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短篇鬼故事>浏览文章短篇鬼故事

爱的绑架

鬼怪屋华英雄2023年01月14日短篇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我的双眼又开始隐隐作痛,我下意识的靠在床头闭眼休息了一会,就在睁眼的一刹那我居然看到了靳大伟-我的继父!他头发蓬乱,直勾勾的看着我,手上端着热腾腾的鸡汤。我一下子把脸转了过去,说实在话,我讨厌这个男人。我父亲死得早,母亲一个人带着我生活很艰辛,去年母亲认识了这个叫靳大伟的男人,一个出租车司机,听说以前是在京剧班子里配乐,后来京剧越来越不走俏,他又没什么技能,就做了司机,听说他老婆嫌他穷跟别的男人跑了。母亲最初觉得他人好,出于工作上的便利,他经常用车接我回家。这些丝毫没有换来我对

  我的双眼又开始隐隐作痛,我下意识的靠在床头闭眼休息了一会,就在睁眼的一刹那我居然看到了靳大伟-我的继父!

  他头发蓬乱,直勾勾的看着我,手上端着热腾腾的鸡汤。

  我一下子把脸转了过去,说实在话,我讨厌这个男人。我父亲死得早,母亲一个人带着我生活很艰辛,去年母亲认识了这个叫靳大伟的男人,一个出租车司机,听说以前是在京剧班子里配乐,后来京剧越来越不走俏,他又没什么技能,就做了司机,听说他老婆嫌他穷跟别的男人跑了。

  母亲最初觉得他人好,出于工作上的便利,他经常用车接我回家。这些丝毫没有换来我对他的好感,我总觉得他的样子怪怪的。

  结果,没有多久,我母亲竟然和这个男人结婚了!我真的很讨厌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因为他的出现,我早上洗澡后都要穿的严严实实的。

  他知道我不喜欢他,他经常为我洗衣服,甚至我不在家的时候,连内衣内裤也替我洗的很干净。这反而让我很反感,我最讨厌他动我的东西,我真想一个人出去生活。

  这时候,我认识了白昱,他高大英俊的样子让我着迷,我们很快建立的恋爱关系。可是母亲反对我早恋,她不许我出去再见那个白昱,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靳大伟在中间挑唆。如果让我抓到证据是他在挑唆,我一定饶不了他。

  “柳絮,你眼睛总疼,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靳大伟关切的把鸡汤端了过来。

  “不需要,以后没有我允许,你不要进我的房间。”我将声音故意放大。

  靳大伟将鸡汤放在我桌子上,他安慰我“你母亲怕你恋爱影响你学习,等你母亲心情好的时候,我去劝劝她……”

  我知道他又开始讨好我了,我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我打算出去走走,躲开这个老男人!

  这时,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双眼很痛,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我尖叫着,我晕了过去……

  就在我将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感觉到靳大伟把我抱向了他的车……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

  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柳絮,你怎么样了,别着急,大夫说你没事的。”母亲焦急的问。

  “我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了?”我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柳絮,你得了暂时性的眼盲症,医生让你住院治疗一周。医院不让陪住,你别着急,我和你母亲会每天来看你的。”这是靳大伟的声音。

  什么?暂时性的失明?我头皮发炸!

  “我会不会以后都看不到了?多久可以好啊?”我急的快哭了出来。

  靳大伟握紧了我的手“别着急,一周会好的。”

  这时候,护士们走进了我,他们开始给我的眼睛换药。我的母亲和靳大伟也被请了出去。

  换好药之后,房间里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护士们说医院不让陪住,告诉我有事情按警铃。我像是老虎爪上的小鸟,被恐怖捉弄着。我该怎么办?我会不会从此以后就失明了?

  或许是,护士们给我打了镇静剂的缘故,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旁呼唤我。

  “柳絮,你醒了?你让我担心死了。”是我朝思暮想的白昱的声音。

  我用手揉了揉眼睛,仍然什么也看不见。

  “白昱,是你吗?我好害怕,我的眼睛看不见了。”我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听说了,你别害怕,医生说你是暂时性的,我在月亮湾有套房子,我带你去那里休养吧,以我家的条件请私人医生到家里给你看病也是没问题的。正好还可以躲避你母亲。”白昱一面对我将着他的计划,一面帮我穿衣服和鞋子。

  是的,白昱家里条件很好,在城里和郊区都有别墅,母亲说这样的男人就想玩,不是对我真心的,所以母亲一直反对我和他交往。

  不过,现在到是一个好机会。

  我迟疑了一下“我突然消失,母亲一定很着急的。”

