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末班车上的温暖邂逅

2024年07月1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冷昕搬新家后,每天乘坐15路公交车上下班,这条路虽然会因火车经过而堵车,但让她感到生活便利。某天,她在末班车上遇到了一个总是坐在她旁边的帅气小伙子,两人之间产生了微妙的默契,但小伙子始终不透露身份。随着时间的推移,冷昕对他产生了好感。一天,她得知15路公交车因事故导致无人幸存,而她之所以幸存,是因为那位小伙子是她的救命恩人,一个因救人而死的孤儿鬼魂,他为了重生,一直在寻找能给他爱的机会。最终,冷昕在信中了解到这一切,并明白了小伙子的真实身份。

冷昕搬新家了。家和单位在15路车的终点站和始发站,上下班很方便,这是冷昕搬家的最主要的原因。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这趟车要经过一条穿城而过的火车轨道,一有火车路过就要堵上10分钟20分钟的。

现在,无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冷昕都能坐上座位,特别是在劳累了一天后回家的车上,能有一个座位坐上:眯着眼睛,伴着车门车窗哗啦啦的声音,想想今天,明天,后天的事情,真的很让人心情放松,愉悦。在搬新家之前除了累以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当然她也有经常站着的时候:把座位让给了老弱病残孕。冷昕的生活就这样在家,单位,15路车的两点一线的轨道上重复着,一日又一日,一月又一月,就到了这年的冬天。冬天是冷昕工作最忙的时候。忙的天昏地暗的时候,冷昕就会发发牢骚:老这么忙,都忙些什么呀,明天就换工作!"牢骚归牢骚,工作还得照样干。

这天还是忙。

在末班车的前10分钟,冷昕把工作做完,匆匆忙忙地赶到15路车站。最后一班车敞着门,停在车站前面,暗黄色的灯光从车窗,车门洒出来。冷昕习惯性的跺了跺脚,哈着手从前门上了车,往投币箱里扔了一个硬币,往后车门走。车里的人不多,在最后一排最左边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小伙子,一见到冷昕,满脸的笑意从嘴角蔓延开来,露出白白的牙齿:指了指他前面的一个座位,示意冷昕坐下来。

“好白的牙齿,应该去做牙膏广告。”冷昕这样想着,迎着小伙子的笑脸,露出浅浅的酒窝,带着“我不认识你呀!”的疑惑,也笑着,刚要开口和他打招呼,小伙子却抿着嘴,把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嘘”了一声,又示意冷昕坐在他前面的座位上,脸上还带着笑,那个笑,有一种淡淡的温暖的感觉,不会让人怀疑他有任何的不轨!冷昕疑惑的看着小伙子,还是坐在了他指的那个位子。

车开了,车门车窗又开始哗啦啦的响了。冷昕的大脑也开始转了起来:他认识我吗?

可我怎么不认识他呢?于是从小学到中学到高中到大学到单位,又从同学到朋友到同事都转了一遍,也没有印象,连个像他的都没有!冷昕忍不住转回头去想问问,小伙子满脸的笑,冷昕还是打了一个冷战:他的脸好白呀,整个人的脸好像是用南极的冰块凿出来似的!国字型,白的透明,如果他不笑,冷昕真的会认为这只是个冰雕。可是他笑了,有淡淡的温暖。“如果哈口气,他会不会化了?”冷昕不由得这样想。

冷昕想问问他:“你认识我吗?”可是小伙子好像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笑,但是把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又“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出声!那“嘘”的一声,那样的飘渺,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被风吹进到她的耳朵一样!冷昕犹豫了一下,还是想问,嘴,刚张开,小伙子就摆了摆手,让她转过身去!没办法,冷昕只好转个身来。

在离家还有三站的时候,也就是中山公园站,小伙子一声不吭的跟在别人的身后下车了。冷昕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希望他能转过身来和她打个招呼,说声再见。可是没有,车门关了,走了,也没有回头。冷昕从后窗望去:街灯下,高高瘦瘦的背影,浅青色的有点发白的牛仔裤,没有立起的毛领的夹克衫,头发浓密黑。渐渐的背影越来越淡,冷昕转过身来,想:是个很帅的小伙子,就是脸太白了!

