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月光下的赶尸之谜:老店伙计的惊悚揭秘

2024年07月1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故事摘要:在一个夏夜,欧家大院里的人们围坐一起,谈论起鬼故事和旧时赶尸的传说。八十多岁的欧大爷透露他知道这个秘密,但最初不愿透露。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欧大爷讲述了自己年轻时在黄土客店做伙计的经历,亲眼目睹了赶尸人的神秘行为。通过观察,他发现赶尸人实际上是给另一个赶尸人送饭,而非尸体,从而揭示了赶尸的真相。这个故事让欧大爷从此不再害怕赶尸,而这个秘密也一直保守至今。

那一夜我夜宿欧家大院,与院中十几户走出来乘凉的大人小孩在院中摆着龙门阵。在如水的月光下,不知不觉地,大家就讲到了鬼的故事,又不知是谁说到了旧时赶尸的故事。便有人道,你说那个赶尸是不是真的非常奇怪?活人拿着鞭子在后边赶,前边那人已经死了,死人还会被赶着走,这不是天下的怪事么?完全不合科学规律嘛。

于是,大家进行了种种猜测,都说不清死人为什么会被活人赶着走的怪事。

这时,在一边悄悄吃着叶子烟的八十多岁的欧大爷道,我知道。

大家便一齐围在他的四周,问他,你是真知道还是骗人的?

欧大爷道,我这么大了骗你们干什么?

大家道,那你给我们讲讲。

欧大爷道,我下决心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所以我还是不讲的好。

大家一听他这样说,便非要他讲了。性急的小伙子小鲍说,欧大爷,你这个月的水我给你挑了,只要你给我们大家讲。

欧大爷道,那好吧。

下面便是欧大爷讲的故事。

欧大爷十几岁的时候,他的爸求远方的一个好朋友,黄土客店的黄老板收留他做份工,当店中的小伙计。黄老板答应了,于是欧大爷的爸便将他送到了几百里外的黄土客店。

欧大爷被大家叫做小欧子。小欧子便开始在客店当中当起烧茶煮饭端盘子的小伙计来。

这黄土客店位于剑门关以南,以北,是陕西一带,直通中原大地;以南,便走完了陕西的大山陡岭直接进入四川盆地。这是陕西与四川的出入口,来去的商人非常多,所以店中的生意十分好。

小欧子才进去十多天,晚上的时候,便听到外边有人高叫,瘟丧来了,闲人莫看,快快躲远。

于是店中的黄老板便对众伙计叫道,关门进屋,我叫出来才出来。

众伙计纷纷进了屋关了门。

小欧子从门缝中往外看,先听见外边的吆喝由远而近地朝客店起来,然后便听见沉重的脚步声。接着,客店的大门中,先进来一个全是由黑布罩着的怪物,它一跳一跳地跳了进来,后边便是那个吆喝着的人。这吆喝的人手中拿着细长的鞭子,鞭子在空中一划,便十分地响亮;他一身穿着黑色长衫,头上包着一个巨大的白布帕子;他有一米八几的样子,长得武大三粗,看样子也凶神恶煞。那个黑色的怪物被大汉赶到客店的最偏的一个角落的木屋子前,好像门早就是开着似的,大汉将那门打开,将黑色的怪物赶着跳了进去。然后大汉走了进去。

几分钟后,黄老板便吆喝大家出来做事了。大家出来做事,与平常一样,仿佛刚才那事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小欧子一肚子的奇怪,但又不好问。

晚上,黄老板把小欧子叫到跟前,对他说,你把这些饭菜送到角落中的那个木屋子那去。你只需要放在门外,叫一声“饭来了,请用饭”,然后就走。

小欧子就照办送了去,在门外那么叫了一声,就走了。

晚上他回到大家睡的板床通铺上,睡在他旁边的刘胖子问他,怕不怕?

他问,怕什么?

刘胖子道,就是你送饭时去的那个地方呵。

他道,那怕什么?不就是送个饭嘛。

刘胖子问他,你知不知道那里面住的是什么人?

他道,什么人?反正是有点怪。

刘胖子说,就是赶尸的人和尸体

小欧子早就在老家听说过这些事,只是从来没见过。听刘胖子这么一说,加上下午见的,倒还真的怕了起来,他的手在不停地发抖。他说,这里怎么就有这种事?

