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家里鬼故事
  • 真实灵异事件
  • 画中人之老妇人

    这是一幅保存失当的画。画中是一位起码有八十多岁的老妇人,脸上布满了沟壑纵横的皱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褐色的老人斑。她应该是在微笑,但

  • 初恋

    在病榻上苦苦挣扎了十天之后,油尽灯枯的母亲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溘然长逝。半个月前,母亲因脑梗住院。治疗的药物不慎弄破了她脑子里的血瘤

  • 钉子

    当家里的天花板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差点将我的脑袋砸开花之后,父母终于下定决心重新装修房子。我出生并不住在这里,大约在我七岁左右,父亲用

  • 隔世恋人

    再过一个月,表姐就要年满三十岁了。至今,她未曾谈过恋爱,似乎连些微的暧昧都没有过,更从未在父母面前提过任何男孩子。面对舅舅舅妈安排的相

  • 魔鬼的呢喃

    目击者曾经这样描述他:一件洗得发白的工装外套,一条卡其色长裤,底下是一双沾满泥浆的褐色船鞋。他背着一只圆鼓鼓的灰白色帆布包,头发凌乱,脸

  • 恐怖传染

    那台古钟早就停止走动了,但由于是古董的关系,所以一直安放在老家的祠堂里。若妍老家在四川南充市某县,在当地算是个大家族,曾经一度声名显赫

  • 他看见

    大约是从一个多月之前,我常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在梦中我仿佛颠簸在混沌之海,在光影之间迷失方向。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呼唤我,可是却怎么也听不

  • 老照片

    一开始,向晴天根本没有重视那封信。三十三岁的向晴天是个插画师,他本身没有固定工作,仗着一手好画作,与几家出版社以及杂志社签了长约,收入虽

  • 来自地狱

    “这个孩子,不能留。”眼前的女人虽然低垂着眼睛,但依旧可以看到她眼角流露出的恨意。她的表情非常平静,可是语气却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三天

  • 红色房间

    对面住宅楼已经万籁俱静,不见半点灯光。毕竟已经是凌晨一点钟,若不是余美琪因为前段时间在报社实习耽搁了学科作业的话,此时应该也在美妙的梦

  • 是不是真的有鬼了

    S大学坐落在某市的北郊,是一所比较有名的大学。特别是它有几个系在全国也小有名气。S大学里高楼林立,办公楼教学楼加上学生宿舍已经有12所了

  • 一盒磁带

    如果你捡到了一盒磁带,千万不要去听……这是一座很老的三层红砖楼,和校园里其他的教学建筑不是很相配,它是学校的四号寝楼,里面住着300多个女

  • 教学楼的幽魂

    现在要讲的这个故事是高中同学亲身经历的事情。www.guiguaiwu.com相信她不会骗人的所以就把这个故事也收录在这个故事系列里面。高中教学楼是

  • 合格的脑残粉

    就连苏荟自己都认为,她是一名相当合格的脑残粉。在她刚刚开始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她就对三年级的学长阿澈一见钟情。可是她对自己有清楚的认识

  • 黄粱车站

    这是余美琪第十五次投稿失败,但也不算太倒霉,毕竟对于失败,她早已有丰富的经验,不过是又一场失望而已。相对于投稿没过,现在更让她担心的是赶

  • 您需要理发吗?

    下雨了,黄昏中外面的景物在绵密的秋雨中变得更加模糊,我站在病房的窗前,无聊的看着窗外的街景,突然身上感到一丝寒意,不禁打了个冷战,于是转

  • 金鱼回魂夜

    编者按:悬疑,给人一种紧张感,尤其作者把场景放在医院里,穿插了一些诡异的情节,让人浮想连篇。但实质里是一个场爱恨情仇的复仇故事,最终谁又

  • 你看清楚了吗?

