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民间鬼故事>浏览文章民间鬼故事

巫蛊

鬼怪屋华英雄2023年01月03日民间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林家大小姐林娇在房中午睡,此刻,一双炙热的大手缓缓伸向了她嫩白的脖子,林娇似乎嗅到这双大手发出的腐肉般的味道,她想大声尖叫,却被捂住了嘴巴。那像枯木般的大手在林娇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鲜红的血迹顿时像出闸的猛兽般涌了出来,尖锐的指甲把林娇的皮从脖子处撕成了两半……“啊”的一声尖叫,林大小姐从噩梦中醒来,丫鬟芙儿连忙给她端上清茶。林娇抿了几口加了安神药的茶,顿时觉得好了许多。

  第一章

  林家大小姐林娇在房中午睡,此刻,一双炙热的大手缓缓伸向了她嫩白的脖子,林娇似乎嗅到这双大手发出的腐肉般的味道,她想大声尖叫,却被捂住了嘴巴。

  那像枯木般的大手在林娇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鲜红的血迹顿时像出闸的猛兽般涌了出来,尖锐的指甲把林娇的皮从脖子处撕成了两半……

  “啊”的一声尖叫,林大小姐从噩梦中醒来,丫鬟芙儿连忙给她端上清茶。林娇抿了几口加了安神药的茶,顿时觉得好了许多。

  随后,柳公子如约而至,柳公子柳生与林大小姐定了亲,现在的他已经成为林府的常客。他让丫鬟们准备好紫檀木的古琴和笔墨纸砚,又开始与喜欢音律的林大小姐切磋了。林娇暂时忘却了刚刚的噩梦,与柳公子在房中忘情的抚琴,她身穿水蓝色长裙,头戴翡翠玉簪,粉嫩的手指像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悠扬的琴声让人听着心醉。

  柳公子虽然是小户人家出身,可他人长的英俊潇洒,写的一手好字,还通晓音律,让宅院里的小丫鬟们都看傻了眼。

  林大小姐之所以答应这门亲事是有原因的,林大小姐林娇虽生的娇艳,但小时候莫名其妙的染上风寒后高烧不止,病好了之后就有了走路瘸腿的毛病,不然家世显赫的林大小姐天生自负,怎可能愿意嫁给柳生这个小药店老板的儿子!

  一曲完毕,柳生用毛笔为林大小姐谱了一首风花雪月的词,林大小姐心花怒放,粉嫩的脸颊泛起了红晕,她笑的跟花一样,连忙叫下人准备上好的酒菜。丫鬟芙儿在一旁伺候笔墨纸砚。

  看着林大小姐与柳公子卿卿我我,芙儿心生嫉妒,刚刚的给林大小姐的香茶中就是芙儿亲自在药店调配的疯药,所以,不知情的林大小姐饮后常常噩梦连连。此刻,她真想用她们苗家祖传的巫蛊诅咒这个林大小姐早点死掉。

  这些年,芙儿已经受够了林大小姐这古怪的脾气。这个林娇大小姐因为天生的瘸腿的缺陷,脾气很暴戾,平时里对芙儿这个丫鬟动不动就打骂,芙儿的胳膊上现在还有几个月前的血痕,现在,有了柳公子的出现,林大小姐的脾气似乎收敛了很多。

  芙儿终于可以在一旁偷偷的看着她仰慕已久的柳公子。每当柳公子来林家做客,芙儿都会觉得心里发热,她总会换上新的绣花衣服,出来伺候客人。时间长了,柳公子也注意林府这个长相清秀的小丫鬟了。但是,这一切被林大小姐看到了,她把芙儿轰出去扫院子,没办法,芙儿见不到柳公子了,只好在院子里用树枝练字,她细细长长的手指,像雨后新出的笋芽尖儿。一次,练字的芙儿正巧被陪林家大小姐赏花的柳公子看到,他惊叹芙儿一个丫鬟居然写的一手好字,就一时起兴,在芙儿的写的字后提了首诗,这让林大小姐气愤不已。

  柳公子走后,林大小姐大骂芙儿不知廉耻勾引柳公子,克扣了她两个月的工钱,芙儿本来就有个做下人的母亲长年患病,再加上林大小姐的克扣,哪还敢买新衣打扮自己,芙儿只怪自己命苦,在林大小姐身边再也不敢打扮自己,从此以后就穿旧衣服示人。

