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长篇鬼故事>浏览文章长篇鬼故事

情人蛊

鬼怪屋檀小七2021年11月24日长篇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夜晚,沐雪坐在床上,盯着床头柜上的牛奶发呆。最近,她总是精神恍惚,极易疲惫,就连呼吸都像是被抑制了般,记忆力也在慢慢减退,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吗?“雪儿,快喝吧!等一下就凉了。”廷皓从厕所里走出,见杯子里的牛奶

  夜晚,沐雪坐在床上,盯着床头柜上的牛奶发呆。

  最近,她总是精神恍惚,极易疲惫,就连呼吸都像是被抑制了般,记忆力也在慢慢减退,难道……是因为年纪大了吗?

  “雪儿,快喝吧!等一下就凉了。”廷皓从厕所里走出,见杯子里的牛奶还是满满的,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小心翼翼地把牛奶递给沐雪。

  沐雪不做他想,接过牛奶,小口小口地喝着,很快,杯子便见了底。杯身倒映着廷皓的脸庞,上面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沐雪躺在床上,看着廷皓的背影,这才发现,他曾高大挺拔的肩膀,竟微驼着,头顶上几根白发扎得眼睛生疼。那一刻,沐雪的眼睛涩涩的,竟有种两人早已相伴终生的错觉。

  沐雪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眼皮也越来越沉,她用力地动了动小拇指,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沐雪被熟悉的闹铃唤醒,身边,廷皓一反常态的还在熟睡,他的睡姿很奇怪,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双腿,似乎在害怕些什么。

  沐雪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已经很久不曾跟廷皓躺在一张床上好好地聊聊天了。

  沐雪轻声起床,精心地准备了两份早餐。餐桌上,沐雪见廷皓一直心不在焉,以为他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想起自己最近一直冷落他,沐雪想着晚上不要再早早睡下了。

  是夜,廷皓在厨房为沐雪准备牛奶,沐雪蹑手蹑脚地走到厨房门口,正打算吓廷皓一跳,却又生生地停住脚步,捂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

  厨房里没有开灯,光线很暗,但,沐雪清晰地看到,廷皓往牛奶里倒了一些白色粉末。他用筷子缓缓地搅拌着,身前的瓷砖倒映出他那带着陌生笑容的面容,有怨恨、有不满还有一丝癫狂。

  沐雪此刻竟觉得,这朝夕相处了半年的丈夫,是多么的陌生和可怕,她觉得自己的脚变得十分冰冷,凉到几乎无法立刻逃离。

  她扶着墙,慢慢地走向卧室。

  沐雪的脑袋一片空白,她坐在床边,久久不能回神。廷皓在牛奶里加的白色粉末到底是什么?她这些天越来越越萎靡不振,到底跟那些粉末有没有关系?

  正思索间,眼前出现一杯还散发着热气的牛奶,沐雪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廷皓那熟悉的面孔,他看上去有些憔悴,嘴角的笑容如往常般温暖,暖到让她几乎忘记刚才所看到的一切。

  到底哪一个才是幻觉?

  沐雪接过牛奶,余光中捕捉到廷皓如释重负的叹息,“廷皓,你快去洗漱吧!”沐雪努力让自己笑得无邪一点。

  厕所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沐雪起身将牛奶倒在保温杯里,顺手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如往常般,盖上被子,假装自己已经熟睡。

  每次喝完牛奶,自己都会陷入沉睡,不是吗?

  回想起在厨房看到的那一幕,又想起跟廷皓相处的点点滴滴。沐雪不敢相信,廷皓会伤害她,只是,当时,他的笑容,真的很可怕,就像在面对几世仇人般。

  廷皓真的讨厌她吗?既然恨她,又为何要娶她呢?

  沐雪听到廷皓从厕所出来,绷直了神经,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她听到廷皓向她走来,慌忙闭紧双眼,微微咬着下唇。

  廷皓在床边停下,小心地为沐雪盖好被子,他蹲下来,看着沐雪,他那温热的气息扑在沐雪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沐雪竟渐渐地放松下来。

  廷皓伸出手,将沐雪额边的散发别到耳后,在沐雪额上落下一个吻后,留下一声叹息,转身离开。

  沐雪听见衣柜被打开,随之关闭,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廷皓就躲在衣柜里。

  廷皓为什么要躲在衣柜里?最近,廷皓确实怪怪的,难道,他生病了吗?是工作压力太大,所以,他出现心理问题了吗?

