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门外的女人

2022年06月2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短篇怪谈
这场大雨从下午一点开始,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到了四点多时雨势变大,六点多转为滂沱大雨,一直到现在。不知为何,以前是夜猫子的室友若玫竟然不到九点就早早睡下,说是从早上开始就觉得头痛欲裂,像是得了感冒。也是,她整

  这场大雨从下午一点开始,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到了四点多时雨势变大,六点多转为滂沱大雨,一直到现在。

  不知为何,以前是夜猫子的室友若玫竟然不到九点就早早睡下,说是从早上开始就觉得头痛欲裂,像是得了感冒。也是,她整天穿着超短裙,就算是寒冬腊月都不舍得套上一条长裤,当然容易着凉。

  窗外雨声很大,以往喧闹的寝室楼里显得十分寂静。当然也有可能是未到十点,很多晚自习的同学都还没有回来。

  美琪正在灯下聚精会神地看书,窗外有节奏的雨声让她的心情格外平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书效率非常高。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这段时间她的社会活动有些多,必须抓紧复习才能得到一个好成绩。

  这时,手机发出一阵震动,打断了她的思路。

  来电显示是另外一位室友云英,她今晚要与男友约会,估计不到熄灯时间是不会回来的了。以往每次错过女生宿舍锁门时间之后,美琪都会偷偷打开楼梯安全门,方便云英回来的时候避开宿舍阿姨。

  美琪以为云英打开电话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她生怕吵醒若玫,压低声音接起了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云英焦急的声音:“美琪?我有话要同你说,但是你千万千万要冷静,不要生气啊!”

  美琪有点莫名其妙,“什么话?要我帮你留门对吗?”

  云英说道:“当然不是!美琪,你耐心听我说。我和阿杰现在在新世纪广场的咖啡店,我看到……”她顿了顿,似乎在酝酿该怎么开口,“我看到若玫和你男朋友周志绪很亲密很亲密地在一起。”

  美琪愣了下,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上铺,若玫大概真的得了感冒,她睡的很沉,美琪可以清楚地看到被褥下她微微起伏的身体,听到她平缓的呼吸。

  “这个……”美琪顿感啼笑皆非,“你是不是看错了呀?”

  如果云英说看见美琪男友同一个女人很亲密地在一起,美琪倒是有几分相信,可她偏偏说的是若玫,虽然若玫因为太过美艳,的确非常招引男人,但是此时此刻她就在美琪身边,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新世纪广场。

  “绝对没有看错!”云英急道,“你要相信我呀!她还戴着那条紫水晶手链呢,你记得吗?那条手链是她生日时我们一起送给她的,专门找了什么师父定制的手链,说是非常契合她的五行八字,我怎么会看错呢?更何况,她那种娇娇嗲嗲的模样,我们都再熟悉不过了,哼,她还有前科呢。”

  云英说的前科,指的是若玫曾经无意中成为校园里一对情侣的第三者,那时候她参加一次课外活动,有个其他系的男生对她一见钟情,结果那个男生有女友,事态一度鸡飞狗跳,美琪还陪同若玫参与过谈判。

  “话虽如此,但是……”美琪低声说道,“现在若玫就在寝室里睡着呀,怎么也不可能……”

  她一转头,忽然就呆住了。

  原来此时她发现若玫的床铺干干净净,被子叠得十分整齐,哪里有睡过人的痕迹?同时,狭小的寝室里也只有她一个人。

  美琪心中一惊,再将手机放在耳边,却只有嘟嘟的盲音。

  她记得很清楚,若玫是在7点多将近8点的时候回到寝室,连连说头痛欲裂,梳洗之后就吃了一粒药躺下,差不多9点就能听到她均匀平缓的呼吸声。难道是期间自己上过一次厕所,若玫起身离开了寝室?那刚才她看到被褥下的人形又是什么?

  美琪揉了揉眼睛,再看向手机,惊讶地发现云英的来电也消失了,最近的一次通话记录是昨天下午。

  刚才是我在做梦吗?美琪打开露台的窗户,任凭雨水敲打在她的脸上,这让她的头脑一阵清明。今天没有课,天气又不佳,所以她从起床到现在一直留在这个狭小的寝室里,三餐都以面包水果果腹。

  昨晚睡的很不安生,昏昏沉沉,连室友们什么时候出去都不知道。或许正因如此,她才会产生臆想?

