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长篇鬼故事>浏览文章长篇鬼故事

盗墓奇遇

鬼怪屋鬼怪屋2022年05月16日长篇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爹,铲子在这里,如风将长铲递到了他爹手里,你接稳了吗? 好了,接稳了,如风他爹回答道,风儿,你再去墓门外看看,你那几位师弟确实没有躲在外面偷看吗? 爹,我看过了,他们没有偷看,如风说道,爹,你这次为什么一定要弄得这么神秘呢,难道这个墓地里真有什么大宝藏吗? 风儿,我跟你说啊,他爹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几分,这次我们要搞的是一座贵族大墓

  “爹,铲子在这里,”如风将长铲递到了他爹手里,“你接稳了吗?”

  “好了,接稳了,”如风他爹回答道,“风儿,你再去墓门外看看,你那几位师弟确实没有躲在外面偷看吗?”

  “爹,我看过了,他们没有偷看,”如风说道,“爹,你这次为什么一定要弄得这么神秘呢,难道这个墓地里真有什么大宝藏吗?”

  “风儿,我跟你说啊,”他爹的声音明显压低了几分,“这次我们要搞的是一座贵族大墓,是古楚王一个妃子死后的墓地,如果这次搞成了,以后我们这辈子也不用再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了,我们可以带着这笔货转手后卖掉,再用这些钱逍遥自在地过完下半辈子了。”

  “那该值多少钱啊,”如风吐着舌头说道,“爹,所以你才不让师弟们一起跟进来,对吗?”

  “对,防人之心不可无,”他爹回答说,“风儿,干我们这一行的每天都相当于光着脚在油锅上行走,不得不谨慎点,爹不让他们进来,一则怕他们分走这里的宝贝,二则怕他们贪心一起,会合计起来填土将我们活埋在这里面,在这个世界上,爹最信任的永远只有你一个人。”

  “原来爹是这个意思啊……”如风心想,干盗墓这一行还真的风险不小,几乎要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身边每一个人,连平日里关系最好的朋友也不敢相信,说实话,如风还真不太乐意一辈子从事这个职业。不过现在好了,干完这一票就可以金盆洗手,永不出山了。

  “我知道你一定在心里骂我,风儿,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对人性的阴暗面了解不足,你太善良了,”他爹说道,“人在江湖上行走,不得不谨慎点,哎,幸亏你以后也不要懂得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了,爹向你保证,这是最后一单出手。”

  “嗯,爹,”如风点头道,“那我跳下来跟你一起进去吧。”

  “慢!”他爹忽然叫住了他,“你先把上面那扇石门闭上吧,免得你那几个师弟们使坏,放毒气活着水进来,这种事情还是仔细点,有备才能无患。”

  “哦。”如风极不情愿地合上了石门,然后才跳了下去。

  “风儿,你就跟在我身后走,”他爹叮嘱着他说,“古代楚国王室防盗墓措施也是做得相当完善的,只要把石门合上,外面的人就拿我们没办法了,风儿,你倒是要随时注意墓地里的情况……”

  “墓地里还能有什么情况?”如风手里拿着火把,纳闷地问道。

  如风今年十九岁,还是个半大小孩,虽然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他爹早已经是支撑一大门派的掌门人了,但他爹从小惯着他,并不希望他再走上一辈的老路,也不想他继承自己的衣钵,所以并没有真正教会他多少东西,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事关重大,他爹不信任外人的话,他爹也一定不会带他过来的。

  “墓地里的情况也非常复杂,”他爹告诉他说,“特别是像这样的王侯大墓,里面就跟个宫殿似的,一则害怕会迷路,二则害怕里面有什么暗器机关,三则担心在挖掘墓地的时候,尸气冒出来伤人。”

  “哦,原来还这么麻烦啊,”如风嘟喃一句道,“那我跟在爹身后,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吧?”

  “嗯,跟在我身后就安全多了,”他爹还有意识地拉了他一把,“不过还是要多留意,有时候,危险并不一定来自前方,很有可能来自后方……”

  “啊?你别吓我啊,”如风一下子吓得腿都弯了大半,“爹,现在外面可是大半夜了啊,我胆子本来就不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都说了,有爹在,你怕什么怕?”他爹这回的声音有点大,像是在给他打气,“爹刚才跟你说的那些,是有可能会出现的机会,不一定每次都会出现,更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墓地里。”

  “哦,”如风这回才稍微镇定了一些,“爹,那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三种情况外,墓地里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啊?”

