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短篇鬼故事>浏览文章短篇鬼故事

鬼窥人

鬼怪屋华英雄2022年12月26日短篇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审讯室的灯光很刺眼,孙狄瞪着通红的双眼,他不停的嘟囔:“有鬼在监视我!”。两位警察围着孙狄坐,他们的眼神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旁边一名女记者沈婕也凑了过来,她用湿毛巾给孙狄擦了擦汗,试图缓解他的情绪。因为现在,孙

  审讯室的灯光很刺眼,孙狄瞪着通红的双眼,他不停的嘟囔:“有鬼在监视我!”。两位警察围着孙狄坐,他们的眼神可以起到震慑作用。旁边一名女记者沈婕也凑了过来,她用湿毛巾给孙狄擦了擦汗,试图缓解他的情绪。因为现在,孙狄魂不守舍的样子让警方怀疑他精神失常!

  孙狄的衣服至少有一周没换过了,头发毛毛糙糙的,胸前还戴了条皱巴巴的鲜红色领带,他机械的用手揉搓着领带,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孙狄,请你冷静下来,能给我们讲讲你什么时候和刘恒星住进人文大学南楼的?还有事情发生的经过。”年轻警察温和的语气让孙狄放松了不少。

  孙狄脸色苍白,他的手神经似得抽搐着,他开始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四个月前,孙狄接到刘恒星的电话,他说人文大学老教学区缺教务工作者,要求他到人文大学陪他做教务工作,电话中刘恒星的声音很奇怪,似乎受了什么惊吓。

  孙狄的年龄已经三十出头,但由于自身学历上的限制,至今没有稳定工作,他答应了刘恒星的请求,电话中他讥笑刘恒星是个胆小鬼

  人文大学是所民办大学,在江北城最西边,紧邻一家公墓,由于之前有人传言风水不好,大部分学生都搬去了市内新教学区,刘恒星去的人文大学是老教学区,教室都是平房,现在学生已经放暑假了,出了打扫教室,喂喂食堂养的鸡,就没有什么教务工作,可刘恒星总说有鬼监视他,但他又舍不得离开这么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叫孙狄来陪他,亏他还是个大男人!

  孙狄刚刚走进刘恒星的房间,就被刘恒星一把拽了进来,刘恒星张望了一下四周,他迅速把门插好。

  刘恒星脸色发青,脖子上的青筋涨得大得象要爆炸的样子,满头的汗珠子,孙狄被他吓了一跳,连忙问事情的缘由。

  “孙狄,有只鬼在监视我!我来到这里做教务才知道的,怪不得这里那么久找不到教务老师!听说以前这里是乱葬岗子,解放前日军杀了近几千名老百姓,埋在这里,这里怨气太重了……”刘恒星嘴角抽搐着。

  孙狄看他的样子有点神经质,连忙安慰他“什么乱葬岗子,什么怨气太重,你这样都是从哪里听说的?别害怕,有我在呢!”

  刘恒星咽了口吐沫,他继续说“我来只见听说前一位教务老师被吓的精神失常,我图在这里做教务工作工资高才来的,等我来这里以后,就听说这里怨气太重,风水不好,十年前学校在操场的最北边建了个观望塔,足足有四层楼那么高,本来是起到镇鬼神的作用,还专门找了个道长诵经,结果刚刚半年观望塔就因为地基的问题,被迫拆掉,道长也神秘失踪,不过由于那个道长生前普颂的金刚经,学校好多年没有闹过鬼……”

  刘恒星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继续说“前几个月,人文大学部分学生要搬进城里,或许是人气少的缘故,前一位教务老师说有只鬼监视他,不久就住进了疯人院。接下来由我顶替他,前几天,食堂的看门狗也莫名其妙的死了,狗脖子上有两个血窟窿!现在学生都放暑假了,人气越来越少,我整天都不敢出屋,真的有鬼在监视我啊!它,看不见,摸不着!孙狄,我该怎么办?”他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叫起来,神经质的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看来刘恒星真的受了惊吓,原来为了稳定工作而来的孙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凉了半截,可是出于面子上的问题,不好意思马上离开,孙狄勉强应付了几句“我们大老爷们,没啥可怕的,我陪你几天!”话音刚落,孙狄又开始为自己说的话后悔了。

  两天过去了,孙狄一直和刘恒星在一起,包括吃饭睡觉,但是孙狄已经发现异样了,不是刘恒星疑神疑鬼,是真的有种看不见的力量在监视他们!

