架,听说那里出了什么事情,而且不一般,王八和赵先生一起去的。

  我想着,赵一二以前有什么事情,都是让王八这个菜鸟独自处理,如今王八也算是出师了,可竟然师徒二人,要联手干活,这个事情,肯定不好搞。

  在屋里躺着没事的时候,我就把董玲每天买来的报纸翻来覆去的看。时间无法打发,连报纸的中缝都不放过。

  忽然,在两天前的报纸的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看到一则很短的新闻:神农架松柏镇古庙乡村民围攻乡政府恶性事件已平息……

  我能非常的肯定,王八和赵一二,就是去的那里。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么大的事件,村民围攻乡政府,报纸竟然没有大篇幅的详细刊登。只是在很偏僻的位置略微提到。这个事情,肯定不简单,事情的真相被媒体掩盖了。而且赵一二和王八这种边缘人物都去了那里,这个事件,绝对不是报纸上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我每天都想着,神农架深处的什么古庙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一天董玲不在,有人敲门。我还在奇怪,是谁呢,难道是董玲忘记带钥匙?

  开了门,一看,更加奇怪了。

  来人是金仲。

  我看着金仲好久,金仲现在正在用力集中精神,防备我探知他的想法。虽然他脸色还是无动于衷,但我知道,他在提防我。我放弃了,随即好笑,为什么我一看到金仲,就下意识的去探知他的思维呢。

  我对金仲说道:“你找王抱阳么,很不巧,他出门了。”

  “我知道,”金仲冷冷的说道:“我是来找你的。”

  “你来找我?”我摸不着头脑。

  金仲说道:“我有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我问道:“很重要吗?”

  金仲说道:“至少对你和我很重要。”

  我把金仲请进屋里,我对他非常防备,毕竟,金仲以前的作为,我还是耿耿于怀的。就算是他参加了赵一二的三十六岁生日,也只是证明他们在面子上还是同门。

  我想到金仲对王八的憎恶,以及他当初对邱升一家的冷酷,本能地离他远了点。不知道金仲来找我,到底安着什么心。

  金仲说话很直接,这点比王八强多了。他不说废话,在沙发上坐下了,第一句话,就道明来意:“我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和师父决定了,让你跟着我们,继承诡道的正宗。”

  我的感冒还没好,听了这句话,一口气没缓过来,吭吭的咳嗽半天。

  “师叔太固执,非要找个跟他一样的普通人,传承螟蛉。故意和我们门派几千年的惯例作对……当初师祖爷不知道怎么会看中他……”金仲还在喋喋不休。

  “你刚才说,让我继承螟蛉?”我荷荷两声,去厕所吐痰,回来后继续说道:“还是跟着你和你师父?”

  “是的。”金仲叹了口气,“我等不了十一年这么久了,我和我师父,教你一点道术,你就可以找王抱阳去把螟蛉争回来。”

  “我告诉你一个事情,你听了别激动……”我故作神秘的说道。

  金仲沉着脸,听我说话。

  “当初赵先生就是要我跟着他学艺……不是我得不到赵先生的衣钵,而是是我不想要哪个知了壳子,知道吗?”我轻轻的说道。

  “你真的是脑袋有毛病?”金仲大奇。我能感知他正在打探我的记忆,我没有放抗,让他很轻松地探知到我对阴司的抗拒,和当初拒绝赵一二的心情。

  金仲不再打探了,对我说道:“你知不知道,那你放弃了你最不该放弃的事情。你这辈子,不干这个,什么都干不好,你的命格火旺,命数却是阴路,天生就是做阴司的命……你当普通人当不好的。”

  “赵先生也这么说过。”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谁知道呢,我不是还没饿死吗。”

  “你知道吗,要有多么深道行的人,才能把螟蛉的化作炎剑。你天生就什么都不会,却能做到,可是你竟然放弃了。”

  “我胆子小,干不来这行。”这句话,我好像已经给人解释了无数次。

  忽然的心里冷了一下。一股寒意从头到脚。

  一个瘦弱的少年,坐在荒野的坟地里,打着一个招魂的灯笼,吓的浑身发抖,却还是在坚持。身边的密密麻麻的鬼魂,都把他紧紧的围着。少年把耳朵捂上,眼睛闭上,都没有用,他能清晰的感知到恐惧,虽然他还看不见。

  是金仲,他把他的记忆让我探知到了。

  我非常能理解他的感受,在这一点上,我和他的当年是一致的。金仲把这个回忆展示给我,原因很简单,他告诉我,他也曾经非常害怕过。

  忽然我探知他的一个心思,那个心思很巧妙的被他掩盖,但是现在他一不留神,被我感觉到了。

  他到现在都还是害怕的。怪不得,他那么渴望得到螟蛉。

  我想起来了,我经历了那么多次遇鬼的遭遇,唯一一次心里没有害怕的,就是在王八走阴结束的时候,我拿起了他身上的螟蛉。那时候,我不仅不害怕,竟然还有御鬼的成就感。

  “你要我跟我的兄弟争螟蛉?”我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有什么不行的?”金仲说:“我师父和师叔当年天天一起学手艺,睡一张床,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当年赵一二走投无路,还是我师父把他带回山的。”

  “螟蛉是赵先生从你师父手上抢过来的!”我愣了,“你师父不恨赵先生吗?”我在西坪看见金旋子身上的残疾古怪,问过董玲,董玲跟我说起过,金旋子身上的每个残疾,赵一二都脱不了干系。

  金仲恨恨的说道:“我恨师叔不留情面,但是,师父倒是看得开,他说,这就是规矩,既然在诡道门下,就得认这个规矩。”

  “你骗我。”我说道,“赵先生是好人。”

  “他做了什么?”金仲问道:“让你觉得他是好人,在世人眼里,我们诡道从来就没好人。”

  金仲这么一说,我蓦然发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的问题:是啊,我凭什么就认为赵一二是好人?

