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民间鬼故事>浏览文章民间鬼故事

林府鬼影

鬼怪屋华英雄2022年12月30日民间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乔馨雨是嫁进林府的三少奶奶,红色喜帕下面是她那秀气水灵的脸,如月的凤眉,一双美眸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她是小药铺乔大的独生女,乔大好赌,女儿乔馨雨就当做五百两银子送给了林府少爷林天顺做了三少奶奶。想到这里,乔馨雨一下子气愤的揭开了喜帕,她将喜帕仍在了地上,也就在这一瞬间,乔馨雨看到窗边有双绿幽幽的眼睛正在盯着她!乔馨雨眨了眨眼睛,那双诡异的眼睛突然又不见了。

  乔馨雨是嫁进林府的三少奶奶,红色喜帕下面是她那秀气水灵的脸,如月的凤眉,一双美眸含情脉脉,挺秀的琼鼻。她是小药铺乔大的独生女,乔大好赌,女儿乔馨雨就当做五百两银子送给了林府少爷林天顺做了三少奶奶。

  想到这里,乔馨雨一下子气愤的揭开了喜帕,她将喜帕仍在了地上,也就在这一瞬间,乔馨雨看到窗边有双绿幽幽的眼睛正在盯着她!乔馨雨眨了眨眼睛,那双诡异的眼睛突然又不见了。

  她被吓得大叫了一声。

  丫鬟芸儿闻声连忙跑了进来,她为三少奶奶倒了杯茶,顺便将喜帕又给乔馨雨带上。

  “三少奶奶,揭喜帕是不吉利的,况且是老太太决定你嫁进林家的冲喜的。”说道这里,丫鬟芸儿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冲喜?难道你们林府有丧事?”乔馨雨连忙追问芸儿。

  芸儿脸色很难看,她连忙岔开了话题“三少奶奶,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我们不要说这些了。”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惊恐的叫声。

  “不好了,快来救人啊!二少奶奶菊香跳井了!”下人们大声呼喊着。

  这下,可把乔馨雨给吓坏了,芸儿让乔馨雨在房里好好休息,自己跑到了外面帮忙救人。

  许久,二少奶奶菊香的尸体打捞上来了,可是人已经死了……

  结果,大喜的日子变成了大丧,第二天整个林府的人都穿着丧服,少爷林天顺也不例外,就连与三少奶奶的圆房也暂缓了几日。

  早上,乔馨雨给老太太请过安后,连忙把芸儿叫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将门插上,开始询问芸儿。

  “芸儿,我乔馨雨也是小户人家出身的,我可没有把你芸儿当下人啊,你也就别瞒我了,把林府的事情好好和我说说吧,昨晚那个二少奶奶为什么会自杀?我听说林天顺娶的大少奶奶奶也在一年前去世了?他们究竟怎么死的?”

  芸儿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深吸了口气,缓缓讲述了林府二位少奶奶意外身亡的事。

  原来,二年前林天顺娶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闺秀叫柳冰梅,柳冰梅人长得一般,但是琴棋书画,连林府的下人都很喜欢她,可是大婚后不久,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少爷林天顺就是琴瑟不和,结果柳冰梅在大夫刚刚诊断出有喜脉的当月竟然意外上吊了……

  老太太觉得柳冰梅住的北边的院子晦气,就让人封了。

  一年后,少爷林天顺在外面看上了一个会唱戏的漂亮女人,她叫杜菊香,可是杜菊香原是订了亲的,想好的就是和她一起唱戏赵魁。可是林天顺是个凡是不到手不罢休的男人,他抢了杜菊香做二少奶奶,又派人把那个赵魁打发回老家了。

  谁知这个杜菊香是个烈性女子,自从进了家门就没迎合过少爷林天顺,其中一次,杜菊香竟然给林天顺的茶里下了药,并且要在林天顺午睡的时候行刺他,幸好被丫鬟翠儿发现,这下子可激怒了老太太,老太太专门让自己的丫鬟雁儿服侍杜菊香,并且不让林天顺再接近她,谁知这个杜菊香是彝族,会些巫术,她居然用一种迷香迷倒了下人,自己要逃出林府,结果还是被少爷林天顺抓了回来。

