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初涉商海:姐妹开店惊魂记

2024年07月1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故事摘要:一位二十三岁的中专毕业生,由于工作难找,在家闲置两年。她因家庭压力和自身自尊心受到伤害,决定用父母给的钱开个小店。她与好友兰子合作,租下了一间由死过人的房屋。然而,生意起初并不顺利,直到一个神秘女顾客开始光顾,她们的生意才逐渐好转。但随着生意的兴隆,她们发现了钱箱中的冥币和墙壁上恐怖的诅咒,揭示了这间店铺的过去和与一名贪官的惨案有关。最后,她们不得不将店铺转手,并隐藏了一笔现金以防不测。

我今年二十三岁,是个女孩。中专毕业在家闲呆着快两年了。这两年工作不好找,我打过三次工,一次在工厂,两次在所谓公司。都不长。在公司里那两次更是以失败告终。什么工资两千,不封顶,最终我一分也没拿到,白跑了几天。推销那些根本卖不出去的化装品。还有一些打不开销路的所谓洗涤剂新产品。

经过这么几番来回的折腾,我算是没精打采到头了,就这么闲着吧,帮帮家里看看小杂货店什么的,零用钱想用就自己拿,隔三插五的上上网,聊聊天,再发发牢骚。认识了不少了网虫,本来活得挺兹润的。可是今天下午老妈的话严重刺伤了我的自尊心。

吃中饭的时候,老妈她们本来谈论我哥的事的。他们行政单位严重超编,又没人愿主动下岗。所以来个每人轮流待岗半年,这次轮到我老哥了,他才二十九,又是大学毕业工作了一段时间,正是年轻力壮有经验有知识想干事的时候,忽然闲下来,叫他怎么受得了,他是非常的不快乐。我心无旁鹫的听着,可不知怎么说着说着竟说到我头上来了。家里这个店要让给我哥开了,而我靠边站,这还不说,竟然又提起我最反感觉的婚姻问题。

我不禁勃然大怒,快乐的心情一扫而光,于是大叫大喊的发脾气:“我的事不用你们管,这个破店我才不要呢,这种小店我才看不上眼,你们给我一万块,我自己去开个小店保证以后不来烦你们?”

老哥一脸铁青,站起来想说什么,老爸一把按住他说:“小燕年纪也不小了,该让她出去闯闯了。小钢不方便出头,他只是轮岗半年在家,工资照拿的。不要让人说了闲话,就让他在家看看小店好了。”

“就这样决定了!”老爸说:“给小燕两万块,让她自己出去也开个小店”接着老爸小眼朝我一瞪:“燕子,这可说死了,以后别来怪我们,你要是开不得吃,赔光了,你就准备好嫁人吧?”

也不知老爸说得说真是假,还是只要给我些压力,让我做好,别开玩笑的去做。不过我心中还是一紧,我可不想随便嫁人。

我头一扬,满有自信的说:“放心吧,你们等着看我的。”

话虽这么说,可我心中其实还是发毛,可不能把家中父母辛苦攒下的的钱搞没了,以后在他们面前说话做人都抬不起头来。于是我急急行动,打电话约了最铁的姐妹,兰子。纪小兰。她可是差点沾了名人的光了,可惜命里无时终须无。她一样,跟我般傻瓜呆在家里蹲班房呢,高不中,低不就。我们从小玩到大,连中专都读成一样。倒霉的样子也差不多。

我一打电话她就出来了,我把想法跟她一说,她高兴的不得。却还是装了装佯。

“唉,我早跟你说了,家里那小店不是你的,干脆我们两姐妹出来开一间,你硬是懒,又怕抛头露面在久做事,怎么样,现在逼到头上来了吧?”