  芙儿恨透了林大小姐,她一直想找拆散她和柳公子,她跑到了柴房找到了自己长年卧床的母亲。

  “娘,我们苗家不是有种巫蛊吗?您教教我怎么用?”芙儿焦急的请教母亲。

  “芙儿,苗家的巫蛊就是放自己的血来做血咒,它有两种用途,一种是放血诅咒别人,一种放血救别人,无论哪种都会伤自己的身体。”芙儿的母亲缓缓的说。

  “娘,您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为什么您教我认字,确不把巫蛊这个传家本领教我呢?”芙儿眼角流下了眼泪。

  “芙儿,娘知道你喜欢那个柳公子,可你们身份相差悬殊,你和柳公子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的。娘不能让你用巫蛊去诅咒别人,娘的身体就是被我们苗家的巫蛊弄坏的,娘是为了保护你。”芙儿的母亲说话越来越虚弱了,她努了努身子,勉强坐了起来。“芙儿,柜子里有娘攒下的几两银子,这个月就不要给娘买药了,你买块好布料,再买个漂亮的玉簪子,林大小姐成亲那天打扮的漂亮点。”

  “娘,我不想看到他们成亲!您为什么不肯教女儿巫蛊呢?”芙儿气的气得哭着跑出了母亲的房间。

  芙儿娘看到女儿伤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芙儿跌跌撞撞跑到了后花园碰上了马车夫小武,小武告诉芙儿,林大小姐与柳公子的婚期已经定在下个月十五,林大小姐格外开心,赏了下人每人一两银子,林府的人都去领赏钱了。

  芙儿听后心里发酸,她要领赏钱,然后好好的打扮自己,在林大小姐成亲那天,将自己打扮成林府最漂亮的丫鬟,让那个林大小姐看了都嫉妒。

  芙儿到了布店里挑了最美的绣着莲花的桃红色绸缎上衣和月牙白长裙,为了买到一个和自己布料般配的簪子,芙儿用了给母亲买药的钱。

  她在玉品店挑了一个上午,终于咬牙买下了上面镶有红宝石的银簪子,还买了一盒上好的胭脂。

  第二章

  芙儿回到柴房里,她端坐在铜镜前,一缕一缕的梳理自己的长发,整个林府,只有芙儿拥有这样瀑布般得黑发,连林大小姐也不曾拥有,芙儿穿上了店里买的桃红色的上衣和月牙白的长裙,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里出水芙蓉般得少女竟是自己!

  芙儿的妙曼身段,像燕子一样轻巧,她转了圈坐在铜镜前欣赏着自己的美。身后,母亲托着病重的身体走了过来,她为芙儿戴上了那镶有红宝石的银簪。

  “我的芙儿是林府最美的姑娘啊!”芙儿母亲欣慰的笑了。

  林大小姐成亲的日子到了,芙儿精心打扮自己后,穿上了她和母亲认为最华丽的衣服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林大小姐拜天地,入洞房。

  林府所有的丫鬟都惊叹芙儿的美艳,就连柳公子也时不时的回头看着芙儿。

  然而这一切又惹怒了林大小姐,她等客人都离开后就给了芙儿一个巴掌,把芙儿轰回了她的柴房。

  芙儿受辱,回到柴房,她用废布料做了小布娃娃,上面写了林乔的名字,芙儿用银针拼命的扎啊!扎啊!芙儿的哭声惊动了母亲。

  母亲这两天的身体越发不好,她托着病重的身体走到芙儿身边

  “芙儿,娘知道你心里的不如意,娘身体不行了,想把一切告诉你,希望你以后心里不再有怨恨。”芙儿母亲虚弱的说。

  “娘,女儿又被那个大小姐欺负了,您为什么不肯教给我巫蛊呢?”芙儿痛苦的抽泣着。

  芙儿的母亲用剪刀剪开了自己的枕头,从里面拿出了苗家巫蛊的使用方法。她缓缓的开始讲述了她的故事……

  芙儿的母亲金彩菊和姐姐金彩凤都是苗寨的人,他们这个苗寨只有她们姐妹知道巫蛊的使用方法,再她们出苗寨到打算镇上生活时,她们的师傅一再警告她们姐妹,使用巫蛊是迫不得已时才可用,否则会伤及自己的性命。