  接下来,这半年杜菊香就失去了自由,还变得疯癫了,昨晚又犯了失心疯跳井自杀了……

  一连两位少奶奶都无故出事,老太太才找了算命的,算命的说少爷林天顺要找到四户全阳的女儿为妻才能化解阴气,所以才有了三少奶奶乔馨雨进林府。

  听到这里,乔馨雨心里有数了,因为她的祖母就是彝族,如果二少奶奶杜菊香真的会用迷香和巫术的话,说明她自己没有疯,不然,就是有人用巫术控制了杜菊香。

  乔馨雨要求芸儿带自己去杜菊香的灵堂看看,或许能有新的发现呢。芸儿不好推脱,就只得答应了乔馨雨的要求。

  第二天,乔馨雨和芸儿起的很早,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就悄悄的走向了二少奶奶杜菊香的灵堂

  路上,她们经过哑叔老刘的茅草屋,哑叔老刘是个天生的哑巴,他在林府做了很多年,每天的工作就是给林府扫院子,看大门。现在正值秋天,叶子纷纷下落,再加上昨晚的秋雨,到路有些泥泞,没想到哑叔老刘这么早就出来扫院子了。

  刚刚走到杜菊香的灵堂门口,只见翠儿惊慌的跑了出来。

  “不好了,快来人啊!二少奶奶杜菊香的尸体不见了!”翠儿吓得面色如土,舌头僵住了,说不出话来。

  乔馨雨心里一惊,她和芸儿连忙跑了进去。

  果然,杜菊香的尸体没有了。其他几位守灵的下人还在沉睡中。

  乔馨雨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女儿,她想到这里是出事第一现场,就仔细的观察这里的环境。

  一股异样的香味告诉乔馨雨,这里一定被人使用了迷香,迷香是一种能让人沉睡的香,乔馨雨小时候见自己的祖母曾经用它来安眠。

  接下来,乔馨雨房间外发现了一串隐蔽的脚印,昨晚刚刚下过小雨,那串脚印是女人的脚印!难道是杜菊香的脚印?

  芸儿也看到了,两人不约而同的惊恐的抱在了一起。

  随后,少爷林天顺也赶到了,他一边让人到处搜查杜菊香的尸体,一边让乔馨雨和芸儿赶紧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

  乔馨雨和芸儿就只好退下了。

  她们刚刚回到自己屋里,就死死的把门撞上。

  因为乔馨雨心里清楚,他们彝族有种巫术,人死了后,可以坐蛊,这样她的尸体就可以行走了,也就是说三少奶奶杜菊香的尸体是被人用蛊运走的。

  但是,这具尸体翻墙是不可能的!肯定有人要为她打开大门,那么谁有门钥匙呢?哑叔老刘!

  想到这里乔馨雨头皮发炸。

  “芸儿,我敢肯定的说,这个林府这的不简单!少爷林天顺,老太太,包括和杜菊香亲近的几个下人都有可能是杀人凶手,或许大太太柳冰梅的死也和杜菊香的尸体失踪有关,我们要保护好自己。”乔馨雨的脸惨白惨白的,吓得眼睛瞪得大大的。

  “三少奶奶,你放心,我芸儿不会离开你的。”芸儿坚定的信念让乔馨雨放松了很多。

  乔馨雨感到额头一阵晕眩,差点蹲在地上,或许是这几天她想的太多了,她让芸儿服侍她早早的睡下了。

  乔馨雨受了惊吓,她发起了高烧,足足三天才退烧。

  第四天,乔馨雨的高烧退了,她的情绪缓解了一些,她让自己试图冷静下来,她询问芸儿“你知道这个林府还有谁也是彝族的?谁会有那种迷香呢?”

