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家有鬼事 > 浏览文章

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

2022年11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家有鬼事
NO.1 我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上网征集一些灵异或者恐怖故事,偶尔也自己写点儿。这年头,网上写小说的比看小说的都多,但能写得像样的却不多,写恐怖小说写得像回事儿的就更不多了。因此我常常为收不到满意的稿子而发愁。 有一天我正在电脑旁码字,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S报灵异档案版的宋编辑吗?一个女子急切而略带恐惧的声音传来。

  NO.1

  我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上网征集一些灵异或者恐怖故事,偶尔也自己写点儿。这年头,网上写小说的比看小说的都多,但能写得像样的却不多,写恐怖小说写得像回事儿的就更不多了。因此我常常为收不到满意的稿子而发愁。

  有一天我正在电脑旁码字,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S报灵异档案版的宋编辑吗?"一个女子急切而略带恐惧的声音传来。

  “嗯,我是编辑宋爽。请问你…”

  “你可以过来一下吗?我有一篇稿子要给你。我家在…”她不等我的话说完就急切地打断,并说了她家的地址。我随手记下了地址,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一定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关掉电脑,抓起包匆匆赶到电话里那个陌生女子所说的地方。我本能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感到兴奋而紧张。

  花园小区C座201房。我摁下门铃,一个长发细腰,身着白色棉布长裙的年轻女子随即打开门。

  "你好,我是S报灵异档案版的宋编辑…“我说。”我知道!快进来!“她一把将我拽进屋里。我脚在门槛上绊了一下,几乎扑倒。还没来得及惊呼,却听得门”嘭"的一声重重地合上。

  她要干什么?我暗暗吃惊,手不由自主地四下寻摸“兵器”。

  “你…你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我…我很怕、我想跟你谈点事情…”她使劲绞着手指,有点语无伦次。“什么事情?你别怕,慢慢说。”我挨着她坐在沙发上,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她突然抬头问道,苍白的嘴唇微微的有些发抖。

  “呵呵,我倒愿意相信你是女鬼。”我紧握她的手开玩笑。她的手指枯瘦而冰冷。“我虽然每天搜集恐怖故事,并且自己也写,但是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那些故事都是作者想象出来的,纯属虚构,娱乐大众而已。我写过那么多恐怖故事,但我从来没遇见过鬼。”

  "我知道不会有人相信,但是真的…真的…有个陌生女人在我房间里,我感觉得到。每天晚上十一点多浴室里就会有‘哗哗’的水声,并且,第二天早上浴室里的镜子上都会印上一个血红的唇印。我开始以为是因为我神经衰弱引起的幻觉,可是事实证明并不是那样。因为镜子上的唇印我明明察掉了,可是第二天同样的地方还会再出现一个,每天的形状都不一样。为了证实那不是幻觉,我还用手机拍了几个,不信你看…"她掏出手机调出相片给我看。

  那是一组形态各异的唇印,有朱唇微启的,也有樱口圆张的,唇形丰满,极具诱惑。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这个女子,才发现她原来挺好看的。虽面容苍白不施粉黛,却也难掩几分天生丽质。

  “这个…哦,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我把手机还给她。“我姓朱,你叫我青儿好了。”

  “呃,青儿,”我笑道,“水声可能是楼上或者隔壁家传来的,至于镜子上的唇印…”我用指尖抚了一下她的唇,很可能是你梦游留下的。"

  “不可能!我从来不梦游,而且,我向来只用浅色的唇彩,从没买过那种鲜艳的口红。”

  “你一个人住吗?”我低头想了一会儿,问道。

  “嗯。这房子是我男朋友买的,一年前我们分手后他就再没回来过。我没处去,一个人在这儿住了一年多,最近遇上了这些怪事。”她绞着手指,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和你男朋友因为什么分手的?”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勾搭上了我的闺密!那对狗男女!”她咬牙切齿,精致的脸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为此我还割腕自杀过,好在我命大,又活过来了。我要在这里等他回来,问他为什么这么残忍!”她贝齿紧咬朱唇,恨声道。

  我握了握她的手,轻声安慰几句。

  “对了,我忘了一件事。”她起身走到桌子旁拿出一叠稿纸,“这是我写的恐怖小说。忘了告诉你,我是一个网络写手,经常写一些恐怖小说。我很喜欢你们灵异档案版的故事,尤其是你写的。我以为你一定有过特殊经历,所以就…没想到你也不信这样的事。”她把稿子放在我手上,“这些都是我最近遇到真事,如果你不信,就当故事听吧。”