  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美琪听到口袋里传来熟悉的手机铃声。

  她想起自己并没有将手机调为震动,可见刚才真的是自己幻觉。

  拿起电话,是若玫打来的。

  “美琪吗?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千万不要激动。”若玫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现在也很崩溃。”

  美琪愣了下,心想怎么这一次轮到若玫说这种奇怪的话了。

  “到底什么事啊?”

  若玫低泣道:“我和男朋友在新世纪广场,很凑巧遇到了云英和阿杰,然后……然后突然有个人从商场7楼中庭跳楼自杀,压倒了云英……我现在在救护车上,陪着她,但是……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美琪大吃一惊,窗外的雨声更大了,简直将室内室外隔成了两个世界,她在这个孤独的、寂静的世界里手足无措,不知道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想。

  “若玫……你、你回来过吗?”美琪颤抖着问道。

  “没有啊,我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呀。想着今天反正没课,看你睡着就没叫醒你,怎么啦?”

  美琪来不及回答,屋外传来“砰砰”的敲门声,让她吓了一跳。

  她深吸一口气,来到门边,对着猫眼看去,不由瞠目结舌。

  门外站着一个手捧几本书的长发少女,那张脸不是自己倒是谁?

  外面那个是谁?如果是我,那我又是谁?

  “砰砰砰”,又是一阵敲门声,门外那少女叫道:“我忘记带钥匙了,江荞,你帮我开下门吧?”

  江荞是她们四人寝室的另外一个室友,她性格内向、念书认真,没有课的时候会在图书馆待一整天,通常要等到图书馆闭馆才会回来。

  美琪立刻冲到卫生间,半身镜里清清楚楚地映照出她的样貌,她松了一口气,她还是她,要是镜子里照出江荞的模样,估计她会当场昏倒。

  再回到门前,她鼓足勇气猛然拉开房门,静谧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唯有头顶的照明灯发出白惨惨的幽光。

  好安静啊,听不到雨声、听不到人声,仿佛这栋楼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今天是怎么了?不断产生各种奇怪的幻觉,是她看书太累了吗?还是东西吃的不够导致低血糖?

  美琪抚着额头,独自在走廊呆立了一会。一阵不知从何刮来的冷风让她浑身战栗,她急忙返回寝室,但刚关上房门,又呆住了。

  只见云英、若玫、江荞三个室友都在屋内,云英在玩手机、若玫对镜梳妆应该在护肤,而江荞还在伏案苦读。听见响声,若玫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哦,你回来啦?怎么今天比江荞还晚呀?学生会很多事情吗?”

  美琪大吃一惊,本以为三个人联合起来捉弄自己,可见到她们神态自然,全无串通一气的样子,何况刚才自己不过是打开房门站了几秒钟,连左脚脚后跟都没离开过门槛,这三人要是回来,她又怎么可能毫无知觉?

  寝室里的气氛一如往常,云英看视频看得兴起,时不时发出傻乎乎的笑声,这引来江荞的白眼,而若玫光是卸妆就要花上半小时。

  越是平常,越是透着一股怪异

  美琪凝视她们三个半晌,握紧了手中的手机,打定主意转身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云英的声音:“咦?你去哪里?不是说好今晚要……”

  她们的寝室在9楼,但美琪生怕她们几个追出来,推开安全门就往楼下跑,而紧追不舍的是细细的脚步声,虽然并不急,但每一步都仿佛踏在她的心上。

  一口气冲到一楼,宿管阿姨并不在门房,电视机倒是开着,正在播放一部十多年前的老剧。

  纷乱的脚步声出现在楼梯间,美琪猛然推开一楼大门,跑进雨夜。

  可下一秒,她觉得阳光刺眼。

  此时她发现她并非置身于大雨倾盆的午夜,而是阳光明媚的下午。校园里人来人往,见她呆呆地站在寝室楼外,有不少人好奇地看着她。

  “你怎么一个人站在外边?准备去吃饭吗?”

  美琪一转身,差点撞到一个高挑的女生,定睛一看,那个女生捧着一叠参考书,正是云英。

  美琪盯视着她良久,看得云英一脸莫名其妙,“怎么啦?你是不是在外面站太久了,被晒昏头啦?”

  说着,云英拉着她走进寝室楼,说道:“走,陪我先去把参考书放回宿舍,然后一起去吃午饭吧!”

