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没有脸面的孩子

2022年01月24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没有脸面的孩子 村里的大队院里曾发生过很多灵异事件,如在文革时期怨死的红衣婆婆,三十年前她的鬼魂就经常出来扰人。每到夏天里,要是有人敢在夜间去那里乘凉,睡到半夜里,就会被一个陰冷冷的声音唤醒,让你挪挪地方。你睁开眼睛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却又不见人影,总之大队院里是一个极不“干净”的地方。 大队院里栽了很多棵杨树,只要到夏天里,就会非常的凉快,由此会吸引很多村民来这里乘凉。 村里有一个爱喝酒的年轻人,叫李全,他是一天三顿都喝酒,而且酒量特别大,每次都能喝一斤多酒。 有一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

没有脸面的孩子

村里的大队院里曾发生过很多灵异事件,如在文革时期怨死的红衣婆婆,三十年前她的鬼魂就经常出来扰人。每到夏天里,要是有人敢在夜间去那里乘凉,睡到半夜里,就会被一个陰冷冷的声音唤醒,让你挪挪地方。你睁开眼睛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瞧去,却又不见人影,总之大队院里是一个极不“干净”的地方。

大队院里栽了很多棵杨树,只要到夏天里,就会非常的凉快,由此会吸引很多村民来这里乘凉。

村里有一个爱喝酒的年轻人,叫李全,他是一天三顿都喝酒,而且酒量特别大,每次都能喝一斤多酒。

有一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气异常的闷热。李全在一个朋友家里喝过酒后,醉醺醺的来到大队院里,觉得那里非常的凉快,他就坐在一棵大杨树下睡着了。当他睡到半夜时,突然觉得眼前有一个小孩的身影在晃动,他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约五、六岁大的孩子正背对着他在捡地上的杨叶玩,还在数捡到的杨叶:“一片,两片,三片,四片。”声音很诡异,但却很清晰。他以为是村里的孩子跑到这里来玩耍的,看着天色已晚,不禁担心道:“孩子,都半夜了,你该回家休息了。”

那个小孩听到他的话,转面盯上他,朝他幽幽地笑了一下,随即迅速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李全看到那个孩子的脸时,发现他的脸上似贴着一块白布,根本没有五官,把毫无思想准备的他吓了一大跳,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酒劲也全消下去了,随即惊慌失措地朝家里跑去。

后来他听村里的老人说:“以前大队院是属于赵家人的院地。那时赵家是村里的小户人家,全村姓赵的也就他们兄弟两家,而且兄弟两家的人都住在一个院子里,他们都靠走乡窜村卖戏为生,可是赵家子孙并不兴旺,赵老大只有一个女儿,赵老二也只有一个儿子,但是他们的家产却殷实富足。

有一次快要过年时,兄弟两家的人都去赶集了,家里只剩下赵老二的儿子。他先是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后来就来到屋里翻出他父亲为过年准备的一布袋烟火,接着他把整袋子的烟火从屋里使劲地搬到院子里,再去厨房里拿出一盒火材,来到装烟火的布袋边,解开布袋口,他看到满布袋全是火炮,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火炮,就兴奋得拿了一把麦桔杆,他划燃火材,点燃这把麦桔杆后,一下子把燃着的麦桔杆塞进布袋里,结果那满布袋的火炮惊天动地的全响了起来。当时那响声似天上打的震耳欲聋的响雷,把村民们都吓了一跳,等知道响声是从赵家院里传来时,都惊慌失措地跑进赵家,以看究竟,可是当他们跑进赵家的院子里,看到的情况却惨不忍睹,只见赵老二的儿子正躺在院子当中,浑身血淋淋的,更可怕的是,他的五官都被火药崩没有了。当赵老二夫妇俩人赶集回来,看到儿子死去的惨状,都哭得死去活来。

后来赵家人丁冷落,成了绝户。村民们都说:赵家的院子是凶宅,也没有人敢住,后来就成了村干部白天办公的地方。夏天里,要是有人在夜间去那里乘凉,就会遇到一个没有脸面的小孩在院子里玩耍,他正是赵老二因玩烟火崩去脸面死去的儿子,只是不干心陰间的寂寞,才出来扰人。

听到村里老人的这一番话,李全从此就戒掉了酒瘾,再也不喝酒了,更不敢再去大队院子里乘凉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短小鬼故事之换心

    大明打从娘胎里生出来就痴痴呆呆,这下可愁坏了大明的父母,两人是中年得子,颇为不易。要想再生一个,可比登上青天更难!大明的父母寻医问药,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财,大医院也去过无数,走江湖的郎中也没放过,可得到的回答令他们心寒:此子天生无心,注定痴呆一辈子!大明的父母奔波了十年,渐渐地从希望到失望再到...
    短篇怪谈 2022.03.03 73
  • 鬼事连篇之骷髅坟场

    空旷的山谷内,一行七人正缓缓的行进着,他们是来采药的,越是深山越有名贵的药材,虽然处处布满着危机,但为了钱财,也值得他们拼搏一把。天渐渐的阴沉下来,风冷冷地吹过,死死的刻着人的脸,似乎想要把人的脸给割下来,阳光早已把世界抛给了地狱,只剩下满地的阴寒。“这丫的什么鬼地方,怎么突然间这么冷”刘文...
    短篇怪谈 2022.02.17 48
  • 十二点的电话铃响

    小玲困扰得很。倒不是一般高二女生那些玫瑰色的憧憬还是期待什么的,而是从明天起连考四天的期中考。而爸妈那副讨厌的嘴脸似乎又浮现在眼前:奇怪一样都是姐妹你为什么就不能学学你姐姐啊?成天摸东摸西的,一点也没有女孩样!!当初怎么会生下你这种孩子的!真是!!然而越是抬出她那会念书的姐姐,小玲就越是想...
    短篇怪谈 2022.04.14 60
  • 小林一个模特公司员工

    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模特,傲人的身材,美丽的容颜,乌黑亮丽的长发,特别羡慕。在想有朝一日,能够拥有美丽的容颜,秀丽长发,有一点值得开心的事他有个帅气的男朋友。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对着镜子看好久希望能比以前漂亮一点。她看着镜子上面姣好的面容,不错的身材,暗淡的头发,就自言自语地说:“我什么都不求,就...
    短篇怪谈 2022.02.19 86
  • 边陲小镇

    今天是我的好朋友董心竹乔迁之喜,她的父母在本市东北角的一个中高档住宅区购置了一套三室复式公寓,看起来非常气派。只是从新居到我们就读的高中距离很远,即使开车在早高峰起码要一个半小时,几乎是横跨整个城市,因此从...
    短篇怪谈 2022.06.20 13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