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我盗谁的qq号,谁就死得早

2022年02月2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阿木与我在同一个宿舍,我们是那种很要好的死党。当然宿舍是四人间,除了我俩还有大潘,小葛。宿舍的格局很不错,上面是床铺,下面是电脑桌。对于我这个从乡下来的学生而言考上这么好的大学真是一种恩惠。  宿舍里除了我没有电脑外,其他三个人都有自己的笔记本。我和阿木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深夜看电影,小葛则是个狂热的书呆子,大潘已经嫁给了游戏qq号码。  那天我与阿木仍旧看着电影,旁边床铺的小葛已经鼾声四起,大潘不在,估计又在网吧与弟兄们夜战了!看到起劲的时候突然电脑黑屏了!我和阿木都

  阿木与我在同一个宿舍,我们是那种很要好的死党。当然宿舍是四人间,除了我俩还有大潘,小葛。宿舍的格局很不错,上面是床铺,下面是电脑桌。对于我这个从乡下来的学生而言考上这么好的大学真是一种恩惠。

  宿舍里除了我没有电脑外,其他三个人都有自己的笔记本。我和阿木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深夜看电影,小葛则是个狂热的书呆子,大潘已经嫁给了游戏qq号码。

  那天我与阿木仍旧看着电影,旁边床铺的小葛已经鼾声四起,大潘不在,估计又在网吧与弟兄们夜战了!看到起劲的时候突然电脑黑屏了!我和阿木都吓了一跳。阿木去开灯发现是没电了!“不对啊!就算没电,电脑也应该有电啊!”我们正纳闷呢,突然小葛坐起来大叫一声:“谁盗了老子的qq号码,尼玛都些什么玩意!垃圾!”说罢,又躺下了。这一叫唤登时把我和阿木傻眼了,因为平时小葛没有说梦话的习惯。而且他这梦话声音不像他的,但听着又很耳熟。出于好奇,我和阿木用手机上了QQ,打开小葛空间qq号码吉凶。想看看是不是那么回事。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啊,可就在这时一条空间说说引起了我和阿木的注意。

  “我盗谁的号,谁就死得早”

  这不是大潘的么?话说起来刚才小葛的那梦话听着熟悉,可不就是大潘的声音么。看到这我和阿木面面相觑,不禁打了个冷战。可就在此时,只听咚的一声,宿舍门被踹开了,一个黑影大叫着“谁TM盗我QQ!”说罢直接摔倒在地。

  “啊!!!”我与阿木同时尖叫了起来,倒下去的正是大潘,可是他再也没有醒来,法医鉴定却是猝死。

  几天后我突然在阿木的说说上发现了那句话“我盗谁的号,谁就死得早”……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失恋女的报复

    但以前科技不发达的时候信息要靠电话传送,所以每个单位晚上都有人值班。我们也不必把这个“值班”想得太高尚,每个单位都有几个小光棍,找几间屋,让这些小光棍在屋里睡觉,既值了班又解决了员工的生活问题,一举两得。那个女孩死了几天后,晚上值班的小光棍忽然一起连滚带爬地跑了,说什么也不在单位睡觉。...
    短篇怪谈 2021.11.05 47
  • 过阴

    ★过陰 我是1945年生的人属鸡,老家是河南农村,小时候过过陰,后来又有一些很怪的事情发生。一、过陰我大约十岁时,有次得了病,整日在床上躺着昏昏沉沉,有一天,突然觉得好了,一下子身轻如燕,在屋里走来走去,当时,很多亲戚都来了,在唱大戏,很热闹,我和他们打招呼,也没人理我,就听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想出去...
    短篇怪谈 2022.02.05 35
  • 鬼魂锁妻

    六十年代的时候,电视机还没普遍存在,有的人家还没按上电视机。所以,当时时兴放露天的电影。到了放电影的那个日子,不管大姑娘小伙子,老人还是小孩,都早早的忙完家里的活计,去放电影的场地等着看电影。张艳20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在当地的一家纺织工厂上班。今天晚上又要放露天的电影了,恰巧今天晚上她又...
    短篇怪谈 2022.02.21 28
  • 过早的火葬

    ★过早的火葬 早在1986年,北京市就率先实行强制火葬政策(汉族)。时至今日,殡葬改革已开展至全国,骨灰盒几乎是现今每一个中国人的最终归宿。与土葬相比,火葬的确有不少优胜之处,既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播,更能节省大量土地。但在中华数千年的文化中,为何一直都是以土葬为主,火葬在史书中甚至鲜有提及。 祖先...
    短篇怪谈 2022.01.03 53
  • 守夜

    守夜 我们家在农村,以前那会科技还不发达,收的麦子不能立马处理,要在地里等着脱粒,所以收好的麦子就需要有人在地里看着。守夜的责任自然都落到男人身上。 吃过晚饭,爷爷带着一壶水,牵着我家大黄狗就去出去了。蹲在地头上抽着烟和隔壁地里的三大爷喊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到半夜三大爷说累了,要回家...
    短篇怪谈 2022.01.24 54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