坐在那边的马驼子一边抽烟一边道,这些都是小事。我在这里干了二十多年了,这种事见得多了,有什么可怕的?他们是很晚才来,一早就走,基本上与我们店子不相干似的,怕什么?

小欧子便问见多识广的马驼子道,你老给我们讲讲,怎么就有赶尸这个事呢?

马驼子见有人向他请教,非常高兴,于是便放开地对几个小伙计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在陕西等外省做生意的四川商人,多的是;在四川做生意的外省人,也多的是。一年病死几个几十个,有什么奇怪的?这些人病死了,他们多半是想要尸体回老家安葬的。你说哪个人死了不想回老家安葬?

小欧子道,对。

马驼子道,你想,陕西四川之间的路,都是大山之路,车子运尸的地段很少,大部份都是车子走不通的山路,于是,尸体要回老家,只有用赶尸的法子。

大家点点头。

马驼子道,死了的商人都是有钱人,他们临死的时候多半对下人吩咐请人将他们赶回去。尽管赶尸的价钱非常贵,但是他们给得起。于是,下人就请赶尸的人,将他们的老板赶回去。

小欧子问,你说这人都死了,硬了,怎么会赶得动呢?

马驼子道,人家赶尸的人是吃那碗饭的人,有法术。

小欧子道,哦。

马驼子道,所以这条道上,年年都有赶尸的人。他们一边赶尸,一边吆喝,路边的人,便早早地躲开,免得闯了煞。通常都是尸体在前,用一个大的黑布罩了它;赶尸体的人在后边。一边赶,一边告诉尸体,要上坡了,要下坎了,要拐弯了,前面就是直路,今天要翻几座大山,好久时间才能到客店。

小欧问马驼子道,赶尸的人告诉尸体这些干什么?

马驼子道,不知道,也许尸体走路也累嘛,要歇,要知道路的长短。万一尸体走火了,一下炸了尸,那还得了?

大家便觉得耳边阴风惨惨的,不敢多问了。

马驼子继续讲,他们总是一早一晚地进店离店。每一个客店,都专门为他们预备了专门的房子,那就是店中最偏的地方。赶尸的人也自觉,进去以后绝对不会出来。当然也不会有人去找他们聊天。他们要的饭一般都是双份。

刘胖子问,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双份?

马驼子道,那鬼要走路,不吃一份么?其实鬼也就是最多领口气,因此送去的饭多,他们也吃不完。剩下的饭,一般都是埋了,连狗也不喂。店中送饭的规矩是,谁是店中最年轻的伙计,谁是新来的,谁就送。

小欧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是他送饭了。他道,这个吓客人的,老板也要留他们么?

马驼子道,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必须留,不然要受报应的。况且,他们付的房钱都是双份的,老板为什么不留?

大家便没了声音。

早晨小欧子又去送了双份饭,在旅客都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小欧子看到,那赶尸的人,果然赶着尸体走了。

从此,店中一有赶尸的人来了,都是小欧子送饭。

小欧子在家就非常灵性,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给他们送双份饭。难道死人真的要吃饭么?这个奇怪一直在他心中梗着,他想弄个明白。

小欧子在农村也是胆大得出了名的,蜂窝敢捅,十层楼高的树敢爬,手臂大的蛇也敢捉。于是,他有一天在那间特殊的屋的墙后边,挖了一个小小的洞。这个洞是不显眼的,但是却是可以看见整个屋里。他要等下次赶尸的人来了以后,看个明白。

这一个晚上,又一个赶尸的人来了。小欧子早就呆在那洞后,想看个究竟。

那赶尸体的人把门推开以后,尸体一跳一跳地跳了进来,然后站在那里不动。

赶尸的人把灯点亮以后,然后对尸体说,往左走三步,就是墙,靠到墙上去。

那尸体果然走三步靠在墙上了。

赶尸的人说,站好,我跟老板叫饭了,一天吃两顿,饿惨了。于是赶尸体的大汉开开门,对外大喊,老板,老规矩来饭,饿了。

黄老板答应一声,道,马上。黄老板便开始叫小欧子。小欧子不吱声,他不动,他要看赶尸体的人与尸体是怎么吃饭的。

黄老板叫不着小欧子,在那骂了两声,便让刘胖子送了饭来。赶尸体的人见饭来了,便把饭端了进来,然后,关好门。墙上有窗子,赶尸体的人将窗帘拉得严严的,将两份饭分好后,然后对靠在墙上用黑布罩着的尸体说,好了,出来吃饭了。

