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医院夜谈 > 浏览文章

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

2022年01月17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医院夜谈
有一家报社,环境很仙风道骨,专门报道一些诡异事件。 我22岁,在这里做实习记者。这一天,我被主编派到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因为那里经常有诈尸现象。 半夜时分,我装成刚刚死亡的患者,平平地躺在轮床上,身上盖着白布,被大夫推进了停尸间。为了便于我观察,大夫没有把我的脸蒙上。这就考验我的表演才能了,我细细地呼吸,眼皮纹丝不动,真的跟尸体一样。 大夫离开之后,把停尸间的灯关了,四周一下
  • 有一家报社,环境很仙风道骨,专门报道一些诡异事件。
    我22岁,在这里做实习记者。这一天,我被主编派到中心医院停尸间做卧底,因为那里经常有诈尸现象。
    半夜时分,我装成刚刚死亡的患者,平平地躺在轮床上,身上盖着白布,被大夫推进了停尸间。为了便于我观察,大夫没有把我的脸蒙上。这就考验我的表演才能了,我细细地呼吸,眼皮纹丝不动,真的跟尸体一样。
    大夫离开之后,把停尸间的灯关了,四周一下陷入了黑暗中。静静聆听,停尸间里没有任何动静,只有一股彻底的冷气。这里是死人世界,我来自活人世界,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嗅到某种陌生的气味。
    停尸间里一直死寂无声,我始终不敢动弹,也不敢咳嗽。我害怕有人突然坐起来,又盼望有人突然会坐起来——抓不到新闻,拿什么向主编交差?我可不想白受一夜罪。我的盼望渐渐超过了害怕,凌晨两点了,估计今夜没戏了。我放松下来,轻轻挪了挪麻木的胳臂,四周一片冰冷的寂静。我又移了移没有知觉的大腿,四周依然一片寂静的冰冷……

    如果尸体有感知,肯定听得见,但是他们毫无反应。我开始考虑要离开了,就在这时候,我冷不丁听到了一个阴冷的男人声音:“你真死了吗?”
    我胆子虽大,闻听此言,还是全身直哆嗦,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一说话,那就露馅了 ;若果我不说话,那也露馅。既然你是尸体,另一具尸体问你话了,你为什么不敢回答?面对这种突发事件,我立即觉得我的职业素质有待提高。
    阴冷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在问你呢,刚刚送来那位。”
    我只好硬着头皮小声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大夫说我死了。我们还能交谈,这是不是诈尸啊?”
    那个阴冷的声音说:“人死了,依然会说话,会走动,只是这个世界比那个世界冷,因此我们的动作有些僵硬。活人不了解这些,不小心撞到了,他们就说这是诈尸。”
    我心里暗暗高兴,这下我抓到了一个伟大的新闻素材!
    我故作悲伤地说:“看来我是真死了……”
    说话的尸体从轮床上下来了,他的脚步慢慢地走向我,嘴里叨叨咕咕地说:“你知道吗?这里还有两具尸体,他们是来做卧底的,不过,我把他们变成了真正的尸体。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卧底,为了保险起见,我要杀你一次。如果你不是卧底,那么就不会在乎我的做法,不是吗?”
    黑暗中,我看不见他,他却能看见我,我感觉到一双冰冷的大手准确地卡在了我细弱的脖子上。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悲惨地大叫一声,掀开身上的白布,蒙在了这具尸体的身上,跳下轮床,发疯地朝门外冲去:“救命啊!——”
    旁边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好像相机的闪光灯。
    第二天,报社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又一年轻的尸体在中心医院停尸间诈尸,下落至今不明》。旁边配发的是一张我狂奔的照片。
    这一天报纸的销量陡然增加了一倍。

  •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医院鬼事之丢手绢

      今天小洁一个人来到医院,初秋的太阳照在身上有些微暖,但是寒风还是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小洁穿着哲文最喜欢的雪纺百褶裙,杏色的裙摆在阳光下翩翩起舞,但是她的眉头却始终轻蹙着。让小洁看起来充满了忧郁。小洁的手腕上纪着一块红白格子的手帕,那是让她和哲文认识的信物。小洁不由得想起那个狼狈的雨...
      医院夜谈 2022.01.15 5962
    • 太平间里的新娘

      太平间里并排躺着四个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和一个穿礼服的新郎。四个新娘生前是这场集体婚礼中最爱嚼舌根的四位,大轿车翻车时,她们不幸全军覆没,而此刻聚首太平间,她们又开始叽叽喳喳,喋喋不休了。 新娘A边抹眼泪边唠叨:“早知道婚后是和你们姐儿三做伴,我就多陪陪我那苦命的夫君了。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在外...
      医院夜谈 2022.01.19 12240
    • 恐怖的旅店

      我是大一的学生,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已经一个学期了,终于迎来了盼望已久的寒假了。我不准备回家,首先呢我计划先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我就和我的好朋友踏上了去日本的道路。我们计划着是先去富士山的,可是当天的飞机晚点了,于是我们不得不在富士山附近的一个旅店将就着住上一个晚上。“真是倒霉,本来...
      医院夜谈 2022.02.10 3585
    • 殡仪馆的化妆师

      一、奇怪的尸体 小志是一名殡仪馆的化妆师,这个职位真的很不好当,每天都要跟几十个死人化妆,谁能心里头舒服呢。 但是,在这繁华的城市中,连小志乡村中的80平方米房子月租都得大约3000元,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付得起的,生活是不给小志解释的机会的,无奈之下,只能选择这个职业,虽然工资很...
      医院夜谈 2022.01.14 113
    • 别进牙医馆

      杜岩晚餐时牙齿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夜里便疼了起来。吃了几片去痛片好歹止住了疼,可是,第二天早起对着镜子一照,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杜岩是做推销工作的,一多半靠脸吃饭,这个鬼样子让他怎么去见客户?于是,他找了当地有名的牙医吴医生诊治。吴医生看了看,说:“不要紧,只是碰伤了神经,把神经钻死就好了。”...
      医院夜谈 2022.01.24 62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