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尸衣第五部:虫师
青囊尸衣第五部:虫师
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青囊尸衣>青囊尸衣第五部:虫师>浏览文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中邪

【青囊尸衣第五部:虫师】 鲁班尺 2022年03月02日 【字体:

三月的京城,大地复苏,草长莺飞,杨柳抽枝,春天来临了。

城北昌平县长陵乡,这里是明十三陵所在地,春风和煦,游人如梭。

德陵位于天寿山潭峪岭西麓,是明朝第十五位皇帝朱由校和皇后张氏的合葬墓。当地老百姓在德陵村东面山谷里私下建造了一处坟场,名为“德陵公墓”,划地皮专门卖给京城里的居民。

这一日,小建在阿呵的陪同下再次来到这里,在母亲和姥爷的坟墓前祭奠,作子则留在十三陵的停车场里等候。

有良曾警告她,蛊人种下的“魇使令”除了是证明身份的标识外,还具有定位功能,大魇可以随时掌握她的行踪。因此尽可能的避免与其私下接触,一切都由胡不归、翁大师两人在中间传话。

阿呵远远的瞥见那两个当地装束的小男孩儿在墓地里溜达,知道小建要与他们接头,于是便知趣儿的借故走开。最近的这段日子里,蛊人曾经多次询问过小建的精神状态,她搪塞说正处于逐步的恢复之中。主公吩咐其盯紧小建,等两会结束后腾出空来,便着手开始追寻“蓝月亮谷”的行动。

山脚下偏僻的角落里,两座新墓孤零零的座落在树丛下,墓碑上的亡者姓名只简单的刻了“东东”与“姥爷”几个字,连立碑人的名字都没有,作子说这样便于掩人耳目。

小建点燃了香烛,默默的祈祷着,那两个小男孩儿见左右无人,便慢慢的靠近前来。

“小建姑娘,最近蛊人可有什么举动?”胡不归目光眺望着山峦,低声问道。

“听说京城马上要召开两会了,蛊人很忙,说是等会议结束后,就要去找‘蓝月亮谷’了。”小建悄声回答。

“鬼壶和画轴可有线索?”胡不归接着问。

小建摇了摇头:“除了那天在乾清宫拜师后,始终再未见到他。”

“你没看清蛊人的相貌么?”

“大殿里很黑,什么也看不清,他就是不想露出真容。”小建回答说。

其实她已经从阿呵的口中知道了蛊人是谁,而且在滇西大空山,就是他残暴的杀死了古树姥姥等人,并抢走了最后的一点汗青。但小建并不想现在就和盘托出,自己知道的秘密越多,将来在有良哥的面前也就越有面子。

“蛊人如此的谨慎小心,说明其必是一位公众熟悉的人物,万一身份暴露,很可能会对其造成极为不利的后果,”胡不归沉思道,“现在,他对你似乎还存有戒心,所以并不急于师徒相见。可如此一来,近不了身,盗取鬼壶和画轴就十分的困难了……”

“可以用美色勾引他呀。”翁大师在一旁插话了。

“胡说!”胡不归呵斥道,“小建姑娘还是个孩子,绝不能陷她于危险之中。”

“那怎么办嘛。”翁大师两手一摊,表示别无他法。

“看来必须要主动出击了,险中方能求胜……”胡不归沉思了半晌,最后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

“如何‘主动出击’?”翁大师不解。

“中邪。”胡不归冷冷答道。

※※※

“中邪?”小建疑惑的目光瞅着胡不归。

“没错,老夫在长白山中修行千年,自创了‘狐仙出窍’秘术,还一直未曾使用过呢,如今为了对付这只白光大魇,我们不妨一试。”胡不归郑重说道。

“你是狐仙?”小建瞪大了眼睛。

胡不归微微一笑:“尘世间除了人以外,还存在着精、灵、鬼、怪,它们被修道者一概贬之为‘邪祟’。其实不然,相比之猿猴,‘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无非就是一种‘得道’的灵长类动物而已。所谓‘得道’,就是经过千百万年的进化,掌握了语言、文字以及各种科学技术。譬如从最初的发现和利用火种,到现在日行千里的汽车飞机,相隔万里可以直接交谈的电话,以及电视、收音机等等,在普通的动物眼里,这些人类简直就是得道的‘神仙’。然而这些‘仙人’却热衷于杀戮与战争,不但任意屠宰世上的其他种类动物,而且甚至还自相残杀。”

小建想了想,他讲的不错,还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胡不归言辞坦诚的解释说:“自然界的其他动物也在进化与修行,其中佼佼者甚至可以修成人形,谓之‘得道’。但这毕竟只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有一些则修成了精、灵、怪,被贬称为‘妖孽’或是‘不干净的邪祟’,这是人类的一种傲慢与偏见,拿老夫来说,就是东北长白山中千年修炼而得道的赤狐。”