  “有啊,”他爹回答说,“比如,如果恰好有一伙盗墓人抢在我们前面钻入了墓地里,而他们所要盗取的目标跟我们是一样的,那样的话,一场恶斗就在所难免了。”

  “这样啊,”如风说道,“爹,那墓地里会不会有鬼啊,特别是像这样大夜里的,鬼会不会也是墓地里的一种潜在危险啊……”

  “胡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他爹训斥了他一顿,“你可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快跟上爹的步伐,东张西望什么啊?”

  “我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如风放下了步子,跟他爹报道说,“爹,会不会是真的有鬼啊,我心里好害怕啊,要不你让我上去,随便叫个胆子大的师弟下来陪你吧……”

  “胡说八道!”他爹这回是真的动怒了,“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这种事情不能信任任何外人,他们只能在外面望望风!再说了,爹百分百跟你保证,墓地里绝对不可能有鬼,我都干这行都几十年了,什么怪事都见过,就是没有遇到过有鬼!”

  “哦,”如风又东张西望地回头看了看,还是非常不放心地说道,“可是,爹,我怎么还是觉得那地方怪怪的呢,真的像是有个不对劲的响声……”

  “别怕,不会是鬼,”他爹这回索性走过来牵着他的手说,“这种墓地都上千年的历史了,有些土木结构年月久了,不牢靠了,有点响声也是正常的,快跟爹离开这里,我们应该进入真正的主墓,那里才是藏宝贝的地方呢!”

  “哦,好的,爹,”如风嘴头上答应了下来,但心里的疑窦并没有完全解开,“我们这就去主墓吧……”

  “别东张西望了,主墓在前方,”他爹用手将他的头扭了过来,“哎,真是要被你气死了,什么都不会干,想当年,我七岁就开始跟着你爷爷出去盗墓,幸亏这是最后一票了,不然我还真对你不放心,风儿,你快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的胜败在此一举了!以后我们再也不用过这种见不得光的日子了!”

  “哦,爹,”如风心里稍微释放了几许,“你刚才在墓地外头说,这里埋着的是一具女尸?”

  “嗯,”他爹点头道,“是古楚王的一个最宠爱的妃子,所以宝藏金银特别多,你小子如果不去刻意浪费,几辈子都吃不完!”

  但小风那话里的侧重点并不在此,他又问道,“爹,女尸会不会阴气特别重,会不会变成干尸出来吓人呢?因为我们现在进来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

  “你小子又在扯淡!”火把的光线照耀下,他爹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我都说了这世上没有鬼,你就别再庸人自扰了,那墓地的女主人都走了上千年了,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干扰到她的生活呢?她还哪有什么生活呢?”

  “哦,爹,你不喜欢听就当我没说吧,”如风低语了一句,“那我们这就去主墓里,快点把宝贝取出来就走……”

  “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他爹跺了下脚说道,“还发什么呆,快跟我走!”

  “爹,不对,还是不对!”如风摇着脑袋说道,“我还是觉得后面有什么声音,真的是鬼,绝对是鬼,爹,要不你快点放我上去吧,你就我这一个儿子,我若是被鬼吓死了,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啊……”

  “你小子是成心要气死我对不对?”他爹的脸都快要绿了,“老子我反反复复跟你解释说没有鬼,你却像是中了邪一样说鬼鬼鬼,说得跟真的一样,那鬼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呢?”

  说完后,他爹又用他那双满是老茧的大手在他光洁的脸蛋上搓了一把,“你小子再给胡诌半句,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爹,我没有骗你,我们后面真的有一阵怪声,”如风并没有在意他爹的威胁,因为他已经差不多被吓傻了,“不信,你自己听听啊。”

  “你……老子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他爹都快要被气得半死了,“好,我看你小子不见黄河是不会掉泪的,那我就去后面看看,让你小子彻底死了这条心!我就不信我做这行都几十年了,我的耳朵还不如你小子灵敏!”

  “哦,爹,那你小心点啊,”如风战战兢兢地说道,“那可能真的会是个鬼……”

  “鬼你个大头!”他爹又回头骂了他一句,然后大迈步朝前走去。

  做盗墓贼的人胆子天生就大,否则夜深风高黑灯瞎火的,一般人打死也不敢钻到那种地方去。

  如风一见他爹那副雄赳赳气昂昂朝暗处走去的样子,就知道爹是个有着雄心豹子胆的人,若是换做他自己,是万万不敢独自走到那么阴暗的地方去的。

  爹,你胆大还得心细啊,如风心里暗暗地跟他爹说得,但他并不敢真正说出口,否则他爹会认为那是在瞧不起他。

  “啊——”忽然,前面阴暗处传来一声划破苍穹的尖叫,居然是如风他爹发出来的!