  我接过稿子,负疚地笑了笑说:“真的很抱歉没能给你帮上忙。你没事多和朋友聚聚,总宅在家中对身体和心理都不好。你皮肤太苍白,需要多晒晒太阳。一个人在家不要总是看恐怖小说,独自呆久了本身就容易产生幻觉。”

  “我知道你不会信的,可那真的不是幻觉!真的有一个女人…在我房间里…”

  “好啦好啦!洗个澡换身漂亮衣服去逛街或者约会,别再想也别再看那些恐怖的故事了。晚上睡个好觉,如果明天那些奇怪的事还会发生,那我明天晚上就过来陪你。”我拍拍她小巧的脸,笑着说。老实讲,她生得很招人怜爱,真不知道她男朋友怎么会舍得弃她而去。

  “真的么?”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你明天会来陪我?”

  “嗯,前提是你要出去好好的逛一逛。晚上睡个好觉,第二天你会发现什么事都没有的。”我安慰道。呵呵,真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

  她在门口和我道别,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趴在我肩上说宋姐姐,明天你一定要来看我。楼上一个老太太下楼倒垃圾,她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两秒,然后丢掉垃圾惊慌失措地往回跑去。那架势,跟活见鬼了似的。

  “别理她!”青儿不满地说,“这栋楼的人都很奇怪,每次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不理我。”我笑了笑,挥手跟她道别。

  NO.2

  刚回到住处,就接到好朋友于嫣的电话:“宋,你现在在哪儿?我要见你!我最近遇上怪事儿了…”晕死,才接一档子怪事儿还没处理呢,又遇到一个。我只是个偶尔写点恐怖小说的小编,又不是灵异专家,怎么一有怪事都找上我了。看来我需要改行了。

  十分钟后于嫣风风火火赶到我的住处(房子是租的,所以不能称家),一口气喝掉一大杯水:"我真**倒霉!攒了几年钱刚买一房子,没想到这房子不干净!"

  忘了介绍,我这位朋友现在在一家大酒店工作,为了多赚点钱买房,她经常下班了做些兼职,因此常常很晚才回去。她天生的美人胚子,明眸皓齿,肌肤雪白,嘴唇尤其妩媚动人。可惜从她嘴巴里说出的话往往就没那么漂亮了。

  “不干净打扫一下不就完了嘛!”我开玩笑。

  “你知道的,我说的是…闹鬼!”她气急败坏,“我房间里有个女人!”

  “噗~”我一口水全喷茶几上了,"又是女人!哈哈,我房间里还有俩女人呢,你一个我一个可不就俩了么!你又不天天宅家里看恐怖小说,怎么也疑神疑鬼的?

  “我没给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每天晚上回来客厅里的东西都有人动过,但是什么都没少。浴室总是湿漉漉的,还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像是肥皂味。可是浴室里根本没有那种味道的肥皂。浴盆上总有几根长长的发丝,那绝对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一直是短发!有一次我晚上回来,听见那间空屋子里有声响,我悄悄走到门口,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女人低低的哭泣声。可是我把门推开一条缝,却什么都没发现。”

  我一边听一边拿笔挠头,“哎,这是个不错的小说素材耶。”

  “小蹄子,你活腻了!”那妖精伸出九阴白骨爪向我抓来,“老娘跟你说正经事儿呢你敢不上心!”

  “饶我一回吧,姐姐!”我被她挠得笑岔气儿了,“给我你家地址,改天我去拜访。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这般胆大,居然敢潜伏在妖精于嫣家中兴风作浪。”

  额上吃了一记暴栗。于嫣匆匆撕下一页纸写下她的新家地址,折了折递给我。我顺手夹笔记本里了。

  “我还有事,不跟你贫了。你有时间一定去我那儿看看,我快疯了!”她抓起包就走,不忘顺走我一只橙子。

  次日早晨起床后,我拿出青儿的稿子看了一遍。她不愧是网络写手,恐怖小说写得比我都好。故事写得有些凌乱,但特真实…是的,真实。等等!我突然想起青儿说的‘这都是我生活中发生的真事’,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手机这时突然想起,是青儿打来的。

  “宋姐姐你快过来,我害怕!我…我看见她了…”

  “青儿别怕,慢慢说。你看见谁了?”