  美琪被眼前的一幕弄得晕头转向,机械地跟在云英的身后回到9楼,刚刚走出电梯,只听“啪”地一声,原来是云英手里的参考书掉了一地,她蹲下身子边整理书,边说道:“美琪,你有带钥匙吗?没带也不要紧,江荞就在寝室里。”

  美琪木然地走到寝室前,一摸口袋,果然没有带钥匙,她下意识地伸手拍了拍房门,而与此同时,屋内传来熟悉的声音:“谁啊?”

  她悚然一惊,这个声音是……不正是自己吗?下一秒,美琪转身向电梯口看去,根本没有云英的身影,走廊里空荡荡的,一束毫无温度的阳光从走廊尽头的窗户里照射进来,形成一个长方形的影。

  门锁转动的声音,美琪知道,是屋子里的另一个“美琪”出来查看了,她感同身受,知道那个“美琪”其实也受惊不小,刚好此时电梯门开了,她敏捷地跳了进去。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一场梦吗?还是我其实已经死了,只是我的灵魂被困在寝室楼里?

  美琪胡思乱想,“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

  隔着寝室楼的玻璃门,外边还是漆黑的雨夜,门房里宿管阿姨正在看一部最新播出的偶像剧,只是哗哗的雨声盖住了电视里的对话。

  有人从外边乱滚带爬冲进寝室楼,在宿管阿姨即将锁门的前一分钟一把推开玻璃门,差点撞到美琪的鼻子,正是与男友约会归来的云英。

  “美琪?你去哪里?是特意下来为我留门的吗?”云英笑眯眯地问道,与之前电话里判若两人。

  回到寝室,若玫正闷头大睡,两人的说话声将她吵醒,她稀里糊涂地下床喝了点水,量了量体温,又爬上床铺继续睡觉。

  而江荞在微信群里发了消息,说今晚家里有事,就不回寝室了。

  一切貌似恢复如常。

  然而不久之后,美琪意外发现若玫真的与她的男友存有暧昧关系,而云英也在一次事故中身受重伤导致死亡,江荞则在某天下午离开学校后消失无踪,警方排查了她的所有社会关系都没有发现线索,只能暂时认为她是主动失踪。

  那个亦幻亦真的雨夜,成了美琪的预知梦。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幽灵谜底

    妻子小秋是个善良的女人,在她生前我们感情很好。我的工作是给一个单位领导开车,这是个随时都会出现意外的差事。小秋整日担心我在路上的安全,专门在附近一家据说很灵验的寺庙,为我求了一个开光的玉菩萨。对于神灵保佑一说,我自是不屑的,但为了不拒绝小秋的一番好意,还是装模作样地戴到了脖子上。小秋规定...
    短篇怪谈 2022.08.31 74
  • 良心桥

    2013年元月,我接到一趟长途包车的活计,这要比跑短途拉客来钱得快,但一个女人家在异地他乡,总是内心忐忑,于是我一卸下客人,就冒雨连夜向家赶去。这时,雨越下越大了,天也黑得彻底,这是偏远小城,行人行车稀少,我想起最近劫杀出租车司机的新闻,越想越害伯,于是脚下猛踩油门,加快了速度。在一拐弯处,我不得不...
    短篇怪谈 2022.03.06 57
  • 剥皮鬼现世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一个美丽的女人被人剥下皮后扔进了无人的山涧。她很惨,连头皮也被人剥下,身上除了裸露的肌肉,没有任何一寸地方还有皮。没了眼皮,她的眼睛就那样大睁着,无法睡觉,她的心中充满恨意,只想着报仇。之前,她被人一直泡在一个药缸里,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只知道那药让她浑身无力。慢慢的,直到...
    短篇怪谈 2022.03.01 51
  • 死后收拾你

    ★死后收拾你 那一天火葬场很忙,查验,登记,交费,阿珍的遗体排了个第8号。 阿珍只有39岁,死亡原因是心脏病发作。她的丈夫姓马,叫马大保,是个不大不小的私企老板,他将妻子的丧事办得很尽力很排场,前来送行的丧属和亲朋们,涌满了火化间外的告别大厅。当然,马大保自己也哭得特别伤心。 遗体进入火化炉后,只...
    短篇怪谈 2022.02.12 51
  • 天津鬼故事:水鬼

    我说的这是天津的事。天津海河沿岸有个镇子,杨柳青镇,以年画出名。离这个镇子往外大概有十几里路,有个小村子,这个村子坐落在河两边的沙土之上,我们知道沙土适合种葡萄,那会葡萄是很珍贵的水果,种完了老百姓舍不得吃,...
    短篇怪谈 2021.08.25 228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