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恐怖游乐园

2021年08月21日 作者:南方的梦2016 来源:互联网 短篇怪谈
星期天早晨,果皮乐园的游客不少,大部分是带孩子来玩的一家三口。自建成以来,果皮乐园就深受儿童喜爱,各个年龄段的儿童都能找到适合的游玩项目。王琨给儿子王琦买了冰激淋和矿泉水,不过在付钱的时候,他总觉得小卖部店

  星期天早晨,果皮乐园的游客不少,大部分是带孩子来玩的一家三口。

  自建成以来,果皮乐园就深受儿童喜爱,各个年龄段的儿童都能找到适合的游玩项目。

  王琨给儿子王琦买了冰激淋和矿泉水,不过在付钱的时候,他总觉得小卖部店员瞧他的眼神怪怪的,表情异常冷淡。他有点窝火,真想对店员说:你看什么,当心我把你眼珠挖出来。

  本来今天王琨特意带儿子到果皮乐园玩,心情不错,结果被这种小事搅和。

  王琨很容易生气,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尤其和老婆离婚后。

  不过好在儿子最终判给他抚养,他对儿子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

  离开小卖部后,王琨带王琦往一堆游乐设施的方向走,王琦只是愣愣地拿着雪糕,却不怎么吃,显得紧张兮兮的样子。王琨怀疑是不是刚才小卖部的女人把儿子吓到了。

  “琦琦,吃呀!”

  “嗯!”

  在王琨催促下,王琦才勉强吃了起来。

  王琨感觉今天一切都不大正常,包括儿子王琦。

  王琨正郁闷时,王琦突然拉住他手,指向不远处的摩天轮说:“爸爸,我要玩那个!”

  那是一座适合儿童玩的小型摩天轮,但大人也可以陪同。

  王琨见摩天轮跟前排队排得很长,便劝王琦:“等会人少点再玩好不好?”

  “不好。爸爸,我现在想玩。”王琦语气很坚决。

  王琨叹口气,想:算了,难得带他出来玩一次,今天就依他吧。

  不过王琨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所以他打算插队。

  于是王琨先买票,再拉王琦走到摩天轮的排队处旁,一下插进了队里。

  王琨身后排队的人群纷纷抱怨:

  “哎?你干嘛?”

  “你这人怎么插队啊?”

  “有点素质行不行?”

  王琨理都不理,只管扶好王琦。现在他们前面只有五六组人,很快轮到他们。

  出乎王琨意料的是,一旁的管理员居然没有干涉这事,本来王琨还打算找个借口跟管理员理论一番。

  一片抱怨声中,王琨身前的几组游客陆陆续续登上摩天轮,随着又一组游客下来,该是他们了。

  结果准备上去的时候,王琨悄悄对王琦说:“你自己去玩,爸爸不上了,在下面等你。”

  王琨一直有恐高症,所以他拒绝游玩任何高空项目。

  王琦应了声,也不多说,径自走入摩天轮的包厢中。

  管理员立马锁上包厢的小铁门,包厢缓缓上升。王琨则走下台阶等待。

  谁知王琨刚转过身,就见一个老女人凑近他说:“你一插队,你让后面的人怎么办?”

  王琨一愣,他发现老女人穿的衣服和那边的管理员一样,应该也是个管理员。

  “哦,我问了。”

  “问谁了?”

  “问了给我插队的那个人,他同意的。”王琨随口胡诌。

  “谁啊,哪个啊?”

  “我忘了呀,忘记了不行?”

  “哎哟,你别乱说好不好,哪怕真有人给你插队,你也要考虑考虑他后面那些人的想法……”

  “烦死了!”

  王琨觉得这老太婆有病,不就插个队么,至于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天气太热,王琨也不想多说废话,直接走开了。

  再瞧摩天轮,王琨发现王琦所在的包厢已经差不多升到最高点,马上开始下降了。

  等包厢慢慢接近地面时,王琨迎上前去,结果当管理员打开包厢门的瞬间,王琨怔住了。

  包厢内空无一人,王琦不见了!

  管理员也一愣,但仍赶紧让一名新的儿童游客进入包厢。

  王琨急忙查看紧跟着的几个包厢,然而从包厢出来的人都不是王琦。

  王琨又在摩天轮附近搜寻,甚至放声大喊,依然不见王琦。王琦好像人间蒸发一样,突然消失了!

  王琨越来越慌。

  他又回到管理员身边,气冲冲地问:“我儿子哪去了?”

