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鬼怪屋>校园鬼故事>浏览文章校园鬼故事

恶作剧的后果

鬼怪屋华英雄2023年01月08日校园鬼故事人已围观 【字体:

导读      夜晚,三个学生摸样的人捏手姐脚的来到公用电话亭旁,他们冲着一张寻人启事一脸坏笑…… 随后,其中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孩首先拿起了电话。 “喂?”一个年龄很大的女人低沉的声音。 “您是王女士吧,我们看到您寻人启事了,我们好像在光明路路口看见你走失的儿子了……”身材肥胖的欧阳飞故意捏着自己的鼻子,让对方听不出来自己的声音。 “真的?”电话中的妇女传来了兴奋的声音。 “不过,你心里有个准备,您儿子好像变性成女的了,被走失的**一党意外枪击打死

  夜晚,三个学生摸样的人捏手姐脚的来到公用电话亭旁,他们冲着一张寻人启事一脸坏笑……

  随后,其中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孩首先拿起了电话。

  “喂?”一个年龄很大的女人低沉的声音。

  “您是王女士吧,我们看到您寻人启事了,我们好像在光明路路口看见你走失的儿子了……”身材肥胖的欧阳飞故意捏着自己的鼻子,让对方听不出来自己的声音。

  “真的?”电话中的妇女传来了兴奋的声音。

  “不过,你心里有个准备,您儿子好像变性成女的了,被走失的飞车一党意外枪击打死了……”说罢,欧阳飞挂了电话,他乐的几乎断了气。

  一旁的方向和宁天也乐的肚子疼。

  三个男孩对这次恶作剧觉得很过瘾,他们决定到路边吃点夜宵再会宿舍休息。欧阳飞、方向、宁天三个人是一个宿舍的,自从来到财经学院上学就一直没做好事。

  这次,他们三个居然以打骚扰电话为乐趣。

  就在半年前,他们三个曾经给江北城晚报打过骚扰电话,告之对方在江北财经学院门口由于连降暴雨,宿舍前的车棚倒塌,有三名学生被困,一名老师为救学生也被困在雨中……

  结果,一名记者连夜赶来才发现上当了。后来,江北财经学院严格调查此事,他们三个人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风声过去了,他们三个人又开始恶作剧了……

  吃完夜宵,欧阳飞首先建议大家想想明晚他们恶作剧的主题是什么?

  宁天首先强着说“咱们来个过瘾的!直接给江北日报打电话!”

  方向尖尖的下巴向前探着,狡黠的小眼睛里装着两只滴溜溜转的眼珠子,他说“我们就编个大事故,把警察和记者都引来。”

  “好主意!”宁天和欧阳飞异口同声。

  第二天晚上,三个人故意等到了快十二点才出动,欧阳飞首先拿起了公用电话。

  “喂,是江北日报吗?我们这里出了大事,你们赶紧来吧!最好叫上警察……”欧阳飞故意将自己的声音压的很低。

  “别着急,你们慢慢说。”

  欧阳飞眼珠子转了转,瞎话马上编了起来“刚刚经本财经学院南门的井盖居然没有盖上,一个男学生意外掉了进去,他们同学想去救他,结果被意外倒塌的电线杆子砸死了,赶紧来人啊……”说罢,欧阳飞故意装作很悲痛的样子。

  一旁的宁天和方向已经乐疯了。

  欧阳飞正打算大功告成的挂断电话,谁知对方居然反问了一句“你们不会是恶作剧吧!半年前,曾经有人给江北晚报到电话说他们的学生有难……”

  这下,欧阳飞一下子慌了,他支支吾吾说“没有啊,没有啊,你们快来人啊!”

  对方传来了让欧阳飞毛骨悚然的声音“你刚刚说的都会变成现实!”说罢,对方居然先挂断了电话。

  这下可好了,欧阳飞、宁天和方向恶作剧没搞成,自己居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许久,还是方向先回过神来,他对大家说“难道我们老用这一部公用电话,引起了怀疑?”

