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民间异闻 > 浏览文章

古井冤魂

2023年01月29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民间异闻
一、中邪 明朝中期,河北沧州有个李家庄,庄子里大部分人姓李,祖上多少都有点沾亲带故。村中一户人家,男人叫李青,是个庄户人家。两口子还算恩爱,日子虽不富贵,也还温饱。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李青的老婆忽然中邪了,除了翻来覆去的念叨杀千刀的,把石头压我身上,压得太难受了,我喘不上气来啊。还不停的抱着自己头喊疼。李庄人平时也听说过中邪的事,可活生生的例子确实头次见到

  一、中邪

  明朝中期,河北沧州有个李家庄,庄子里大部分人姓李,祖上多少都有点沾亲带故。村中一户人家,男人叫李青,是个庄户人家。两口子还算恩爱,日子虽不富贵,也还温饱。不料天有不测风云,李青的老婆忽然中邪了,除了翻来覆去的念叨“杀千刀的,把石头压我身上,压得太难受了,我喘不上气来啊。”还不停的抱着自己头喊疼。李庄人平时也听说过中邪的事,可活生生的例子确实头次见到,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有人说找郎中,有人说找神婆,把李青弄得晕头转向。

  看了两个郎中不见好之后,李青老婆想起自己娘家张庄里有个神婆,据说颇为灵验,打发李青去请。神婆来后先是烧香祷告,然后开始跳神,跳着跳着就问李青:“你老婆这样是不是有半个月了?”李青连忙说是。神婆又问:“你老婆是不是半个月前曾经往西北方向去过?”李青仔细想想,想起老婆半个月前曾经回过一次娘家,回来后就变成这样了,她娘家正好在西北方向。神婆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半晌才睁开眼:“你老婆被冤鬼缠身了,她的三魂被拘走了一魂。”李青吓的脸都绿了:“还请大仙搭救!”神婆说:“从这出去往西北方向走,不过半里是不是有口古井?李青点头说是。”你老婆就是被那口井中的冤鬼缠上的。“李青的脸都吓白了:”你是说……那古井中有冤鬼?“神婆点点头:”那个冤鬼为什么找你老婆我尚不知,但鬼得生人魂魄是可以增强法力的。而人失魂魄则难以为继,必须要尽快破解,不然会有生命危险,“李青连忙问是否有破解之法,神婆伸出手指掐算:”有是有,但是很危险,要在三更无月时摆祭台做法,召来那冤鬼与之直接交涉,让他把你老婆的魂魄放回来,如果那冤鬼不依,弄不好连我的性命也难保。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李青连忙作揖请求:”师父,求你救救我老婆吧,花多少银子我都不在乎。神婆叹了一口气,“看你这么重情重义,我就破例冒这一次险了。”李青大喜,连连道谢。神婆向李青交待了该准备的东西,李青自去准备。

  第二天恰好阴天无月,当晚打过三更之后,在李青家的后院,神婆手拿桃木剑,在香案前挥剑做法,香案上摆着各种祭祀的供品,神婆拿起一张神符,在香烛上晃了几晃,便用桃木剑刺中,嘴里念念有词,忽然神婆浑身一震便盘膝坐到蒲团上。她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神中面带杀气,嘴里传出很粗重的声音:“我死的好惨哪,我死不冥目啊。”接着神婆浑身抖动起来,李青早就吓得跑到神台后面去了。再接着就见神婆的剑在空中挥舞,一会是那个粗重的冤鬼声音喊冤,一会是神婆的咒语: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等,这样折腾了足足有半个钟头,终于安静了下来。神婆坐在那一动也不动,李青喊了两声,没有回答,他便大着胆子走到近前来。只见神婆满脸是汗的睁开眼,吐出一口气:“算你们运气好,那冤鬼答应放过你老婆了,过了今晚,你老婆明天就好了。”李青高兴的连连道谢。神婆说:“别高兴的太早,你老婆的病是好了,但是你必须要依我的话去做,不然还是会犯,再犯就是神仙也没辙了。而且那冤鬼放过你老婆,必然会另找他人,这话你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大伙非打死你不可。”李青连忙都应下了。第二天,他老婆的病果然好了,李青对神婆千恩万谢,拿了很多钱给她,但神婆只收了香纸钱,说自己是用仙法救人,不收受人间的钱财。从那以后,李青老婆的病果然再也没有犯过。