第二天,还是忙。

冷昕匆匆忙忙地赶最后一班车。末班车依旧敞着门,停在车站的前面,暗黄色的灯光从车门车窗里洒出来。冷昕依旧习惯性地跺了跺脚,哈着手,上了车,往投币箱里扔了一个硬币,往后车门走。车里的人不多,最后一排最左边的座位上还是坐着那个小伙子,一见到冷昕,笑就从嘴角蔓延开来,指着他前面的位子,示意冷昕坐下,接着又直接把食指放在嘴唇中间“嘘”了一声。冷昕很高兴见到他,也露出浅浅的酒窝,向他摆了摆手,坐下:转过身来,想问昨天的问题。

“什么也不要问,也不要说话。”

还没等她开口,小伙子先说了。那声音像昨天的感觉一样,从另一个世界清泠泠的落在她的耳朵里。冷昕觉得那声音好听,看着他。小伙子笑眯眯地也看着他。冷昕见他真的是什么也不会说的,就转过身,她不想自己像个花痴似的。

离家还有三站的时候,小伙子又一声不吭地跟着别人下了车。“他可能住在这一周围。”冷昕想。

第三天还是忙。也一直忙。

不管是不是末班车,都会见到这个小伙子,只要没人或人少,都会坐在最后一排的最左边的位子,一见到冷昕就笑,指着前面的位子,冷昕也笑,摆一摆手,算打招呼,坐下,然后一前一后。再然后一个在中山站下车,一个在终点站下车。慢慢的,冷昕习惯了这种默契,也喜欢上了这种默契。有时候人多,他们就会有座位就坐。人再多的时候,小伙子不管是不是老弱病残孕,只要有人向他这个位子走来,他就起来让座。而且这些被让座的人都瞅准了他会让座似的,上来就冲着他的座位走来,有的甚至是抢的过来让他让座的,而且让了座还没个谢字,那么理所当然!冷昕想告诉他没有必要什么人都让座,可是一抬头,看到的还是那种“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的笑脸回望着她。冷昕也就只好作罢。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冷昕还是一天天的忙。可是现在冷昕对忙已经不在发牢骚了,她喜欢上了忙,喜欢坐夜车,喜欢小伙子的笑,喜欢小伙子下车的影子。“喜欢”?想到这两个字,冷昕不由的脸红了。

今天,冷昕又赶了一个末班车。不过今天人特别的少,一路上,只有她和小伙子两个人。他们也就没有像以前那样坐在最后面,而是坐在了比较*前门的位子,还是一前一后,还是默默无语。走了一半的路,司机打破了沉默:“奇怪了,今天怎么一个人也没有。”然后回头看了看冷昕。这是一个40多岁的邋里邋遢的中年男人,可能因为职业的原因吧。冷昕没打腔。

“小妹妹,你今天可坐了个专车。”

“哦。”

“最近老见你坐夜车,工作很忙?”

“是的。”

“星期天也不休息?”

“休息。”

"那明天可以睡个懒觉了。

“是的。”

“做什么工作?”

“外贸。”

“那可是个好工作,工资高的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

冷昕没说话,司机可能也觉得自己太多事,也没有再说下去。

“上个星期,天真不错,这两天又变天了,明天可能下大雪。”司机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能这个年龄的人都爱说话,应该是罗嗦,冷昕想。

车快到中山公园站时,冷昕习惯性地回头看小伙子,想目送着小伙子下车,可是小伙子没动,笑嘻嘻地看着她。车也没有要停的意思,一个劲地往前跑。冷昕很奇怪,但是没有问。如果要问的话,不仅仅是这一个疑问。

过了中山站,车很快就到了终点站。小伙子跟着她下了车。司机很热情地说:“小妹妹,一个人要注意安全!”

冷昕想要说声谢谢,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头,对司机说:“我不是……”还没说完,就被小伙子拉着走了:“没关系,我送你。”这是冷昕听到的小伙子的第二句话,高兴地都忘了要对司机说什么了!

“你今天为什么不在公园站下车?”冷昕总算有机会和小伙子说说话了。

“为了你的安全。”

冷昕觉得这个回答有点无赖,但是很高兴。小伙子伸出胳膊,看着冷昕,冷昕明白,高兴地挽着他的胳膊,有一种小女人谈恋爱的幸福和娇娆。

家离车站很进,一会儿就到了冷昕家的楼下,冷昕有点恋恋不舍地望着小伙子,小伙子爱恋地捋了捋冷昕的头发:“很冷,上去吧,明天我去你家玩。”

“真的!”冷昕高兴地差点尖叫起来。

“真的,上去吧!”小伙子的眼睛里荡漾着爱。

"我住502。"

“我看着你上去!”

“我要看着你走!”冷昕有点撒娇了。

“那,我走了。”小伙子转身走了。冷昕看着他的背影。小伙子和以前一样没回头。

冷昕高兴的一边摔着钥匙一边小声地哼着小调上楼了。明天?明天就可以揭开她心中的很多很多的疑惑!

