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迷雾中的那盏灯

2023年01月11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九九重阳节那天,我和老公开车去山中求子,结婚五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被四处流窜的野郎中骗过,所谓病急乱投医,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希望。大医院检查过,都没什么大毛病,医生说主要是情绪环境等因素,这可就难了,没有一定的标准,具体执行起来一头雾水。各种方法试过之后,还是毫无动静,此次上山,就是为此事而来。 没进山之前天气一片晴好,阳光万里。

  九九重阳节那天,我和老公开车去山中求子,结婚五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也被四处流窜的野郎中骗过,所谓病急乱投医,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希望。大医院检查过,都没什么大毛病,医生说主要是情绪环境等因素,这可就难了,没有一定的标准,具体执行起来一头雾水。各种方法试过之后,还是毫无动静,此次上山,就是为此事而来。

  没进山之前天气一片晴好,阳光万里。刚拐过一个弯路,眼前就迷蒙蒙的了:一股股的清雾从山上下来,缠绕飞舞由淡转浓,渐渐看不清道路,老公开得越来越慢,打开车灯能见度也就几米远。大部分的客车都停开了,三三两两的人群都开始往回走,还有几个人惊奇地看看我们的车,摇着头叹息着离开了。老公看此情景也打起退堂鼓,不如我们也回去吧,明天再来,或者再选日子?我一听就心口发堵,想起平日里为此事所受的指指点点和婆婆的冷言冷语,气都不打一处来,要回你回,反正今天我是非要上去不可,成不成在此一举,我为此事遭的罪还少吗,说着就红了眼圈,要掉泪的模样。老公无奈,也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

  犹犹豫豫中我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前后左右全是雾蒙蒙的,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早已分不清哪是路哪是山哪是树木岩石。汽车基本是比蜗牛还慢,而且每一步都是心惊胆战,唯恐一不小心就会坠落悬崖,想起路边那些树木丛生岩石遍布的又陡又峭的沟壑,如果滚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儿我就头皮发紧,心脏缩成一团,此时我也不敢再说话!我知道想下山和想上山都是一样的,全都看不清,已经没有了退路。看看他,只见他脸色阴沉,紧闭双唇,精神高度集中,也顾不得埋怨我,而我却开始恨自己太任性,这可是生命攸关的事情,唯有期待上天开开眼,赶快云开雾散,放我们一条生路。

  正在我们左右为难万分焦急的时刻,一团橘黄色的灯光出现在我们车前,在迷雾中发出幽幽的温暖的光辉,它忽闪忽闪地往前飘移。我抱紧了老公,盯着它颤声问,这是什么,不会是传说中的鬼火吧。老公一向胆大,哪有什么鬼火,也许是前面也有一辆汽车也说不定,我们跟着它走,它的速度也不是太快,始终保持着让我们看见的距离。如果说是汽车,怎么能只有一个尾灯,而且还是黄色的。尾灯应该是红色的才对。刚开始我们心里害怕,远远地跟着它,后来见没有什么事,而且盘山公路的弯度它掌握得刚刚好,我们放心地跟着它。奇怪的是,它像知晓我们的心事,一路领着我们到了山上的古庙,还没进门,它就消失不见了。此时,大雾瞬间就散了,古庙清晰地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有袅袅的轻烟飘散出来,正午的太阳照着院子里蓬勃生长的树木草丛,寂静安好,一切好像从未发生。想再找找那橘黄色的灯光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有一点痕迹,真像一场梦一样。

  庙里只有一位老太婆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为我们递上香,和蔼地看着我们上香许愿,最后我们要下山了,她又依依不舍地目送了我们那么远,仿佛我们是她的亲人一样。

  三个月后,我怀孕了,十个月之后,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家伙,眼神明亮,哭声贼响,小胳膊小腿蹬得特有劲。

  当孩子满一周岁的时候,我和老公又开着车上山还愿,当我们再次走进庙里时,发现一切都变了模样,和蔼可亲的老太太不见了,只有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大爷在扫地。我想起那天离奇的事,就忍不住问老大爷,这里是不是有一位老大娘,面目可亲,今天怎么没见她,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她还在。听到我们提起老大娘,老大爷的眼神一下子暗下来,你们是说,我家的那个老太婆吧,她走了有好几年了。那一年重阳节的前一天,她回家看望小孙子,小孙子要跟她一起上山来玩,谁曾想,小孙子想摘路边的野果,一脚登空就滚落悬崖,她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也跟着去了。唉,一瞬间两条命呢,说着老大爷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听到这里,我只觉得毛骨悚然,后脑勺发凉,心情却又沉重无比,我安慰了老大爷一番就心事重重地走了。

  如今一起大雾就想起那不可思议的灯光,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挡煞

    故事讲述了主人公周云柯回到老家参加奶奶的葬礼,却遭遇了一系列诡异的事件。在守灵过程中,他遇到了守村人郎九,一个神秘的存在,他帮助周云柯逃离了被结阴婚的命运。然而,周云柯后来发现,郎九其实是村子里的塔童子,一个被村民用来镇压弃婴塔的牺牲品。在经历了一系列恐怖的事件后,周云柯被家人发现并送往...
    短篇怪谈 2024.02.05 0
  • 午夜魔鬼

    ★午夜魔鬼 故事发生在60年代初期的,在湖北发生的一件事情。三月的大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个多月了,但是依然没有要停的迹象。瓢泼的大雨依旧纷纷扬扬的飘洒在大地之上,仿佛要把世间的一切肮脏与黑暗冲刷掉。大地之上的一切生物都因长时期见不到陽光,而好像已经腐臭发霉。陰森森的寒风夹杂着大雨吹打的...
    短篇怪谈 2022.02.12 61
  • 树洞里的人头

    这是一幅很普通的一个画面:两个少年人在篮球场打篮球,而这篮球场早就已经废弃,四周的杂草丛生,所在地也算得是荒郊野外,据说是曾经上山下乡时期留下的遗物,也算的上很有历史了,但是现在只有两个少年人光顾,实在算得上物是人非的典型。两人在一件几乎快断掉的破烂篮球架前练习着,好在他们都是初学者,技术...
    短篇怪谈 2022.02.16 78
  • 万圣节大乌龙成真

    眼看万圣节快要到了,韩都的小伙伴们又掀起了对鬼扮演的潮流。当然我也不例外。今年的万圣节我一定要与众不同,没有最刺激,只有更刺激。我要让所有的人都吓一跳。今年我扮演哪一类型的鬼,思考了许久,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好角色。我相信这一定会让所有人信以为真的。万圣节前夜,大街上走满了各式各样的鬼,大家...
    短篇怪谈 2022.02.28 77
  • 阿婆

    ★阿婆 王阿婆、赵阿婆、金阿婆三个阿婆围坐在一起,相互诉苦。 王阿婆:“我女儿嫁到国外这些年,从来没回家看看过,让我一个人守着这么大的房子,冷冷清清的,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赵阿婆:“哎,我儿子都搬家好几回了,找都找不到。上次我偷偷溜进他们新家,结果被儿子、儿媳给轰出来了,都是些没良心的...
    短篇怪谈 2022.01.03 4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