“怎么样?兰子,你到底加不加盟,没你作伴,我一个人胆小干不下来”我哀求她。“我现在可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了,要是你不帮我,就没人帮了。”我佯做苦状,搏取她的同情。其实我知道她早有这想法,现在只是故意逗逗她。

“嗯,这个么?”她还想作出思考状,我便哈她胳肢窝下,她一笑跑开,扬声大叫:“得令,穆桂英出马,杀将出去……”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考查,我们决定还是做些小百货好,服装太有季节性了,容易积压。饮食业又太累。所以我们决定做百货。其实我们还有个鬼注意,要是最后卖不掉了,全部倒卖到我家小店里去,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兰子连夸我好注意。

这是一间在汽车站附近的小店。门面不大,是由以前的人家住的楼房底层敲开改造的。里面有一间较大的卧室,还可以住人。我和兰子满意极了。看着卷帘门上贴着的出租电话号码打了过去。里面回话传来是本县物资公司下属的房子,要我们亲自过去谈。我和小兰去了。

办公室不大,里面堆满了文件。一个头有点秃的脸色健康红润的姓吴中年男子接待了我们,我们说明来意。他看了我们一眼,说:“房子共前后两间,月租七百元,一分不能少,要租就先放半年租金,我们签了合同,马上就生效?”

他的口气很干脆,看得出是个很能干的单位管事人。

“我们两个女青年,又是本城待业人员,吴科长能不能给我们少点,我们以前都没做过,不知会不会亏?”小兰很会搏起人同情,她的语声,听了,在那一瞬连我都为之感动了。

那中年人看了我们两个一眼,叹了口气说道:“唉,好吧,就五百五吧,不能再少了”顿一顿,他又道:“那可是个旺铺,不瞒你们说,有个外地人出了一千每个月我都没租,因为他要搞饮食,而那里不是能搞饮食的。你们也不能搞,明白吗?”他神色凝重,不象是吓唬人的那种。

“哇!吴科长你真好”我忍不住跳起。他竟一下子给我们每月降了一百五拾元了。这可好了。

小兰也紧跟着说不会的:“我们只是卖些小百货,逃逃生活就行。”

“好吧,租给你们了”吴科长从抽屉拿出一式两分的合同。我们立刻填写就完事了。说实话,我们生怕被什么外地更有钱的大老板租去呢?

“哗拉!”一声,我俩用钥匙打开了卷帘门,怎么回来?这是七层大楼房的底层啊,里面怎么有点黑黑的感觉,尤其四周的墙壁,虽然看出来不久前刚刚才用石灰粉刷过,可还是难掩被烟熏过的痕迹,灯光也是老式的白炽光,昏昏暗暗的飘飘摇摇着。

兰子皱皱眉道:“明天我们得破财请人装修一次,要仿白磁三道,不然怎么吸引人进来,更别说住人了?”

“是啊”我说,一抬头隐约看到墙壁有字,“怎么还有字啊,兰子?”我走近一看,只见上面隐约写着,我要让X不得X好X,上面的字写得很有股凶气,劲道十足,好象很有种怨气似的。我转头看兰子,她正嘴有叨念着,多大的面积,要装修多少钱的事。完全没在意墙上这几个字了。那几个字仿佛是用红色写的。另外下面还有大段述说的话,好象是别人用什么整片的刮下去了。明显的有一大片凹落处。

装修的事我没主见,全看小兰的了。完全是她一首张罗,我在旁边跟着帮忙看看装修工人怎么妙手翻新。把一间墙壁老旧黑暗的房子变新,三天中一天变得不同一天,最后一天,再一看,哇,跟新房子似的。整个一敞白的空间。灯光也换成了萤光灯了。

“兰子,你真行。”我由衷的说。

兰子摇摇头说:“花了近五千块了,唉,还没赚到一分钱,就花去这么多,下海可真不容易,但愿我们以后会好起来。”

“那是一定的,我有信心。”我对她说,在这样的屋子里,这样的黄金地段,我有十足的信心。

后面是调货,办证,工商,税务,公安,唉,想不到开间店那么多事。原以为只是租房子就完了呢。

忙碌的日子过后是冷清的场面。一连三天了,说来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竟然只卖出一包糖给一个小胖子。才收入十块钱。

入夜我和小兰愁眉不展:“怎么会这样?今天是星期六了。”

“我也不明白”小兰说:“是不是我们也要供上财神一尊呢?”