那黑布动了许久,像是从中解什么样东西似的,然后便从中钻出来一个近一米八的黑胖子,一边洗手洗脸一边说,可盼着这一顿了。真的饿极了。

赶尸体人道,快吃吧。

俩人使喝着酒吃起肉来。

欧子心中奇怪道,这人死了,还会说话?小欧子看那墙上的黑布,还是立着的。那里面还有什么东西,不然不会直着在那里。

还没想完,便听得那黑胖子道,师弟,明天该你背了。

赶尸人道,好。这趟生意还是不错的,价钱比过去的多三成不说,死了的这个死鬼,看来是个鸦片烟鬼,大慨只有八十来斤呢。

那黑胖子道,可惜趟趟不可能是这种好生意。

俩人一边说一边吃,很快说吃完了。

然后,俩人熄了灯,一起睡到了床上。一会儿,便有一个人拉起了鼾声。

小欧子看到这里,悄悄地走了。

他从此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双份饭,那可不是尸体吃了的。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尸体会被赶着走的原因,明白了赶尸体的人为什么一路上要给尸体唱路的原因。

从此,他再不对赶尸体的事感到神秘害怕

但是,他一直不敢对人说。这个秘密,一直保留到今天。

故事评价

这个故事以充满神秘色彩的赶尸传说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少年在黄土客店亲身经历赶尸事件的惊悚故事。故事中,欧大爷讲述了自己年轻时在客店工作的经历,揭示了赶尸背后的真实秘密。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通过讲述者的亲身经历,让读者对赶尸这一神秘现象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同时,故事中也展现了人性善恶的较量,让人思考生命的意义。作者运用细腻的笔触,将故事中的恐怖氛围和人物情感刻画得淋漓尽致,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既能感受到故事的紧张刺激,又能体会到人性的温暖。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悬念、引人入胜的鬼故事,值得一读。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父爱

    ★父爱 他的超能力源自于他的父亲。 当他发现自己拥有这个能力的时候,便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他穿梭于时空中,满足自己不为人知的欲望。 而现在,他正坐在监狱里,接受母亲的探望。 “母亲,我好后悔啊,早知道我就变成这样,当初我就不会这样做了。”每一个罪犯到这个地步,大多数都会悔不当初。 母亲擦着眼泪,...
    短篇怪谈 2022.01.23 47
  • 极短篇鬼故事

    ★极短篇 ★仙女儿:深爱的男人有处女情结,而她仅有过一次不成功的x行为,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处女。她跑去庙里,跪在菩萨面前许愿:大慈大悲的观音披萨,请保佑我是处女吧。说完上了香,磕了三个头。回家路上她就被车撞死了。来年的9月2号,她转世出生,菩萨在她耳边说:这下你满意了吧!真受不了你们这些信星座的!...
    短篇怪谈 2022.02.08 96
  • 寻魂启示

    徐路是一个路痴,即便名字里带一个“路”字,仍然改变不了他的本质。作为学校里的着名路痴,徐路“痴”的程度和方式也是有所不同的。最初让徐路为众人所知的,是一个他走夜路时的视频。倒不是有人特意跟踪他,只是在某一天...
    短篇怪谈 2021.08.26 49
  • 散发臭味的雕像

    小六这辈子没别的本事,除了会推卸责任就是好色。要说长处,那就是他祖传的缩骨术。因为这,他常常可以躲藏在一起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方去偷窥女生洗澡,夫妻过X生活。不久前,小六因为经常完成不了任务,被老板开除了。很显然,得罪小六的人,他会用他特殊的方式报复。小六喝了点酒,计算好时间,来到老板家别墅。首...
    短篇怪谈 2024.01.16 0
  • 西瓜也疯狂

    Z市的刘金平这天和自己弟弟刘银平刚从批发市场弄来了一车西瓜,就在路上出了车祸,被一辆大卡车撞翻在地,车上的西瓜顿时滚了一地。受伤的刘金平从已经变形的驾驶室里挣扎着爬出来,回头一望,只见弟弟还被卡在车里,浑身是血,已然晕了过去。不远处,走上来几个人,他们慢慢地靠拢过来。刘金平抬起手来,正要呼救...
    短篇怪谈 2024.01.15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