  孙狄感到这种力量一直在偷偷窥视他们,它就在他们身后,但是你确看不到它!

  这天中午,刘恒星发疯似得抓住孙狄的手“孙狄,我受不了了,我们离开吧!大不了工资不要了!我总感觉有只鬼在窥视我们,我们报警吧!我真的担心我们两个会在离开学校的路上被……”

  其实孙狄比刘恒星更恐惧,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安慰刘恒星“别冲动!世界上没有鬼!都是自己吓自己!没有证据报警,人家会以为我们有精神病的!这些天我们形影不离,等学生开学,我们就离开!”说罢,孙狄的手心渗出了冷汗……

  中午,孙狄一个人在水房洗衣服,突然,他看到水房的窗户上映衬着红色连衣裙,学校里根本没有女儿啊,哪里来的连衣裙,这条裙子鲜红鲜红,好像是血做成的,难道是有学生放假前忘记把裙子拿走?不对啊,昨天他收衣服的时候,根本没见到除了刘恒星和自己以外的任何衣物啊!接下来,他被一个声音吸引过去了,是脚步声!这个脚步声不是刘恒星的,而是一个女儿穿高跟鞋的声音,它又节奏的接近了孙狄的水房……

  孙狄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刘恒星在传达室吃泡面,如果有陌生人进来,刘恒星一定会阻拦或者通知他,不可能大中午让一个女人溜进来,何况是水房!难道这个穿高跟鞋的女人已经把刘恒星……

  孙狄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头皮发炸,他准备用洗衣盆做抵挡的工具,那个女人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孙狄猛然回头,将洗衣盆用力砸了过去……

  “啊”的一声尖叫,一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被吓了一跳,她迅速躲开了……

  刘恒星听见声音也迅速赶来“孙狄,没事的,这个女人是记者!”

  听见刘恒星的声音,孙狄长叹一口气,原来他看到水房玻璃上的红色连衣裙是这个女记者的倒影!他咒骂道“有记者采访?你怎么不提前通知我?”

  女记者走了过来,她微笑着说“我叫沈婕,我刚刚进门的时候和刘恒星打过招呼了,刘恒星一时尿急,所以我先过来了,没想到把你吓到了,我是接到刘恒星的举报,特地来采访的。”

  “是啊,我去了趟厕所,你不让我报警,我只好找报社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记者。”刘恒星解释到。

  孙狄连忙整了整衣衫,因为他不想在女人面前出丑,他斜眼瞪了一眼刘恒星,责怪他好端端的叫记者来做什么?

  由于现在是大中午,似乎气氛上没有那么压抑,由于记者的一再要求,刘恒星只要带着这位女记者沈婕去了那个已经破烂不堪的废墟——十年前建的观望塔。

  观望塔入口凉气逼人,再加上看不到底的洞穴,女记者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为了积累素材,她匆匆的拍了几张照片,就告别了刘恒星和孙狄。

  观望塔的洞口发出幽幽绿光,好像要把整个世界吞灭……

  刘恒星和孙狄被吓的后退几步,他们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办公室。这天晚上,刘恒星不知怎么了,坐立不安,他嘴里不停的唠叨“我犯错误了,我犯错误了,我不该给报社打电话叫记者来啊!我被鬼监视了……”他象石灰一样的嘴唇惨白惨白的,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神经不安,像触电似的。

  孙狄见状不知所措,他不停的张望着四周,不是刘恒星在发神经,他真的能感觉到有只鬼在角落里欣赏着他们的恐惧

  突然,孙狄想到了一个问题!水房是没有窗户的,也就是说没有反光进来,能把女记者的红色连衣裙映衬在水房的玻璃上!难道真的有个看不见的女鬼

  刘恒星躲在自己的床上浑身哆嗦,他好像拚命地想说话,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脸上恐怖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有两眼不住地闪动.