  “别担心,我留了一封信在你的床头,告诉你母亲,你去封闭式治疗了,一个月肯定回来。”白昱随即把我搀了起来。

  我太喜欢白昱了,我居然答应了他的请求。

  他拉着我走出了医院,很快我到了他的车子里。周围静悄悄的告诉我,现在一定是黑夜。

  或许,白昱为了掩人耳目才选择黑夜来接我吧。

  车子足足开了几个钟头,我终于到了白昱所说的那个宁静的月亮湾。

  白昱把我扶到卧室里,然后他自己去厨房做了我最爱吃的宫保鸡丁,我真的很惊讶,原来白昱这个富家子弟还会做菜。

  由于我看不见,菜是白昱一口一口位我吃的。

  白昱告诉我,他认识的那名医生一会会来给我看病,我们要在这里住在一个月,稍后,白昱要去超市买一些我爱吃的菜。

  这位医生几乎和买菜归来的白昱是同一时刻进来的,医生先给我的眼睛按摩,然后开始给我眼睛上药,他嘱咐我要多休息,医生的声音很苍老,估计是个年龄很大的人了。

  医生走后,白昱从厨房出来了,他又给我拿来了几瓶啤酒。

  就在我刚刚要喝啤酒的刹那,我的嘴唇碰到了白昱的嘴唇,白昱几乎是狂风暴雨般的开始吻我。

  我的身体发热,逐渐的,我比白昱还要主动,我感到白昱爬在我身体的瞬间,一串泪珠掉在了我的额头上。

  或许,我们能在一起夹杂了太多的情绪……

  夜晚,白昱突然搂紧了我,他说希望我的眼睛永远不要好,任何人不要找到我们!

  我的后背不禁发凉。

  之后的一周,那位医生就来了三次给我按摩眼睛,之后,一直就是我和白昱独处。这些天,我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我们过的昏天黑地,每晚,我和白昱都疯狂的进行酣畅淋漓。

  这晚,我刚刚睡觉,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白昱从我身边跑过去开门。

  我听到了一个男人大喊“我是警察,你们是谁?有身份证吗?”

  白昱好像不让警察进门,他将警察推了出去,接下来我好像隐约听到一阵厮打的声音,许久,白昱把门关上回到了我身边

  “没事,睡吧,刚刚是有人喝醉了酒走错门了。”白昱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

  我确怎么也睡不着,刚刚的事没那么简单。

  夜晚,我起身上厕所,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能清楚的记得,从卧室卫生间的距离,向左边走十步,然后直走五步,然后想右转。

  卫生间前有块瓷砖微微凸起,若是不小心,真的会把我绊倒。这告诉我卫生间到了。我在想或许白昱家也不是很富有,不然也不会买这个简陋的房子。

  我上厕所回来,意外的发现白昱不在我身边

  “白昱,你在哪里啊?”我轻轻呼唤着。

  几分钟后,白昱居然猛然回来了,他身上有股刺鼻的味道,好像很腥!

  “你去哪里了?你身上有股血腥味?”我惊讶的叫着。

  “哦,我想早起给你做糖醋鱼,我刚刚把鱼化开了,这鱼似乎很新鲜,你都闻到腥味了?”白昱打趣的说。

  我没有多想,但是心里却始终不安,吃过饭后,我想到小花园走走,却被白昱拦住。

  我抓住白昱逼问他“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医生也没来给我看病,你也鬼鬼祟祟的,昨晚门外喧闹的人到底是谁?”

  我的咄咄逼人让白昱无从应答。

  接下来,我闻到了来自小花园的血型味,我向看个究竟,不想,被白昱拦住。

  “柳絮,好吧,我和你说实话,昨晚那人是你的继父靳大伟,你不是一直很讨厌他吗,我把他杀了,昨晚,他冒充警察来查房,说要带走你。也许他是根据我留在医院病房的纸条找来的,我不许他打扰我们,所以,我失手……”白昱说话的声音支支吾吾。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我吓坏了。

  “你杀了靳大伟?我是讨厌他,但是你也不要杀他啊,杀人要偿命的!”我吓得语无伦次了。

  白昱拍了拍我“别害怕,这里很偏僻,我相信外人很难找到这个地方,要不这样,我一会把他尸体埋在小花园,然后我们搬家,搬到更远的地方,多一个月再说。”

  我浑身哆嗦,手足无措。

  事到如今,也只好按照白昱的方法做。

  白昱迅速处理了靳大伟的尸体,随后,他带我开车去了另外一个住处,这个住处似乎很远,大概天黑了才到。

  白昱安顿好我休息后,他去了超市买东西。

  我一个人做在这件新房子里忐忑不安,警察会不会找到我们呢?白昱会被通缉吗?还有,我的眼睛怎么办?为什么白昱找的那个医生不来给我看眼睛呢?