  他找邱升走的胎魂,是为了石础;他守阴关,他答应黄莲清把尸体赶回秀山,他做的一切,都是在尽一个神棍的职责而已。

  金仲也和他一样,做的事情,都是在尽本分。

  我背上开始流汗,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就算是赵一二当初替我解开草帽人的心结,也是和王八之间的一个利益交换而已。

  他那么急切的要找人接手螟蛉到底是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金仲趁我的思维慌乱,把我的心思看的透彻。

  金仲说道:“师叔是普通人,没有你我的这种能力,但是他能看到本该只有我们这类人能看到的东西,阴间的东西……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我的声音发颤。从我探知到金仲内心的悸动。我隐隐知道不妙。

  “他要把自己的魂魄留给那个……才能看到阴世的东西。”

  “那个什么?”我问道。

  “你知道的……”金仲低声说道:“你也知道,我不能把那个的名字说出来。”

  “王八也是普通人!”我惊慌的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初王八走阴,赵一二是收了他的肾魂,王八就什么都能看到了。原来,赵一二能看见,也是这个诡异的原因。

  “是的。”金仲说道:“但是师叔从来给他说过,师叔怕王抱阳后悔。”

  我脑地嗡得一声大了。我想起了望德厚,望德厚当年希望能摆脱望家山神的迫切心情,我到现在还记得。原来他和赵一二一样,都后悔了。

  “王八不会后悔的。”我说道:“他一直就想跟赵先生一样。”

  “是的,师叔当年也是这样的。不然怎么会费尽心机从我师父手上抢到螟蛉。”金仲说道:“可是三年后呢?十年后呢?等王抱阳三十六的时候,找不到传人,他就永远拿不回来他的魂魄了……诡道也要失传,这就是为什么螟蛉一定要由我们这种人来执掌的原因,我们不需要拿自己的魂魄来交换。”

  我的心不停的往下沉,是啊,赵一二做事情,从来不提前告诉王八和我原因,他就喜欢留一手。

  金仲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师叔不愿意把螟蛉给我吗?”

  “不知道。”

  “他怕我不把他的魂魄还给他,他知道我恨他。他心机很重,城府比你想的要深的多。”金仲说:“师父其实早就对我说过,如果能拿回螟蛉,决不能按着师叔的魂魄不还给他……可是师叔不愿意冒着个险。”

  “所以,他宁愿传给王八,也不给你。”我说道:“他拿王八顶替他。”

  “对。”金仲说道:“乐天溪的望德厚,都没他这么有心计,老望可没有拿你当替罪羊的打算……”

  我连忙镇定心神,妈的心里想什么都让他给探到了。

  “可是什么。”金仲说道:“可是你为什么一看见他就有亲切感,感觉和他就像老朋友一样是吗?那是因为,赵一二和你一样,”可是……"我还在想替赵一二辩解。

  都是在人世混的太落魄,你们同病相怜,你当初看见他第一眼的时候,就探到了他的内心的失落,你当时还不知道你其实有这个本事……你这个本事,还是我点醒你的。"

  我不说话了。心里想着当初见赵一二的第一面的情形。他跟我讲了几句话,就莫名其妙的走了。后来又即时赶回来,把我从窗子外揪住。是啊,赵一二不是坏人,但也没有我一直认为的那么高尚。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被遗弃的秘密

    故事讲述了一起复杂的煤气爆炸案,涉及唐强这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唐强在自首后,声称邻居何军是幕后黑手,但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唐强的动机、行为和所谓的病症都受到了质疑。最终,唐强在看守所中去世,而何军被判死刑。故事的叙述者,作为唐强的远房亲戚和实习记者,在整个案件中扮...
    长篇鬼话 2024.01.08 0
  • 毛氏红烧肉

    写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几个月前看到的一则新闻。新闻是真实的。故事是虚构的。故事是新闻的尾巴。恐怖的尾巴。...
    长篇鬼话 2021.12.17 407
  • 一定要签的快递

    快递员已死暑假来临,408宿舍的欧阳磊找到了一份兼职,暂时搬离了宿舍。于是,只有段晓海独自在闷热的房间里享受这个漫漫无边的夏天。安静而闷热的空气让原本性格就很恶劣的段晓海感到更加暴躁,他从电脑前站起身来,狠狠地伸了下懒腰,恨不得要打谁一顿才好。砰砰砰……这个时候,响起了敲门声。紧接着,一个弱...
    长篇鬼话 2024.01.15 0
  • 灵车

    三梅市。在市区东部有一座一座商务办公大楼,名字是海皇大厦。这天夜里,二十三时。大楼里的公司员工都已经下班回家。楼里空空荡荡。各个房间都已经是一片黑暗。只有走廊里的灯光暗淡。明丰是此大楼一名保安,他今天晚上值夜班。他今天二十五岁,和另外一名保安在大楼里巡逻。另外一个保安名字是海月。今年...
    长篇鬼话 2024.01.15 0
  • 小心红线

    谭晓磊因为恋爱失败而想要自杀,被自称红线灵的神秘人物救下,并被告知自己有“断红线”胎记,导致姻缘不顺。红线灵给了他三根红线,每根红线都能帮他找到一个有缘的女子。然而,每个女子都有各自的问题:韩露露能看见鬼,李娜是被肢解的鬼魂,陈丽娟是杀人犯。在与陈丽娟的冲突中,谭晓磊被推下楼,实际上已经死...
    长篇鬼话 2024.03.02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