星期天。太阳当空照。并没有像司机说的那样可能下雪。冷昕的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灿烂。看着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跳下床,一边唱着很难听的歌,一边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流进来。冷昕不会唱歌,一唱歌就跑调,而且跑的一塌糊涂。平日里她从不唱歌。但是今天不一样,跑调也要唱,好像只有在这乱七八糟的调里才能表达出冷昕兴奋的心情!然后忙着收拾房间,收拾完了以后,开始精心的打扮自己,说是精心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洗了洗头,吹成披肩发,再涂一点淡淡的的口红。

“你很漂亮。”冷昕很满意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要让他知道白天的我更漂亮。冷昕不知怎么忽然地冒出这么个想法。“白天?白天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呢?”冷昕楞了楞,然后摇了摇头,管他呢,反正今天一切都会明白的,想到这里,冷昕关上窗户,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小伙子的到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电视节目看了一个又一个,冷昕盖着毛毯,窝在沙发里,手里拿着遥控器,换了一个频道又一个频道,眼睛不时地扫一扫挂在墙上的表。

“他不像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可能是堵车了。就是堵车走也走来了。不对,从中山公园站到终点这三站从来不堵车的!”冷昕眼睛看着电视,脑子在胡思乱想。是不是我太自作多情?我连那个小伙子姓什么叫什么,多大,做什么工作都不知道!我算什么!

中午来了,又过去了,下午又来。时间就在冷昕地胡思乱想中一点点地过去,天黑了,小伙子还是没来。冷昕有一种强烈地被愚弄的感觉。

“咚咚咚……”有人敲门,冷昕没有听见。

“咚咚咚……”可是他为什么要骗我呢?冷昕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好像有人敲门。

“咚咚咚……”冷昕仔细的听了听,好像是敲她的门。她看了看表,不到八点,谁会来呢?她犹豫地开了门:小伙子一脸歉疚的站在门口看着她!

冷昕原本是一肚子气,一见到小伙子,一肚子的气变成一肚子的委屈,鼻子一酸,嘴巴一歪,眼泪掉了下来。冷昕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以前她无论受什么气,都不会哭。可是现在,她一点委屈也受不了,她那么渴望看到那双黑乌乌地荡漾着爱的眼睛,渴望得到这个小伙子的安慰与爱抚!所以当这个小伙子站在面前,那一肚子的气和一肚子的疑惑都变成眼泪流了下来。

“你怎么才来?”

“我……临时有事。”小伙子为冷昕擦去眼泪。“明天早上上班,你不要坐公交车,坐出租车去吧。”

“为什么?”冷昕抬起头来。

“……”

“你知道从这里坐出租车到公司要多少钱!要八十多呢!”小伙子还在犹豫时,冷昕伸出手做了一个八的手势。

“这八十能换回你一条命。”

“你真会开玩笑。”冷昕捏了一下小伙子的鼻子。

“不是。我本来想明天一早过来告诉你,可是你肯定会因为生我的气不听我的,而偏要坐公交车。你很可爱,但也很任性。”

“……”冷昕愕然地看着小伙子,她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像玻璃杯的白开水一样透明。

“我走了。”

“这么快?”冷昕回过神来。

“明天一定坐出租车上班!”小伙子又说了一遍。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明天就知道了。”小伙子又像在15路车一样,转身走了。

星期一早晨。开始冷昕还在犹豫是否坐出租车,可是一想到小伙子那双能让她生生世世要相随的荡漾着爱的眼睛,就有一种莫名地信任。

她打了一辆出租车。车内放着大街小巷都唱的一首歌,看来司机很喜欢这首歌,一只手合着拍子敲打着方向盘。唱完了,又一首,司机可能不喜欢,调台,调了一个又一个,最后调到一个新闻台,播放着国内国际的各种新闻。在快到冷昕单位的时候,收音机里传出:"现在插播一条本台刚刚收到的新闻,八点二十分,我市中山区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从郊区开往市区的15路公交车,因刹车失灵,撞上急驶而过的火车,车上无一人生还。有从此经过的车辆请绕道行驶。

"八点二十分,15路公交车,八点二十分,15路公交车!",冷昕呆呆地默念着,正是她每天都乘坐的!