“如果真有用就供吧,我们每天早晚都给他上香”本来不信神的我现在也因为现实所迫开始动摇了。

“哐哐哐!”就在这时,门剧烈的响起来,看看床铺上的闹钟都1:44了。

“谁呢?”小兰和我下床去开门。

“谁啊?”临开门前小兰警惕的叫问了一声。

“我来买东西的,请开门。”是个女子的声音。我俩放心了。而且我们是位于人多的车站边,想来也无人敢抢却,或者说这样的小百货店根本不值得动手。

“哗啦!”门打开后,一个白衣女子站在外面。她年纪不大,三十不到的样子,很漂亮,只是脸色苍白。

她幽幽的说:“对不起,打搅两位了,我想买些东西。”

“哪里,没关系!”小兰说,“难得有客人上门,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是啊”我接着说,“没关系的,你要些什么,我帮你找!”

她的身子一下飘荡了进来。接着,躬腰去捡正面各种堆满了的食品,她拿得可真不少。整整三大包,还有三瓶酒。我一算帐,竟然三百八十八元呢。我说了,她一声没啃,从身上拿出一叠钱,随便抽了四张放在柜上,说声不用找了,转身欲走。

小兰忙叫:“你请等等?”然后她拿出验钞机来一张一张验了验,我心想还是她细心。这时那少妇嘴上带着一丝冷酷的笑。只是我们没看见。

“行了,这是找你的,下次欢迎光临!”小兰把十二元钱拿给她,诚意的对她笑笑。兰子可真会做人。那女子拿了找钱,飞快向街对面的停着的一张黑色轿车跑去,我和兰子一直看着她离去,开车的是个青年,也是般的面色苍白,车座后好象还坐着个象上当官的上了年纪的人。呼,车一发动,溜一股尾烟不见了。这种高级进口轿车性能真是良好。我和兰子呆呆看着车消失在黑暗中。

“哇,我们有收入了。”我和兰子相视着大笑。

说来也怪从那个女子来过后,我们几乎每天都有生意,愉快的一星期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周末的星期六。

也是在那个时候,在我们关门后的1:44分,门又哐!哐!哐!的剧烈响起来。我和小兰相视一眼,奇怪的又去到门边,出声一发问。又跟上次一样,是那个女子的声音。

门打开了,那个女子眼睛直望着我们两个,眼神中竟流露着一股蓝光。

她幽幽的说:“对不起两位,打搅了,我想买些东西。”她又象上次一样的说。

接着她又象上次一样捡东西了,东西不一样,可是价格竟然一算,仍然是三百八十八元。这次我们没在验钞,也没找给她,她转身又象对街跑去。这次是一个五十左右的男子下来打开门让她上去,开车的仍然是那个脸色苍白青年男子。她上车后,那个五十左右的年长男子忽然抬头朝我们一笑。他的牙齿又长又白。又有血丝流露的大口。啊,我吃惊的叫一声,后退一步。

小兰正在低头忙着结算今天的帐目,也没看见,听见我惊叫,她便随口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说:“我可能昨晚上网太久了,眼睛发花了。但愿她下次别来了!”

“你这是什么话?”兰子责怪的口吻对我说:“燕子,咱们开店可不能闲麻烦啊,何况这女子每次一来过后我们的生意就好,况且她买的东西又多,还不要找钱呢。”

“好吧,我的兰大经理,你对,我听你的,行了吧。”我开玩笑的对兰子说。可心底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只盼望她下次别来了。

果然,第三个星期她没来了。可我们的生意也变得奇差。竟又只买出一包糖果。买得还是那个小胖子。真是怪事,于是我们忍不住又是盼她来,于是,周末我们都未睡,甚至门都未关,刻意等着她们来。

时间一点一点向后移,1:44分,一辆黑色轿车,准时从街道那头的黑暗中冒了出来。真奇怪,每次她来这儿都是一个阴天。

她也不奇怪我们没关门,自顾的捡了一大堆东西。这次她只捡贵的,好烟好酒。竟然买了一千多八百八十元的。

我们不由得不怀疑,这是否用的是公款了。可是又不见她要发票。为了感谢她照顾我们生意,小兰特意问她:“你要不要开发票啊?”

