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夜班鬼车

2022年03月01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我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时,窗外已然是进入深夜了,这座一线城市除了绚烂的霓虹灯以及在城市里狂欢的人们之外,那些随风轻轻摇动的绿化带植物,给人一种恹恹欲睡的感觉。  今天就先做到这里吧。我瞥了一眼手表,时针正指向十一点——还好,还没错过末班公交车。  工作后,我越发察觉到赚钱的不易,所以能省的地方还是省一点的好。毕竟我的家离公司确实有点距离,坐的士,少说也要三十好几的。  下了楼,从大门走出,我不禁捂紧了大衣的领子。冬日的午夜还真够冷的,我

  我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时,窗外已然是进入深夜了,这座一线城市除了绚烂的霓虹灯以及在城市里狂欢的人们之外,那些随风轻轻摇动的绿化带植物,给人一种恹恹欲睡的感觉。

  今天就先做到这里吧。我瞥了一眼手表,时针正指向十一点——还好,还没错过末班公交车。

  工作后,我越发察觉到赚钱的不易,所以能省的地方还是省一点的好。毕竟我的家离公司确实有点距离,坐的士,少说也要三十好几的。

  下了楼,从大门走出,我不禁捂紧了大衣的领子。冬日的午夜还真够冷的,我叹了一声。

  公交车站零零散散的站着几个人,估计都在等待末班车。我也一样站在那里等车,已经很晚了,对街的店面早已所剩无几,几家还未打烊的店面的灯光孤零零地倾洒在街道上,映出躲在店门口取暖的流浪狗的影子。

  没多久,我要搭乘的公交车就来了。我有些庆幸的上了车,车很空旷,只有后座有一个女人坐在那里,她望着窗外,看不清面貌。

  我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心中顿时一松,但很快感觉有些不对劲。

  往常我也会有加班的日子,但每次搭乘末班车,车上都是挤满了人。毕竟是最后一班,虽说已经很晚了,但路过那么多个站点,总会有人上车的。

  但这次却不同,这车子异常的空旷,除了我和那个女人,居然没有一个其他的乘客。

  也许是巧合罢了,我安慰自己。这时候,车内的灯光忽然全数关闭,我的精神也随之紧绷起来。

  这实在是有些诡异,我记得公交车是从来不关灯的,莫非,这个司机是个节能主义者,所以才这么做的吗?

  “为什么关灯啊?”我出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我,公交车继续行驶着,我坐在车中靠窗的位子上,所以看不见司机在干嘛,但既然车子仍然在继续开的话,他应该是没兴趣理我?

  我识趣地闭上了嘴。其实关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好歹也是一个成年男人了,所以不可能怕黑。只是觉得有些好奇罢了,但既然引人不悦,那不如不问。

  车子仍继续行驶着,我闭上了眼,感觉有些困倦。

  下一刻睁开眼时,我瞥见了窗外的公交站台。虽然上面没有站着一个人,但从那个熟悉的广告牌和站牌上,我很确信那就是这辆公交车需要停靠的站点。

  他居然不停车?

  这就令人更加疑惑了,或许是他想早点开到终点站,然后去休息吗?

  但我很快又看见下一个站点也被他直接忽略了,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喂,为什么不停车啊?”我实在忍不住问道。

  依然没有回答。

  车还在行驶着,像是经过了一个凹凸不平的地方,车身猛地剧烈摇晃着。

  窗外是一片山林,我从来没见过的地方。我发现这根本不是去我家的路,他到底想带我去哪里?

  我的内心渐渐升起了一丝恐惧,壮着胆子,我扶着把手站起来,摸索到司机那里,想要质问一下他。

  一步,两步,三步,我离司机的位子越来越近,终于,我站在了他的身后,颤抖着探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转过头来,那是一张已经腐烂的脸,蛆虫在鼻子和嘴巴里进出,眼珠只有一个,正直勾勾地凝视着我。

  我惊得猛然后退,几乎是跌倒在了地板上,我内心的恐惧难以形容,但我忽然又想起,这车子不是还有一个乘客吗?

  我转过头,差点吓得尿了裤子——一张同样已经腐烂的脸正好出现在我的眼前,几乎就要和我的脸来个亲密接触了!