  “刚刚那个人声音好像从地狱来的,我们快回宿舍吧!天太黑了。”宁天的声音开始颤抖。

  于是,三个人一路小跑直奔宿舍。

  宁天跑的最快,刚刚转弯过路口时,只听“哎呦”一声,宁天居然掉进了一个没有封盖子的井里。

  方向赶紧跑了过来,他朝下望去,感觉这个井有些深度。他告诉宁天不要着急,他自己慌忙叫上欧阳飞去保卫处叫人救宁天。

  五分钟后,学校保卫处果然来了两个值班的保安,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宁天救了上来,还好,宁天只是胳膊骨折,没有伤到性命。

  他们谢过保安后,宁天由方向和欧阳飞的陪护下去了医院

  天快亮的时候,他们才赶回宿舍,就在三个人快走到学校南门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电线杆居然意外倒塌了,幸好方向将受了伤的宁天拉到了一边,可是长得肥胖的欧阳飞由于跑的慢,他,被电线杆子压住了身体……

  只见,欧阳飞顿时脸色苍白,这灭顶之灾突然降临的一瞬,他甚至没来得及叫喊出来。

  他的鲜血像出闸猛虎般涌了出来,方向和宁天当时就傻了眼,等他们叫来学校的保安把欧阳飞送去医院的时候,欧阳飞早就断了气……

  方向搀扶着宁天回到了宿舍,他们觉得一切太蹊跷了。好像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控制着一切。

  第二天,学校果然来了记者来报道此事,来特意采访了方向和宁天,他们二人自知理亏,敷衍了几句,就会宿舍休息了。

  这时,新闻系的蓝薇跑了过来,她给受了伤的宁天买了点水果,顺便说“你们三个到底怎么了?”

  “我们也觉得太诡异了……”突然,方向想到了这个蓝薇也在江北日报实习,他咽了口吐沫问道“蓝薇,你不是在江北日报实习吗?你们晚上十二点左右一般是谁在值班啊?”

  蓝薇打算了方向的话“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受了惊吓说胡话啊?我们一般晚班就到八点,十二点谁会在啊?除非是鬼!”说罢,蓝薇冲方向做了个怪脸。

  这可把他们两人吓坏了。

  宁天吓的几乎从床上差点掉了下来。

  “你们到底怎么了?被吓成这个样子?难道你们有事瞒我?”蓝薇冲宁天眨了眨眼睛。

  蓝薇一直喜欢宁天,在他们眼中蓝薇就是宁天的默认女朋友,出于害怕或者说是出于想知道真相的原因,宁天一股脑的把事情的缘由告诉了蓝薇。

  “天哪!你们真的太过分了!”蓝薇浑身颤动,满是突然起来的寒噤。她对宁天和方向“你们知道半年前你们打的骚扰电话是什么后果吗?江边晚报的那个记者连夜赶到咱们学校门口,结果一无所获,他就冒着大雨赶回去,由于雨天路滑,在回去的路上他出了车祸……”

  宁天和方向后背冒出了冷汗,难道是他的灵魂?不对啊,昨天他们是给江北日报打的骚扰电话啊!

  “你们恶作剧倒是开心了,可是一条人命啊!以后千万别乱来了!至于昨晚是谁接的电话,我回到报社后给你们查查,你们别疑神疑鬼了!”蓝薇说罢给宁天削了个水果。

  吃过水果后,宁天睡着了,蓝薇又去了报社,而方向去了医院和欧阳飞的遗体告别,顺便他给宁天拿药回来。

  一路上,方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难道真的是那个半年前死去的记者的鬼魂在作怪?还是一切是巧合呢?

  方向刚刚取药回来走到学校的南门,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个女人!大概五十岁左右,卷发,带着黑边眼镜,穿着碎花毛衣。

  她是谁呢?方向觉得好像哪里见过她,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接下来,方向发现了怪事,那个妇女居然朝男生宿舍走去。男生宿舍一般有保安看门,不然陌生人进去,可是这个妇女居然翻窗户进了宿舍!那不是别人的宿舍,正是自己和宁天的宿舍!

  天哪!她到底想干什么?

  方向不假思索的从大门处冲进了自己的宿舍,刚一进门,正看见那个妇女用手狠狠的掐着宁天的脖子!

  这下,方向终于认出了她是谁?这个妇女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前天打骚扰电话的那个发寻人启事的找自己儿子的妇女!

  方向冲了上去,他和那个妇女扭打起来,宁天终于挣脱了那个妇女的挣扎,他剧烈咳嗽,刚刚他差点断了气……

  门外保安听见了厮打的声音,他们冲了进来……

  那妇女一看自己未得手,慌忙跳窗户逃跑了,方向用手一抓,妇女的假发套居然被抓掉了……

  看着妇女跑远的背景,方向心里一惊!难道就因为恶作剧,那个妇女居然要杀宁天!她还化了妆!难道怕人认出她?