嘿,只见她阴阴的一笑:“发票么?要了做甚?难道那边还能报么?”说完叫了哪个开车小伙子过来,两个人抱着东西离开。我注意到那个青年男子的脸上有些礁虑之色。仿佛担心着什么事情的发生一样。

瞬间,车门打开了。我仿佛看到后座有个男子被捆绑着。只是门马上又关了,看不大真切。

因到屋里我们没睡,因为我们要盘点三个月来的总收入。小兰拿出了钱箱,我们数了起来。可是小兰忽然叫了起来:“这是什么钱啊?”

她脸上惊恐万状,她手上正拿着四张冥张,上面印着的玉帝头相正在庄严中带着阴酷笑。

“阴钞!”我不由惊叫:“天哪,快扔掉它!”

再一翻钱箱,里面共有十二张。我们拿出来惊恐的把它们扔在一边。小兰和我相对着喘着粗气。我吓得忽然一把抱住小兰哭起来:“妈啊,我们撞鬼了。”

胆大的小兰也此刻也说不出话来。她脸皮都变蓝了。可是怪事还没完呢。又过了一会,她去动钱箱,惊慌得看到底层整整齐齐的叠放着三打崭新的钱。

我们好奇的颤抖着手数了一数,竟然每打有一万块。这是怎么回事。  那一晚我们在惊恐,带点喜悦,又更多的沉没在惊恐中度过的。

最后小兰对我说:“我们把这几张阴钱拿到财神面前烧了吧,”我无话可说。

然后我们把财神毕恭毕敬的搬出来在正堂中,在财神的座前用从未有过的虔诚把这十二张钱点燃起来。这时候怪事出来了,青烟飘动中竟然看到墙壁下写着的血色字样。

“赵章元,我要你陪我们一起死,你把我什么都骗走了,你在我这馆子里带人来吃喝欠下的三万多块钱我要你用血债来还,今天是你的死期,也是这个胆小负心人的死期,你们喝吧,喝吧,比比咱们谁得酒量大,过了今晚我就带你们到阴间去喝!喝喝吧!我史小凤让你们玩弄,我付出那么多,却最终什么也得不到,我要你们陪我一起死!”

我们仿佛看到一个邪恶的灵魂用血在诅咒着什么。一幅一幅活生生的场景在我们面前回放。一群贪官正在这里放荡形骸的大吃大喝……

这次兰子也扛不住了,我们两个瘫痪在地上。约摸到了天明,我们俩挣着跑了出去。连门都不关了。

后来我哥出面,把那间店匆匆转了,把钱收了些回来,挽回了不少损失。

赵章元是何许人?那可是不久前本城死掉的一个大贪官,他是前任农行行长,他据说是被人绑着,活活跟一个女子烧死在一间屋子里。当晚他去找那个饭馆子的女老板鬼混。后来在哪间被人从里反锁死了,活活烧死在里面,警方调查是那女的先把他灌酒,然后焚火自杀。惨案中找到了三具尸体。根据尸体上挂着的钥匙判断,另一具是司机的。可是司机怎么也卷进去呢,就无人得知了。当时农行货款帐目上还有三万元不知去向,估计是贪赃枉法的赵章元拿来给那女子,而那女子以为他要存心赖帐,并不知他还了现款来,就下手了。传说的内容是这样的,可是那个年青司机又是怎么回事就无人得知了。

不用说,我们租来的正是当时用来开馆子的哪个死过人的鬼店了。

初次下海,我就亏了家里一万多块,兰子也一样。那个店我们光装修就用了五千多,加上不懂市场,前后疯狂进了两万多的货来积压着。转让时恐惧异常,闹鬼的事都传开了在那附近,是碰上个外地来的逃生活的四川人,做了个冤大头贪便宜便五千元连货全转给他了。

至于那三万元现金一直不敢用,也不敢拿去银行存款。只好由小兰我们俩有天商量了一下,用钱箱找了个花坛下面埋藏起来了,关于那三万元,家里谁都不知道,连哥哥也不知。小兰我我们约定谁也别告诉。

有一天小兰来找我,她迟迟疑疑的说:“燕子,哪天要是我们在这社会上混不下去了,还是取出来用吧?”