  “哑叔老刘,他是彝族来的,不过他人很好,在林府做了那么多年,应该不会是他。”芸儿思索着。

  乔馨雨心中一惊,又是那个哑叔!

  就在这时,老太太的丫鬟雁儿来了。

  “三少奶奶,老太太让您过去呢。”雁儿说罢就急急忙忙的带三少奶奶走。芸儿则留下来整理房间。

  到了老太太的房间,乔馨雨看见老太太满脸阴沉就知道没好事。

  果然,乔馨雨私自闯进灵堂是件很晦气的事,被老太太一顿训斥,她警告乔馨雨沾了阴气不吉利,并且让乔馨雨这几天不要和少爷林天顺圆房。

  乔馨雨被老太太这么灰溜溜的骂了一顿,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一个人回到了自己住的东院,天空中有下起了小雨,还是芸儿有眼色,她拿着雨伞来接乔馨雨了。

  在回到东院的路上,她们两人隐约看到哑叔居然在雨中扫院子。

  既然老太太忌讳她打探二少奶奶的死因,那么,乔馨雨为了知道真相只好自己偷偷调查了,好吧,既然老太太不让自己和林天顺圆房,那么自己还图清净呢。

  午后,乔馨雨吩咐芸儿把那位哑叔老刘叫到自己院子内,她想问问哑叔关于杜菊香的事,因为这个林府只有哑叔和杜菊香是彝族来的。并且哑叔有林府大门的钥匙!

  没想到,十分钟过后,芸儿惊慌失措的跑了回来。

  “不好了,三少奶奶,哑叔老刘已经死了,尸体也是在二少奶奶杜菊香跳井的地方,他的尸体都泡的没人样了,看样子足足死了三四天了。”

  “三四天了?怎么可能?芸儿,我们早上不是还见到哑叔在扫院子吗?”乔馨雨身子瑟缩了一下,感觉鸡皮疙瘩在身上拱起。

  “是啊,我也看到了。”芸儿疑惑的皱着眉头。

  天哪!乔馨雨惊叫了一声。

  “那个哑叔是人假扮!真的哑叔三天前就死了!”乔馨雨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她不敢往下想了。

  “林府没有那么简单!原来凶手一直潜伏在林府内。”乔馨雨的声音开始颤抖。

  “你说什么?三少奶奶?凶手就在林府?他还会化装成别人的摸样?”芸儿吓的后退了几步。

  这时,少爷林天顺走进了房间。

  他带来了几样小菜,顺便拿了几个国外同学买的外国香水的送给乔馨雨。

  他安慰乔馨雨“这桩婚事虽是我母亲做的主,但是我现在只有你这一位姨太太了,你可要加紧时间给我们林府添丁啊!”

  乔馨雨的脸一下子红了,红得像一朵含苞的石榴花。但是乔馨雨仍然没有放松警惕,她给芸儿使了个颜色。警告她不要胡说。

  芸儿见状退下了。

  房里只剩下了乔馨雨和林天顺,乔馨雨这时才开始审视这位少爷,一副古铜色的脸孔,浓浓的眉毛,一双铜铃般的眼睛,说起来也算的上是俊美的少爷,怎么看着也不像是杀人凶手?更不像是欺男霸女的浪荡少爷,乔馨雨心想也许凶手另有其人?但是乔馨雨仍不敢放松警惕。

  不想,林天顺主动说起了大少奶奶柳冰梅的死因。

  原来,柳冰梅的真实身份是日本特务,林天顺担心她看到了原本不该看的东西,就只能再她喝的茶里下了**,不想,药性太强,柳冰梅失心疯发作自己上吊了。

  但是杜菊香的死是个意外,这点是林天顺也没预料到的。

  并且林天顺向乔馨雨解释,杜菊香当时是被卖给戏班子的,被那个叫赵魁的人强迫定亲,是他救了杜菊香,不想杜菊香刚刚嫁进林府也精神失常,结果前几天也跳了井。

  他安慰乔馨雨不要慌张,过段时间,是老太太的六十大寿,他亲自请了很有名望的风水道人给林府看风水,并且重新布局乔馨雨的东院,这样就不会再有阴气了。

  乔馨雨追问林天顺到底从事的是什么工作?是否在为国民政府工作?