  “有鬼,真的有鬼!”如风他爹像是疯了一般惨喊道,更为奇怪的是,他爹手上的防风火把也熄灭了,那种火把平日里是不容易被吹灭的,今天到底是遇到什么怪事了?如风心里非常纳闷,连爹这样不信邪的人也被吓成这样,而且嘴里还喊起“鬼”来了?刚才自己说有鬼的时候,爹不是一直强调这世界上没有鬼么?

  但不可否认的是,如风他爹这一声惨叫,让本就心里怕得要命的如风变得更加紧张了,他拼着命撒腿就朝墓地外跑去,完全顾不上他爹的死活了。

  如风逃生时候那跑步的速度,绝对比他平日里奔跑时候快多了,这说明他的潜力全部被挖掘出来了。

  当如风逃到墓穴外,见到几个师弟的时候,才恍然记起他爹还一个人留在墓地里。

  但他不敢下去救他爹,几个小师弟经他这么一说,更是吓得胆汁都快要溅出来了,一个个摇着头不敢入穴。

  幸亏就在这个时候,他爹也蓬头垢脸地爬了出来,神情错愕地念叨道,“鬼,鬼,一个女鬼,绝对是女鬼……一个七尺多高,身材修长,脸上全是血色的女鬼……”

  听爹这么说,莫非墓地里真有鬼?如风心想,否则他怎么会描述得那么详细呢?这说明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女鬼!

  “爹,那我们就算了吧,不要盗这个墓了,”如风说道,“肯定是我们什么地方得罪墓地女主人了……”

  “走,风儿,我们快走,”他爹忽然又记起了其他几个弟子,于是又对他们说道,“还有你们,也快跟我走,回到旅馆去!这墓地里实在是太邪门了!”

  “哦……”如风和他几个师弟都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鬼地方,一则因为心里害怕,二则因为他们实在是有些困意了。

  回到旅店,如风依旧跟他爹睡一个房间。

  如风他爹显然还没有从方才的惊恐中缓过神来,嘴里喃喃地念道,“鬼,真的是鬼,一个女鬼,这事如非亲眼所见,还真不敢相信,这真是几十年都没有遇过的怪事,想不到我夜路走多了,最终还是碰鬼了,可见老一代留下来的至理名言是错不了的,可我就是不明白,那墓地里怎么可能会有鬼呢,那墓地女主人都死去上千年了,就算是鬼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吧?”

  “爹,鬼是可以活很久的,”如风在一边说道,“一千年前的死人变成鬼活到现在也不奇怪吧……”

  “不,这事情实在是太奇怪了,太罕见了,”他爹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道,“一定不会这么简单,这鬼肯定是有来历的……”

  还有什么不简单的,那女鬼还能是别人吗?肯定就是那千年前的墓地女主人呗,你不是说那女鬼身材苗条吗?这说明就是那楚王最宠爱的妃子了,不是有句诗说得好嘛,“楚王好细腰,民女多饿死”,那楚王的爱好变态,说不定那妃子就是个饿死鬼了!

  如风认为自己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虽然在墓地里的时候他也害怕,但现在回到旅店了,他的心里便开始彻底安定了下来,毕竟旅店是建在人烟稠密的闹市区,这一带可不容易惹鬼。

  如风的脑子里开始变得沉甸甸了,于是侧着身子就慢慢进入了梦香。

  迷迷糊糊中,如风还可以听到他爹在唉声叹息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那真是什么鬼,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鬼,一定是有人在作怪,对,是人……”

  这些话如风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因为他实在是太困了,所以即便听见他爹的自言自语,依旧还是睡得很安稳。他只希望可以自然睡到大天亮。

  “不,风儿,你醒醒,”他爹忽然将他摇醒了过来,“我真的觉得那女鬼是人扮的,而且对方的来历我也差不多摸清楚了。”

  “爹,我正在睡呢,你干吗叫醒我啊?”如风懒洋洋地说道,“我们还是好好睡一觉,明天好趁早赶回家,别老呆在在鬼地方了,娘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他爹嘴里说道,“那墓地里的宝物绝对值钱,我们好不容易过来了,眼看着就要把那宝物弄到手了,不能就这么空手而归,让别人捡了便宜!”

  “爹,算了吧,”如风含含糊糊着说道,“我们总不能为了那点钱把命都搭上了吧?娘还在望穿秋水地等我们平安回家呢……”

  “不行,我都让你娘受那么多年苦了,”他爹还是倔强地说道,“这次是我们家庭改变命运的时候,我们必须放手一搏!我相信那墓地里不是什么鬼,而是——”

  “而是什么啊?”如风嗡嗡地问道。

  “是人,绝对是人装扮成鬼的样子,”他爹回答说,“是有人已经在我们之前进入了墓地里,他们发现我们也进来了,情急之下就装鬼,企图吓跑我们,对,我们必须重新赶过去,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

  “爹,你怎么肯定那一定是人呢?”如风问道,“难道你真的锁定具体是谁了?”