  这时,蓝薇突然来了电话“方向,宁天没事吧!我都听说你们被袭击了,还有啊,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那天晚上真的没有人值班,但是半年前死的那个江北晚报的记者叫王超,他曾经在江边日报工作过二年!”

  蓝薇随即用手机传来了那个死去的记者的头像。

  方向的额头渗出了冷汗,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挤在他脑中,有如事实,他觉得两腿抖颤得厉害,手也抓不住了,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

  难道真的是他的鬼魂不放过他们三个人?

  蓝薇对着方向说“你们别着急,这个事实在太诡异了,在事情没弄清真相前,要不你和宁天先搬出去住段时间。”

  方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蓝薇,我和宁天就住在宿舍好,宁天受伤不方便出行,如果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是那个死去的记者的鬼魂不放过我们,那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罢,方向挂断了电话。等保安们都出去之后。

  他转过头对宁天将“原来,那个半年前由于我们恶作剧电话死去记者叫王超,他以前在江边日报工作过,估计是他的魂魄不得安宁来报复我们,还有刚刚那个女的你认出她是谁吗?是我们前天发寻人启事找她儿子的妇女,我估计是王超的鬼魂伏在了她身上……”方向顿了顿,他说“要不这样,等你的伤好点的时候,我们亲自给那个妇女赔礼道歉,然后再去那个死去记者的墓碑前拜一拜,这样故意就没事了!”

  宁天怀着茫然的恐惧,犹如一个受伤的人当一只手指接近他的伤口时会本能地颇抖一样,他也慌了神,但是眼前他为了摆脱厄运只能按照方向的办法去做。

  二周后,他们要去那个发寻人启事找儿子的妇女家里,他们把计划告诉了蓝薇。蓝薇本来想陪宁天一起去的,可是报社实在太忙,她让宁天和方向多加小心!

  方向带着宁天去了那个妇女家中。

  几声敲门后,一个身材发福的妇女打开了门。

  方向认出了她就是那天袭击宁天的妇女,他们本来以为这个妇女见到他们又会打发雷霆,或者来袭击他们,可奇怪的是那个妇女好像不认识他们似的。

  “你们找谁啊?”身材发福的妇女说话居然都气喘吁吁的。

  “阿姨,我们是来向您道歉的,能请我们进去说嘛?”方向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位阿姨的脸。

  这位阿姨一脸惊愕,她让他们进去了。

  几分钟,方向和宁天交代了他们的行为并且向阿姨道歉。

  只见这位阿姨眼泪涌出眼眶,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她抽泣着说“我的儿子已经失踪半年了,我发寻人启事就是为了把他找回来,你们要是有消息了,一定要告诉我啊……”

  这时候,这位阿姨家的电话响了,阿姨拖着不利索的脚步去接了电话……

  看着这位阿姨的步态,方向和宁天一脸茫然,他们感觉那天袭击宁天的好像不是这位阿姨!

  难道另有其人?

  阿姨接完了电话,她又走了回来,她给宁天和方向冲了杯咖啡。

  这位阿姨又给他们讲述了她丈夫死的早,她和自己儿子相依为命的故事。

  宁天和方向喝完了咖啡,他们对视了一下,感觉时间不早了,他们打算离开这个房间,因为他们觉得眼前这个阿姨神智不是很清醒的,说话总是颠三倒四的。

  正当他们要离开时,宁天和方向意外发现房间的门居然被反锁了,他们睁大的双眼,因为他们发现阿姨书桌上的写字台上居然有张照片,照片上居然是记者王超!

  王超是阿姨的儿子?刚刚这位阿姨又说他儿子王超是走失的!难道他没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他们发现阿姨的嘴角挂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方向和宁天同时感到一阵晕眩,他们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方向和宁天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了椅子上。

  他们前面的人不是阿姨了!而是王超!

  “你没死?”方向大叫着。

  “不对,他是王超的鬼魂!”宁天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

  只见这个男人缓缓靠近了方向和宁天“我不是王超,也不是鬼魂,我是他的弟弟王越!”他脸皮下面的一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

  宁天和方向发起抖来,全身的筋骨都在搐动,牙齿和牙齿,忍不住发出互相撞击的声音。

  这时,那位阿姨从后面走了出来,她痛苦的嚎叫着“你们害死了我儿子王超,我要你们偿命!”