  孙狄不想再和他说这件事,以免吓到他,孙狄倒了一碗牛奶给他,牛奶有安眠的作用,孙狄自己也喝了一碗,可大半夜过去了,他怎么也睡觉着,孙狄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刘恒星,自己只好起来上网。

  他打开网页,可奇怪的是哪个网页也上不上去,只有QQ可以上,一个陌生人加了孙狄的QQ,它的名字叫“在你窗外”,它加了孙狄后开始说话了。

  “今天你看到我了吗?我就在你窗外!”

  突然,孙狄的余光发现有一条红色连衣裙在他们办公室外微微飘扬!一时之间,孙狄懵了,他吓得心头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他感到自己背后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两腿像弹棉花似地不住打颤。

  他不敢往窗外多看一眼,也不敢惊动刘恒星,因为他怕刘恒星吓疯,他关闭了电脑,克制自己的眼睛不向窗外看。

  奇怪的是,电脑怎么也关不上,那个叫“在你窗外”的人不停的发送信息“你看到我了吗?”

  孙狄一下子躲进了被窝里,他想了种种可怕的鬼的样子,越想越怕,索性把头也蒙上!

  即便这样,孙狄还是感觉背后始终有只鬼在注视着他。那种目光爬过身体让他浑身发麻的感觉越来越强,可是他根本不敢掀开被子,这矮床也不容他有转身的余地。他尽量把双腿蜷起,身体弯曲,后背尽量地往后靠到床板。可是来自背后的可怕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他能感觉到背上有力量在向他压来,那力量沉重无比,他有种强烈的意愿从床下冲出去,可孙狄不知道冲下去后躲在哪里?恐怖一寸一寸的逼近孙狄的身体,他试图找到一点生命的声音,被子下面,他却只听到我加剧的心跳,扑通、扑通……

  孙狄不敢有任何行动,我静静的等待天亮,等天一亮,他和刘恒星冲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们就报警,和警察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

  接下来,天蒙蒙亮的时候,孙狄隐约听到食堂的鸡几声惨叫……

  孙狄掀开了被子,突然,孙狄意外发现刘恒星不见了!刚刚他还在熟睡呢?

  天哪!刘恒星哪里去了!孙狄他惊慌得如寒蝉般,他疯了一样叫嚷着“刘恒星!你在哪里?”孙狄的嗓子都喊哑了,也没见到刘恒星半个人影!

  孙狄跑了出去,突然,他发现食堂养的十几只鸡都死了,死状恐怖,十几只鸡都整齐排在食堂鸡舍的门口,所有的鸡都被放干了血,每一只鸡脖子上都有两个血孔!

  “刘恒星!刘恒星!”孙狄的声音几乎能刺破旁人的耳膜了!

  仍然没有任何人回答!

  恍悟间,孙狄跑到了观望塔的废墟前,观望塔的入口处像个漩涡,他感到来自地下的微微震动,观望塔再次倒塌了,连入口也找不到了……

  孙狄觉得天昏地转,天前一黑,他昏倒了。

  醒来的时候,孙狄已经在警署,警察先给他吃了镇静的药物。他这种疯疯癫癫的状态整整一周才逐渐恢复。警方需要孙狄配合才能破晓整个事件!

  刚刚孙狄的回忆,警方已经做了记录,之前拜访过他们的女记者沈婕也来到了警署,她需要优秀的稿件来上交自己报社。

  刺眼的灯光下,孙狄更加恐惧,他呆滞的双眼望着前方,嘴里还在嘟囔着“我被鬼监视了!我被鬼监视了!”他浑身玲彻骨髓,这是一种模糊的、无以名之的恐惧。

  站在一旁的女记者沈婕对警察将“那天去采访他们的时候,刘恒星就是这样的恐惧,尤其是他带我走到观望塔入口的时候,哦,对了,我当天还拍了照片呢!”说罢,沈婕将照片递给了年长的警察。

  又一名年轻警察走了过来“警官,我们小对经过4天的挖掘工作,终于在观望塔再次塌陷的遗址找到了已经腐烂的尸体!经化验,正是死者是失踪的刘恒星!”