  只见林天顺笑而不答,他告别了乔馨雨,并且承诺一定等水落石出的时候,才和乔馨雨圆房!

  乔馨雨一个人在房中若有所思,芸儿趁机跑了进来。

  “少爷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三少奶奶真是有福啊!”芸儿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三少奶奶,现在林府连续出人命,我看这个少爷是靠的住的,要不……”

  “不,我们谁也不要相信,哑叔老赵死了一定另有隐情!我想杜菊香的尸体一定是受了蛊自己跑掉的,可是尸体不能翻墙,所以凶手就用偷了哑叔老刘的钥匙开了林府的大门,后来也许是被哑叔撞上,所以杀了哑叔,凶手为了混淆时间概念,那天在雨中假扮哑叔老刘……”乔馨雨分析着说。“可惜哑叔死了,我们无从查证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个凶手经常出入林府,对林府的地形很熟。并且他会易容术。”

  究竟会是谁呢?

  乔馨雨怀着种种疑问睡着了,夜里,她醒了,她看到窗外那双她刚刚过门看到的绿色眼睛在怒视着她,她的胸前不知道是谁给她放了一双女人的绣鞋!

  一双大手正在掐她的脖子吗,她快要窒息了。

  “啊”的一声尖叫,乔馨雨醒了。

  是芸儿把她推醒的。

  “三少奶奶,你醒醒啊,你怎么了?”芸儿的额头冒出了汗珠。

  芸儿攥住了乔馨雨的手。

  就在刚刚,乔馨雨居然用自己的手狠狠的掐自己的脖子。

  很显然,乔馨雨也精神错乱了,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老太太耳朵里。

  老太太居然不让芸儿在服侍乔馨雨,而是让自己的丫鬟雁儿去服侍乔馨雨,以免三少奶奶乔馨雨有个好歹,林府成了别人的笑柄。

  芸儿推辞不掉,只好去侍奉老太太了。

  老太太还让雁儿给乔馨雨炖了上好的参汤给乔馨雨补身体。

  喝过老太太恩赐的参汤,乔馨雨明显精神好了许多,这天她正在东院晒太阳,突然,看到芸儿匆忙跑来送给了她一张纸条,有匆忙消失了。

  乔馨雨知道这里肯定有隐情,她自己偷偷跑去了厕所,打开了纸条。

  “三少奶奶,不要和参汤啊,二少奶奶杜菊香就是喝了老太太配的补汤才疯掉的!”俏夕阳的手在不住的颤抖,就连那汗也被吓得掉了下来。

  不得已,乔馨雨想了个办法,她说自己刚刚搬进礼服不适应,一定要喝自己娘家煲的烫才可以,她要求自己的母亲来陪自己,或者要自己母亲亲自为自己炖补汤。

  结果,老太太不同意,乔馨雨只好亲自去老太太的房间。

  她向老太太说明了缘由,并且说自己娘家的补汤又滋补功能,三个月为一个疗效,肯定能为林家添丁的。

  顺便乔馨雨要求芸儿服侍自己。

  老太太只答应了乔馨雨的一个要求,她让下人们去乔家去补药,但是由于芸儿服侍的不好,乔馨雨发烧两次,老太太说什么也不同意让她服侍三少奶奶乔馨雨了。

  乔馨雨值得告别了老太太,她一个人闷闷的坐在房里发呆,她让雁儿去请少爷林天顺过来,而雁儿遵从老太太的意思,说三少奶奶的身子还没养好,暂时不让圆房。

  接下来,乔馨雨就像被关禁闭了一样,一举一动都逃不出雁儿的眼睛,而雁儿又是大事小事都向老太太报告的。

  这天,雁儿去了老太太那里,乔馨雨终于可以透透气了,她正打算去洗衣房找芸儿,不巧经过后花园的时候,看见少爷林天顺匆忙的跑进花房,乔馨雨一时好奇,就躲在假山后面,足足二十多分钟,林天顺才从花房走出来,乔馨雨确认林天顺走后,她悄悄的跑进了花房。

  终于,在花房的最南端的屋顶上,乔馨雨发现了一根拍电报用的电线!

