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医院夜谈 > 浏览文章

医院鬼故事|儿童医院的女童

2022年03月10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医院夜谈
程一在洛阳读了四年大学,毕业后托门路走关系分配到北京昌平某医院,后又经过几次展转,最终调到北京儿童医院某科工作。转眼十年过去,因他本人性格内向,不善与人沟通,自然其间也极少和昔日的大学同学沟通联络。忽然有一天,程一接到儿童医院门房电话说:程大夫,你的大学同学来找你。程一心中一愣问:我的大学同学?叫什么名字?门房说:她说你出来看看就知道了。程一

  程一在洛阳读了四年大学,毕业后托门路走关系分配到北京昌平某医院,后又经过几次展转,最终调到北京儿童医院某科工作。转眼十年过去,因他本人性格内向,不善与人沟通,自然其间也极少和昔日的大学同学沟通联络。

  忽然有一天,程一接到儿童医院门房电话说:程大夫,你的大学同学来找你。

  程一心中一愣问:我的大学同学?叫什么名字?

  门房说:她说你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程一小跑着来到门房,看到一个年轻女子,黑色薄纱上衣,黑色长裙,黑色皮凉鞋,露出白晰的脚,没穿袜子。弯眉大眼,一脸的忧愁之色。程一一眼认出是自己的大学同学赵梅。又惊又喜。惊的是一别十年,赵梅依然年轻漂亮。喜的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还能见到自己大学时代的梦中情人。

  在洛阳念大学时,程一就对赵梅一见钟情,也曾多次向赵梅表示过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但赵梅总是以各种理由婉言谢绝。毕业后,程一还曾多次去信联系,但仅收到过赵梅一封回信说:我已结婚,生活很幸福,也祝你早日找到心上人。程一这才彻底对赵梅死了心。

  今天赵梅前来,程一非常高兴。赵梅则相当平静地说:我找你来,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我的女儿小橙今年六岁,一年前患了奇怪的病,浑身奇庠,不敢挠,一挠皮肤便破裂流血,紧接着就会发烧,高烧一连数日不退。我们跑遍了省里市里的大医院,又到上海、南京去看过,均无法根治。没有办法才来找你,北京儿童医院是全国知名的权威医院,如果这里再治不好,我就死了这条心了。

  程一注意到赵梅手中拉的小女孩子,精神萎靡不振,面色蜡黄,脖项上有血斑,伸手在她的额头上一摸,热得汤手,看来病情相当严重。程一当下表示:我一定尽力。

  程一带着赵梅母女,直接去找儿童医院的皮肤病权威专家。专家看罢眉头紧锁说:这种症状我做五十多年儿科大夫和三十多年皮肤病研究,还真的没有遇到过。你们先住院,我们详细观察,并尽快成立一个研究小组进行联合治疗。

  程一跑前跑后,为赵梅女儿小橙安排病房。随后在程一的多立联系下,专家大夫开始展开对小橙的中西医联合治疗。两周后,小橙的病情便得到控制。又经过十几天的攻固治疗,小橙基本上摆脱了怪异病魔的控制,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其间,程一经常常看望这对母女,还总是买些苹果、梨等小橙爱吃的水果送到病床前。

  赵梅对程一非常感谢,几次在程一面前落泪,说如果上天给一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报答程一。这天,程一正在值班,一身黑衣的赵梅急匆匆进来说:程一,我非常感谢你对我们母女的帮助。今生无缘,只求来生好好相报了。

  程一说:小梅你别对我客气,今生与你无缘在一起,能有机会帮助你我也就知足了!

  赵梅说:真的很对不起你,我有事情必需马上离开,你打这个电话去告诉我的家人,家里会很快来人接小橙回家的。说完,赵梅就匆忙走了。

  程一觉得奇怪,即既是她家人的电话,她自己为何不打呢?程一迟疑着拨通电话,是一个老人接的,问你找谁。程一说:我是赵梅的同学,请问你是谁?

  对方说:我是赵梅的母亲。

  程一说:赵梅带孩子在北京儿童医院看病,孩子的病马上就要好了,可是赵梅却突然有急事离开了,她临行时让我通知家里,尽快来一个人接小橙回家。

  对方听罢,非常吃惊地叫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女儿赵梅三年前就死了,我的外孙女小橙一年前患怪病,一个月前突然失踪不知去向……

  这件事事过去不久,程一的妻子郭蕊被查出怀孕了。

  程一大惊喜。原来五年前,程一与昌平女子郭蕊结婚。郭蕊长得很像赵梅,性格也温柔可爱,两人感情很好,但惟一的遗憾是结婚多年不能生育。医生栓查说两个人可能都有问题,要想怀孕是不大可能的事了。程一夫妇不肯放弃,经过各种治疗,中医西医都一一试过,民间的许多土办法也都试了,但郭蕊的肚子始终不见有反应。这成为程一生活中最大的一块心病。

  十个月后,郭蕊生下一女儿,细眉大眼,红唇小嘴,看那眉眼神态活脱脱就是程一的女同学赵梅再世。程一把这个秘密深深地埋藏到心底,给女儿取了一个名字——程忆梅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李子树下埋死人

    北京有句老话叫“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本意说的是杏和李子都属寒凉食物,多食会伤身。前几天给我闺女吃桃儿时我无意提起这句话,我老妈接话说,这李子树下埋死人可是一点不假的,她以前一个同事就亲身验证过...
    医院夜谈 2021.08.20 103
  • 解剖室内的惨叫声

    深夜,医学院的宿舍楼里静悄悄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大家被惊醒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接着,惨叫声又响起来,是一男一女的声音。人们听明白了,那叫声是从解剖室里传来的。 学院保卫科林科长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迅速向解剖室赶来。进门一看,只...
    医院夜谈 2022.01.17 2
  • 危重病房

    萍儿出了车祸。那一天萍儿坐着阿斌的摩托,正想好好享受一下兜风的感觉,没想到就这样出了车祸。萍儿只记得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女的,然后就晕了过去,还昏迷了两天。  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病室只有她一个床位。 “你醒了。”阿斌笑着对她说。阿斌真是幸运,在车祸中他只擦破...
    医院夜谈 2022.01.26 49
  • 医院鬼影之谜

    医院幽长的走廊里,回荡着姜医生的脚步声。其实,姜医生最讨厌的就是半夜巡房,但这是工作啊,有什么办法呢!好在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楼道里都装了声控灯,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雪亮,不像以前,还得随时拿着手电筒,不然什么都看不清楚。“啪”,灯亮了,姜医生忽然看到前面楼道尽头处有一个人影。“谁在那里?”姜医生...
    医院夜谈 2023.06.16 170
  • 逃离暗夜

    一 阴森与恐怖笼罩这夜幕下冷如寒冰的医院,凄厉的哭声从医院走廊深处的病房中传来,如一道霹雳划破了可怕的宁静。一个大约八岁大的小男孩慢慢走向哭声传来的房间,如被那哭声牵引着。病床上静静地躺在一个约十岁的女孩,只是此时她脸上再也无法绽放出如花的笑靥,只要冰冷的沉寂包裹着她弱小的失去温度的身...
    医院夜谈 2022.01.21 58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