    上海刚解放的某一天,在一家精神病院里有一个奇怪的病人。他白天很平静,但是在夜晚就会变得骚动不安,神情慌乱,神秘的出去,有神密的回来,从来

  • 医院里的鬼很多

    我的家人中有很多是在医院工作的,他们都有自己不同的感受。小时候,我就是在他们的讲述中把胆子练大的。奶奶(医院里的资深老护士):那是个没有

  • 医院鬼故事|与死尸接吻

    河滨路一带色情活动猖獗,是公安部门重点整治的地段。清晨,有人看见护士小尤在河滨路出现,而且神态极其疲惫,她从河滨路出发去医院上班。这一

  • 玉骷髅

    编者按:构思很精巧的文章。从一个白玉骷髅引出一个传说,只身来到大漠的凌晨遇见了不可思议的故事,醒来后才发现是一场梦。那个似真似幻的梦,

  • 九尾狐

    倾城知道自己是一只狐狸,而且还不是一只寻常的狐狸。因为她有九条尾巴。她们全家的女性成员都有九条尾巴。当然,她们并不是从一出生就有九条

  • 叶公好鬼

    清朝中期的时候,中国的笔记小说在民间非常流行,这些小说文笔活泼,形式多样,很受读书人的欢迎。叶公就是这样一位写笔记小说的作者,不过他写的

  • 阴魅惊魂

    故事发生在1946年的滇西一个偏远的地方,刚刚结束的八年抗战已经让这里的人口死伤殆尽,广袤的土地上依稀没有几家人家,更不用说医疗条件了,连

  • 鬼女之旗袍女

    这个故事要追忆到民国时期,当时有个叫麻子的老光棍,好吃懒做。到了30好几也没娶到婆娘。话说这一天麻子出去溜达,远瞅这大街口很多人围着,很

  • 鬼宅的镜子

    记得小时候,老人们总是拿鬼神来吓唬我。当时的我确实是相信的,以为真的会有鬼神的存在,以为人根本就死不了,即使是死了,也会再活过来。可随着

  • 晾衣架上的女孩

    吱嘎……吱嘎……吱嘎……夜风扯动着斑驳的旧钢窗,不断地发出一种令人牙根发酸的声音,窗框上原本镶嵌着的玻璃早已被不知名的好事者弄得支离

  • 搞卫生之精神对话

    他戴上耳机,在新租的房子里边搞卫生边给她打电话。他说,房间很脏。可能以前是个女人住这里。她说,房间遗漏着卫生棉吗?他,不是,这里有很多长

  • 鬼电话

    我有很多的朋友,而且其中的确有几位密友,可以是无话不谈的,但是直到今天有一件事情我不愿意提到,也许是仍旧心有余悸吧。刚从学校毕业开始工

  • 跳绳的女人

    一个男人家住六楼,没有电梯,每天下班回家总得一层一层地爬楼梯。一天当他爬到四楼,男人忽然看见楼梯拐角处的那一小块地方有个长发及腰的女人

  • 勾魂

    我们单位是做水电工程的,因为水电站基本上都是建在荒无人烟的地方,阴气特重,难免会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所以经常能听到一些老同事讲起以前

  • 身边的灵异事件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总有常理无法理解的也无法解释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到底会发生什么,也有可能就发生在你的身边……(一)夜里的脚步声那

  • 奇异的灵魂之旅

    去年是我本命年,而我去年的经历似乎比往年更神秘。因为我上班的地方离我家比较远,所以爸爸在我生日那天送了我一辆我向往已久的奥迪轿车。我

  • 罗刹变

    在我老家,有仙娘和端公这两种很神秘的人。仙娘,其实就是神婆的意思,指能掐会算,能知过去未来之事的女人。端公呢,就是会捉鬼驱邪的男人。有个

  • 独居夜诡事

    以前的房东打电话让我去收拾遗留的东西,想了半天,还是回绝了,告诉他直接丢掉就行。不是我大方,实在是再不想进去那间房子了,如果说这世上有处

最新鬼故事

  • 寻女

    一个多月前在本市市中心地铁站发生了一起严重踩踏事故,造成十八人受伤、一人死亡。事情的起因是一位长年饱受癌症困扰的病人,由于病症欠下巨额债务,同时他从小到大的际遇都很...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仙境