  “你儿子哪去了,问我干什么?”管理员是个老头,看上去六十多岁,不大客气地回答。

  “我不问你我问谁?刚刚我带我儿子来玩摩天轮,还是你给他开的门,喏,就那节包厢……结果下来了以后我儿子不在里面,哪里都找不到他!”王琨用手指了指说。

  “你开玩笑吧?不可能的!”管理员一脸诧异。

  “什么叫不可能,你脑子没毛病吧?我跟你好好说,我儿子肯定坐上这个摩天轮了,但下来后人又不见了。我儿子穿的是一件黄色的衣服和黑色的裤子,你敢说你没印象?”

  “我没印象!”管理员还真敢说,“过来玩的小孩子那么多,一个个我哪记得住。”

  “你脑子长的干什么用的?算了别说了,现在我儿子人找不着了,谁负责?”王琨已经有些气急败坏。

  “我估计你弄错了吧?你儿子要真坐上摩天轮了,下来后怎么可能不见,这么多双眼睛了,他能去哪?”

  “是呀……”王琨一下变得呆呆愣愣,额头满是汗珠,“他能去哪?没道理啊!”

  “就是说呀,你再好好想想!”管理员劝道。

  “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一个穿黄衣服的小孩?”王琨再次确认。

  “没有!”管理员回答直截了当。

  王琨万分无奈。他只好继续扩大范围寻找,到处问人,可惜得到的都是和管理员相同的答案:毫无印象。

  琦琦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王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怎么也想不通。管理员送王琦进包厢,他是亲眼看到的,包厢他也清楚记得是哪一间,再说其他包厢全满了,所以绝对不会弄错。可儿子偏偏失踪了,除了儿子会飞,在空中的时候自己打开包厢门悄悄飞走,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可能。

  王琨感觉像在做一场噩梦。

  他坐台阶上,眼望着摩天轮。赫然间,一个疑问浮现于他的脑海:刚下来的包厢明明是空的,也有很多游客排队,那老头居然不觉得奇怪?

  他又重新回到管理员身前,问:“我再问你件事,你不记得我儿子,那你应该记得包厢是空的对吧?”

  “对啊。”管理员回道。

  “你来告诉我,排队的人这么多,怎么会出现一个空的包厢?”

  管理员一愣,继而回答:“有时候漏掉一个包厢,也很正常的。”

  “你的意思是没人上去过?”

  “那一圈肯定没人。”

  王琨沉默了,他恨不得按住管理员的头一顿猛打。但他还是暂时克制,毕竟找儿子要紧。

  “你先找找吧,找不到再说。”管理员又说。

  王琨转身走了,他也不明白管理员口中的“再说”是什么意思,反正他确定王琦失踪了,失踪的莫名其妙,毫无道理。

  他依依不舍地离开摩天轮,随后加快脚步,在整个游乐园内到处寻找,时不时向人打听,问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黄衣服的孩子,路人回答都很一致:没有!

  王琨心急如焚,眼泪都快落下来了。他知道现在人贩子多,假如琦琦被哪个人贩子拐走,真是不敢想象。

  儿子对他实在太重要了,他根本无法面对失去儿子的后果!

  不过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儿子是怎么在摩天轮上消失的。按理说,摩天轮的包厢只有一个出口,不可能用其他方法离开包厢。众目睽睽下,儿子若真从包厢离开,也一定会被人看到的。

  尽管分析得头头是道,可儿子偏偏失踪了!

  王琨坐到长凳上,身心疲惫,他双手掩面,不断回忆今天带儿子来游乐场的片段,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记忆出了差错,怎么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片模糊。

  ……难道儿子真的没坐上摩天轮?

  王琨问自己。

  他摇了摇头,发现还是不对,如果儿子没坐上摩天轮,那儿子去哪了?

  ……我的儿子呢?

  幽深的树丛内,一个个迫切的眼神正紧盯着王琨,带头的男人约四十多岁,穿了套蓝色运动服,名叫邹龙康。

  身为刑警支队队长,这一年多来,邹龙康时而梦见那一具具幼小,冰凉的尸体,他们的小手可爱动人却毫无生机。然而最后还有一双小手,依然被淹没于黑暗中。

  一年多前,通过日日夜夜的连续奋斗,邹龙康终于带队抓获了重大儿童杀人犯王琨,然后又在果皮乐园内秘密搜出了四具儿童尸体,其中最小的五岁,最大的也才八岁。

  是的,王琨,一个专杀儿童,性情残暴,极度危险和拥有一定精神障碍的凶手。他的存在,对任何人都是一种威胁。

  这一年多的时间,邹龙康对王琨的调查相当彻底,他知道王琨是因两年前儿子王琦不幸病逝,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才走上这条灭绝人性的道路。

