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医院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家里鬼故事
  • 真实灵异事件
  • 二手车

    甲,新手,所以一上来很明智的买了一辆二手车。开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发现车里有另外一个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有一个鬼。总是在他不经意的时候,若

  • 塔上女鬼

    塔的神秘不只因为它终年深锁的大门,还有关于它的故事:女鬼的故事……深秋的夜晚常常伴着秋风淅淅沥沥的就下起了雨,秋风秋雨愁煞人,呜呜咽咽

  • 小马的故事

    和姐姐电话聊天时得知老家村里的老马死了,老马的死让我突然想起了发生在他家的灵异往事。老马三子一女,按年龄从大到小依次是女儿、大儿子、

  • 恐怖的草甸子

    那一年我七岁。我爷是个屯大爷,胡子都惧他。他死得早,我奶跟一个姓孙的老头搭伴过日子。她家住在一个叫20号的屯子,在黑龙镇西南,有三十多里

  • J号楼保安

    我新买的房子,在北京郊区回龙镇王爷花园,j号楼1门101室。这里远离闹市,空气好极了,夏季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爬,在飞。其中包括蚊子。我

  • 诡异木梳

    楔子深夜,冷风徐徐,连衣独自走在古城的小巷里,古老的建筑在惨淡的月光的映射下,阴森恐怖,让人头皮发麻。连衣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快步走向小旅馆

  • 情人蛊

    夜晚,沐雪坐在床上,盯着床头柜上的牛奶发呆。最近,她总是精神恍惚,极易疲惫,就连呼吸都像是被抑制了般,记忆力也在慢慢减退,难道……是因为年

  • 鬼爱

    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狭窄的过道里。过道很暗,似乎没有尽头,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而又腐朽的味道。我不明

  • 丧尸新娘

    “哥哥!哥哥救我!”林夕跪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被沙子磨出斑斑血迹的膝盖,一手伸向前方,眼里满是祈求。她努力地尝试着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地跌

  • 鬼婴

    “爸爸!”耳边传来孩子如糯米般甜甜的声音,我从混沌中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条望不到尽头的隧道里。这里很安静,孩子的声音在隧道里不

  • 怨灵嫁衣

    我睡太久了,久到……我似乎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当我从混沌中清醒,映入眼帘的是奢华、梦幻却又陌生、阴森的房间。目光触及到那如血液般

  • 来生,许你一世情缘!

    “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敢想肖大小姐!”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地上早已奄奄一息的孟廷轩身上。“连城……”廷轩看着京城方向,手微微举起

  • 人皮面具

    深夜,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破旧教学楼的窗户疯狂地开开合合,刺耳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暴雨洗刷着这个世界的肮脏与不堪。一道闪电闪过,楼前隐约可

  • 爱你!恨你!

    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般,安晓才来到翰轩的病房前,她颤抖着手推开门,病床上的翰轩安静地睡着,阳光温柔地照射在他的脸上。安晓一步步地走向翰轩,耳

  • 柜子里的亡友

    “晓艾…晓艾…”一声声来自远古的深切呼唤将晓艾引入黑暗的深处。晓艾的双脚无法控制地一步步向上走。但是,晓艾的意识是清醒的,她害怕地环

  • 午夜急诊室

    北京某着名脑科医院的老院区曾一度位居天坛公园的一角,直到2019年才全部完成整体搬迁,挪去了丰台区。天坛公园里的旧址建筑都还在,只不过人去

  • 血色阎罗殿

    今天的故事讲述者还是咱们楼里的“雷锋网友”,老朋友悠果儿同学,这次说的是她邻居家姐姐的故事。邻家姐姐怀孕的时候已属高龄,到孕期五个多月

  • 透明的妈妈

    旷日持久的居家躲Wen让我情不自禁地回忆起非典时期的心境来,那时我正值高三,学业的压力,还有sars疫情前途未卜的焦虑感,让我每一天都生活在一

  • 诡梦奇谈

    昨天中午小憩,看着看着手机竟睡着了。梦里场景皆是寻常生活,熟悉人事,我按部就班在梦境里过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突然间一个闪念,不对,这