“好吧!”我惊魂未定的说:“我同意,只要你敢,咱们就用?”

“难怪有人说死过人的店更旺,原来是这样旺法?”小兰幽幽的说。

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说这话的声调,我心底一阵抖动,我隐约觉得她的语气不知觉中变得跟那个女子一模一样了。

故事评价

这个故事以女主角的经历为主线,通过讲述她在社会上的种种困境和挑战,展现了当代年轻人在求职、创业过程中的迷茫和挣扎。故事中,女主角在经历了一段段失败后,终于下定决心,与好友一起开店创业,然而在店铺的经营过程中,却遭遇了一系列离奇的诡异事件,让她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作者巧妙地将现实生活中的困境与神秘事件相结合,使得故事更具吸引力。同时,通过对人物心理的细腻刻画,展现了女主角在逆境中的成长与蜕变。然而,故事在结尾处略显仓促。虽然揭示了店铺闹鬼的真相,但关于女主角和好友的未来命运并未交代清楚。此外,故事中对一些事件的描述过于神秘,缺乏合理的解释,使得故事的整体逻辑性略显不足。总体而言,这个故事具有较高的可读性,通过对现实与超自然的巧妙结合,展现了当代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但若能在结尾处进行更加合理的收尾,以及对一些神秘事件进行更详细的解释,相信会更加完美。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美女售货员

    我家的附近有一家稻香村分店,而这分店里有一个熟食专柜,专柜里新来了一个美女售货员叫小香。小香长的很美,而我也对她一见钟情,每天下班,总是甘心情愿多跑两站路,也要来这家稻香村分店买熟食。我觉得小香的嘴最美,嘴唇很薄,微微有点上翘,她的胳膊也很美,白晰修长,没有一丝赘肉。而我能接触的,只有她的手...
    短篇怪谈 2023.11.27 0
  • 神秘网吧艳遇背后:逝去的阴影纠缠不清

    在鬼故事提炼大师的笔下,这段惊悚经历化作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摘要:06年4月4日,我躲进市中心网吧角落,邂逅了一位神秘的美丽女子。她身材火辣,面容白皙,却带着一丝阴森的氛围。我们相谈甚欢,她邀我共赏一部未曾听闻的恐怖片。然而,当夜幕降临,诡异现象接踵而至:网管的异样目光,游戏推销员的异常行为,以及她...
    短篇怪谈 2024.06.22 0
  • 狗真的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位女性朋友和她的男朋友在重庆的一个小区家中遭遇的一系列恐怖事件。一天晚上,三条狗突然狂吠,似乎预示着不寻常的事情即将发生。随后,女主角经历了一系列超自然的恐怖体验,包括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和脚,以及全身无法动弹的睡眠瘫痪症状。她的男朋友似乎对这些事件毫无察觉,而女主角则...
    短篇怪谈 2024.05.06 0
  • 父母恩

    ★父母恩 有一天我正在批断八字,一个年近八旬的老大爷,上门乞讨。我刚要给钱他,他抬头看了我满堂的佛像,然后对我说:“大师您是算命的吧?”我说“是”,他就对我说:“大师,我今天不向您要钱,我有一个疑惑藏在心底一直解不开,您能否帮我解释一下?我有三儿两女,还有孙子一大群,他们没有一个人肯养我。我这么...
    短篇怪谈 2022.01.15 6858
  • ★梦 张老师是我同事的女儿,也总到局里来,和我算是熟悉,她刚刚参加工作,带一帮高三的学生,因为和学生年龄差距不大,总是和学生打成一片,一次偶然遇到她,闲聊中兴冲冲的给我讲了个有趣的事。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不经意的做一个特殊的梦,梦见一个穿白格裙子的阿姨抱着她,逗她笑,然后和她捉迷藏,胸前晃动着一...
    短篇怪谈 2022.01.21 3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