  “那个女人!我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昨天夜里,我看见…她…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你快过来!”青儿颤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神经质的歇撕底里。

  我怕她出事,连忙打车过去。经过报社,我把装在包里改好的稿子(包括青儿的那份)交给同事小吴,“这是这期灵异档案版的稿子,帮我拿到主编那儿让她审一遍签个字。有什么事先帮我兜着啊,我有事…”

  NO.3

  青儿抱着枕头瑟缩在沙发里,头发凌乱,脸色苍白而疲惫。厚厚的窗帘密密地遮住外面的光线,让人有点分不清昼夜;而且客厅里灯光幽暗,让人有种恍恍惚惚的感觉。我想如果我每天也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肯定也会神经错乱。

  "昨天我听你的,一个人出去逛了一天。回来很累,就早早地睡了。我一直神经衰弱,晚上睡前都要吃几片安眠药的。昨天很困,就没吃药。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我听见有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门开了,有人走进客厅…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好害怕!她进了浴室,水‘哗哗’的…我把房间的门开了一条缝,我看见她了!我看见一张惨白的脸…没有一点表情…白色的裙子拖在地上…走路没一点声音…我当时就晕过去了,醒来天大亮了,屋里只有我一人,像做梦一样…我跑去浴室一看,天!镜子上又出现了一枚唇印!那不是幻觉,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我半信半疑,跟着她进了浴室。那是一面半米高的化妆镜,钉在洗手台上。上面赫然印着一枚血红的唇印。也许是心理作用,那枚唇印看起来十分狰狞,也难怪青儿如此恐慌。我回头看青儿,她嘴唇干燥苍白,不像涂过口红又擦掉的样子;而且…唇形不对。

  我用指尖搓了一下那唇印,发现确实是很新鲜的口红泥。镜子上有很清晰的唇纹,看样子应该是有人给了镜子,或者说镜子里的自己,一个货真价实的吻。但那人决不是青儿,她没有那么饱满的嘴唇。

  我实在找不出合理的解释来安慰一个受惊的女孩。我只好跟她说,好吧,我今晚留下来陪你。我也很想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的是青儿产生的幻觉,自然另当别论;但如果真如青儿所说,这房子里有个陌生‘女人’,那么这个女人要么是个活的,要么,她曾经是个活的。

  夜幕在两个女子紧张而兴奋的漫长等待中,悄然降临。

  为了保持清醒,我已经喝了五杯咖啡了,青儿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服用安眠药。墙上的挂钟指向11点的时候,青儿开始显得焦虑而狂躁,我让她先服了两颗安眠药睡下,我一个人‘盯哨’。

  11点过去了,零点过去了,1点,2点…我终于熬不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宋姐姐,醒醒!宋姐姐…”

  我一个机凌跃起:“有情况?”看看厚厚的窗帘透过的一丝光线才知道天亮了。“去看镜子!”我嚷了一声,连忙冲向浴室。

  “怎么…怎么什么都没有?”青儿喃喃地说。那表情很失望,好像希望有点儿什么似的。

  "该不会知道你请了外援,那‘女人’停止活动了吧?“我开玩笑着说,”一定是有人看你一个女孩子独住,故意装鬼吓唬你的。改天换把锁就好了。"

  青儿闷闷地点了下头。看样子她不太满意这件事处理的结果。

  NO.4

  从青儿家出来我径直去了报社。报纸印出来了,主编对这一期灵异档案版的稿子很满意。

  “那篇《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写得不错,作者叫青儿是吧?问清楚她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以后要多向她约稿。”

  我答应着,拿了几张版纸(设计版面用的)回住处,打开电子邮箱查收到的稿件,开始又一轮的工作。划拉鼠标时碰掉桌上的笔记本,一张纸条掉了出来。打开,上面写着:花园小区C座201。是于嫣的字迹。想起昨天说过要去登门拜访的话,于是多看了几遍,准备记住。

  花园小区C座201,花园小区…这不是青儿的家么!我连忙打电话给于嫣:“喂,于嫣,告诉我你家确切地址!”

  "花园小区C座201,怎么啦?什么时候去我新家…"

  “你确定么!”我打断她,"确定是201房不是别的?"