  • 一饭之恩

    在电影《找到你》中有这样一幕情节,马伊琍饰演的贫困母亲孙娟为了省钱给重疾女儿治病,在医院食堂捡食别人的剩饭充饥。三年前这位网友医科毕

  • 老员外弃恶从善却失三子

    清朝末年,在京东卢龙境内,有个老员外叫赵德芳,人旺财旺,富足丰食,老两口有三个儿子,而且都娶了媳妇。他决定弃恶从善,并自此乐善好施,做了很

  • 不可同归的殊途

    她姓李名雨荷,是一个小姐。雨荷家境殷实,父母都已年迈,膝下只有雨荷一个女儿。眼看就到了二八年纪,上门提亲的媒婆都快把雨荷家的门槛给踏碎

  • 孤树上的红嫁衣

    一片荒凉的野地里,方园百里没有人烟。远远望去,只有一颗孤独的老杨树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话说这年轻公子姓吴名子瑜,出身在一个官宦人家,今

  • 聊斋故事之水生

    他拿了个陶碗,用北屋墙根泥调了河水,仔仔细细地涂过三遍。涂完最后一遍,太阳只剩下最后一点亮光。老鲁在衣襟上胡乱擦了下手,颤颤巍巍用火镰

  • 聊斋异事之婢女素清

    七宝山山下住了刘舜一家,旧宅一亩大,是刘家祖宅,已有百年之久。刘舜相貌俊朗,出身书香门第的刘舜自小却偏爱学医采药。朗朗晴空,春末夏至,与

  • 诡异租客

    1。搬家看着搬家公司的人,把最后零散的炊具放进屋子,我长长地出了口气。终于,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拥有了自己的家了。那个一脸憨厚,内心狡黠的

  • 二斤

    没过两天,车间领导召开大会严肃批评处理了女司机,罚款五百元。可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一天晚上,二斤指名要女孩陪他去会见一个重

  • 清明访客

    清明将至,今天来和大家分享一个应景儿的故事,讲述人是楼中网友“二郎没有神”。二郎同学常年潜水看帖,多次发私信对我的故事表达高度赞扬,也

  • 租房惊魂记

    年轻时候在兰州租过一个房子,某铁路单位家属小区一楼,长条状房型,就是进门大客厅往左是小卧室+厨房、卫生间,往右是主卧,全房朝东。很久很久

  • 人鬼同居

    一家大上海房产中介门店的员工,在工作中建立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肝胆相照两肋插刀的手足亲情来,全中国要能找出这么一家中介,我把自个儿脑袋

  • 深夜怪谈

    可是睡到一半时大脑突然醒来,听得见家人在说话,四肢却麻木不能动弹,想喊也喊不出来。其实这是你自身灵魂和肉体分离的表现,非要有人把你拍醒

  • 坐电梯的禁忌事项

    现在社会生活在城市里,住着高楼大厦经常会有夜里乘坐电梯的情况,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孤身一人乘坐电梯,你是否觉着深深的恐惧?有时候电梯里真的

  • 小时候经历的灵异事件

    尤其是我印象中的2件事,现在具体跟大家讲一下,当然跟我的性格没啥关系,O(∩_∩)O哈哈~第一件事大概在我四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农村有那种烧窑的

  • 真实的见报民间鬼事

    四川《南充晚报》报道,南充市石马山一处工地挖出一具古尸。灵异手臂事件还曾发生在日本,2011年9月15日,有日本网友在网上发出一则求援讯息。

  • 墓碑变化的一些预兆

    墓碑最好使用黑色或者白色、表面光滑的花岗岩墓碑,风水上对后人最平安、健康。如果采用青石墓碑,家中常有病人等灾害。如果采用红石墓碑,家中

鬼吹灯盗墓笔记茅山后裔恐怖复苏更多专题 >精彩专题

  • 乡村鬼故事 乡村鬼故事有恐怖鬼故事,短篇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医院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灵异事件等原创鬼故事小说,让鬼友们在生活中找点恐怖小刺激。查看专题
  • 恐怖复苏 恐怖复苏五浊恶世,地狱已空,厉鬼复苏,人间如狱。这个世界鬼出现了......那么神又在哪里?求神救世,可世上已无神,只有鬼。查看专题
  • 灵异怪事录 灵异怪事录由卖花的小姑粮提供的中短篇灵异恐怖惊悚故事选集,每一篇都是一个故事,喜欢鬼故事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查看专题

最新鬼故事

  • 火灾

    这是我出门旅游时候,火车上遇到的一个打工的兄弟讲的。这位兄弟是河南人,二十来岁,也可以算是跨省打工了。他打工的地方不在城市,反而也是在农村。我很奇怪的问他,这是为什么...

    偌泠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光棍

    这是我一个小学同学说的。这里的光棍不是未婚男性的意思,是指某人的某种性格。我这小学同学小时候住在一个大院里。我说的光棍就是他的邻居。这个大杂院住着七八家人。唯有光...