  自王琦病逝后,王琨开始疯狂作案,先是绑架儿童勒索,接着他的精神逐渐失控,便直接屠戮儿童,并将受害者尸体深藏在果皮乐园内。

  之所以挑选果皮乐园为凶案现场,是因王琨以前常带儿子到这边来玩,印象深刻。

  而在给王琨不断审讯的过程中,邹龙康也掌握了王琨的作案流程。原来王琨每次犯案,都是由于在外闲逛时精神恍惚,错把一些和王琦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当成王琦,之后悄悄尾随对方,动用各种方法诱拐走那些男孩,再带男孩到果皮乐园来玩。可玩着玩着,当王琨恢复理智,意识到男孩不是王琦时,他会恼羞成怒,于是把男孩带至一个无人角落,残忍杀害,最后藏起尸体。

  因为果皮乐园面积大,地形复杂,外加王琨虽有精神障碍,但做事非常小心谨慎,所以给侦破带来一定难度。好在王琨的作案形式和地点都比较单一,邹龙康才寻到机会,将王琨现场抓获,并解救了一名儿童。

  事后,邹龙康带队对果皮乐园进行全面搜索,共找出四具儿童尸体。可按王琨口供及失踪情况,还有第五具儿童尸体仍被藏在果皮乐园内,至今未发现。

  邹龙康逼问过王琨,然而王琨的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也不愿配合,甚至拿这件事当作嘲弄警察的资本,沾沾自喜。

  面对这种情况,邹龙康一度陷入苦恼之中,被害者父母痛哭流涕求他找到儿子遗体的画面时时刻刻在他脑海里浮现。邹龙康自己也有儿子,他深有体会。

  终于,跟王琨长期周旋下,邹龙康发现一个规律。由于王琨犯罪的起因是他儿子王琦离世,因此每逢跟王琦相关的节日,比如儿童节,王琦的生日和忌日,王琨的精神都会彻底失常,容易把其他孩子当成王琦,还会暂时忘掉王琦离世的事。

  在此前提下,邹龙康决定做一个大胆尝试,并设一个局。

  这个局便是通过严密的监控和防范,找一名孩子假扮王琦,再让果皮乐园的工作人员配合,制造一次意外,诱导王琨自己找出最后一具儿童遗体。

  毕竟对王琨而言,所有受害儿童起先都被他当成了自己儿子。

  尤其是还没找到的那具儿童遗体,王琨的印象肯定更加深刻。

  抱着这种理论和想法,邹龙康向上级提出他的计划,起先他遭到强烈反对,可经过不断的解释说明,再加上案件迟迟没有进展,上级最终还是批准了他的行动方案,但若造成任何不良后果,由他一力承担。

  邹龙康毅然决定冒险,只为能找到那孩子的遗体,给遇难家庭带来少许的安慰。

  之后,邹龙康开始详细部署,他打算将行动放在即将到来的王琦忌日那天。

  至于扮演王琦的孩子,邹龙康考虑让他的儿子邹聪担当。

  让自己儿子参与这种行动,邹龙康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尤其他的老婆,邹聪的母亲陈淑娴,更是一万个不愿意,死活不答应。

  虽然听上去确实离谱,可邹龙康却觉得,只要做好万全准备,邹聪是绝对是没有危险的,而且最关键的,是邹聪的角色实在找不到其他孩子代替。

  他信任邹聪,知道邹聪有他的遗传基因,必定和他小时候一样勇敢。

  “聪聪,你怕不怕?”在跟邹聪说明情况后,邹龙康问。

  “不怕!”邹聪态度异常坚定。

  从邹聪的眼神中,邹龙康似乎看到了自己。

  他更加确定邹聪可以完成任务。

  百般劝说后,陈淑娴最终答应了邹龙康,她几乎把整条命都交给了邹龙康。

  此时此刻,邹龙康正在树丛内耐心等待,果皮乐园已进行过严密部署,工作人员大都由便衣刑警假扮,还有一部分便衣刑警假扮的游客,也一直在王琨身旁游荡。除此以外,每个隐蔽处都安排了武警,并做好了各种预防措施,甚至包括当场击毙王琨。

  至于王琨,邹龙康将他释放后便开始了跟踪及监控,确保他不可能接触任何危险性道具。

  直到现在,一切进行得非常顺利,先是邹聪引领王琨去玩摩天轮,在邹龙康明知王琨有恐高症,不敢坐摩天轮的前提下,他设了个局,让游乐园内一名工作人员故意干扰王琨,分散王琨注意力,同时让另一名便衣刑警从摩天轮包厢的另一扇门偷偷抱走邹聪,造成“王琦”失踪的假象,以使王琨迫切想要找回自己儿子,从而获悉最后一具儿童遗体的埋藏地。

  整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并不轻松。

  一旦某个环节出现差错,将功亏一篑。

  焦心等待中,邹龙康有些紧张。邹聪已经被带回了他的身旁,他摸摸儿子脑袋,意思是任务完成的不错,但他的两眼依然未敢离开王琨。

  王琨则一会站起,一会坐下,紧皱眉头,脸部扭曲。

  邹龙康明白,王琨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状态,不出意外的话,王琨一定可以带他们去往那个地方。