  金彩菊和金彩凤来到了镇上,她们打算靠卖药为生。就在镇上一个药铺做下手,她们姐妹两人同时喜欢上给药铺做长工的杨六,但杨六为人重情,只对长的娇艳的姐姐金彩凤情有独钟,但是金彩凤确一心想嫁有钱人,想过奢华的生活。

  一天,林府的林老爷来买药,他看上了长的像水仙一般的金彩凤,并想收她做二姨太,姐姐金彩凤早就厌恶了采药卖药这么辛苦的生活,便一口答应了。

  杨六一直喜欢姐姐金彩凤,他要求金彩凤留下来,不要嫁入林府。谁知被金彩凤一顿奚落,不久,金彩凤嫁入林府成为二姨太,失魂落魄的杨六娶了妹妹杨彩菊,也就是芙儿的母亲。

  不久,姐姐金彩凤生下了女儿林娇,由于生的是女儿,金彩凤不再得宠,林大老爷还要找小老婆,这让林彩凤气愤不已。随后就听说林家的林老爷和大太太得了莫名其妙的怪病,他们死的很惨,死状也很恐怖。听下人们说林老爷和大太太高烧不退并浑身溃烂,死的时候血染红了整张床,伺候他们的一个小丫鬟看到了吓成了疯子。

  妹妹金彩菊一听就知道是姐姐用了苗家巫蛊诅咒别人了,她曾经亲自去林府劝姐姐金彩凤收手,可姐姐不听,由于用巫蛊放血诅咒别人会伤到自己的身体,姐姐金彩凤要求妹妹给自己补充一些血以便自己身体恢复,并承诺等她害死林家的二位少爷后,林家的财产会分给妹妹一部分做报酬,不用以后那么辛苦去采药为生,但妹妹金彩菊拒绝了。从此姐妹两人变得生疏了。

  姐姐为了得到林家的财产,就变本加厉的使用巫蛊,她先害死了大少爷林传文,随后又把不满三岁的二少爷赶出了家门,一时之间,林府上下都畏惧这位会使用巫蛊的儿少奶奶。

  就这样姐姐金彩凤做了林府的主人,但一年后,由于金彩凤使用巫蛊诅咒别人过多的失血,她逐渐的身体越来越弱,诅咒别人自己也要付出了代价,金彩凤又恳求妹妹用巫蛊放些血给自己养身体,否则自己会有生命危险。妹妹金彩菊觉得姐姐作恶多端,不肯救她。

  就这样,姐姐金彩凤的身体越来越弱……

  这天,妹妹金彩菊临产,她发现杨六不在身边,无奈之下她只得叫邻居帮忙请产婆,女儿芙儿生下了,可父亲杨六确病倒了。原来,杨六得知杨彩凤病重,他连夜赶到林府,他放自己的血去给姐姐金彩凤养身体,姐姐金彩凤身体好了起来,可杨六确阳气大伤,回家后几天就死了。

  第三章

  姐姐觉得亏欠妹妹金彩菊和杨六,就派人把他们接到林府才住。可妹妹金彩菊狠透了姐姐,是她让自己变成了寡妇!一次,她趁下人们不在,用银簪扎林娇的手心,金彩菊取了林娇的血,并且放自己的血用苗家巫蛊诅咒林娇。

  随即,林娇小姐发起高烧,但这一切被姐姐金彩凤察觉,她哭着跪求妹妹原谅自己的并且放过自己的女儿,金彩凤告诉妹妹,一旦使用过苗家巫蛊后,整个人身体就会不断衰弱,就算杨六放血救自己,也只能延缓一段时间而已,金彩凤告诉妹妹,自己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巫蛊害人终害己,告诉妹妹以后不要像她一样的下场!

  金彩菊看着身体虚弱并且已经有悔改之意的姐姐,心软了,她原谅了姐姐!金彩菊停止了诅咒林娇,但是结束的似乎有点晚了,林娇小姐持续的高烧使她变成了坡脚,金彩菊又用巫蛊放自己的血给刚刚学走路的林娇,但一切无济于事了,林小姐从此成为了瘸子!终于,使用巫蛊害人的金彩凤得到了报应,她越来越虚弱了,姐姐金彩凤去世的那个晚上,把小林娇托付给金彩菊。毕竟,妹妹金彩菊是她唯一的亲人!

