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校园鬼故事>浏览文章校园鬼故事

一年前的真相

鬼怪屋华英雄2023年01月03日校园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自从我来到江北大学,我才知道我是全学校最龌龊的男生。 赵轩昂是江北大学有名的富二代,他不但家境殷实,人长的也很帅。他身边有个女生——蓝莎莎,是他女朋友,她同样有显赫的家世。他们是所有学生议论的焦点。他们两人组织了快乐生活这个江北大学特有的学生组织,很显然能参加的学生都是有点名堂的! 比如宁远,年轻的网络作家,他已经发表了不下四部小说,深受学生们欢迎。另外还有一个女生,她叫方芳,人长的水灵秀气。

  自从我来到江北大学,我才知道我是全学校最龌龊的男生。

  赵轩昂是江北大学有名的富二代,他不但家境殷实,人长的也很帅。他身边有个女生——蓝莎莎,是他女朋友,她同样有显赫的家世。他们是所有学生议论的焦点。他们两人组织了快乐生活这个江北大学特有的学生组织,很显然能参加的学生都是有点名堂的!

  比如宁远,年轻的网络作家,他已经发表了不下四部小说,深受学生们欢迎。另外还有一个女生,她叫方芳,人长的水灵秀气。她很会写诗,是江北大学的才女!从我一来到这所大学,就注意到她了。

  于是,这两位有才华的人顺利的成了他们快乐生活当中的一员。

  他们可以免费享受富二代赵轩昂的钱,一起去旅游,闲暇的时候,他们一边吃美味的糖果一边打牌让我羡慕不已。

  而我,廖勇,来自农村,不仅家里穷,人长的也很丑!最让我自卑的是我左脸上有块疤,是小时候被邻居的大黄狗咬的。

  午饭后,他们三个人正在学校的凉亭里吃着冰激凌,是的,他们现在只剩下了三个人,宁远死了!去年这个时候,他喝醉了酒从学校图书馆的阳台掉了下来……

  我虽然很需要朋友,但是加入他们快乐生活,我想都不敢想。

  正在和冰激凌奶昔的蓝莎莎瞄了我一眼,她迅速转过头去对赵轩昂说“咱们换个地方吧,有些人让我看了倒胃口……”

  赵轩昂下意识的朝我看来,他撇嘴笑了笑,那种笑带着嘲讽。

  而方芳假装什么都看不见,她又从盒子里装了一大勺子冰激凌。

  赵轩昂把方芳装的冰激凌拿在了自己手上,他冲我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很温和“廖勇,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今晚我给蓝莎莎过生日,你也来我家吧,我们打牌缺人。”说罢,他将冰激凌送在我手里。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去?合适吗?”我胆怯的摇了摇头。

  “加入我们吧!今晚七点你到我家就可以。”赵轩昂冲我挥了挥手。

  我真的有些激动了,从脖子红到脸,太阳穴的青筋胀得像豆角一样粗。

  晚上七点,我如约而至,我看到赵轩昂为蓝莎莎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来庆祝她的生日。桌子上的美味佳肴让我看了流口水。

  突然,蓝莎莎的脸色很难看,她的声音又些颤抖“今天原本不该庆祝我的生日的!今天很不吉利!”之后,她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我被蓝莎莎吓的后背冒冷汗,我心想:她是不是很讨厌我?

  “莎莎,你怎么了?”方芳关切的问。

  只见蓝莎莎脸色阴郁,眉心隆起,心像波涛中的小船起伏不定。

  她喝了口红酒,皱着眉头说“你们忘记了吗,今天是宁远的祭日啊!去年这个时候,他被活活摔死了!警方怀疑是他杀,可是没有证据!我们是不是该祭奠他呢?”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我们三个人被蓝莎莎的话吓了一跳,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

  “事情都过去了,别提这些了!今天,大家是给你庆祝生日的!”赵轩昂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这时,房间里传来了“呜呜“的哭泣声,好像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啊”的一声尖叫,蓝莎莎吓的打破了红酒的酒瓶,她大声吼叫着“是宁远!他来了……”她,浑身哆嗦,手足无措。她钻进了赵轩昂的怀里。

  方芳的脸色陡然变成灰黄,死了似的。她躲在了沙发的后面,不敢出来。

  我竖起了耳朵,仔细听了听,那个男人的哭泣声似乎又消失了。

  我的牙齿咬紧了,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怖。他们三个人的行为告诉我,宁远的死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在这时,蓝莎莎的手机响了!

