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别后重逢

2021年09月29日 作者:偌泠 来源:互联网 短篇怪谈
这个像美丽传说般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也让我更加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当一份穿越生死的情感深厚浓郁到感天动地之时,也便能改因果逆乾坤,携满怀牵挂不舍转世而来,只为与你重逢,将那前缘再续。

  打从我小时候起,北京市教委就成天嚷嚷着“减负减负”,如今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孩子们是越减负担越大,原本应该在学校课堂上习得消化的知识,全要靠家长额外报各种补习班来重金购买。

  都别跟我杠,今天不接受反驳。建立在统计学上的大数据最能说明问题,且看看近五年北京市中小学各年级学霸有几个不是课外班缠身,一周七天日程满满分身乏术的?

  我苦口婆心跟我们家那口子强调过没数回了,如今时代变了,再想当甩手掌柜不劳而获,靠“天生的学习苗子”自由生长褪变成优等生的,纯属痴人说梦。

  家里头的两口子因为孩子教育问题都打成热窑了,传道受业解惑的学校依旧在减负。其他地方我不知道,北京市小学一律下午三点零五放学,孩子们出了校门大部分都会去托管机构写作业自习,学生减负家长还得上班不是。

  我女儿上小学这半年来,一直都在我家附近的托管机构自习,等我下班了再去接她。一来二去的,我发现她们托管班上有个小男孩长得特别好看,是真的在众人里一见吸睛的那种好看。

  那孩子生得皮肤白嫩吹弹可破,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红润饱满的樱桃小嘴儿像拿朱砂点上去的,妥妥一枚年画中人。跟托管班老师一聊,我才知道小男孩小名叫重重,重逢的重。

  重重原本有个姐姐,用重重妈的话说,重重就像是姐姐一比一复制的翻版,两人除了性别不同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姐姐自小被父母当做掌上明珠,呵护宠爱着长到六岁。那孩子本身也争气要强,事事处处不让爹妈操心费劲,她自己就要求自己做到最好。

  托管班老师告诉我,重重的姐姐就是跟他现在差不多大时,突然发的病。起初只是在学校频繁流鼻血,家里还以为天气干燥孩子上火了呢。随后重重姐姐便开始持续低烧,带去医院一检查,姐姐竟然得了急性白血病。

  这一噩耗无异于晴天霹雳,瞬间击碎了原本幸福温馨的三口之家。重重妈几度崩溃,痛不欲生。重重爸倒是冷静,倾家荡产四处借债,不遗余力也要挽救自己的女儿。当时就有说法,姐姐生得太过完美,兴许是天上的童子下凡也说不定,而童子命的小孩,都活不长的。

  到了后期重重姐姐非常痛苦,终日哭叫呻吟,直直揉碎了爸爸妈妈的心。有一天深夜,姐姐又一次满头大汗的惊醒来,她搂着妈妈的脖子轻声说:“妈妈,好妈妈,求你放我走吧,我疼,我太疼了……妈妈让我走了,我过不久就回来,还当您的孩子,好不好?”

  当妈的一听这话,心疼得简直要呕血,唯有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将女儿拥进怀里,她也知道孩子遭罪,饱受折磨,可让做母亲的做那样一个抉择实在太艰难了。

  尽管重重一家全力救治,姐姐最终还是撒手人寰,去了天国。重重妈告诉托管班的老师,姐姐刚没那段时间她简直不想活了。有一天下午趁家里没人,重重妈打开了煤气准备去那边找女儿团聚。

  迷迷糊糊之间,她看到女儿就躺在自己身边,像曾经无数次那样,母女俩脸对脸紧紧拥抱在一起。重重妈对女儿说:“孩子,妈妈可找到你了!这次咱们娘俩再也不分开了,永远!”

