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校园鬼故事>浏览文章校园鬼故事

怨灵嫁衣

鬼怪屋檀小七2021年11月26日校园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我睡太久了,久到……我似乎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当我从混沌中清醒,映入眼帘的是奢华、梦幻却又陌生、阴森的房间。目光触及到那如血液般鲜红的嫁衣,我的记忆开始慢慢记忆回笼,眼前浮现一张笑意盈盈的脸。眼底一片

  我睡太久了,久到……我似乎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当我从混沌中清醒,映入眼帘的是奢华、梦幻却又陌生、阴森的房间。目光触及到那如血液般鲜红的嫁衣,我的记忆开始慢慢记忆回笼,眼前浮现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眼底一片清凉,我轻轻一抹,手指上的液体在月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我赤脚走在用上好的实木铺的地板上,脚底传来的刺骨冰寒却比不上内心的冰凉。

  我跪坐在嫁衣前,轻抚着上面的并蒂莲。

  这些都是母亲一针一线亲手缝制的。

  ……

  冷!

  刺骨的冰冷!

  无处逃避的窒息感!

  我想要奔跑,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

  我张大嘴巴,用尽全力才喊出那再也无法呼唤的称谓:“妈!”

  ……

  “妈!”

  我从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竟趴在地上睡着了。

  头痛欲裂,我跌跌撞撞地起身,打开衣柜,却发现里面放了许多童欣的衣服。

  童欣——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童欣是父亲背叛母亲的存在,但,她曾是我最好的玩伴,而且,无法否认的是,她与我有着剪不断的血缘关系,只是,我现在还无法面对她。

  看着满柜子的粉色公主裙,我微微皱眉,好不容易才在角落里找到几件之前找著名设计师量身定制的裙子。

  洗完澡后,我惊讶地发现,原本合身的衣裙,竟有些偏大。

  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

  看着落地镜里,自己那熟悉的精致面容,苦涩一笑,眼底是浓到化不来的愁绪,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控诉。

  ……

  走到一楼客厅,却没有看到父亲和童欣,一个女人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她就是我的继母——秋氏。

  或许是年纪大了,她的脸扑了厚厚的一层粉,随着她嘴巴的嚼动,粉一抖一抖地落在手背上。

  “宝贝,你下来了!”她起身殷勤地叫我坐下,她那涂满血红色口红的嘴唇一开一合,就像野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将我吞噬。

  我不动声色地躲开她,坐在离她最远的位置,埋头吃三明治。她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本以为她又要发脾气,明里暗里地讽刺一番,谁知,她竟然笑眯眯地坐下来,看着我,吃得吧唧响。

  实际上,我不喜欢这个女人,我知道,她也很讨厌我,她巴不得我早点消失,不要再碍她女儿的路。

  但,她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一脸慈爱的,看得我心里直发怵,父亲又不在,母亲也已经去世了,她实在没有必要再演戏了呀!

  她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我如坐针毡,我匆匆吃了两口,就慌忙上楼。

  身后传来她那娇嗔的声音,害得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在楼梯上:“宝贝,先别走,多吃点呀!”

  我跑回房间,将她的声音关在门后,隐约可以听见她的叹息:“这孩子。”

  阳光洒在卧室中央的嫁衣上,用金丝缝上的珠宝反射出绚丽夺目的光芒。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嫁衣发呆,眼前又浮现那熟悉的面容。

  五年前,母亲意外发生车祸,从此半身不遂,身体每况日下,在一年前不幸去世。

  然而,母亲走了不到半年,父亲就将继母和童欣带进门。童欣是父亲的女儿,这意味着,父亲早就背叛了母亲。

  那如童话般幸福的生活,原来只是父亲亲手为我跟母亲编织的的一场梦而已。

  更讽刺的是,继母是母亲生前最好的朋友,而童欣,也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

  那两个女人,最擅长的,大概就是伪装了吧!这么多年了,我与母亲竟然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她们。

  尤其是继母,玩得一手好心机,愣是将父亲忽悠得巴不得将所有家产一并奉上。

  现在,对于我,父亲只有冷漠和唾弃。仿佛我刁蛮任性、无理取闹、目无尊长、无药可救……

  如果,母亲还在,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似乎有什么从脑海里一闪而过,是了,如果母亲还在,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就绝对进不了门,母亲就是她们最大的障碍,那……母亲的死,是不是也是她们一手策划的呢?

  我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没错,那次车祸太过诡异,刹车带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断掉?而且,母亲虽然半身不遂,但,并无性命之忧,为何在保姆的照料之下,身体反而每况日下?

  一定……一定是那两个女人动的手脚,她们害死了母亲!

  我瘫坐在地,可是,我没有证据,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想,我该怎么办?父亲已经被那个女人灌了迷魂汤,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我还能依靠谁?

  世远!对,我还有世远!

  我拿起包包,开车直奔世远的公寓。

  今天的世远似乎有些奇怪,眼神猥琐,对我动手动脚,我怒极了,拼命忍住想要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为什么,今天大家似乎都有些不正常?为什么,我会这么排斥世远?如果不是母亲突然去世,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呀?

  还有,世远从来都不会对我流露出这种眼神,我到底遗忘了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我压抑住心中翻涌的厌恶感,向世远说出了我对继母的怀疑,谁知,他却像见鬼了般,离我远远的:“你在发什么疯?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

  “啊?”我发现自己似乎听不太懂世远在说什么。我发疯?我不正常?到底是谁不正常?

