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透明

2022年01月03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互联网短篇怪谈
王蕊皮肤不好,天生的黑。她每天上班前都要抹三层的美白露、美白霜、bb霜,但还是遮不住这份天生的黑。每次公司里那帮小姐妹穿吊带衫,她眼睛就恶毒毒地盯住别人的肌肤,白皙似雪。 回到家,她拼命做面膜。每个月固定做四次美容保养。当美容院的年卡用到头的时候,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黑。 一直到某天走在街上,她被一个面容瘦削的男人拉到角落,说推荐她去新开的美容院免费体验。“保证一次就见效,越用越白。”那句话,王蕊动了心。 那男人倒没骗她。从美容院走出来的时候,王蕊意外地发现不仅是脸,就连胳膊上的

  王蕊皮肤不好,天生的黑。她每天上班前都要抹三层的美白露、美白霜、bb霜,但还是遮不住这份天生的黑。每次公司里那帮小姐妹穿吊带衫,她眼睛就恶毒毒地盯住别人的肌肤,白皙似雪。

  回到家,她拼命做面膜。每个月固定做四次美容保养。当美容院的年卡用到头的时候,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黑。

  一直到某天走在街上,她被一个面容瘦削的男人拉到角落,说推荐她去新开的美容院免费体验。“保证一次就见效,越用越白。”那句话,王蕊动了心。

  那男人倒没骗她。从美容院走出来的时候,王蕊意外地发现不仅是脸,就连胳膊上的皮肤都变白了。她一口气买下四瓶100毫升的美容护肤品,打算长期光顾那家店。

  第二天上班,邻桌的张敏大惊小敝道:“哎哟王蕊,原来你皮肤也不错嘛,白里透红,血色这么好?”

  “切,我本来就那么白好不好?”王蕊得意地笑。

  第三天,第四天……终于,所有的女人都开始夸赞王蕊的皮肤好。王蕊心里那个叫高兴啊,她扭了扭腰,炫耀道:“夏天啊,就适合穿吊带裙,青春无敌啊!”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雪白晶莹,仿佛玉雕似的,又好像雪堆的人儿,一丝瑕疵都没有。肌肤下的血管清晰可见,青的是筋,红的是血,白生生的是王蕊这个人儿。

  一个月后,王蕊的脸蛋变得晶莹夺目。即便是和欧洲姑娘站在一起,也显得王蕊格外白嫩。她终于扳本了!王蕊笑着,继续往身上抹美白霜。美容院的那男人告诉过她,这产品必须连续使用一个月,效果才能巩固。一个月后,效果可保持终身。

  王蕊至今仍记得那个男人送她走到门口时说的话:小姐,您将是这个世界上皮肤最美丽的人。

  一个月终于满了。王蕊看着见底的瓶子,多少有点遗憾。然而镜子里的她却真的白了,即便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皮肤也不过如此吧。她暗自想道。

  她照常出门,走到地铁口。奇怪的是,今天的地铁上人格外不规矩,她明明已经坐下来了,却总有人往她的位子上靠,试图坐在她身上。“走开!”她用力地推。

  没有人理她。

  王蕊愤怒地下了地铁,走到公司。张敏已经比她先到了。“早!”她笑容满面地招呼。

  奇怪,张敏也不理她。

  王蕊闷闷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九点钟,她听见张敏低声自言自语:“王蕊这家伙,难道今天又请假了?”

  怎么回事?

  王蕊不高兴地冲她扬扬手:“我这不是在嘛!”

  没有人理她。

  王蕊走来走去,一上午张敏都没理她。她终于生气了,大叫着跳到张敏的桌子上,“喂,要吃饭了,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

  张敏目不斜视地继续工作,好像当她是空气。只是奇怪地回了下头,“怎么好像我听见王蕊的声音了,真是见鬼!”王蕊愤怒地摇她,她也不理。不止张敏,这一天王蕊走来走去,每个人都当她是空气。她终于害怕起来,今天这是怎么了,所有的人都在和她开玩笑吗?

  捏捏胳膊,也不疼。

  王蕊想,难道我在做梦吗?

  下班了,她闷闷不乐地回家。

  第二天,依旧如此。

  第三天,依旧如此。

  ……

  每天,王蕊照常坐地铁上班,总有人坐在她身上。在办公室里,依旧没人理她。一直到某一天,她看见有个陌生人坐在她的椅子上。她愤怒地去推那个人,那个人却纹丝不动。她喊张敏,张敏却笑嘻嘻地和那个人打招呼,一边还贴在那人耳朵边说:“这公司其实闹鬼,你新来,说了别怕啊。原来坐你位子上的那个王蕊,明明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有次我还在办公室里听见她的声音。她一直张敏张敏地叫,吓死人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雨夜哀魂

    以前我们家住的那条街因为九十年代县改市后城市的发展外扩分成了两个部分,前边儿是老街,后边儿是新街。(北方民居基本上都是坐北朝南,在这里所说的前边儿就是南半部,反之,后边儿说的就是北半部)老街和新街的区别很分明,老街基本上是清一色的北方平房四合院民居,新街都是后来统一盖起来的两层小楼。老街上...
    短篇怪谈 2022.05.14 202
  • 坟地之爱

    故事发生在二十年前一个叫小芳的女孩身上,小芳是个护士,住在大陆乡下地方,每天骑单车返医院上班都要经过一个路边的坟地。有一天傍晚,她骑车经过墓地时突然单车链松脱下来,她只好下车修理,却没法修好,正当她焦虑不已之时,突然有个二十多岁左右的男子从墓地旁的树林里走出来,帮小芳修好了单车。因赶时间上...
    短篇怪谈 2022.05.27 66
  • 幽灵电话:班长召集的诡异同学会

    这篇文章讲述了作者计划与老友们组织一次同学聚会,但班长告诉他前年已经组织过一次,作者错过了那次聚会。作者决心这次不能错过,班长答应组织聚会并确定了时间和地点。作者非常兴奋地期待着聚会,但当他打电话给班长时,得知班长已经去世的消息,让作者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然而,他仍然决定去赴约,想要揭开...
    短篇怪谈 2023.11.17 0
  • 灵异录之夺命小鬼

    想起纸人招魂,我突然很想去找秦师傅。他表面上看只是个扎纸人的师傅,可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够利用纸人与亡魂对话。可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的秦师傅也许早就不再给人扎什么纸人了,毕竟现在很多旧式的习俗都在一点点的淡出这个社会。爷爷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鼻息似有若无就这么安静的躺着仿佛睡着...
    短篇怪谈 2022.03.01 37
  • 除夕夜

    咱们今天要讲一讲发生在山东老家农村的恐怖故事,是相亲长辈爷爷奶奶口述的他们的亲身经历。这是一件春节前发生的一个故事,村里有户人家的女人腊月里去世了,我在村子里辈分比较大,那女人论辈,还得管我叫小叔,事情就出...
    短篇怪谈 2022.12.23 194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