  此刻的孙狄听到这个消息没有任何反应,他用手使劲抓搓这那皱巴巴的红色领带,听说这个是有驱鬼作用的“灵物”,孙狄的紧张得脑门上尽是汗,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他半张着的嘴嘟囔着“我被鬼监视了,刘恒星走了,下一个是我!”

  “警官,看来孙狄的状态很槽糕,我们推测是他们两人有幻觉,刘恒星好奇走进观望塔时被意外塌陷的观望塔砸死的,而孙狄是看到倒塌的观望塔压死的刘恒星,精神失常,怀疑自己被鬼监视了,孙狄精神不正常,我们先用他到医院住一阵。”年轻警察做了惊人的推理。

  “好吧!只能先这样了?”年长的警官发号的命令。

  女记者沈婕将今天的笔录作为最新新闻刊登在江北晨报上。

  “警官,请问那十几只鸡意外死亡,被抽干了血怎么解释呢?现在人文大学因为这个时间都停课了,大家都相信有鬼神作怪!”年轻警察忽然想到了什么疑虑的说。

  “此事不能张扬,对外只能宣布是刘恒星和孙狄产生了幻觉!”年长的警官一本正经的说。

  孙狄被送往了精神病医院,三个月后,他的精神逐渐恢复了正常,他办理出院后,就隐居起来,似乎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

  就当人文大学有鬼窥人这个传说逐渐在人们视线中退却时,人们突然在江北晨报上看到了关于鬼窥人的真相!

  人文大学观望塔下方为宋代王爷墓葬,并有几千名男女殉葬!经证实不是日军杀害的无辜百姓。

  孙狄因在人文大学老教学区观望塔盗宝青花瓷花瓶,并将同谋刘恒星杀死,证据确凿,被人民法院判死刑!

  其之前装疯,并且伪造刘恒星失踪与食堂十几只鸡被杀,皆被警方侦破。

  江北晨报沈婕报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刘恒星第一次打电话要求孙狄来陪自己做教务工作,其实是个幌子,刘恒星在学生放暑假后,意外发现废弃的观望塔下面是的古代墓穴的盗洞!他叫来孙狄一起挖掘,并且制造了人文大学夜晚有鬼窥人的邪说!使旁人不敢接近。

  十年前,这里已经被那个诵经的道士打着镇鬼神的幌子在人文大学空地上建立了观望塔,并且在修葺观望塔时把地下的宝物洗劫一空,刘恒星和孙狄决定碰碰运气,结果两人仅发现有一个青花瓷花瓶,就在他们要将青花瓷花瓶带出人文大学的时候,意外碰到女记者沈婕来访,无奈之下,二人只能装作被鬼窥视,故意将女记者沈婕吓跑,之后,孙狄一时贪念,想将青花瓷花瓶据为己有,变将刘恒星引到墓穴最深处,然后趁其不备拉响了微型炸药,将其活埋,之后,又将食堂的鸡和够杀死,并且抽干血,造成鬼做的假象。红色连衣裙女子为孙狄杜撰,之后,孙狄装疯,躲过了警察的追问。

  孙狄本来在出院后取走埋在人文大学南楼后操场的青花瓷花瓶,不想被人发现,露出马脚。再警方的一再追问下,交代了自己盗宝杀人的真相!

Tags:审讯室 警察 记者 人文大学 胆小鬼 民办大学 公墓 风水 教室 乱葬岗 怨气 鬼神 道长 金刚经 疯人院 精神病 女鬼 红色连衣裙 恐怖 幻觉 医院 殉葬 盗洞

很赞哦! ()

上一篇:独臂羽客

下一篇:欲望的囚徒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鬼窥人]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437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4篇
  • 医院鬼故事:587篇
  • 民间鬼故事:3879篇
  • 家里鬼故事:1597篇
  • 真实灵异事件:724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