  “嘁,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家我还能记错?哎,你又中什么邪啦…”

  我挂掉电话,脑中电闪雷鸣!天那天那!这两个女人住在同一座房子里,怪不得都觉得屋里有个陌生女人呢!青儿说过,那座房子是她前男朋友的。可是,青儿现在还住在那里,她男朋友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把房子卖给于嫣了呢?起码得通知一下青儿,让她提前搬出去吧?

  我在房间里着了火似的走来走去。神呐!一个白天宅在家中上网写小说,晚上吞了安眠药一早就昏睡;一个白天上班加班早出晚归,粗心大意又死臭美…撞到一块儿可不跟活见鬼了似的!还好她俩卧室是分开的,不然于嫣晚上回来睡觉时不知道会不会被吓死。

  我既无奈又好笑又难过。这两个家伙阴差阳错地住进同一座房子里,又都不约而同地找到我说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可不就是个陌生女人么?我就说么,这世界哪有什么鬼嘛!

  “于嫣,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我有点儿兴奋地拨通了于嫣的手机。

  “少罗嗦,先说坏的快说!”那家伙显然没那么好的耐心。

  “坏消息是,你房间里确实有个陌生女人…”

  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尖叫。和预料的一样,那声高分贝的尖叫令我非常满意。那个平时大神经的女人,胆子其实比谁都小。

  “别急,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那女人是活的!”我坏笑着说。

  “什么?你说清楚点嘛!什么女人?什么活的?她为什么在我房间里!哎,说清楚…”

  我挂断电话。按她的习惯,接下来该咆哮了。我可不想领教她的狮吼。

  我刚准备去找青儿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却被风风火火赶来的于嫣堵在了门口。

  “说,到底怎么回事嘛!”她两手掐着我肩膀来回晃,差点把我晃吐了。

  我把事情大致情况跟她说了一遍,这回轮到她着了火一样走来走去。

  "我的个亲娘哎!你是说,有个女人…哦,女孩儿…一直住在那个房子里,不知道房子现在已经卖掉了,还‘潜伏’在那里?"她一脸惊讶和夸张的表情。

  “目前情况推断,应该就是这样了。哎我问你,你是不是没事就爱在洗手间穿衣镜上叭叽几玫大唇印来着?”

  “你敢偷窥我!”她柳眉倒竖。

  “呸!我才没那么变态!”我说,“这么讲就对头了。我在青儿家,确切说是你家,欣赏过你的杰作。你那些个大嘴巴把人小姑娘吓个半死。估计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房子住,看在你俩有缘的份儿上,你就容她在你那儿住上一段吧,等她找到住处再般出去。”

  “神呐!她怎么跟幽灵似的?她怎么…哎呀!我…我才不要跟她一起住呢!我住你这儿,要不让她住你这儿!反正我不要跟她一起啦…”那大神经的胆小鬼屁股着火似的,快步地走来走去。

  “好吧,你先住我这儿。”我很无奈地说,“把买你房子的那人的联系电话给我,我想见见他。”

  “你见他做什么嘛?哎我问你,那女的跟他什么关系啊?亲戚还是房客吖?怎么卖房子也不跟人说一声,太让人愤怒了!”

  “我也在郁闷呢!没道理吖,那是他女朋友,卖房子也…”

  “唔…”于嫣吐出一口猩红的黏液,扔掉咬了一口的梨,“你说那女的是…是房主的女朋友?怎么可能!”

  “干嘛这么大反应撒!看把嘴咬的,也不知道疼了…”我抽了张手帕纸给她擦嘴角的血迹,却被她推开了。

  "可是他说他女朋友1年前就死了,割腕自杀的…"于嫣瞪大眼睛疑惧地盯着我的脸说。

  “你你你…开什么玩笑?”我惊异地盯着语嫣,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真的假的?”

  "那男的自己说的,能有假么?他说他女朋友青儿1年前自杀了,他不想再呆在这个伤心之地,所以低价把房子卖了。天哪!我这个笨蛋、傻瓜!以为捡了个大便宜,谁知道…啊!"

  “好啦!别发疯了!”那女人发疯之前通常有前兆的,这个情况下再不制止我也得发疯,“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把那男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去见见他。”

  “你…你要干嘛啊?”