  神婆之言果然应验了,自从李青的老婆痊愈之后,怪异之事便接踵而来。有人说半夜里看到古井边有人影,闪一下,刷的就不见了。而且很快就又发生了一起中邪的事。

  村西头李文进的老婆,症状跟李青老婆当时一模一样。李文进连忙请来了神婆,在神婆一阵焚香做法之后,李文进的老婆也好了,神婆同样只收了香纸钱。第二桩中邪事件的发生,让李庄的村民万分惊恐,看来这井中真的有冤鬼。可那古井在村口的必经之路,进进出出都要在古井边上过,想彻底远离也不可能啊。经过一番商量后,村长决定去县衙报告知县,让知县给拿个主意。知县听后大怒,说村民们胡说八道,以鬼神之事扰乱治安,理应治罪,念在这是初犯,就免了,下次决不轻饶。村民们败兴而归,更为那井中的冤鬼而提心掉胆。

  二、白骨

  李庄又有人中邪了,神婆却再也不肯来了,她说多次作法已经消耗了大量的原神,而且那鬼已经两次退让,这次必然不肯再让,自己也没办法了。村长正在发愁之际,知县忽然带着官差来到了李庄,直接到古井边堪查。村民们很不解,知县的态度怎么转变的这么快?突然间管起这鬼神的事来了。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件好事。知县令官差们用水桶先行将井中的水抽出来。知县向人群里扫射了一圈,高声说:“本官今天之所以到这里来,主要是想替民解忧,同时也让你们明白,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这件事过后你们要好生过日子。”

  井很深,而且井底不断有水渗入,虽然官差百姓轮流上阵的抽水,也足足抽了一天,猜勉强能下去人。知县派官差身上系上绳子,下到井底看看。不一会官差有了回应,说井底有东西。知县愣了一下,命官差先把东西拉上来。很快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呈现在人们面前。除了一堆破烂垃圾外,还有一个大口袋,口袋很沉。打开口袋,不止是在场的村民,就连知县也愣在了当场,那是一堆雪白的尸骨,还有几块大古头。他本想借此机会好好教育教育这些村民,没想到真的挖出来一堆白骨。这让知县十分意外,他命人叫来仵作验看白骨。

  衙役又从井中发现一个蓝色绣花袋子。知县叫人把袋子拿给村民们辨看,问是否有人认识,众人都说不认识,这时人群中忽然冲出一个少妇,跪在白骨前放声大哭,边哭边说:“李春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这没良心的,都说你在外面发财了,怎么会死在这里啊?”知县问:“你是何人?因何在此痛哭?那井中的白骨又是谁?”妇人说:“小女子叫红莲,那个蓝色绣花袋子是我亲手缝制给前夫李春的,一年前李春跟李达外出经商,后来听李达说李春在外面发了财,又娶了一房妻子,并写了休书带给我。因无依无靠,李达又对我多加照顾,后来我就嫁与李达为妻了。”知县问:“仅凭一个绣花袋子你就敢断定这堆白骨是你的丈夫?也许是被这个人偷来的或是李春送给他的也说不定啊。”红莲停止了哭声:“肯定是他,这个绣花袋子是我们当年的定情信物,李春把他看的比命还重,是不会送人的,而且李春做事谨慎,绝不会被偷。”这时仵作已验完,根据骨质判断死者大约三十来岁年纪,男性,死亡时间一年左右,死亡原因系重物击中后脑致命。知县问红莲:“你丈夫李达现在何处?”红莲说:“外出经商未归。”知县稍作沉思,把村长叫了过来:“你说你们村子里中邪的妇人都是神婆给医好的?”“是的,大人。”“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位神通广大的人物。”