    在那遥远的远方,有一座名为“昆仑”的大山。山顶高耸入云,终日烟雾缭绕,无数文人雅士对它高山仰止,歌颂它为“万山之祖”;无数高人修士对它心向往之,推崇它为众多仙长修行居...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恐怖传染

    长篇鬼故事恐怖传染

    那台古钟早就停止走动了,但由于是古董的关系,所以一直安放在老家的祠堂里。若妍老家在四川南充市某县,在当地算是个大家族,曾经一度声名显赫,出了不少杰出人物。至今,若是算...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自白书

    尊敬的法官大人,我承认我有罪,我罪孽深重,是我亲手杀死了我唯一的女儿。如今就算将我千刀万剐也无法减轻我罪孽之分毫,唯有地狱是我最好的归宿。在我待在拘留所中等候审判的...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不治之症

    方芸当着姐姐方琳和未来姐夫吴徽的面突然发病。她突然站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她的手脚都在发抖,睡裙底下纤细的双脚似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方琳生怕她跌倒,想要伸手...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他看见

    大约是从一个多月之前,我常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在梦中我仿佛颠簸在混沌之海,在光影之间迷失方向。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呼唤我,可是却怎么也听不真切。突然,那个声音在我耳边变...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画中人之老妇人

    这是一幅保存失当的画。画中是一位起码有八十多岁的老妇人,脸上布满了沟壑纵横的皱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褐色的老人斑。她应该是在微笑,但是嘴角美好的弧度早就被深深的法...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老照片

    长篇鬼故事老照片

    一开始,向晴天根本没有重视那封信。三十三岁的向晴天是个插画师,他本身没有固定工作,仗着一手好画作,与几家出版社以及杂志社签了长约,收入虽然不高但也衣食无忧。当天他通宵...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初恋

    在病榻上苦苦挣扎了十天之后,油尽灯枯的母亲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溘然长逝。半个月前,母亲因脑梗住院。治疗的药物不慎弄破了她脑子里的血瘤,她立刻陷入昏迷,依靠着生命仪器...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来自地狱

    “这个孩子,不能留。”眼前的女人虽然低垂着眼睛,但依旧可以看到她眼角流露出的恨意。她的表情非常平静,可是语气却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三天前,在市中心三春大厦发生一桩骇...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红色房间

    对面住宅楼已经万籁俱静,不见半点灯光。毕竟已经是凌晨一点钟,若不是余美琪因为前段时间在报社实习耽搁了学科作业的话,此时应该也在美妙的梦乡之中吧。总算写完最后一个字,...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钉子

    当家里的天花板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差点将我的脑袋砸开花之后,父母终于下定决心重新装修房子。我出生并不住在这里,大约在我七岁左右,父亲用尽家里的积蓄购置了这套三居室。...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隔世恋人

    再过一个月,表姐就要年满三十岁了。至今,她未曾谈过恋爱,似乎连些微的暧昧都没有过,更从未在父母面前提过任何男孩子。面对舅舅舅妈安排的相亲,她一概拒绝,如果实在无法拒绝...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厄运传染

    吴君:这是一封传递不幸的连锁信。请你在收到信件后的三日内,转发给以下三人。如若不然,厄运将会降临在你的身上,切勿挑战厄运的耐心,切记切记。三人:马如牛、赵德海、徐胜梅...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魔鬼的呢喃

    目击者曾经这样描述他:一件洗得发白的工装外套,一条卡其色长裤,底下是一双沾满泥浆的褐色船鞋。他背着一只圆鼓鼓的灰白色帆布包,头发凌乱,脸部浮肿。他的眼神看起来疲惫又警...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恶癖