  由于过度紧张,蓝莎莎居然将自己的手机扔在了地上,最后,还是赵轩昂捡了起来……

  原来是蓝莎莎的表姐来的电话,他们特意给蓝莎莎用九百九十九的玫瑰做了花环,来给蓝莎莎庆祝生日的!

  这个电话来的太及时了,很快,屋里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蓝莎莎的表姐到了,我想帮她把花环从一楼抬上来。没想到,我的热心就遭到了蓝莎莎表姐的拒绝,她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回房间的路上,我无意中经过了赵轩昂母亲的房间,我心里一惊,原来赵轩昂的母亲在几年前就病逝了……

  正当我们大家要为蓝莎莎庆祝生日的时候,我居然得到了逐客令!

  “廖勇,莎莎的表姐又带来了几位朋友,我们想单独为她庆祝生日,你也知道,你的刚刚脸吓到莎莎的表姐,要不,改天你在来我家做客?”赵轩昂的轻蔑一笑。

  这时,我才注意到房间里的其他几个人都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我,或许还带着些嘲讽。我当时肺都要被气炸了,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面对这种鄙夷的眼神,我只能抑郁忍耐。

  我走之间偷偷跑到了赵轩昂身边,我爬在他耳边对他说“其实,刚刚那个声音是你母亲的,她回来给你庆祝生日了。”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跑宿舍了。

  赵轩昂一个人站在那里,他的手在不住的颤抖,就连那汗也被吓得掉了下来。

  第二天,我还在宿舍睡觉,没想到,赵轩昂硬是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

  “廖勇,你快醒醒,你昨晚说的是不是真的?难道你能看见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赵轩昂的额头上冒着汗珠。

  我揉了揉双眼,点了点头。

  只见赵轩昂三千根发丝根根竖起,额头冰凉,眼冒金星,被无名的恐惧死死揪住。他追问我“你要和我说实话啊。”

  我问他“你母亲是不是喜欢穿中式旗袍?她一定喜欢是火龙果!我亲眼看到她从你身边走过,拿了一个吃!”

  赵轩昂屏声静气,他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许久,他嘴里吐出几个字“妈妈来看我了!”赵轩昂的眼睛红红的。

  看见他悲痛的样子,我的控制不住的想笑出声来。我下意识的避开了赵轩昂的视觉范围。

  没等我说话,赵轩昂一下子抓住了我“昨天是我对你无礼了,请你谅解,你以后就加入我们这个团队吧,今天我们打算在学校后花园吃法国甜点,你也参加吧!”

  “哦?就因为我有阴阳眼?”我诧异的看着赵轩昂。

  旁晚,我来到了学校后花园,我看见他们几个正在吃法国甜点。我注意到方芳的脸色苍白,显然是赵轩昂说过了我有阴阳眼这件事。

  我走上前去挑了一个草莓味道的蛋糕大口的吃了起来,我故意坐在了方芳的旁边。我暗恋她好久了,这让方芳觉得很不自然……

  “廖勇,那你有没有看到过宁远回来找我们?”蓝莎莎试探性的问我。

  我将最后一口蛋糕放在嘴里,故意将声音放大“有,我看到过他,不过,他好像不是自杀……”

  坐在我旁边的方芳按耐不住了,恐惧使她的两肘缩紧在腰旁,使她的脚跟缩紧在裙下,她吓得上下牙齿捉对儿厮打。

  “他真的来过?”赵轩昂的情绪也很激动。

  “你们想不想见到宁远?”我故意制造着悬念。

  “不要啊!”方芳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她跳了起来,她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

  看着如此紧张的方芳,我更加想知道真相。我把声音放大“宁远真的回来了!”