  姐姐用温热的小手轻轻擦去妈妈脸上的泪水,笑着说:“妈妈别心急,我一定会回来再做您的孩子,您要等我回来啊妈妈,这次,我来了就不走啦!”重重妈再要问些什么时,就被临时回家取证件的重重爸送去了医院,就差一点点,险些铸成不可挽回的大错。

  事后重重妈跟家人讲了自己中煤气后的所见所闻,可大家都觉得那不过是她思女心切,又在意识迷离之下产生的幻觉,谁也没认真相信。

  倒是重重妈妈,经历了一番生死大劫后竟一病新生换了个人。她积极养生调理身体,半年以后便再度有孕了。在确定怀孕前不久,重重妈妈梦见在一处漫山遍野鲜花盛开的地方,久别不见的女儿远远地撒着欢儿朝她跑来,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重重妈心有所感,去医院一化验,还真怀孕了。

  小心翼翼地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悲欣交集。重重妈回忆说在产房里助产士将初生的儿子送到她面前亲吻时,她清晰地看到儿子竟圆睁了一双带泪的小眼睛,勾着小嘴对她微笑。

  当时重重妈心里只有一个词:久别重逢,真的是女儿回来了!重重这一昵称亦由此而来。

  托管班老师告诉我说,除去长相,重重从小到大有很多习惯和小动作都与姐姐一模一样,比如讨厌吃生番茄,管松花蛋叫墨水蛋等,全都是天生如此,非常不可思议。

  最神奇的是有一次电视里刚好在播《巴啦啦小魔仙》,那是姐姐生前百看不厌的动画片。重重那时才会说话不久,吐字都还不很利索,却兴奋不已地用小手指着屏幕,一口气叫出了所有主要人物的名字。

  在一旁见证这一幕的重重爸妈都哭了,这一次他们深信不疑重重就是之前失去的女儿,又重新回来做了他们的孩子。

  这个像美丽传说般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也让我更加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当一份穿越生死的情感深厚浓郁到感天动地之时,也便能改因果逆乾坤,携满怀牵挂不舍转世而来,只为与你重逢,将那前缘再续。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山上的人

    山上的人 南疆的朋友一定对干沟这个地名再熟悉不过了。干沟位于天山深处,是南疆通往北疆,吐鲁番以及哈密的必经之路。由于这条路是在山里,所以十分曲折,要绕过数不清的小山头,从前干沟是司机最不愿意开的路,因为它的路况非常糟糕,颠簸难行,弯路又多,极易发生交通事故。但是这条路又不能不走,毕竟想出南疆...
    短篇怪谈 2022.02.11 43
  • 最后一枚铜钱

    林放祖上几辈子都是穷人,到他爷爷那一辈却很快发迹了。关于他爷爷的发迹,至今村里还流传着这么个传说:林放的爷爷开了一间烧酒作坊。只要投进一点点粮食,酒淌起来就没完没了。听说夜间在田里看青的长工,能闻到一股股酒的清香在田野上飘荡。有人说,附近酒厂的酒都被黄大仙搬到林家来了……于是林家很快就...
    短篇怪谈 2022.05.13 77
  • 阎王殿里的闹剧

    这天,吴县长与办公室马主任去市里快活,冒雨连夜往回赶,一路上加上司机三个人余兴未尽,一会儿说A小姐肤白,B小姐腿美,一会儿赞C小姐胸挺腹平,津津乐道,说到关键地方,高兴得前仰后合,手舞足蹈,一不留神,车子一头栽下百余丈悬崖……三个人瞬间成为新鬼,来到阎王殿,个个傻了眼,腿肚子转了筋。原...
    短篇怪谈 2022.02.21 51
  • 诡异的大哭崖之谜

    在植物研究所上班的陈小杰是个疯狂的植物迷,他喜欢研究和收集各类稀有植物,并把它们种在自家的院子里。2006年的春天,陈小杰听在刑侦部门工作的老同学姜明讲到一个奇怪的案例,说是在小阳市一个名叫大哭崖的地方充满了神秘和不可思议的现象:比如大白天会从森林深处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在森林的上空会忽然...
    短篇怪谈 2022.09.09 65
  • 归来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是一位隐去姓名的网友,为了行文方便,我就称呼他佚名。佚名上小学时,正赶上国家恢复高考,大批知识青年返乡成热潮。佚名对门邻居家的大哥哥就是一名知识青年,去山西一个穷困的小村子落户插队四年多,迟迟无法落实政策回到上海。佚名告诉我虽然那时候他还不满七岁,却分明无误地感受到大哥哥...
    短篇怪谈 2021.11.13 325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