  官差去张庄找神婆,知县把那堆白骨和相关人等一并带回县衙问话。一个时辰的功夫,神婆带到,知县拍一下惊堂木,问神婆:“听说村里两个中邪的妇人都是你医好的?”神婆点头:“回大人的话,是的。”知县问:“你怎么知道古井中有冤鬼?”神婆平静的说:“我能通灵,可以请神见鬼。”知县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冤鬼为何人?是何人所害?你也一定是知晓了?”神婆摇摇头:“神仙不管世间事,何况那鬼有些事不肯告诉我,我也不能说与大人听。”

  知县大喝一声:“大胆的婆子,在本县面前,还敢装神弄鬼,你可知本老爷是向来不信鬼怪的。既然你说你能通灵,今天必须将此事给我调查清楚,否则我的板子不认人!”神婆不慌不忙,“若大人非要如此,我也没办法。大人要打便打,可老婆子一步害人,而不图财,给村民治病只为帮忙,大人以何罪名处置老婆子呢?”

  一番或说得知县哑口无言,在衙门外听审的李家庄人也齐声为神婆喊冤,知县只好挥挥手放她去了。

  三、伸冤

  过了几日,官差来报说李庄村长通知李达今天回来了,为了不打扫惊蛇,知县早就封锁了消息,无论谁看到李达都不准向他透露一个字,否则以同罪论处。现在李达回来了,也就是解开一切真相的时候了。

  官差将李达带回衙门,李达开始还负隅顽抗,称自己不知道李春被害。知县冷笑一声,将一份纸张扔到李达面前:“你看这是什么?”李达拿起来看看:“这是李春亲笔写给红莲的休书。”知县说:“这封休书上的字迹确实是李春亲笔所写,但偏偏是红莲二字与字体有细微出入。而且这休书的纸张为何如此菲薄?”李达头上冷汗直冒:“这,小人不知,大概他随手找纸就写,仓促了吧。”知县大喝一声:“分明是你以此薄纸覆盖在李春的休书上描下了整封休书,却单把名字改成了红莲,还想骗我?我问你,你说李春在外发财另娶,那李春现居何处?化名何人?”李达支支吾吾说不上来,知县一拍惊堂木:“来人,动刑!”

  刚一动刑,李达就全招了。原来李达早就垂涎红莲,想要占为已有,但总是找不到机会。一次闲聊中李达听出李春有做生意的念头,便计上心来。他拿了纸笔请李春帮忙写一封休书,说是自己远房亲戚想休掉妻子,李春毫不犹豫便写给李达。李达一边夸李春的字写的好,一边问李春:“你这么好的学问怎么不去外面闯闯,却偏要在家守着这几亩地呢,能有什么出路啊?”李春叹口气说:“没有门路啊,再说我也从来没出过门,这心里没底啊。”李达说:“我有个远房表叔在济南做丝绸生意的,我正打算投奔他去,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凭你的学问,到那里做个账房先生,一个月也能挣几两银子呢。”李春喜出望外。

  几天后,李达说已经跟表叔打过招呼了,表叔会派马车来接他们,但最好是晚上走,因为白天路上人多,赶路太慢。李春非常高兴,便回家准备银两和出门的衣物。吃过晚饭,李春按约好的时间在村口的井边等李达,这时李达早就藏在井边的庄稼地里,他看准机会照李春的后脑就是一镐头,可怜李春哼都没哼一声便倒了下去,李达搜出他身上的银两,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口袋把李春装了进去,怕尸体浮上来,他又往口袋里填了几块石头,然后扎好口扔进了井中。处理完后,他拿着李春的钱出门做生意,一去就是三个月,居然赚了不少。然后他衣着光鲜的回到村里,村民们都很惊讶:“李达,你小子发达了啊?李春呢,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吗?”“唉,别提了,李春比我厉害,现在都有自己的铺子了,在那又看上个女戏子,不回来了。这不,还让我给他老婆带的休书,我都不忍心去跟她说啊。”大家都痛斥李春薄情寡义。半年后,李达如愿以偿的娶了红莲。李达叙述完了整个过程,并供述了行凶的镐头还在家中使用。知县命官差拿来镐头,核对之下,与白骨后脑伤痕吻合。李达被打入死牢,秋后问斩。

