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死亡前奏

2022年03月02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众人皆说死亡的来临是无声无息,说不定下一刻就该轮到了谁。但是在我看来死亡是有前奏的,只是看这个前奏来得是否明显而已。死亡如同雷声,在它之前必有闪电似的前奏。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这里之所以我能这么的肯定是因为我见到过,我亲身经历过。虽然,每次讲出都没人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但是这的的确确是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等等听完这个故事希望你能相信这是真实的,而且是一个真人真鬼的故事。  那是在2000年的春节,和往年一样寒冷只是多了点凄凉而已。那年,我刚好10岁。和往

  众人皆说死亡的来临是无声无息,说不定下一刻就该轮到了谁。但是在我看来死亡是有前奏的,只是看这个前奏来得是否明显而已。死亡如同雷声,在它之前必有闪电似的前奏。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在这里之所以我能这么的肯定是因为我见到过,我亲身经历过。虽然,每次讲出都没人相信我所说的一切,但是这的的确确是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等等听完这个故事希望你能相信这是真实的,而且是一个真人真鬼的故事。

  那是在2000年的春节,和往年一样寒冷只是多了点凄凉而已。那年,我刚好10岁。和往年一样,在这个时候我们家都会把外婆接来。因为外公走得早,就外婆一个人过年的话很孤单。我的表妹,是我大舅家的也随我外婆来到我家里了。所以家里显得十分的热闹。但在这热闹的后面却是无境的悲伤和泪水。

  春节本是一个喜气洋洋的日子,家家户户都是张灯结彩欢声笑语。而我们家却有着哭哭啼啼的声音。母亲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我父亲坐在一旁看着电视,而我的表妹,只见一脸的恐惧的坐在那里的哭泣。“怎么了啊?”母亲问道。这时我外婆也走了出来忙着去框我的表妹。“这是怎么回事啊,大过年的哭什么呢!”外婆边说边擦着表妹的眼泪。

  最后,大家终于把表妹框住了。当时问表妹她为什么要哭,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盯了下我的父亲。但是,年过完了表妹走的时候我们无意的问起,她才说出了原因。原来那天,她看见了我父亲很恐怖的样子,听她说我父亲和电视里面的鬼有几分相似。所以才被吓得哭了起来。我们当时也没当会事,都认为表妹是瞎编的。父亲怎么会跟鬼一样呢!我们都不理解,外婆还吵了表妹叫他不要乱说。但是我却看出了表妹无辜的眼神,视乎是真的看见了什么。

  但后来我却真的看见了一些东西,那个时候我才理解了我的表妹当时为什么会哭泣了。

  年,是过完了。我也得上课了父亲也上班了。生活视乎看起来和原来一样的平静。但是,隐藏在平静下的恐怖才刚刚的到来。

  周末,开学的第一个周末。10岁的我和其他孩子一样喜欢耍,并不喜欢读书。那天早上,母亲才出门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心想早点出去找同学去打打游戏,那个时候的我们还没得电脑耍,所以打游戏币在我们看来已经是很幸福了。脸都没洗就带上了自己的早饭钱准备去送给那万恶的游戏机老板。

  我刚迈出了我的卧室,我就本能的退了回来。因为我看到了我的父亲。父亲平时对我都很严厉,我也十分的怕他。所以,我才退了回去拿出了作业准备做做样子。等父亲走了我再出去。

  当我拿起笔的那一瞬间,我打了一个冷颤。不对啊,父亲不是下乡搞农网改造去了吗!什么时间回来的啊。昨天晚上都没在家的吗,怎么今天早上就在客厅了啊!我十分的不解,怎么回事啊。哎,可能是父亲才回来吧!很有可能是回来看我做作业的。前2次也不是这样吗!哈哈!