  “入虎穴,掏虎崽儿啊!你以为我找他喝咖啡聊天呢?我得把事情弄清楚,我觉得他在撒谎!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没理由啊!”

  “呵呵,老宋最好了!我就知道你不会袖手旁观的。”她笑得比哭的还难听,根本没听见我后面说了什么,“告诉他我要退房!我要退房!我要…”

  “够啦!真是讨厌!你复读机啊?退房的钱够你再买房子的吗?”

  “只够…买半个。”语嫣顿时泄了气,“可是总比个凶宅强吧?”

  “没搞清状况前不要乱讲话,人还没死呢什么凶宅?”我边把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放包里边说,“先在我这儿住着,这是钥匙。冰箱里刚添满吃的,面包是早上烤的,早起揣点儿吃的再去上班。好了我走了。”

  NO.5

  K市,一家叫避风塘的粥吧。

  “你找我什么事?”对面的这个男子顶多二十四五岁,面容苍白瘦削,胡子拉茬的,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说话间透着疑惑和不安。

  "我是S报编辑宋爽,这次来找你是为了朋友的事。1个月前她买了你在花园小区的那幢房子…"

  “出了什么事?”他“嚯”地站起来打断我,一脸的惶恐,苍白的脸如纸一般。

  “青儿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隐隐地觉察出点儿不好的苗头了。从他一开始的紧张表情,从他激烈的反应,我已经猜到,在这个男人身上曾经发生过可怕的事情,而且,是和那座房子和青儿有关。我多么希望他能告诉我,我的猜测是错误的啊!我希望他会跟我说,我背着青儿偷偷把房子卖了,怕她知道了找我闹,才一直躲着她。可是,他那痛苦得扭曲了的脸,那夹杂着悔恨、惊恐和绝望的表情,让我更笃信了我的猜测。

  “他说他女朋友自杀了!他说他女朋友自杀了!自杀了…自杀了…”这个声音像回声一样在我耳边响起。

  我突然想起那张精致而苍白的脸,想起那个幽怨而美丽的女子,心中不由的一抖。

  尖锐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语嫣的。

  “喂!宋你快回来…我害怕…她就在这房间里…我感觉得到!…她真的死了…”语嫣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语嫣怎么回事儿?说清楚点儿!谁死了?你不是在我房间里的么?”我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

  “我在你房间里呆着,房门突然开了…没看见人,可是我感觉有人进来了!墙角的旧报纸箱里,好像有人在翻动…过了一会,有一份报纸掉在地上…我过去捡起来,看见…看见…”那边突然没了声音,我的心突然提了起来!

  “语嫣!语嫣!”我大声喊道。

  “不要过来!走开!宋,救我!”

  “于嫣!于嫣…”我大声叫道,那边突然没了声音。

  “跟我走!快!”我拉着那个男人往外跑去,没忘了把饭钱拍在桌子上。

  路上,我打了很多电话给于嫣,一直没人接听。我心急如焚地赶到住处,看到于嫣正坐在地上,握着电话神情怪异地盯着地上的一份报纸。

  “于嫣!于嫣!”我用力拍着她灰白的脸。

  “哇--”过度惊吓的于嫣终于哭出声来,抱着我的腿声撕力竭地痛哭。

  那个男人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报纸。随即,我看见他的脸开始抽搐,眼神里充满绝望和恐惧。他失神地瘫坐在地上,那份报纸掉落在他脚旁。

  我意识到什么,连忙走过去捡起地上那份报纸。铺面而来的是一则血腥的配图报道:19岁少女割腕身亡,自杀还是他杀?那是一幅血腥而诡异的大幅图片,一个穿着白色睡衣的长发女子侧躺在浴室,脸上带着诡秘的微笑。白色睡衣上触目惊心地印着大片猩红的血迹,地板上到处是血,墙上和镜子里都泛着血光。

  花园小区C座201…朱青青…那则报道证实了我的猜测,青儿她真的…

  “青儿!你错怪了我!我没有背叛过你…没有!青儿…”那个男人突然站起来大声说,之后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跟你赌气,不解释清楚就走…”

  “青儿,我把他给你带回来了!如果你还在,出来见见他好吗?”