    你好,我就是朱利安。哦?你叫温迪?你好,大风。呃,你好像觉得不好笑?好吧,我承认我很失败,每次想要缓和气氛开开玩笑最后的结局都是失败。说实话,在这种环境下接受采访我也觉得...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前妻

    21岁的社会学女大学生美琪最近有点烦恼,现在已经是大三下半学期了,可是有关毕业论文的选题却还没有着落。她目前在法制报社实习,每天的工作是为一名专栏编辑打下手,完成他吩...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妒意

    我的高中同学杨若雪死了。作为众人印象中的好姐妹和好闺蜜,我本应不负重望地晕倒殡仪馆内或者泪流满面不能自己,可是看着她那张即使经过修补依旧明显看出历经车祸后支离破碎...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失踪

    我和室友来到XX街15号202室,这是一栋陈旧的居民楼,坐落在本市某个偏远的老式小区里,下了公交还要走一段路。那斑剥的墙身像是张行将就木的脸,寂静的楼道里回荡着我们两人的脚...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午夜冤灵

    “萧奇,我要你永远看着我!”这是沈迎兰留在这世界上的最后留言,随后她便从五楼教室的窗口一跃而下,只听见短促得重物坠地声,她便摔了个肝脑涂地。楼下响起同学们的惊呼声,一...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尸忆

    志辉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宛如陷入沉睡。殊不知,这次沉睡将会直到永远。隔着水晶玻璃,他的面容并不太真切,比起呼天抢地的志辉妈妈,我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心如死灰。你死了,我该...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缘来是注定

    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现在我的脑海里只能浮现这一句,我感到胸闷、头晕、想吐又吐不出,跌坐在沙发上动弹不得,更糟糕的是,我的思维开始混乱,理智逐步丧失,视线变得模糊。本来...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这栋两层小屋坐落在公路旁,屋内没有拉上窗帘,灯光乍泄,所以才把这三人吸引了过来。他们双休日去了一次本市周边的水乡小镇,由于太过流连忘返,返程时已经过了午夜十一点。从小...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月色迷人

    那天的月色真是美极了。三月五日是我高中时代的好朋友小薰的生日。她就如同她的名字那样,笑容灿烂宛如绽放的红小薰,是个养尊处优的美人儿。她家境相当富裕,父亲算是个小有成...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厌食症

    “雪穗,你怎么不吃早餐就走啊?”看了一眼餐桌上油腻腻的蛋饼和微微泛着豆腥味的豆浆,我无视母亲的唠叨,提起书包夺门而出,我怕再晚走几分钟,她会执意将蛋饼塞进我的书包。室...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长眠

    自杀,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手握一把裁纸刀,奈美惠恨恨地想,何况是为了我心爱的阿伦。奈美惠轻轻往上卷了卷衣袖,露出白皙娇嫩的手腕,右手握紧了一把锋利的裁纸刀。只要这样...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痴人之爱

    隔着图书馆书架的空隙,我能感到有人在看着我。那个人就在书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甚至能感受到那个人视线的温度。我不敢抬头,我害怕这双凝视着我的眼睛,我更无法猜度视线...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秘密之阴阳眼

    我知道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像是住宅楼的1号电梯左边角落里总是有个小男孩蹲在地上面壁哭泣,从背影看才五六岁光景,他留着可爱的西瓜头,肩膀随着抽泣一动一动。如果有时...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死于热搜

    深夜,大雨如注。每到发稿期,编辑部里总是分外忙碌,通宵达旦乃是家常便饭。余美琪刚刚将稿件交给主任审阅,喝了杯热咖啡之后坐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主任匆忙走了过来,她还以为...

    2022-06-30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特殊访客

    十二月的某天,海天杂志社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自称叫做程丽妍,是受到社长的邀请特意来应聘“未竟愿”版块的助理编辑之职。见我们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她倒是很是淡定,不慌不忙...

    2022-06-30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关于本站

鬼怪屋致力于为广大鬼友提供优质鬼故事,也欢迎大家投稿分享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