  但是,事实却和我想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做了一会作业就去看父亲走没得,心里直盼望父亲早点走。我坐在那里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反正就是不爽。因为游戏症又发作了。

  我从卧室的门缝看了看,怎么父亲还是原来的样子,坐在那里啊。还是手拿一只烟不停的抽吸着。我再次失望的退了回来,正准备坐下时,我又站了起来跑到门缝处看了看。因为我发现了我父亲好像有点透明,我好像能看到他后面的墙壁。怎么会呢?眼花了吧!再看看。仔细的看看。

  真的,父亲是透明的。我一时毛骨悚然,但是好奇的我没有就此罢休。我还是站在那里悄悄的望着父亲。看了看,发现父亲的烟怎么抽了10多分钟也没抽完啊!我又盯了盯地上,竟然也没有一支烟头。明明有烟冒出,怎么就不见那支烟燃烧呢?

  再看看父亲的表情,一直不住的低头叹气。但是我没听到任何的声音。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如同要离家很久的离别情绪。看看透明的父亲,不知道几时回来的和那支燃不完的烟头。我在卧室里如同油锅上的蚂蚁。转了N个来回。

  时间,就在我偷窥中慢慢的走掉。也终于到了12点多。但父亲却还在那里。

  嘣咔,门开了。我妈妈回来了。也就在这一瞬间,就在这一时刻父亲不见了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什么也没留下。我跑了过去地上没有一支烟头和一点的烟灰。是那么的干净。干净得我又打了个寒颤。

  “妈,老爸呢?”我急迫的问了问母亲。“上班去了,听说还有几天才回来”。“真的没回来吗?”这个问题我当时问了母亲很多次,但答案都是样的:没有回来。

  之后,我给母亲说了我看到的一切。但母亲就是不相信还叫我不要乱说。

  过了2天,父亲回来了。父亲的衣服和在客厅的一样,一身工作服。只是没了忧愁,好像都已经过去了。很平常很自然。当然,我也没有给父亲说我那天看到了他。因为怕被父亲暴打,小孩子都这样的。

  现在想起来,就算打死我也得说。因为那天父亲回来了后就再也没回家了。

  几天后,单位传来了父亲因工去世的哀训。父亲走得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自然。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这都是我的真实记录。同时送你一句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荒村教堂的鬼

    这座教堂你千万不要进去!尤其是午夜。“老婆婆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思琪思前想后的。那座教堂。哪里啊。思琪走在村子的小路上。她突然看见了一座很破旧的教堂。这是传教士来村子里,修建的。钟楼很高,大钟已经不存在了。十字架已经掉下来了。显得很阴森和破旧。“千万不要进去啊。”脑...
    短篇怪谈 2022.03.02 55
  • 妖精雪

    每年的冬季,秦岭总有几场大雪。头场雪总是在一个夜晚降临,纷纷扬扬的雪花,在人们温馨的梦中悄然降临。对于山民来说,头场雪,意味着一个狩猎季节的到来。山腰小镇非常古老,环绕小镇的古城墙就是证明,虽然城墙只剩下断壁残垣。小镇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普通意义上的乡镇,它只有九户人,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小...
    短篇怪谈 2022.05.12 53
  • 女鬼复仇记

    第一集、会吃面糊的尸体陈三是杨柳镇的一个无赖,喜好打架斗殴,吹牛扯皮,很多人都吃过他的亏,话虽如此,但也没人敢和他理论,往往打掉了牙往肚里咽,退一步海阔天空了。就因如此,这陈三反越发的泼皮起来了,打人还是小事,胆子越来越大的他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调戏起了老实人姜钉的小媳妇姜氏。这姜氏原就不...
    短篇怪谈 2022.03.12 72
  • 村长魔咒

    今天来讲一个楼中老友提供的小故事。由于物产贫瘠经济落后,唐家村常年被县里定为特困村,专项扶贫次次落不下。当然,唐家村也不是一点特产没有,该村几十年来盛产光棍,一代接着一代,有序传承。鉴于唐家村这个情况,县领导指示要按照民主程序,公开公正地票选村长。待到第三任村长抱病隐退时,老村长几乎全票通...
    短篇怪谈 2021.09.28 102
  • 一个很古老的护士

    ★一个很古老的护士 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这句话是从这个故事来的吧: 有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出身豪门,家产丰厚,又多才多艺,日子过得很好。 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门槛给踩烂了,但她一直不想结婚,因为她觉得还没见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个男孩。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个庙会散心,于万千拥挤的人群中...
    短篇怪谈 2022.01.24 55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