  沐雪想要起身找廷皓说清楚,眼前却突然浮现他那冰冷而又陌生的笑容,那笑容,死死地压着沐雪,让她无法动弹,但,他方才落下的吻,又是那么地真实。

  沐雪甚至开始疑惑,刚刚在厨房看到的,或许真的是幻觉吧?

  沐雪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柜子里一片寂静,她瞥了一眼手表,时针即将指向十一。

  就在时针指向十一的那一刻,门口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敲门声,似乎有人在疯狂地砸门,隐约可以听见女人和孩子的哭泣声。

  沐雪吓坏了,身子缩成一团,抓着被子的手微微颤抖,额头渗满密密麻麻的汗珠。

  突然,敲门声消失了,就在沐雪松了一口气时,却惊悚地听见,门缓缓地打开,似乎有人走了进来,带来一阵阵冰凉的阴风。

  那人在屋内四处飘荡,散发着刺骨的寒气,沐雪又冷又怕,身体微微颤抖着。

  那人似乎发现沐雪,在床边蹲下,沐雪不敢睁开眼睛,却可以感觉到,那人正盯着她看。

  鼻间传来熟悉的梅花清香,这香味……

  沐雪忍不住睁开双眼,却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眼前的人穿着婚纱,左半边脸早已血肉模糊,但,沐雪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就是小希。

  小希的眼睛很特别,如同盛满星辰般,摄人心魄,也难怪,哥哥会那么爱她,这一年来,他始终走不出来,终日饮酒。

  哥哥出国半年,而她却有了3个月的身孕,激烈争吵后,她选择跳楼,当场身亡。

  对,她已经死了,那,眼前的人……

  沐雪吓坏了,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声音,小希冰凉的手放在沐雪的嘴唇上,沐雪看到,小希仅存的那只眼睛流下一滴滴血泪,似乎在控诉些什么,沐雪在她的眼里,并没有看到恶意。

  小希不想伤害她。

  就在这时,柜子里发出一丝声音,小希的眼里突然迸发出渗人的恨意,猛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用力地踏在地上,高跟鞋发出的扣扣声,敲击着沐雪的神经。

  柜子发出猛烈的撞击声,沐雪想起廷皓还在柜子里,慌忙起身。

  凌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间仿佛定格般,沐雪看见小希在刹那间消失,布满血迹的柜子缓缓打开,沐雪对上廷皓那双写满错愕的眼眸。

  “雪……雪儿。你,你都看到了?”廷皓缓缓走向沐雪,试探性地问道。

  “廷皓,到底是怎么回事?”沐雪感觉廷皓是知道小希的到来的,他之前躲进衣柜,难道是为了躲避小希吗?

  “雪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伤害你的。”廷皓用力地将沐雪拥入怀中,沐雪挣扎着想说些什么,却又被他那几乎从齿间说出的言语打断,“该有个了结了。”

  次日,沐雪特意向上司请了假,偷偷地跟在廷皓身后。

  她总觉得,廷皓有什么事瞒着他,他昨天晚上说的话,莫名地让她感到心慌,就好像,他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例如……杀人!

  廷皓没有去上班,他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符咒还有铲子、汽油、黑狗血、桃木剑等等。

  沐雪突然想起,廷皓的奶奶是一名巫婆,难道,廷皓也会这些巫邪之术吗?他到底要做什么?昨晚,他提到,不会再让小希伤害她,难道,他要对付的是……小希!

  可,小希跟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伤害她,昨晚分明是在听到柜子里的声音,小希才出现仇恨的目光。

  难道,小希的死跟廷皓有关?可是,小希确实是自己跳楼的呀!而且还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摔得血肉模糊,血液飞溅……

  或者,小希肚子里的孩子……是廷皓的?不……不可能,廷皓怎么可能会背叛她?

  不可能……

  沐雪开着车跟在廷皓身后,却见廷皓捧着那些东西,走进公墓。强烈的不祥感袭来,沐雪慌忙给哥哥沐枫打电话。

  沐雪将车停好,走进公墓,空旷的墓地上满是坟墓,阴森恐怖

  沐雪站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廷皓用铲子铲开小希的坟墓,挖出一具已经腐烂生蛆的身体。

  他用力地撕扯着尸体上的头发,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既然这样,你就下地狱去吧!”