  金彩菊谨记姐姐的警告,不要再使用巫蛊害人,否则会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可巫蛊的威力就是大,由于金彩菊用巫蛊放血诅咒过林娇,不久后,她自己的身体也变得体弱多病。

  从此,芙儿在很小的时候就要每个月给自己的母亲金彩菊熬汤药。

  芙儿听母亲金彩菊讲完了这个故事,早已泪流满面。

  “娘,林娇既然是我的的堂姐,为什么对我这么狠毒呢?每当我看见她和柳公子在一起我就嫉妒的发狂!”芙儿哭着说。

  “芙儿,林娇是因为身体的残疾所以性情怪一些,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娘也因为使用巫蛊伤了自己的身体,娘不希望你有事,所以不教给你我们庙街巫蛊的使用方法。”说罢,金彩菊的咳嗽更厉害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芙儿见了心痛不已,连忙给母亲擦拭。

  “芙儿,娘这次怕是真的不行了,娘不希望你心里有仇恨,这个巫蛊就随娘一并入棺材吧!以后不希望再听到有人用巫蛊害人!”金彩菊说完便虚弱的晕倒了。

  芙儿整整一宿守在母亲身边,她没有想到天亮的时候能她再也没听到母亲说话……

  三天后,芙儿的母亲去世了。由于柳公子是林府的当家人了,他见芙儿可怜,便瞒着林娇小姐让下人厚葬芙儿母亲,由于芙儿的母亲死在林大小姐大婚的时候,柳公子决定将芙儿母亲住的柴房重新修整来冲晦气,为此,他还亲自去了柴房一次。芙儿为此感激不已。

  事后,林娇小姐听到下人们议论此事,她大发雷霆。她趁柳公子外出,将芙儿赶出林府,芙儿无奈,只得去其他丫鬟的家中暂住一些日子。

  没想到,两个月后,林府的马车夫小武来报信儿,那个美若天仙确性情暴戾的林娇小姐突然得了怪病,高烧不退。而柳公子也被传染了,身体越来越弱,整个林府忙得一团糟,由于缺人手料理家势,马车夫小武传柳公子的话,叫芙儿回去伺候。

  芙儿听到心爱的柳公子得病,着急的上了小武的马车,迅速回到了林府。林府新房中,林娇已经咽了气,她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脸上的肉已经腐烂,容颜已毁,掀去她的被子,只见林娇的浑身的皮都掉了,露出了血淋淋的鲜肉,像披了一件红衣服……

  芙儿恶心的吐了一地,她心想:林娇这个性情暴戾的大小姐,她得了这样的怪病暴死真是报应!

  随后,芙儿来到了柳公子的房间,看到柳公子像大病躺在床上,他的脸像刷上了一层白灰,死白死白的。芙儿连忙用给自己母亲补身体的药房给柳公子熬药,接下来的一个月,芙儿对柳公子寸步不离,直到柳公子可以坐着说话。

  “芙儿,我又看到你了,你为什么突然不辞而别了?”柳公子含情脉脉的说。

  “是林小姐把我赶走的。”芙儿委屈的说,眼角出了了眼泪。

  “芙儿,我不喜欢那个心如蛇蝎的大小姐,要不家里订了这门亲事,我才不会娶个性格恶毒的林小姐,芙儿,你留在林府吧!我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你。”柳公子动情的说。

  一番话让芙儿激动不已,她的脸绯红,像刚刚绽放的樱花,柳公子看的双眼发直。突然,柳公子咳嗽不已,他拉住芙儿的手:“芙儿,你母亲以前以采药为生,通晓苗家的医术,你可知道你们苗家传说的放血救人的那个方法吗?”