  “嗯,没错,就是她。”如风他爹一遍遍说道,“我敢肯定就是她……”

  “爹,你说的到底是谁啊?”如风又一次问道。

  “还能有谁?还不是你那三年前被我逐出家门的莎莎师姐啊!”他爹一说到这里的时候,胡子都气得快要飘到半空中了。

  “莎莎师姐?”如风心里也是一愣,真的是她过来了吗?那具女鬼也是她装出来的吗?

  一说到自己这个莎莎师姐,如风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怪不得爹要这么来气了。

  莎莎师姐是如风他爹自小收养的一个弃婴,如风的父母待她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因为她人乖巧,又长得漂亮,手脚还非常灵快。

  如风之所以会叫她师姐,是因为莎莎从小就跟母亲学习缝纫技术,母亲一直想将她培育成一个裁缝,好让她以后嫁人了也有门手艺,不被婆家嫌弃。

  但莎莎的志向却不在缝纫上。

  她居然也对盗墓产生了兴趣,并一再要求如风他爹教她盗墓之术。

  这显然让如风他爹非常恼火,这自古以来哪有女孩子家学盗墓的!一个男人去盗墓,本事就是件非常不光彩的事情了,如今她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居然吵着闹着要学盗墓,传出去都会让人戳断脊梁的。

  所以如风他爹断然拒绝了她的要求,没有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

  但莎莎却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她居然自学成才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搜出几本旧书,再加上几把铲子锤子,居然就让她自己摸索着学会了基本的盗墓术!

  莎莎的任性行为,已经触及到了如风他爹所能够接受的底线。

  他二话没说,将莎莎平日里的生活用品包裹在了一个袋子里,然后扔到地上就将莎莎逐出了家门。

  莎莎流落江湖后,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拉起了一帮花季少女,组成了一支“女子盗墓队伍”,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各大小的墓穴里。

  虽说自古以来没有过女人盗墓,但这并不代表女人不适合这个行业。

  实际上,女人虽然体力上不如男人,但她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比如,女人的身体更娇小,而墓地里的道路都是非常狭隘的,这让女人可以更为方便地进入到里面;

  又比如,女人的手指也比男人纤细,这让她们可以伸入到窄小的空间里去取出宝物;

  更重要的是,女人的第六感要比男人敏锐得多,这让她们可以提前做出预判,然后再决定这一带的墓地值不值得挖掘。

  自从莎莎被赶出家门后,她便带着手下这群娘子军掘走了几个大墓,也在圈子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让如风他爹觉得脸上无光,他一个几十年的老手,现在居然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姑娘轻松超越了,他心里无论如何都没法接受。再加上每次相见时,一些不怀好意的老同行还会故意醋溜溜地挖苦他说,“真是名师出高徒啊,那莎莎姑娘师出名门,怪不得如今混得风生水起了!”

  而这次,如风他爹好不容易探测出了这块从未被人发现过的处女墓,本以为可以从此名利双收,却不料还是让莎莎抢先一步到了,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走,风儿,我们这就过去!”如风他爹简单收拾了一下工具,就要将如风一把从床上拉起来。

  “爹,”如风还是想赖床,“万一那里面不是莎莎师姐呢,万一真的是个女鬼呢,不——我不敢过去,你就我这一个儿子,你真的忍心让我被鬼吓死吗?不如你就叫个师弟过去吧?”

  “快给我起来,”他爹不由分说地将他强行拉起,“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种地方只能我们俩去,别啰嗦了,快跟我走人!”

  没办法,如风知道自己这一回又执拗不过了,他爹是个出了名的死性子,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

  两人又高举着火把,像是做贼一般偷偷摸摸地溜到了那阴气森森的墓地里。

  不,他们本身就是在做贼。

  “爹,我真的怕,我怕那里面真的有鬼……”如风几乎要尿裤子了,赖在墓穴口就是不敢下去。

  “都到这里了,还怕什么,你给我下去!”他爹一脚就将他踢了下去,然后又迅速地将石门合上。

  已经没有退路了,如风知道自己只能前进不能后撤了。

  但他脚下还是在发抖。

  “莎莎,我知道你在这里,”如风他爹一进入墓地里就大声呵斥道,“你还是快点出来吧,免得我动粗伤了和气!”


Tags:盗墓奇遇

很赞哦! ()

上一篇:恐怖故事合集

下一篇:独活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盗墓奇遇]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007篇
  • 长篇鬼故事:1504篇
  • 校园鬼故事:2212篇
  • 医院鬼故事:586篇
  • 民间鬼故事:3940篇
  • 家里鬼故事:1606篇
  • 真实灵异事件:934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