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最后一个盗墓者 > 浏览文章

第550章 双鱼玉佩

【最后一个盗墓者】 我爱吃炒鸡蛋 2023年11月21日 字体:
约莫着半个小时后,我服从诸葛玉树的意见,将铁甲银魂通盘收进了虎符中。

这个阴兵虎符也算奇物,里面内有寰宇,可以容纳无数的魂灵,而我粗略数了一下,这支铁甲银魂的数量其实也就两千左右,比起之前我阴兵虎符里的十万阴兵简直不值一提;但铁甲银魂的战斗力,却可以将那些阴兵甩到九条街开外。

此次魂灵深渊之行算是大有收获,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明萱的死,到如今仍然让我耿耿于怀。

除了收服铁甲银魂和得到双鱼玉佩外,我其实还得到了一样东西,那是在整片忘情花海枯萎之后现的一张人皮地图,要不是诸葛玉树手疾,我还真没看到。

我捧着人皮地图,算上我之前得到的,这应该是第四张人皮地图了。

我目光望着它,现这张人皮地图上只画了一座寺庙,寺庙旁围着人,倒也算是香火鼎盛;按照此前人皮地图的规律,第四张人皮地图上面所画的,应该就是下一张人皮地图所在的位置,只是,这一次除了画有一座寺庙外,其余的东西一窍不通。

不过在人皮地图上,我见到寺庙里挂着一块歪污蔑曲的招牌,上面似有几个潦草的小字。

我定睛一看,顿时暗暗庆幸,寺庙上的那几个小字我照旧熟悉的。

“恶人寺?”

我喃喃念了一遍寺庙的名字,内心却忍不住想骂娘,大爷的,这该不会是在逗我吧?偌大的华夏之地,寺庙成千上万,我去哪找一座寺庙,而且,这座寺庙的名字怎么看都像是在开打趣。

十几分钟后,我收拾好心情,带着月璃与诸葛玉树脱离了魂灵深渊。

在地面上,老木提和聂子风他们早就等待多时,在看到我们安然无恙回来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化凡兄弟,你再不出来,我这个师妹可就要下去找你了。”聂子风玩笑道。

聂小白脸色微红,“臭师哥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要下去找他。”

“哦?那你手上怎么还拿着绳子?”

“呸,我这不过是拿着玩,才不会下去救这个没良心的臭无赖。”聂小白噘嘴道。

我在一旁啼笑皆非,聂小白一贯如此,刀子嘴豆腐心,再看看白羽,小脸上也挂着一丝担忧之色,好在我几时出来了,不然他们真的要悉数出动下去魂灵之地找我不可。

“大家放心吧,我没事,老木提,找一些村民,将地缝封了吧。”我道。

老木提颔首应好,他麻溜的返回小镇,然后领着一众村民们赶来,当即就用各种铁架石块将地缝封死。

老木提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地缝里生的事情,我也没打算说,统统已经雨过天晴,罗布泊镇的村民们该有本身的复活活了。。

我们在现场看着村民们将地缝彻底封死之后这才回到了小镇。

当天下战书,周小舍领着一支车队进入到小镇,我出门一看,现是秦十四带着一众斗门的兄弟来了。

“掌柜,十四来迟了,请掌柜惩罚!”秦十四自责道。

我没料到秦十四居然来得这么快,道:“是郑叔派你来的吗?”

秦十四应了声是,的确,郑叔在看到我们迟迟没有回信,索性将秦十四拍了过来,今早刚好周小舍连夜带着受伤的秦十三去镇上看病,两小我凑在了一路,这不又弁急火燎赶了过来。

我扫了一眼秦十四带来的人,好家伙,都是一些生面孔,气息很壮大,显然是我这短时间不在,郑叔替我招募来的高手。

“牛鼻子,楼玉兰和牛鼻子的伤怎么样?”我问道。

“楼玉兰倒还好,只是折了两根肋骨,但老牛情况不太妙。”

“怎么说?”

“他原本就断了一条胳膊,再加上竭力而战,如今还在监护室里,生命倒没什么伤害,不过这后半辈子,怕是……”

周小舍吞吐其辞,牛建国的伤不轻,指不定这后半辈子可能都得成为个废人。

我眼神一凝,道:“无论花多少钱,必要什么代价,都要将老牛治好,还有,将他带回去,再请最好的大夫。”

“放心吧,都是自家兄弟,钱可以花,但人必须得治好。”周小舍道。

我点颔首,牛建国的伤临时半会是治不好了,只能寄盼望他可以早日恢复回来,斗门不能没有他这个强力悍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坐上了秦十四的车队,本是要直接返回的,但在我的要求下,秦十四照旧将我们送到了镇上的医院,在那里我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牛建国,虽然身体动不了,但脸色照旧挺好的;不过这头倔牛,这会躺在病床上十分满意,在他旁边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护士,正给他一口一口喂粥。

“奶奶个熊,这瓜皮子艳福不浅啊。”周小舍挤眉弄眼道。

“要不你也体验下?”我翻了个白眼。

“别,小爷可不想躺那地方,晦气;老铁,这一次楼兰古国之行,咱损兵折将,这仇可不能不报啊。”

周小舍的话很显然,这是要找面具男清算才行,我们不能一向被动挨打,总是要反击的。

我让聂子风协助查询面具男的身份,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告知我,以他在华夏之地的情报分布,找个面具男难度并不是很大。

“子风兄,我等你好新闻。”我道。

“我尽力而为吧,只要他是个活人,我就有办法找到他。”

我颔首道了声谢,聂子风的情报组织能力简直让我眼红,只可惜这家伙死活不肯加入到斗门,我想了想,估摸着哪天实在不行,我也只能捐躯下色相,勉强一下让他当我的大舅子,就是不知道聂小白那厮愿意不。

我们上了车队,带着牛建国他们一并返回。

一起上,我内心盘点着此行所生的统统事情,但在这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秦十四接到了一通电话,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阴森。

秦十四回过头,对我一字一句道:“掌柜,郑叔来话,有几个盗墓门派趁我们不在,联合起来公然围攻我们斗门,郑叔那边寡不敌众,正预备撤离。”

秦十四话音落下,我心头油然而生出一股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