  说完,他往尸体上贴了符咒,泼了狗血,浇上汽油,沐雪心中大骇,正要上前制止。突然阴风大作,女人和婴儿的哭泣声尖锐刺耳,小希现身,她那如同鹰爪般的手,用力地提起廷皓,脸上青筋暴起,几乎要将廷皓捏碎。

  “住手!”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小希闻声放开手,廷皓狠狠地落在地上,不住地咳嗽,沐雪慌忙上前察看。

  看见来人的模样,小希泫然欲泣,“枫,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有背叛你。”

  沐枫看见那熟悉的眼眸,又想起她对他的背叛,过往的点点滴滴在眼前不停地浮现,他痛苦地闭上双眼。

  “我相信你,你快去投胎吧!不要再作孽了。”沐枫别过脸,不再看小希。

  “不,你还是不相信我!”小希大声叫喊着,突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小希的眼眸突然间变得血红,鲜血布满她那惨白的脸庞,“是他,他在我身上下了情人蛊,每晚11点,我都会去找他,次日便会忘记发生的事情,我死后才知道的呀!”

  “什么?”沐枫震惊地看向躺在地上的廷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廷皓不敢直视沐枫,吞吞吐吐。

  “混蛋!”沐枫挥拳打向廷皓,廷皓被打飞,一颗牙齿掉落,嘴角流下鲜红的血液,沐枫冲上来还要打,衣袖却被小希拉住。

  她眼中满是不舍和爱恋,身形渐渐变得虚无,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消失不见,她的声音似有若无,“枫,你已经知道了真相,我也该离开了。”小希环抱着沐枫健硕的腰身,“对不起,我不想让你一直误会我,枫,我爱的,只有你。”

  小希在沐枫怀里慢慢消散,沐枫跪在地上,如野兽嘶吼般,他红着眼睛转身,看向倒在沐雪怀里的廷皓,他一手提起廷皓,拳头如雨滴般,落在廷皓身上。

  沐雪尖叫着拉扯沐枫,“不要,哥,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他会死的。”

  “滚!”沐枫甩开沐雪,沐雪一个不慎,跌坐在地,身下喷涌出一阵暖流,沐雪哭着叫道:“我的……我的孩子!”

  一阵眩晕感袭来,沐雪看见哥哥慌乱的眼神,廷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

  次日,沐雪从病床上醒来,却不见廷皓的身影,哥哥坐在一边,沐雪捂着肚子,“哥……我的孩子,还在吗?”

  她紧张地看着沐枫,生怕他说出不在这两个字。

  “孩子没事。”沐枫握着沐雪的手,欲言又止。

  “哥哥,对不起,我没想到廷皓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沐雪满含愧疚地看向沐枫,小心翼翼地问道,“他……他现在在哪?”

  “廷皓他……已经疯了,现在在精神病院。”

  “什么?”沐雪身体本就虚弱,受到刺激,再次晕了过去。

  一年后。

  沐雪抱着女儿小汐来看望廷皓,小汐有着盛满星辰的眼眸,如同小希曾经拥有的。

  沐雪早已拿保温杯里的牛奶去化验,里面加了安眠药。或许,廷皓只是不想让她看见小希,至于她出现的那些症状,只是长期服用安眠药的副作用而已。

  廷皓还是没有清醒,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沐雪轻声叹息,转身离开。

  在沐雪离开后,轮椅上的廷皓看着妻女的背影流下一滴清泪,无人察觉。


Tags:怨恨 心理问题 惊悚 阴风 魂飞魄散 符咒 黑狗血 桃木剑 巫婆 巫邪之术 公墓 坟墓 阴森恐怖 尸体 地狱 情人蛊 精神病院

很赞哦! ()

上一篇:鬼爱

下一篇:诡异木梳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情人蛊]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208篇
  • 长篇鬼故事:90篇
  • 校园鬼故事:313篇
  • 医院鬼故事:227篇
  • 民间鬼故事:452篇
  • 家里鬼故事:182篇
  • 真实灵异事件:166篇
  • 关于我们:3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