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魔礼服舞会:女孩的生死舞步之谜

2024年07月1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在一个美国小镇,一个贫穷的女孩在殡仪馆拿走了一具棺材中女尸的礼服去参加舞会。她穿着礼服跳舞时,身体变得僵硬,最后像死人一样无法动弹。尽管她还活着,但无法动弹和说话,最终被误认为是死者埋葬。在棺材中,她听到了掘墓人的对话,意识到自己穿的是一件施了魔法的礼服。

在美国佛罗里达一个小镇上,这天,一个女孩去吊唁一位去世的邻居,在殡仪馆里,她走错了房间,看见了一具暂时寄放在这里准备安葬的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年龄与她相仿的女孩子,她低头望去,只见那女孩身上穿了一件漂亮的礼服。看见这件漂亮的晚礼服,女孩心头一动:过几天她要出席一次盛大的舞会,但她家境贫寒,没有漂亮的晚礼服,她正在为此而发愁呢。

正在这时,进来了一位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他说该是合上棺盖的时候了。他用一个像大扳手形状的工具将棺盖封住,然后说葬礼将于明天早晨举行。这人走后,女孩突然灵机一动,她用那个“大扳手”将棺材盖重新打开,迅速将衣服从那个女孩身上脱下来,然后将棺材盖原样合上,她将这件白色晚礼服匆匆塞到包里,悄悄溜出房间……

第二天晚上,女孩穿上那件从死人身上脱下的白色晚礼服,高高兴兴地去参加那个盛大的舞会。

在舞会上,女孩和好几个认识的男孩跳了舞,跳着跳着,她觉得身体的关节开始变得有些僵硬,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身上的肌肉也变得僵硬起来,她的舞姿也越来越笨拙。她想,一定是这件衣服有什么不妥,于是她赶快跑到洗手间,将礼服脱下来仔细查看,可是没发现有什么问题,于是她重新穿上它回到舞会上。

女孩继续跳着舞,可是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冷,全身的肌肉、关节也变得越来越僵硬,直到最后变得像一块木板一样。人们叫来了救护车,她被急速送往医院,医生宣布她已死亡,可是她心里明白,她还活着!她听得到周围每一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也看得见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但她就是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不久,她就躺在了她去过的那个殡仪馆里,她的家人和朋友们都来了,大家为她伤心哭泣,她想动一动,她想叫出声来,可是她做不到。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进来了,为她合上棺盖。第二天,棺材被送往墓地,她听见两个挖掘墓坑的工人在交谈,其中一人问:“你听说了今天早上殡仪馆里发生的事吗?”

另一个人铲起满满一锹土甩到棺材上,问道:“没听说,怎么啦?”

“在殡仪馆工作的一位年轻人听到棺材里有拼命敲打的声音,他打开棺材盖一看,只见一位只穿着贴身内衣的年轻姑娘从棺材里爬出来,她说,有人给她穿上了一件施了魔法的礼服,于是她就变得像死人一样,但其实她并没有死。”

“太令人惊讶了!”另一个掘墓人说道,“我只是奇怪,那件被施了魔法的礼服上哪去了呢?”

接着,躺在棺材里的那个女孩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唉,怪谁呢?


故事评价

这个故事以惊悚的鬼故事形式展开,通过女孩意外获得一件施了魔法的礼服,引发了一系列恐怖的后果,引人入胜。故事情节紧凑,悬念迭起,让人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女孩为了虚荣心,不择手段地获取这件礼服,却不知这让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故事反映了人性的贪婪和虚荣,警示人们要珍惜生命,不要为了一时的虚荣而做出错误的选择。同时,故事也展现了生死轮回的哲理,让人深思。整体而言,这个故事构思巧妙,情节紧张,引人入胜,是一篇优秀的鬼故事作品。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天上人间琵琶行

    这故事让我想起日本经典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个生命一旦被寄予过多的希望与责任,势必会在纠结矛盾,自我怀疑中挣扎至绝望,终至脱力放纵,彻底沦丧爱与被爱的能力,被物欲横流的巨浪卷入虚无的黑洞,随波逐流,无力抗争。...
    短篇怪谈 2021.08.19 83
  • 魂归故里:老白骑车归来之谜

    故事摘要:在一个农村,张姓的叔叔老张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邻居老白,两人同行。然而,在交谈过程中,老张发现车子上并无老白,而老白也一直沉默寡言。到家后,老张发现老白家正在举行丧事,得知老白已去世。当晚,老张回忆起刚才的遭遇,意识到老白可能是魂魄回来探望家人。后来,老张在酒后与村民分享了这件事,虽...
    短篇怪谈 2024.07.05 4
  • 会哭泣的颅骨

    小艇靠岸的时候,夕阳正将它金色的光芒撒在皮埃尔的背上。运气不错,身形高大的鲍比向皮埃尔喊道,这里虽然没有宾馆,可是有个小村庄,那里有个老医生,叫普特,他一向热心,你去找他,应该能美美地吃一顿,并睡上一觉,明天咱们再见。皮埃尔疑惑地回头看了看,问道:怎么,你不去?鲍比是原来大船上的船员,从半年前他...
    短篇怪谈 2022.05.12 62
  • 零点钟声

    我经常旷课,夜晚出入于各个楼层。我只偷不值钱的东西,这是我的原则,即使被抓住最多K一顿,不会有让学校开除的危险。有很多东西,放在你这里也许不值钱,但是对需要的人来说,价值难以估量。比如,有的雇主花两百块钱要求我偷一只旧皮鞋;有人花四百块钱为了得到一本陈旧的记事簿。我一直很小心的干活,渐渐有了...
    短篇怪谈 2022.01.03 48
  • 酒店惊魂

    冬天天亮的晚,我们一般上早餐是两个人一起上,那天早上我和一个叫代代的同事一起上班。但是要去库房取豆子打豆浆,我就让代代去端菜,我去包间的库房取豆子。代代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喊声,跑过来看到我坐在地上大口喘气,问我发生什么事了。代代只好扶我到备餐间休息,后来我看到那个走廊就会头皮发麻,总感觉它...
    短篇怪谈 2021.10.27 7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