  我失去了疼爱我的母亲,父亲也对我爱理不理,在家被继母欺凌,就连相恋多年的男友也说我不正常?

  我决然地起身,看着像个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的世远:“我们先分开几天,冷静一下吧!”

  说完,我转身离开。

  身后,他的声音陌生而又冷漠:“切,谁稀罕?”

  我脚步微滞,冷笑,毅然决然地离开。

  这下,是真的死心了吧?

  我决定去母亲的房间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打开房门,透过阳光,可以清晰地看到细小的尘埃在飞舞着,我记得,母亲生前有写日记的习惯。

  她的日记本就锁在床头柜最下方的柜子里,临终前,母亲将钥匙交给了我,我不想触碰那些往事,所以一直没有打开。

  可是,我真的没有打开过吗?脑海莫名地一阵疼痛,眼前浮现母亲的日记本,上面写的字句扎得我眼睛生疼。

  “……我不能死,我要等,等瑶儿带我离开这个地狱……”

  剧烈的疼痛几乎将我吞噬,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我颤抖着手打开柜子,母亲的日记本正静悄悄地躺在柜子里,翻开日记本……

  “……欣欣居然是他的孩子,他背叛了我……他背叛了我……我该怎么办……”

  “……我的双腿失去了知觉,再也站不起来了,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垃圾,我真的不想活了,但,我不能影响瑶儿,她就要高考了……”

  “……他们居然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就在我们的床上……他怎么敢……”

  ……

  “……现在,他们连装都懒得装了,对我非打即骂,保姆给的药也有问题,我可能撑不了多久了,瑶儿,你为什么不回来看看妈妈……”

  ……

  果然,果然是那个女人害死了母亲!

  我坐在地上,泪水肆虐,母亲一直在等我带她离开,而我呢,大学四年,却因为贪恋自由,一直不肯回家。

  毕业回家,母亲已经油尽灯枯,早已说不了话,她的眼神,分明有太多的不舍和不甘,为什么,我看不出来?为什么?

  我抱着日记本,跑回卧室,拿起车钥匙,我要将日记本交给警察,我要那个女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打开房门,却看到那个女人鬼魅般的面容:“你要去哪?”

  我下意识地护住包包,语气不善:“不要你管!”

  “给我!”她的力气大得惊人,如鹰爪般的手猛地将我的包包夺了过去,我被顺势推倒在地,脑袋磕在地上,嗡嗡作响。

  看见她拿起那日记本,正要翻开,我心中大骇:“放开它,你这个贱人。”

  “你说什么?”她似乎有些震惊:“世远说得没错,你果然又疯了!”

  “你才疯了,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你偿命!”我起身要抢夺那日记本,却触不及防地被扇了一巴掌,再次跌倒在地。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我头已经够痛的了,你为什么总是要跟我做对?”她看上去有些痛心疾首。

  “你杀了我妈,我要你付出代价,我要你下地狱!”

  她叹息,掏了一面镜子扔在地上:“好好看看,你到底是谁?”

  镜子已经破碎,但是,我还是从上面看到了熟悉的面容,这面孔……是童欣的!

  我……我是童欣?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童欣?怎么可以是童欣?

  “不……”我难以接受,将镜子扔掉:“你骗我,我是童瑶,你害死了我妈妈,我是童瑶……”

  “宝贝,你清醒起来好不好?这段时间,你一直疯疯癫癫的,你知道妈妈有多担心你吗?”

  “滚!你不是我妈!”我将她推开,缩在角落里,脑海里传来一阵阵剧痛,我在地上打滚,汗水湿了我的面容,记忆碎片不断地在眼前拼接。

  画面定格在姐姐张得大大的眼睛上,视线所到之处,全是鲜血,我看见,妈妈和世远用菜刀,将姐姐分尸,一下两下,直到姐姐变成一滩肉泥,她的眼球,就滚落在我的脚边。

  从那之后,我便常常以为,我就是姐姐,我的记忆被一点一点埋藏,直到今天,我彻底地变成了姐姐,我找到了姐姐还来不及交给警察的日记本……

  “对不起!阿姨,对不起,姐姐!”我哭了,哭得像个孩子,母亲只想着化妆打扮,根本不管我,但是,阿姨对我很好,她给我买好吃的,买漂亮的衣裳,姐姐把她最喜欢的洋娃娃送给我……

  但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都是父亲的女儿,姐姐可以享受一切,而我却只是一个不能提及的存在。

  我搬到了这豪华的房子里,姐姐却开始讨厌我,她不想看见我,直到我看见姐姐跟许世远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我害怕地躲在一边,亲眼看见她被许世远失手打死,姐姐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我看向那如血液般涌动的嫁衣,似乎看到了姐姐那熟悉的笑容。

  我夺下母亲手里的日记本,冲向门口。身后传来母亲气急败坏的呼喊声,我坐上车,直奔警察局。

  姐姐、阿姨,对不起,让我来还你们一个公道吧!


Tags:阴森 嫁衣 并蒂莲 同父异母 血缘 继母 车祸 诡异 公寓 地狱 分尸

很赞哦! ()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怨灵嫁衣]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本栏推荐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208篇
  • 长篇鬼故事:90篇
  • 校园鬼故事:313篇
  • 医院鬼故事:227篇
  • 民间鬼故事:452篇
  • 家里鬼故事:182篇
  • 真实灵异事件:166篇
  • 关于我们:3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