  这时于嫣已经缓过神儿了,她哆哆嗦嗦走过来搂住我的腰,小声说,她…她已经走了。你们没回来…她就走了…

  “你都看到什么了?”我问于嫣。

  “我一个人呆着无聊,正要给你打电话,门开了。我还以为是你回来了,却发现没人进来。可是我感觉到有人在房间里走动,还闻到一股香水味儿,和我家浴室那味道一样。后来我看到…看到角落里的那个旧报纸箱在动,像是有人在翻报纸,再后来,就…就看见有一份报纸掉下来了。我好奇来着,过去捡起来看,看到那个恐怖的画面…吓死我了!再仔细一看,天!怎么那么像我家浴室?一看文章,妈呀!我赶紧跑过去给你打电话,打到一半,感觉她在向我走过来,我快要吓死了!她走过来摁断了我电话,然后就带上门走了。再然后…就看见你回来了…”

  “走,快跟我走!”我拉起地上那个男人往外走去。

  “你们要去哪里?”于嫣急道。

  “去你家,你也一起去!”

  我们一行三人匆匆赶到于嫣家,摁了许久门玲,无人应。

  “于嫣!拿钥匙开门!”

  “你、你开…”于嫣躲在我身后,把钥匙塞给我。我连忙打开门。

  “青儿!青儿!我回来了!我知道你不甘心,我知道你在等我给你一个解释…”那个叫森的男子一进门就疯了似的到处找寻,终究一无所获。他似喜似悲,非哭非笑地呆坐在门口。

  后来我再没见过青儿,这个莫名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孩儿,就这样神秘消失了。

  曾经看过一部灵异小说,说一个人死了之后,在不知道到自己已经死了的情况下,他会以一种特殊的形体存在。他能看见所有人和事物,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一旦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如果没有强烈的怨念和必须活下去的决心,便会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我想青儿一定还在这个世上,因为她还有未了的心愿,她还需要一个解释。也许此刻她正躲在某个无光的角落,以一种若有若无的形体,安静而温柔地看着那个叫森的男子。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鬼猫

    编者按: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一个不孝的儿子,因为噩梦回到老家,在老家的这几天里,和一只猫之间的斗争。充满了悬疑。文章的最后让人思考。只听到窗子砰的一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跳了进来,他定睛一看,窗户仍关得好好的。他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接着睡觉,却见一个人影坐在床头,正冲他冷笑……(1)他回到老家...
    家有鬼事 2022.10.22 237
  • 房间别开四扇窗

    房间里的窗子不可有四扇,不然阿飘很容易飞进去喔。看见叶子在我空间上留下这句话,我回复她:我才不信。哼!中国人什么都怕,怕神、怕鬼、怕山、怕水,连无辜的数字4也受到牵连。像医院不可有4楼、有的电梯没有4的按钮……哼!现在竟然还出现房间里的窗子不可有四扇,见鬼的方法会不会太多了一点?我的房间刚好...
    家有鬼事 2023.11.27 0
  • 红三角的诅咒:死亡标记的转移

    小李在晚上回家时发现自家门上被画上了一个红色三角形,联想到新闻中的变态杀手标记,他感到害怕。为了转移危险,他将标记转移到了楼下老王的门上,随后老王遇害。小李因此感到幸灾乐祸,并将此作为报复手段,每当自家门上出现标记,他都会将其转移到其他邻居的门上。然而,当小李再次发现自家门上的标记时,他无...
    家有鬼事 2024.01.09 0
  • 古玩市场的幽灵交易:雷电下的诅咒

    费宏宇是一个痴迷于收藏古钱币的人,通过一个神秘男人通过雷电天气和精神病人的特殊感知,他购买了一枚枚珍贵的古钱币。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得知这些古钱币的位置是通过一个精神病人在雷电交加时看到的古代影像。费宏宇为了获取这些信息,甚至假装精神病人住进了精神病院,但最终被医生和妻子联手欺骗,失去...
    家有鬼事 2024.01.06 0
  • 黄泉路入场券

    黑色的入场券你以后不要再来找邱涛了,你们已经分手了,现在我才是邱涛的女朋友!韩晓琪挽着邱涛的胳膊骄傲地说。晴天霹雳,今天齐云像往常一样来找邱涛,竟然看到邱涛一夜之间变心了!邱涛,她说的是真的吗?齐云看着邱涛。邱涛双目呆滞,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缓缓地说:是真的。泪水决堤,齐云捂住脸,也许他们早就...
    家有鬼事 2023.07.04 4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