“唉,和火车撞上了,怎么会有活头呢。”司机叹了口气。

“这八十多能换回你一条命。”冷昕的耳朵里响起小伙子的话来。忽然地恐怖起来:“他怎么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怎么知道的?他是谁?他是谁?”冷昕喃喃地。

“小姐你没事吧?”司机不知道冷昕怎么了,担心地问。

“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是谁?”冷昕惶惶忽忽地根本没有听到司机说的话。

“小姐,你到了!”司机停了下来,提高嗓门,疑惑地看着冷昕。

“哦,”冷昕回过神了,看了看计价表,打开包,取钱,包里有一个信封!信封上没有字,没有封口。

“小姐,给你零钱。”

冷昕拿了钱,下了车。打开信:

冷昕:

我是孤儿。

23岁那年,也就是一年前,为了救一个落水儿童,不幸身亡。本来我可以去天堂的,但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来世走一遭没有得到任何的爱就去了天堂:亲情之爱,友情之爱,爱情之爱。生前我曾听老人说过:一个人在去天堂之前的两年内,如果能救活一个能看得见,听得见你说话的人,再在两年之内就可以获得重生。所以为了重生,为了得到我想要的爱,我一直做着一个见不得阳光的孤魂野鬼。那天,在15路车上,当你对我露出浅浅的酒窝时,我知道我找到了让我重生的爱。

车祸一事,即使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其实昨天我想告诉你,可是你真的不相信!即使你相信,去告诉车上的人,他们也不会相信的!所以我只能救下你一个人!

冷昕,两年以后再见。

冷昕拿着信,含着泪,站在风里。她什么都明白了!


故事评价

这个故事以冷昕的生活为线索,讲述了一个温馨又神秘的邂逅。作者通过对日常生活的细腻描绘,将一个普通女孩的喜怒哀乐展现得淋漓尽致。故事中的小伙子虽然神秘,但他的温暖和关怀让冷昕的生活变得不再单调。故事结尾的揭示,更是让人意外之余,又不禁为冷昕感到庆幸。整部作品充满了温情,让人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到爱与希望。作者在故事中巧妙地运用了悬念,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始终保持好奇心。同时,故事中的情感表达真挚动人,让读者在共鸣中感受到人性的美好。此外,作者还通过对环境的描写,展现了城市生活的忙碌与喧嚣,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温暖。总之,这是一个温馨、感人、富有悬念的故事。它告诉我们,在生活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人,让我们感到温暖,让我们相信爱情。同时,它也提醒我们珍惜当下,关爱身边的人,让生活充满阳光。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路边的钱

    路边的钱 我认识一个朋友有一次跟他单位的几个人晚上去另外一个城市出差。一路5个人,刚好坐一车。我那位朋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开车的是他另外一个同事。他们车开过了城区的公路之后,进入到一条比较偏僻的乡间道路上。突然,他旁边的司机突然“嘎”地一声,把车给急刹了下来。突然急停的车造成了车上的人猛...
    短篇怪谈 2022.02.11 39
  • 清明节的惊悚旅途:夜行大巴上的神秘老妇

    在清明节这个充满哀愁的日子里,主人公在祭拜去世的母亲后,乘坐长途车从潮州前往深圳宝安。由于心情沉重,他在车上昏睡过去。醒来后,他发现车才刚进入惠来地界,远比预期慢。在车灯照耀下,他看到一位红衣白发老女人似乎想搭车,但司机似乎没有看见,继续行驶,而老人像纸片一样被风带走,消失不见。主人公提醒...
    短篇怪谈 2024.05.08 0
  • 深夜厕所惊魂:军营传说里的午夜恐惧

    故事摘要:一位新兵听班长讲述了一个关于炊事班班长王班长的恐怖经历。某晚,王班长去厕所后,手里拿着菜刀,痴呆地回到宿舍,并突然昏倒。送医后,医生检查没有问题,但王班长醒来后对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后来得知,厕所附近曾有一名士兵自杀,大家怀疑这件事与此有关。此后,部队里的人再也不敢独自去厕所。...
    短篇怪谈 2024.07.05 14
  • 有一种爱叫彼此放弃

    深夜,蓝羽黛从一个灵异网站上得到了一个爱情巫蛊虫的使用妙法,她为了得到她最爱的男人宁宇的心,她决定按照这个方法试试。为此蓝羽黛抓了做巫蛊用的一条有毒的蜈蚣,并且把它和宁宇的头发缠在了一起……果然,午夜十二点,一只和拳头一样大的甲虫果然从蓝羽黛的房间门口爬了进来,没等蓝羽黛叫出声音,她的手...
    短篇怪谈 2022.12.30 104
  • 报信

    ★报信 我母亲的一个远房阿姨,一直住在农村,有一次有一辆邯郸的大型卡车从她所在的村子经过,在路口 把母亲的远房阿姨撞成了几块,当时没有行人,司机就逃逸了。 大概十几分钟后,母亲的远房阿姨的丈夫看见自己老婆满身是血的从外面回来,进门就说:“有辆邯郸的卡车,车牌号是*******。把我撞了,你可别叫它跑...
    短篇怪谈 2022.01.23 5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