    偌泠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二手车

    甲,新手,所以一上来很明智的买了一辆二手车。开不到一个星期,他就发现车里有另外一个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有一个鬼。总是在他不经意的时候,若隐若现的出现在车上,随着车在他...

    偌泠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塔上女鬼

    塔的神秘不只因为它终年深锁的大门,还有关于它的故事:女鬼的故事……深秋的夜晚常常伴着秋风淅淅沥沥的就下起了雨,秋风秋雨愁煞人,呜呜咽咽的风声时不时的吹进梦乡里,而那位...

    偌泠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小马的故事

    和姐姐电话聊天时得知老家村里的老马死了,老马的死让我突然想起了发生在他家的灵异往事。老马三子一女,按年龄从大到小依次是女儿、大儿子、二儿子和小儿子,事件的主角是二儿...

    偌泠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恐怖的草甸子

    那一年我七岁。我爷是个屯大爷,胡子都惧他。他死得早,我奶跟一个姓孙的老头搭伴过日子。她家住在一个叫20号的屯子,在黑龙镇西南,有三十多里路,土路。我去过她家。20号四周的...

    周德东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J号楼保安

    短篇鬼故事J号楼保安

    我新买的房子,在北京郊区回龙镇王爷花园,j号楼1门101室。这里远离闹市,空气好极了,夏季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爬,在飞。其中包括蚊子。我像爱女人一样爱着它们。这里的人...

    周德东2021-11-29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一张奇怪的汽车票

    多年前,我在西安上大学,同宿舍有个叫王秋含的女孩跟我关系最好。我们一起上课,吃饭,逛街,好得如同亲姐妹一般。我记得是2001年4月的一天,秋含早起接了个电话,精神便恍惚起来...

    鬼怪屋2021-11-27家里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奇怪的电话

    我是校刊的一名记者,当上校刊记者之后我遇到过许多事情,有一件事情让我感到很奇怪。那天晚上,熟睡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谁打的这该死的电话?我一边想一边拿起手机:“...

    鬼怪屋2021-11-27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约会不能去小树林

    我的学校是最早搬进大学城的大学之一,当时,大学城所在的地方还是一片郊区,那个年代的人们见识还远远不到能够在那么荒凉的野郊建立起一片大学城的想法。后来得益于某个很有远...

    鬼怪屋2021-11-27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绝世鬼王

    八十年代,在黑龙江某处的一个偏僻小村子。这里地处平原,到处是荒草凄凄的大草甸子,由于自然环境适合野兽的生存,所以草甸子里狼群野兽活动很是猖獗。村子就坐落在草甸子旁边...

    鬼怪屋2021-11-27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油炸千子

    炸千子是河北省著名的汉族传统小吃。把猪肉馅剁成泥,加葱、姜末,清水搅匀,再加入精盐、味精、五香粉、酱油、绍酒调味,即为千子馅。将鸡蛋磕入碗内,加精盐、水淀粉搅匀,下油...

    鬼怪屋2021-11-27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地市

    短篇鬼故事地市

    许震寰,上海人,上世纪70年代中学生,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到贵州插队。他借住在一户老农家里,这老农无儿无女,和老伴一块度日,每天老头下地,老太太在家打理家务,倒也自得其乐...

    鬼怪屋2021-11-27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午夜洗头人

    长篇鬼故事午夜洗头人

    半夜,林远东去上厕所。快走到洗手间时,他听到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还伴随着奇怪的说话声:“用力,用力,再用力……”林远东感到很奇怪,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他没有直接进洗手间,...

    鬼怪屋2021-11-27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救救我

    深夜,昏暗的路灯下,小夏气喘吁吁的拿着手机,她哆哆嗦嗦的敲打着屏幕,半天才完整的打出“120”三个数字,就在她要按下拨号键的那一刻,眼前浮现沛儿那血肉模糊的身体。她……应...

    檀小七2021-11-26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阴阳夫妻路

    短篇鬼故事阴阳夫妻路

    韩与城跌跌撞撞地爬到四楼,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才掏出一串钥匙,好不容易打开门,他一把将公文包甩在沙发上,顺手打开开关,韩与城被沙发上的身影吓了一跳。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檀小七2021-11-26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怨灵嫁衣

    校园鬼故事怨灵嫁衣

    我睡太久了,久到……我似乎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当我从混沌中清醒,映入眼帘的是奢华、梦幻却又陌生、阴森的房间。目光触及到那如血液般鲜红的嫁衣,我的记忆开始慢慢记忆...