  蓝莎莎和赵轩昂四处张望着,他们用一双探索、恐惧的目光,望着四周的一切……

  突然,方芳站了起来,她对我怒吼“不对,他就是宁远!”她用手指着我。

  我本能的后退了几步,然后,我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缓缓的走进了方芳“嘿嘿,既然你都知道了……”

  “啊”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方芳的脸吓得像窗户纸似地煞白“宁远,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她一步一步缓缓的后退。

  “宁远,你是自杀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你不要过来啊!”蓝莎莎惊恐的尖叫着。赵轩昂此时也被吓的魂不附体。

  我趁机拿出了自己防身的银刀,我朝他们挥来挥去“我要你们偿命!”

  蓝莎莎和赵轩昂想逃跑,结果,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鲜血从他们额头流了出来。他们暂时已经没有反抗能力了。

  我趁机追上了方芳,我把她堵在了花园的尽头。

  一切都在我意料之内,方芳就在困在笼子里的小鸟,她跪地求饶,我差一点就笑出声了,想不到平时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的方芳今天如此窘态。没错!我暗恋方芳,看见她受惊的样子,我真的有点心疼,不过,我的目的还没达到。

  我在方芳面前玩弄着刀子,我的狞笑让她毛骨悚然

  “宁远,你放了我吧,我不是故意的!”方芳此时已经语无伦次。

  蓝莎莎和赵轩昂也朝这边看了过来。

  “宁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是威胁我的!你是逼我的。”方芳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起来。她咽了口吐沫,继续说道“学校的奖学金名额只有一个,我实在太想要奖学金了,我只不过借用了你小说的点子,想不到你用来威胁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罢,方芳哭得梨花带雨……

  “真的是你?”赵轩昂质疑的看着方芳。

  “那晚,是宁宇喝多了,他居然用此来威胁我做他女朋友,我一时生气就失手把他推了下去……”方芳吓得她脸色涨红,渐而发青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许久,还是蓝莎莎打破了僵局“宁宇,你明白了?是这个方芳推你下楼的,和我们没关系的,你找她索命好了。”

  我拿着银刀继续在他们三个人面前挥舞……

  “不对,你不是宁远,你就是廖勇!照方芳刚刚的说法,宁宇死前知道是方芳害死了他,而我们眼前这个人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他是在故意吓唬我们说出真相!”赵轩昂突然说出了疑点。

  我大笑起来,我嘲笑他们胆小“嘿嘿,还是你赵轩昂聪明啊,我没有说我是宁远啊!那只是你们这样认为而已。没想到我诈出了一条人命案。”

  赵轩昂追问我“难道你没有阴阳眼?那你怎么看到我妈妈的灵魂的?”

  “哈哈,那是因为我经过你妈妈的房间,看到了穿旗袍的遗像,还有你在你妈妈遗像前摆了很多火龙果……”我笑的几乎要断气了,我嘲讽他们的愚蠢。

  我拿着银刀架在了方芳的脖子上……

  “他疯了,我们快跑。”赵轩昂拉起地上的蓝莎莎跑向自己的丰田跑车。

  方芳的脸此时已经没有血色“你放了我吧!”

  我冲方芳一连坏笑“方芳,你亲我一下,我就放过你。我会保守这个秘密。”

  方芳一下子愣住了,她的脸像涂了一层胶水,没有一丝表情的波纹。足足几分钟,她才回过神来,她在我左脸有疤的地方轻轻的一吻……

  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好幸福,我胜利了,蓝莎莎和赵轩昂被我吓跑了,而方芳也向我投降了。

  我爬在方芳的耳边对她说“我已经被诊断出血癌晚期,我活不了多久了,我会带着这个秘密离开她。还有,蓝莎莎和赵轩昂,知道了这个秘密的人都会死,刚刚我已经把他们丰田跑车的刹车弄坏了。”

  这时,学校门口传来了一声爆炸声……

  一周后,江北大学论坛上刊登了这样一条新闻:蓝莎莎与赵轩昂意外车祸身亡,廖勇自杀身亡。方芳成为江北大学文坛新秀。

Tags:真相 学校 富二代 作家 图书馆 生日 祭日 祭奠 红酒 秘密 手机 玫瑰 阴阳眼 灵魂 人命案 血癌 车祸

很赞哦! ()

上一篇:消失的室友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一年前的真相]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655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6篇
  • 医院鬼故事:588篇
  • 民间鬼故事:3880篇
  • 家里鬼故事:1598篇
  • 真实灵异事件:719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