  现在需要的,仅仅是耐心。

  耗费了大量时间后,王琨终于又开始挪动步伐,邹龙康的心一下紧了,他立刻用对讲机发号施令,动员全体人员跟紧王琨。

  王琨表情痴痴呆呆,走得很慢。他首先回到了摩天轮。已经是下午3点10分,摩天轮附近的游客明显减少了。王琨摸了摸摩天轮的包厢,极度沮丧下,又一次离开了摩天轮。

  随后他来到果皮乐园角落的一座花坛,坐了十多分钟,他离开了。

  他又来到一间公共厕所后方,站立片刻,他离开了。

  他又来到骑马场一侧的树丛内,折了几根树枝,他离开了。

  他又来到办公楼前的垃圾箱旁边,拍了拍垃圾箱盖子,他离开了。

  一直紧跟他的邹龙康倒吸一口凉气。王琨去的地方,邹龙康的印象都极其深刻,四具被害儿童的遗体,正是在这四个地方被发现的。

  ……他在回味自己的作案历程。

  邹龙康想着。

  ……若按顺序的话,那么第五个他要去的地点……

  邹龙康正猜想间,王琨已然坐在一个小水池的边上。王琨两眼盯向小水池的中央,两手不自禁地拨弄着池中的清水。

  邹龙康猛然醒悟:水池!水池!

  对啊!这水池是新建的,以前只是一大片土地。难怪怎么都找不到尸体,原来被水池给覆盖了。

  邹龙康再从高处细看水池,发现水池的底部被浇筑了水泥,想拆除得费一番功夫。

  这时,王琨忽然将手慢慢伸入水池。他的表情不再痛苦,反而显出一个微笑,一个诡异的微笑。

  他的姿态,好像在跟人握手。

  邹龙康知道,王琨醒了,他又变回了魔鬼,他想握住那双黑暗中的小手,体会快感。

  邹龙康一刻都不愿再等,他现出身来,亲自打断了王琨的所作所为。

  王琨很快被带上警车,邹龙康也立即安排人来拆除水池。

  一直忙乎到深夜,水池才被凿穿底部。明亮的探照灯下,泥土被小心翼翼地挖开。最后邹龙康率先发现遗体,并紧紧抓住了那只苦苦等待他的小手……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老牛遇上鬼打墙

    老家就有一位转业军人,老牛家和我老家在同一条街上,中间隔着一户人家,是名副其实的老邻居。老牛军人出身,参加过抗美援越,退伍后被安置到我们当地一个很大的国营企业。有一年的冬天,天下着雪,老牛像往常一样下了中班就往家赶,虽然说下着雪,可是路太熟了,并不影响他回家。...
    短篇怪谈 2021.11.08 73
  • 桥下有人

    水里的天空忽然晃动起来,树的倒影也跟着晃动,那是我投进了一块石头。但我要找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小时候,我经常去姥爷家,到了,就会顺着门前的石板路一直往东,来到一座石桥上,看两边掩蔽于柳树中的河流。那里的柳树都...
    短篇怪谈 2021.08.14 94
  • 隆福寺大火

    ★隆埃寺大火 话说多少年前的那场大火,把隆埃大厦一把火点了。曾经住饼东四的人,而且不仅住饼东四的人都知道,那会儿,隆埃大厦和它跟前儿的那条胡同多火啊! 可着了火以后呢,就完了吧?彻底完了。这是因为破了风水了。隆埃大厦头喽的那跟牌楼似的叫做隆埃寺的建筑是后盖的,就头两年的事儿。盖那东西的时候...
    短篇怪谈 2022.01.25 44
  • 鬼魂陪你睡

    今晚我特别累,九点就上床睡觉了。我男朋友是和我住一起的,他工作一天也累了,所以我们就一起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他动了一下,我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他应该是睡饱了吧,到楼下看电视去了。我很困,也没看几点就又睡了过去。也许是我刚刚醒了一下,很困但是没有立马睡着,我翻了一个身,感觉旁边有个人,我...
    短篇怪谈 2022.02.28 63
  • 八月十五

    ★八月十五 相传一年中最陰的时候是在八月十五晚上十二时十五分...... 也是在那一年我和朋友们相约在八月十五晚上到郊外的山顶去赏月,下车后要走十几分钟的山路并路过一片墓地. 那天本来是可以早早到达目的地的,因为朋友在家里狂欢耽误了时间,下车时已经是接近十二点了,而且经过的山路很糟糕,于是和阿牛...
    短篇怪谈 2022.02.10 351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