    檀小七2021-11-26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来生,许你一世情缘!

    校园鬼故事来生,许你一世情缘!

    “呸!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敢想肖大小姐!”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地上早已奄奄一息的孟廷轩身上。“连城……”廷轩看着京城方向,手微微举起,似乎想抓住什么,终于还是晕了过...

    檀小七2021-11-26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人皮面具

    校园鬼故事人皮面具

    深夜,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破旧教学楼的窗户疯狂地开开合合,刺耳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暴雨洗刷着这个世界的肮脏与不堪。一道闪电闪过,楼前隐约可以看见站着一个低垂着头的白衣长...

    檀小七2021-11-26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爱你!恨你!

    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般,安晓才来到翰轩的病房前,她颤抖着手推开门,病床上的翰轩安静地睡着,阳光温柔地照射在他的脸上。安晓一步步地走向翰轩,耳边响起医生如晴天霹雳的话:“病...

    檀小七2021-11-25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柜子里的亡友

    校园鬼故事柜子里的亡友

    “晓艾…晓艾…”一声声来自远古的深切呼唤将晓艾引入黑暗的深处。晓艾的双脚无法控制地一步步向上走。但是,晓艾的意识是清醒的,她害怕地环顾四周,这儿的一切景物都像是熟悉...

    檀小七2021-11-25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痴爱千年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我已经忘了我是谁,我是什么?我只知道我一直飘荡在这冰冷的河面上,看彼岸花开花落,看天际日月变换。我在等一个人,但,岸上的人儿换了一批又一批,我等的人...

    檀小七2021-11-25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迷雾森林

    短篇鬼故事迷雾森林

    秦朗脸部通红,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落下,周围石块掉落,我看到,他在一点一点地向下滑。我知道,他再不放手我们都会死。“秦朗,你快放手啊!”眼看我们都要坠落悬崖,我着急地想...

    檀小七2021-11-25短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血衣少女

    家里鬼故事血衣少女

    “姑娘,你真的要住这里吗?”房东太太嘴唇发白,说话还带着颤音,她拎着行李,在前方带路,不时地回头看艾米。看到房东太太微微颤抖的双腿,艾米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虽然她笔下的鬼...

    檀小七2021-11-25家里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极怨之泣血婴灵

    校园鬼故事极怨之泣血婴灵

    “妈妈,姐姐,不要走!”艾依狠狠地摔在地上,双腿由于惯性在地上摩擦出长长的一段痕迹,血肉模糊。艾依尝试着站起来,却一次又一次地摔在地上,她抬起头,绝望地看向前方,姐姐趴在...

    檀小七2021-11-24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诡异木梳

    长篇鬼故事诡异木梳

    楔子深夜,冷风徐徐,连衣独自走在古城的小巷里,古老的建筑在惨淡的月光的映射下,阴森恐怖,让人头皮发麻。连衣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快步走向小旅馆,一只枯老干瘪的手突然从连衣的...

    檀小七2021-11-24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 灵异水晶

    “呜呜...呜呜...”耳边传来一阵阵似有若无的哭泣声,睡梦中的安然皱了皱眉头。突然,哭声变得凄厉而刺耳,被惊醒的安然猛地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幕让安然吓了一大跳。一个身着白...

    檀小七2021-11-24校园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荒岛惊魂之狼人

    医院鬼故事荒岛惊魂之狼人

    哥哥,快点跟上呀!”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岛上响起,一个身着粉色上衣的少女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地回头看落在后面的哥哥以及另外两个同伴。“萌萌,慢点,早知道...

    檀小七2021-11-24医院鬼故事

    阅读更多
  • 蜕变

    医院鬼故事蜕变

    冰冷彻骨的雨滴无情地拍打在我的身上,周围漆黑一片,远处传来一丝丝微弱的,似有若无的光。我躺在潮湿泥泞的草地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头已经痛的麻木了,鲜血混合着雨滴顺着脸颊...

    檀小七2021-11-24医院鬼故事

    阅读更多
  • 情人蛊

    长篇鬼故事情人蛊

    夜晚,沐雪坐在床上,盯着床头柜上的牛奶发呆。最近,她总是精神恍惚,极易疲惫,就连呼吸都像是被抑制了般,记忆力也在慢慢减退,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吗?“雪儿,快喝吧!等一下...

    檀小七2021-11-24长篇鬼故事

    阅读更多

关于本站

鬼怪屋致力于为广大鬼友提供优质鬼故事,也欢迎大家投稿分享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