  这时,我下腹胀痛,下身一阵湿热,我想我的生理期来了,白昱不在,我只好自己摸索着走到卫生间……

  向左边走十步,然后直走五步,然后想右转。

  地上的一块凸起将把绊倒了。我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心想这次又是个廉价的公寓,不对!这个卫生间的地板前怎么也有凸起呢?

  我神经不安,常常突然之间身子抽搐,像触电似的。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中生成,一定是这样的,白昱只不过带我在城里转了几圈,我现在住的还是以前的房间!

  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勉强走到了小花园,我摸到了一把铁铲,开始挖土,果然,花园下面有具尸体

  我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我把整个事情连贯了起来,我想是白昱因为爱绑架了我,事先他根本没有给我母亲留下纸条,我的继父靳大伟找来了,白昱失手杀了他!

  天啊!白昱因为爱我会这么疯狂!

  不管怎样,我要先离开这里才可以。

  我将尸体埋好,自己摸索着走出了大门。

  就在我刚刚走出大门不久,白昱回来了……

  他疯狂的抓住我“柳絮,别离开我,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好吗?说罢,他他捂上了我的嘴巴,将把绑架回到了那座房间……

  刚刚一进屋门,白昱便粗鲁的剥下我的衣服,他把我按在墙壁上,咬我的脖子和耳朵,他随后把我的臀部抬起做出攻击的姿势……

  白昱爬在我耳边对我说“柳絮,我活了那么大,不知道什么叫激情,直到我第一次遇到你,那天你的校服忘记系胸前的口子,白花花的胸脯露了出来,我发誓我要得到你”

  我不知道这个白昱胡说的什么?情急之际,我的右手摸到一个花瓶,我狠狠的朝他的头砸了下去……

  我听到白昱的一声惨叫,我疯了一样爬了出去,大喊救命。

  我的眼睛又开始剧烈疼痛,我逐渐的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里,不过我的眼睛恢复了正常,我居然再次看见了这个世界!

  眼前的母亲憔悴了很多,她的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她用勺子将新鲜的鸡汤送到了我嘴边。

  “妈妈,我做了噩梦,我梦到自己被人绑架了。”我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傻孩子,那不是梦!是真的有人绑架了你,都怪妈妈太大意了……”母亲的声音开始呜咽。

  母亲的旁边居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昱!

  我吓得两腿像弹棉花似地不住打颤。

  “白昱,你……”

  白昱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我都听说了,绑架你的人是你的继父靳大伟!他是冒充我的声音将你骗走的,被警察发现后,他居然杀了那个民警……”

  什么?绑架我的是靳大伟?不是白昱?这些天我居然和这个老男人在缠绵?惊慌得犹如冷水浇身,瘫软在地上。

  这时,门外两名警察走了进来,他们告诉了我整个事情的真相。

  原来,靳大伟早期在京剧班子做过,模仿别人的声音是他的强项,他在远郊租了房子,以白昱的身份接近我。他已经得了脑瘤,活不了多久。所以才会做出绑架我这样的疯狂行为!

  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挤在我脑中,有如事实,我觉得两腿抖颤得厉害,手也抓不住了。、

  这些天,我居然被这个靳大伟玷污了,我想起来他和我缠绵的样子就恶心。

  一旁的警察告诉我,靳大伟知道他活不了多久了,我主动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了我。我的眼睛继续眼角膜移植,要不是靳大伟主动捐出,我现在恐怕早就失明了。

  听到这里,我觉得我的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残忍地割开,悲痛从伤口流出。我说不出是悲伤,还是该庆幸自己意外得到光明的机会,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脏!我居然和靳大伟激情澎湃了整整两周。难怪他身上有股烟味是白昱没有的!他的手在我腿上划圈子,我能感觉到有老茧滑过的感觉!

  想到这里,我恶心的想吐,我疯狂的冲向医院的卫生间,我要将自己的身体洗干净。

  我足足冲了有几个钟头,最后被母亲劝了出来。

  我最终晕倒在母亲怀里。

  第二天,我醒了,我听母亲说白昱离开了我,他接受不了我又再次失明的可能性,他更接受不了,我被继父绑架诱奸这个事实。

  我爱的男人白昱抛弃了我,或许他已经另择新换。

  而我不爱的男人靳大伟,确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玷污我,虽然他以捐献眼角膜作为给我的补偿,但是这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

  我在想,男人真的太自私了,我要保护我我自己,母亲为了我又熬了一整夜,我心疼的和母亲相拥在一起。

Tags:继父 鸡汤 出租车 司机 京剧 医院 眼盲症 镇静剂 月亮湾 尸体 噩梦 失明

很赞哦! ()

上一篇:另一个我

下一篇:爱之殇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爱的绑架]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660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9篇
  • 医院鬼故事:588篇
  • 民间鬼故事:3885篇
  • 家里鬼故事:1603篇
  • 真实灵异事件:701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