小建点点头,心中暗道,本姑娘早就猜到这小男孩儿的身体已经被夺舍了。

胡不归看小建已经理解了,于是继续说道:“但凡夺舍与附体,都是以占据他人意识与肉身为目的,而老夫的‘狐仙出窍’则不然,而是复制出一部分意识送给他人……”

小建觉得有些迷惑了,听不太明白。

“也就是说,老夫将自身某些特定的思维方式与经验复制出来,然后加诸在你的脑中。你呢还是你,但却同时集合了两个人的智力,这样才能与蛊人抗衡。”胡不归尽可能的说得通俗易懂些,她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儿,心智尚未完全发育成熟。

“不行不行,”小建赶紧连连摆手道,“这样一来,我脑袋里想些啥你不就全都知道了么?”

胡不归闻言呵呵一笑:“绝对不会的,老夫只是复制了部分意识,并且与自身完全脱离,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翁大师在一旁嘻嘻笑道:“老祖宗,您这也太复杂了,还不如让我附身上去,以本大师的口才和能力,定能将大魇给忽悠懵了。”

“呸,”胡不归对其嗤之以鼻,口中训斥道,“白光大魇不但老谋深算,机智过人,而且还不知其是否修有‘阴眼’功力。这种单纯的附体很容易被其识破,若是事情一旦败露,‘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会连累了小建姑娘。”

“真的是这样么?”小建将信将疑。

“正是如此,”胡不归信誓旦旦的保证道,“而且加诸你体内的那部分意识只会存在七七四十九天,到时候便会自行消失殆尽。”

“那好吧。”小建犹豫着答应了。

※※※

墓前,胡不归席地与小建相对而坐,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开始发功,嘴里发出“嗷”的一声长啸,身体内隐约透出了一股狐狸的臊臭气息……

小建不由得皱起眉头,噤了噤鼻子。

“老祖宗的功力深不可测,不过嘛,就是稍微有点怪味儿。”翁大师在一旁不无尴尬的说着。

须臾,胡不归将一只手掌凌空缓缓按在了小建的头顶上,岂料她囟门内突然升腾起一团浓如墨般的黑雾,怨灵们死死顶住了外侵的不明磁场。

“咦,姑娘小小年纪竟然有灵气护体……”胡不归蓦地睁开了眼睛,愕然道。

“嗯,它们是当年被平西王吴三桂杀死的无辜百姓冤魂。”小建解释说。

“请它们让开囟门,放老夫的意识进去。”胡不归点点头,吩咐说,心想这小姑娘还真不简单呢。

小建于是与怨灵们沟通,请其闪开了一条通道,让胡不归复制的那部分意识顺利的进入囟门内。

她先是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气充斥于脑中,精神也为之一振,但随即倦意袭来,便迷迷糊糊的身子一歪,躺在坟墓前睡过去了。

“我们可以走了。”胡不归站起身来说道,然后与翁大师两人悄然离去,躲到不远处的松树林之中偷偷观望着。

阿呵转了一圈后再回到墓前,惊讶的发现小建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怎么叫也醒不过来,于是一把抱起她匆匆走出了陵园。

“小主人怎么了?”作子拉开车门,不无惊讶的问道。

“怕是中邪了。”阿呵皱起眉头,吩咐作子赶紧开车回家。

阿呵坐在车里抱着小建,手指切入三关,发觉其脉象都很正常,不像是得了什么重病。回想起方才她刚与那两个孩子见过面,然后就突然倒地昏迷,感到此事颇为蹊跷,其中必有深意。

回到羊角胡同以后,阿呵随即拨打了一个秘密电话号码,将小建在德陵公墓中邪的事情禀告给了主公。

“确定她是在十三陵里中邪的么?”大魇沉吟着问道。

“是的,就倒在她母亲的墓穴前。”阿呵谨慎的回答。

“今晚带她来乾清宫,本尊亲自为其驱邪。”大魇吩咐说。

“是,主公。”阿呵应道。

羌婆子夫妇也进屋来探望小建,望着她昏迷不醒的样子,均感到颇为疑惑。

“但凡皇陵都邪门的很,”宋老拐在丐帮里呆过,见多识广,此刻悄声说道,“比如昌平明十三陵中的定陵,文革期间,红卫兵把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的尸骨从地宫里拖出来,在广场上开批斗大会,然后一把火给烧了。棺椁也被当地一户村民偷出来拆开做了地柜,后来他家的四个小孩儿钻进去捉迷藏,全部闷死在了里面。为啥建国以来所有的领导人都参观过定陵的地宫,唯独毛主席一人从未进去过?这里面肯定有说道,不可不信。”

羌婆子也点点头,但凡宋老拐说的话,准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