  四、阴谋

  李达杀人案结案后,人们都称赞知县老爷智谋无双,堪比青天。而神婆也自然声名鹊起,信徒也更多了。

  入夜,李达家里,神婆跟红莲正在争论。红莲气哼哼的说:“你还跟我要钱,我都给了你多少钱了?”神婆叫起屈来:“我的少奶奶啊,你给我那点钱够干什么用的啊,你要知道,我雇那些人装中邪也花了不少的银子啊。你现在如愿了,不会是过了河要拆桥吧?”红莲说:“别说这个,要没有我的主意,你现在名声能这么响亮?听说你现在没有一两银子都不上门了。我也没钱了,你别再纠缠我了。”

  神婆也恼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其实你早就跟村东王掌柜的儿子勾搭上了,他家是村里的首富,你会没有钱?鬼才信。我帮你除掉李达,你能跟王少爷双宿双飞?其实你跟谁好跟我没关系,只要你给我的银子够花就行了。”红莲正要开口,门突然被撞开了,知县和官差出现在门前。神婆和红莲都目瞪口呆,知县冷笑一声:“好一个贞节烈女啊,好一个驱鬼招魂的大仙啊。”红莲战战兢兢地说:“大人为何深夜到访啊?”知县冷笑:“为你啊,真是没想到,你一个柔弱妇人,竟有如此深的城府,害死自己两任丈夫,一点不露声色。”

  红莲慌忙说:“大人说笑了,怎么会是我害的呢?李达杀了李春,又欺骗了小女子,李达他害人性命,罪有应得,跟我有什么关系?”知县说:“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让本县来替你说吧。早在李春没死之前,你跟李达就有奸情,可怜那李春一直蒙在鼓里,他一心想让你过好日子,便轻信了李达的话要外出谋事。他没想到等待他的是死亡。李春的死你的确是没有参与,但你也是间接害死他的凶手,你可知道,单凭与人通奸,本官就可以判你斩刑?”红莲吓的浑身一哆嗦。知县接着说:“杀李春你没有参与,但是李春被李达所害你却早就知晓,起初我怀疑你是跟李达一起谋害了李春,但在李达的供述中没有提到一个字,我就在想,为什么你对此事知道的这么清楚呢。直到那天夜里我去牢里准备再审李达,却正赶上李达睡觉了,我正要叫醒他,忽然听李达开口说话:”李春大哥,我就去见你了,你可别怪我,我们两个早就好上了。她说想嫁给我,我才对你下了黑手。“接着又睡了,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他有说梦话的毛病,这样整件事就解释得通了。李达和你同床共枕一年,什么梦话能瞒过你啊。”

  红莲强辩道:“大人,也许是李达故意陷害小女子呢?”知县一笑:“有这个可能,不过你的马脚早就露出来了。我问你,那李达杀死李春,将银两全都搜走,又怎么将那精致的蓝布口袋漏掉?即使他粗心漏掉了,那蓝布口袋在水中泡了整整一年,尸体都成了白骨,布口袋怎么会连色都没掉多少?”

  红莲哑口无言,知县接着说:“只有一种解释,这布口袋是有人后扔进去的,就在这几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为了尸骨被打捞出来后你能出来认尸!”