  乔馨雨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一个人回到了房间。

  只见芸儿脸色发白的跑了进来。

  “不好了,三少奶奶,老太太的便头痛又犯了,雁儿正在给老太太扎针灸呢!您赶紧过去看看吧,这次老太太病的不轻啊!”芸儿语无伦次了。

  乔馨雨来不及梳妆打扮,她慌忙跑向了老太太的厢房。

  只见雁儿一个人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给老太太扎着针灸。而老太太呢,歪做着,整个人已经不醒人事!

  一旁的丫鬟翠儿对三少奶奶乔馨雨说“三少奶奶,你们先回去吧!我看老太太这次真的病的不轻啊……”

  “别胡说!老太太吉人自有天相,翠儿,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炖药啊!”林天顺把翠儿训斥了一番。

  乔馨雨见林天顺心情不好,自己赶紧回房了。

  二周过去了,林府要给老太太办理六十大寿了,可老太太卧床不起,她勉强能说话,走路仍然有困难。

  林天顺坚持要办这个六十大寿,并且邀请了当时几位有名的客人,包括警察厅厅长和大学的教书先生。

  这天整个林府热热闹闹,张灯结彩。

  乔馨雨也换上了特意为她做的新衣,镶了桃色的芙蓉的上衣衬托出乔馨雨妩媚的脸,她戴了一副珠圈,在素净面庞中自然显出富丽来。

  乔馨雨注意到这几位客人都是所谓的“革命党”,现在风声那么紧,老太太六十大寿也用不着请这么多客人吧?

  就在乔馨雨刚刚入座的刹那,丫鬟芸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不好了,井里发现了雁儿的尸体,好像死了好久了,尸体都泡发了!”

  在坐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芸儿,你退下,今天是老太太六十大寿,你别老散布这么不吉利的话!”林天顺把芸儿赶出了宴席。

  他刚刚回到座位,还没坐稳,丫鬟翠儿有跑了进来“少爷,不好了,三少奶奶是凶手,她会易容术,刚刚我亲眼看到是她给了老太太一个嘴巴,我上面拦住,没想到面具下是三少奶奶的脸!”

  宴席上所有的人都朝乔馨雨看去,连林天顺也吃了一惊!

  乔馨雨大喊冤枉,可是没有人理睬她。

  林天顺马上跑到了老太太房里,只见老太太大声呼救“乔馨雨会变脸,她要杀我!天顺你要抓住他。”

  没错!果然是乔馨雨!

  这下子,可惹怒了林天顺,他命人把乔馨雨抓了起来,关进了花房。

  乔馨雨歇斯底里的大喊“我是被人冤枉的!”凭她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理会她。

  这时,乔馨雨的嘴被一个人捂着了,她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孔。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这个花房早就被我偷偷打地道,这里可以通向外面,我要带你逃走。”男人坚定的声音让乔馨雨毛骨悚然

  她分离挣脱出来“你是谁?你和林府是什么关系?”