  “天哪……”我尖叫一声,不顾前方是那奇怪的东西,猛地一脚踹开她。她后退了几步,微弱的月光从窗外照了进来,她对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再次冲了过来。

  我连忙站了起来,四处躲避她的攻击,她似乎在享受我这种恐惧却又不得不抵抗的心理,尽管一直扑空,还是没有放弃,那一脸僵硬的笑容依然不变。

  说实话,我已经害怕得手脚都快动不了了,但求生的欲望最终还是战胜了恐惧。渐渐的,我冷静下来,开始寻找逃脱的方法。

  那个司机丝毫没有参战的意思,他一直在开车。我的敌人只有这个女人,而逃走的办法,除了停车,就只有跳窗了。

  停车不太现实,我还没有学过车,就算制服了那个司机,也不知道该如何停车,更不知道公交车的开门按钮是哪个。所以,只有跳窗一个办法了,但是这有一定的风险,万一掉下了山崖,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我借着月光,一边躲避着女人的攻击,一边察看着附近的地形。我发现,前方似乎有一处田野,我思考了一下,就算再不济,我也能跳到田野里,而田里的土一般都很柔软,还有植物做缓冲,危险性应该很小。而且,我还能跑到附近的农户家里求助。

  想到这里,我开始慢慢地向窗子移动,趁着她扑向我的空当,我紧抓着头上扶手的手臂猛地发力,在求生意志的促使下,身体很自然地站在了车窗的窗沿上。再紧接着,我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跳下了车。

  惯性使我的身体翻滚了几下,最终在公路上停了下来。我的手臂和大腿上全是擦伤,但好在并无大碍,那辆车并没有停下来,就这么朝前方驶去了。

  我找了个农户进去求救,幸运的是遇见了一家好心人,他们连夜把我送到了医院。期间,我向他们说明事情的经过,他们居然相信了。他们说,还好我命大,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原因是这附近曾经出过一次车祸,就是末班公交车,司机和一个女乘客丧命了。此后便经常发生有人死在路边的事情。

  我康复后,为了让他们不在害人,请了个法师做法,帮他们超度。从此以后,就没有再听说过这附近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别墅地下室的秘密

    吴丰是刚刚上大学的新生,每个月生活费1200,用400元一个月的价格在某个私人别墅设计高档小区租了一栋单独的别墅,很大,吴丰真是欣喜若狂,要知道,才400元一个月,就租个别墅而且是在高档小区,这下有机会可以炫耀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房东会这么干。刚搬进去,吴丰巡视了一下这个别墅:一个大客厅,一个厨房,三间...
    短篇怪谈 2022.02.28 87
  • 十二大酷刑介绍

    一、动物行刑这种行刑方式的历史可能比人类的文明史还久远,当人类尚在用石块与棍棒与自然抗争时,用藤索捆绑起一个违规的同类去让动物糟踏乃是最简单的致死手段,而最早的记载让我们知道,在公元前7世纪、亚述王亚苏巴尼巴尔曾把囚犯扔给巨犬做大餐。埃及人则倾向于用鳄鱼。而印度人则钟情于让老虎作为执行...
    短篇怪谈 2022.03.09 93
  • 梦境-红衣女孩

    我和妻子刚刚又吵了一架,因为一些琐事。我想不明白,婚前温柔的妻子,为什么会在婚后变成一个唠叨小气的女人。我只是接受了女同事提前送的小小生日礼物,为示尊重,生日那天我将那枚别针别在胸口上戴了一天。妻子就生气了,当晚别针随着外套被她送进了洗衣机,虽然妻子表示她不是故意的,可谁看不出她是在狡辩...
    短篇怪谈 2022.05.30 104
  • 烈焰中的怨灵

    我随刚刚交往半年的男友林松前往他的老家,林松这么着急要和我结婚是因为他家的老宅院要拆迁了,如果我和他结婚领证的话,根据拆迁法他就可以多要一间房子。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只不过是刚刚毕业的学生,若靠我们两个人奋...
    短篇怪谈 2022.12.27 73
  • 吃人

    每个人都有一个爱好,有人喜欢唱歌,有人喜欢看书,而我则喜欢听故事,或者说是喜欢听灵异故事更为贴切,甚至花钱买故事也在所不惜。我叫叶天,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但是我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爱好,就是收集灵异故事。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一个老人跟我说自己有很多故事要跟我说,于是,现在我们就坐在咖啡馆...
    短篇怪谈 2022.11.11 399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