  红莲颓然不语,半天才说:“大人是何时开始怀疑我的?”知县说:“上次村长带人到县衙去,被我赶了出去,其实我已经留意本案了。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凡是中邪的女子,其娘家都是张庄的。当然,按照神婆的说法,因为去张庄必经古井,所以会中邪。可我不信,我让人调查,发现这些女子在回娘家时都和神婆有过私下的接触。于是我将最早中邪的李青夫妇传到县衙,审问之下他们承认是神婆花钱买通了李青的老婆假装中邪。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因此让他二人不许声张。我又查问了其他中邪之人,她们一致供认是神婆收买她们让她们干的。既然神婆是此案的中心人物,那当然是要从她开始了,神婆跟你娘家是一个村的,并且跟你母亲相熟。我这才开始怀疑到你,不过对你我没有证据,只能盯着神婆,她早晚有按捺不住来找你的一天。”神婆低着头不出声,红莲狠狠地瞪了一眼神婆。

  知县继续道:“你想嫁给王掌柜的儿子做小,于是想出了这一箭双雕的妙计,你让神婆制造冤鬼缠身事件,其目的就是不用自己出面而除掉李达。李达不知是你揭发他,就不会供出与你通奸之事。我说的对吧。”

  红莲点点头,“事到如今,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不过是一个小女子,想过些好日子而已。只是老天不帮我。”知县摇头:“想过好日子没错,可你通奸杀夫在前,设计害夫于后,这样伤天害理,别说法不容情,就是天也不容。”

  尾声

  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李达和红莲一起被开刀问斩了。神婆被重打四十大板,又被罚将骗来的钱财还给村民,连肉疼带心疼,成天躺在床上叫个不停。只有那幽幽古井,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渗出的水又充满了,明亮如镜,倒映青天。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红孩

    1天空渐渐昏暗下来,屋子里的杨军论文还没有写完,杨军拉亮了电灯,灯光明晃晃的照到白纸上刺激得他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揉揉干涩的眼。一刹那间,霹雳啪啦的脚步声响彻了空寂的院落,杨军重新架回了眼镜朝敞开屋门望出去,迷糊的夜色里奔跑着一个人,那一个人一步跨了四个台阶——会是谁呢?杨军想着,却突然一怔,不...
    民间异闻 2024.01.16 0
  • 可恨东风不下梨

    从前,有个秀才,二十多岁,家里很穷。一天,听说京城开考,家里没钱做路费,妈妈说:"儿呀,你去跟舅舅借借看。” 舅舅不在家,一等等到中。舅舅家来了,就对外甥子说:"你有什么事啊?""想跟舅舅借几两银子,到京城赶考。""不好啦,没得钱啊。有一点已被你家老表带出去做生意了。"外甥子鼻子一捏,站起身来就走。 走...
    民间异闻 2022.02.05 36
  • 朋友妻,可以爱

    落难秀才与富家千金一见钟情,五年后秀才考取宝名再遇小姐,她已是被结拜兄弟冷落的妻子,他如何是好呢? 一、一见钟情 嘉靖二十五年,离乡背井的靳青竹经过一家豪门大院门口时,看到墙上贴着一张告示:重金聘请一位年长的教师。这户人家是当地的财主,主人姓窦。靳青竹一看告示,心头一喜,赴省城的盘缠有着落了...
    民间异闻 2022.02.19 38
  • 秋收奇遇:农民与鬼仙的不解之缘

    一个农民在秋天锄地时意外发现一个封着纸符的坛子,打开后释放了一个名叫俞寿霍的鬼魂。俞寿霍感谢农民释放了他,并在梦中向农民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他原本是一个被误抓的鬼魂,后来因尸体腐烂无法还阳,鬼差给他吃了狐狸的仙丹,使他变成了鬼仙。俞寿霍游历人间,但因破色戒被天师捉拿,被封印在坛中两百年。现...
    民间异闻 2024.01.06 0
  • 大水冲走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传说,龙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主管东边的清水河,二儿子主管西边的西沙河.清水河河大水深,两岸风调雨顺,生活富足;西沙河沙多水小,土地干裂,民不聊生.为此,兄弟二人见面就要吵,老大爱炫耀自己,老二心中不服气,所以两人很不和睦. 一日,两兄弟又碰到一起,一见面就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地顶撞起来。吵到后来老大说...
    民间异闻 2022.02.15 4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