  “好,我告诉你,我就是这几桩命案的凶手,杜菊香的尸体也是我用蛊弄走的。”男人的眼神很锐利。

  “什么?你是凶手?你放开我,林天顺,救我!”乔馨雨大叫着。

  许久,乔馨雨没有等到林天顺来救他,相反,是这个陌生男人给他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他就是和二少奶奶一起唱戏的赵魁,林天顺拆散了他们,杜菊香嫁进林府后宁死不从,没想到居然给林天顺下药,她还伤了林天顺,要逃出林府。老太太决定除掉这个女人,于是,在杜菊香吃的参汤里下了疯药,杜菊香在犯病的时候跳井死了,赵魁思念青梅竹马的杜菊香,他化妆成林府的人进了宅院,他用蛊杜菊香的尸体运了出来,当然,他之前偷了哑叔的钥匙,不巧,在他把钥匙归位的时候,被哑叔看见了,结果,赵魁为了掩人耳目杀了哑叔,之后,乔馨雨和芸儿看见的哑叔是赵魁假扮的!

  老太太也是害死杜菊香的罪魁祸首,赵魁又先将雁儿弄死,之后,假扮雁儿给老太太扎针灸,从而致使老太太瘫痪,最后,赵魁假扮乔馨雨的样子当着翠儿了面,给老太太一个耳光,为了让众人以为一切都是乔馨雨做的。

  果然,他们把乔馨雨像犯人一样关在花房,这都是赵魁预料中的,所以赵魁事前就将地道挖好,他为了救乔馨雨出林府!

  “你是凶手!你为什么要救我?”乔馨雨怒吼着。

  就在乔馨雨想知道真相的时候,林天顺拿着枪冲了进来,他狞笑着“我就说嘛,乔馨雨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杀的了那么多人?凶手一定另有其人?我终于知道事实真相了,原来你赵魁一直潜伏在林府。”

  此时,林府上下已经鸡犬不宁,整个林府被日本兵包围,几声枪响后,林府已经乱作一团。

  “乔馨雨,你看见了吗?这个林天顺才是日本奸细,他是卖国贼,他故意给老太太过六十大寿,是为了邀请革命党给老太太祝寿,最后让日本人一网打尽。”赵魁谩骂着。

  “哈哈,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杜菊香不是自己跳井的,是她意外发现了我为日本人工作的身份,她是被我推下井的,她和我的大太太柳冰梅是一样的下场!”林天顺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

  “林天顺,你这个卖国贼!”乔馨雨心提到嗓子眼儿上来,浑身紧张得就像拉满了弓的弦一样。

  “你们去死吧!”林天顺的手扣动了扳机。

  这时,丫鬟芸儿冲了进来,她死死的抱住了林天顺的身体大喊“三少奶奶快跑啊!”

  赵魁一翻身按住了机关,花房下面出现了一扇暗门,他们迅速跳了下去。

  只听“啊”的一声参加,芸儿倒在了血泊中……

  地道只有不到一百米,上来就是林府的后门。

  赵魁将她拉了上来,他告诉乔馨雨自己的真实身份就是革命党!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吗?几年前,我和杜菊香唱戏意外摔伤了左腿,是你的父亲乔大好心赏了我们金疮药。杜菊香,日本人已经占领了咱们县,我已经得到可靠消息,你娘家已经……你愿意不愿意和我一起抗日?”赵魁的声音又些激动。

  “这?”乔馨雨有些犹豫。

  “趴下,危险!”

  “嘭”的一声枪响,一个男人倒下了……

  这时,一个穿百姓服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原来他就是赵魁的上级。

  不远处,林天顺的已经胸部中弹……

  望着赵魁和他上级的正义的眼神,和远处林府那冲天的火焰,乔馨雨已经毅然决定加入革命党!

  一年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赵魁参加了八路上了前线,屡立战功。而乔馨雨留在组织内部做政治工作。解放后,乔馨雨和赵魁喜结连理,成为八路内部一段佳话。

Tags:鬼影 少奶奶 喜帕 丧事 尸体 丧服 自杀 喜脉 上吊 唱戏 巫术 算命 阴气 彝族 迷香 灵堂 守灵 风水 抗日

很赞哦! ()

上一篇:鬼叫门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林府鬼影]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658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4篇
  • 医院鬼故事:588篇
  • 民间鬼故事:3880篇
  • 家里鬼故事:1597篇
  • 真实灵异事件:719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