  第四章

  “苗家的巫蛊放血?”芙儿心里一惊,脸色阴郁,眉心隆起。使用巫蛊会伤身体,芙儿想起了母亲的警告,不敢言语。

  “芙儿,你好好打听一下你们苗家巫蛊救人的方法,等我病好了,我就收你做林家的少奶奶!你要相信我!”接下来,芙儿感觉到柳公子靠了过来,鼻息暖暖得喷到了她的脸上,柳公子两片薄薄的唇轻轻的的吻了芙儿的额头。

  芙儿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突然,芙儿想到了什么,她用手挡住了柳公子的吻。“柳公子,你等一下,我去药店抓药。”芙儿奔向了母亲住的柴房。

  芙儿找到了母亲藏在枕头里的巫蛊使用方法,只是芙儿走的时候是放在枕头里的,不知道为什么,芙儿在柜子的最下层发现了它。

  眼前的芙儿只要柳公子健康的活下来,哪还想后果?她按照巫蛊的方法调制了草药,放了自己的血为柳公子养身体……

  柳公子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了,可是芙儿的身体确越来越弱了,终于有一天,芙儿晕倒了熬药的炉子前。

  当芙儿醒来的时候,柳公子守在她身边,柳公子关切的说:“有你的苗家医术,我已经身体恢复好快啊!熬药这样的小事,以后吩咐下人就可以。”

  “柳公子,你的身体终于好了!”芙儿欣慰的笑了。

  柳公子开始亲自给芙儿喂药,这个是用一两银子一个的人身熬的补药。药是苦的,可芙儿顿时觉得心里甜甜的,自己在一时之间仿佛要融化掉。她想:就是自己为柳公子死了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的几天,柳公子每天都会给芙儿喂药,昂贵的药品消耗了不少,可是芙儿的身体就总不见好,她知道这是使用巫蛊的后果,也许她只能想母亲那样过着每月药不离口的生活了。

  芙儿突然觉得自己嗓子隐隐作痛,说不出话来。柳公子笑了……

  他的目光也不再温和,柳公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想在是不是觉得嗓子哑了?哈哈……林娇是我用你们苗家巫蛊诅咒害死的,你没想到吧!我早就发现你给林大小姐喝的茶中下过疯药,我就知道你这个小丫鬟不简单。”

  原来,柳公子就是被金彩凤赶走的林家的二公子林传玺,他被赶走后寄养在一个远房亲戚家,林传玺来林家的目的就是为夺回财产,并且为自己的母亲和哥哥报仇,他用柳公子这个假身份接近林娇小姐,并且与她成亲。芙儿的娘告诉芙儿巫蛊秘密的那个夜晚,林传玺偷偷听到了她们的谈话,芙儿的母亲不是病死的,而是林传玺偷偷命人给在药里下了毒!林传玺知道了苗家巫蛊放血诅咒人的秘密,芙儿的娘死后,他搜出了芙儿母亲留在枕头下的巫蛊的使用方法,接下来,林传玺放自己的血诅咒林娇,他恨林娇的母亲害死他的家人,林传玺拼命放血使用巫蛊,他让林娇死的很恐怖……

  但是林传玺确受到了使用巫蛊的副作用,他自己病倒了。林传玺打算利用芙儿为自己养身体,于是,他派人把芙儿接回林府,又引她去找到母亲的写巫蛊的书来救自己。

  现在,芙儿的身体已经垮了,但是林传玺觉得还不够!因为在林传玺看来,芙儿的母亲就是杀害他父亲和母亲包括他大哥的帮凶。他要让芙儿也死的很惨!由于巫蛊放血的会伤到他自己的身体,所以林传玺决定让这个害死他家人的金彩菊的女儿,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林传玺亲自给芙儿喂的是聋哑药。

  忽然,芙儿觉得自己似乎只能看到柳公子的嘴在动,确听不到他说话了,她只看到柳公子的面孔变的越来越狰狞。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舍命相救的柳公子居然就是二少爷林传玺,自己的娘居然是被他害死的!现在的林传玺像个个恶魔,眼睛里露出极度残忍的目光,他掰开芙儿的嘴,将一大碗聋哑药灌了下去……

  芙儿想喊救命,可她已经成了哑巴,她想逃脱,可前几天救林传玺时失血过多了,现在的芙儿一点力气没有,她似乎意识到所有的挣扎都是枉然的。她,绝望的躺在床上……

Tags:腐肉 巫蛊 噩梦 安神药 诅咒 苗家 血咒 苗寨 棺材 怪病 红衣服 报应 远房亲戚

很赞哦! ()

上一篇:林府鬼影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巫蛊]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653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6篇
  • 医院鬼故事:588篇
  • 民间鬼故事:3881篇
  • 家里鬼故事:1599篇
  • 真实灵异事件:719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