  看着眼前的景象,方向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那天到宿舍袭击宁天的妇女是他小儿子王越假扮的!难怪最后被方向扯下了假发!

  这根本就是蓄意的谋杀,除了那根电线杆子意外倒塌和宁天不小心掉进井里之外。

  宁天脸上现出怯弱的神情,一头急急地但软弱地摇着下垂的尾巴时的狗的表情。他开始讨饶的说王越和阿姨说“我们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们只不过想来个恶作剧!你放过我们吧!”

  “哼,因为你们一时之快的恶作剧,居然意外害死了我哥哥王超!还有我母亲,她因为思念我哥哥得了臆想症,母亲不相信哥哥王超死了,她臆想出哥哥王超是走失了,她每天发疯一样到处发寻人启事的广告,你知道吗?我把母亲一个人放在家里有多担心?我每天都要打电话询问母亲的安全。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的恶作剧,我要你们付出代价……”王越他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地吼叫起来,脸色涨红,渐而发青,颈子涨得大得象要爆炸的样子。

  王越拿着水果刀首先冲向了方向……

  一声惨叫,温热的液体从方向的身体里汩汩流下来,血和碎肉一起溅到宁天脸上,他一阵干呕。

  接下来,王越又冲向了宁天,宁天疯狂大叫着“救命啊!”

  “嘭”的一声,蓝薇带着警察破门而入,没等王越和他母亲反应过来,警察已经迅速制服了王越,蓝薇冲了上老,她将宁天的绳子解开了。

  她告诉宁天“我看过那个叫王超的记者的照片后,就觉得新来江北日报实习的王越和他长得很像,她又找保安查了那天的值班记录,原来是王越在值班。”

  蓝薇将手放在方向的鼻子上,他已经没了气息……

  一个月后,王越由于故意杀人罪,他被警方判处了死刑。执行枪决那天,听说有位疯疯癫癫的阿姨又开始到处发寻人启事找他的二儿子,好像还有一位眉目清秀女孩子来看王越最后一眼。

  事情过去之后,宁天胳膊的伤一恢复了。他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蓝薇在宁天和欧阳飞墓地不远处的湖边散步。

  蓝薇正在等待宁天的深情一吻,没想到,确得到了宁天的一个巴掌!

  “宁天,你?”蓝薇惊恐着望着宁天。

  “蓝薇,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以前我为了知道真相,不得不将事情告诉你,后来我担心你和警察说出真相,不过,幸好你口风紧,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所以我要杀了你!”宁天露出狰狞的面孔。

  “宁天,我救了你的命!”

  “那天,我其实用自己的打火机早就烧断了绳子,本来想接阿姨的手杀了方向的,也许你还不知道,半年前,打骚扰电话的是我和欧阳飞,但是因为除了人命,我怕警察转我们,我想找个替死鬼!然后连欧阳飞一起干掉,那天,其实是我故意掉到井里,然后打算用小炸药炸到电线杆的……”宁天说出了事情的经过,他一步一步的把不会游泳的蓝薇逼到了湖边。

  蓝薇被湖边的冷风吹的浑身玲彻骨髓,她想不到自己深爱的宁天居然是整个事件的策划者,她双腿发软,她看到眼前的宁天变成了魔鬼,狞笑着。

  她,被推倒了冰冷的河里……

  蓝薇头七那天,宁天为了自己内心的不安,他一个人来到了蓝薇的墓地,他开始烧纸,他默念:蓝薇安息吧!他也是没有办法,他尽量多烧一些纸,希望她的鬼魂不要来骚扰他……

  火光,映红了宁天的脸,很诡异

  一阵阴风刮来,一张纸糊在宁天脸上,把他吓了一跳,慌忙摘下来,是一张寻人启事。

  “王越,职业记者,善于易容,经常化装成女人容貌与你搭话,如有知情者请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或者江北日报联系,有酬谢!”

  什么?王越?他不是死了吗?

  正在这时,身后出现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她冰冷的手抓住了宁天的衣领。

  宁天吓的连连后退“你是谁?”

  “我叫王越,做了变性手术,结果意外被本**的乱党开枪打死了……”说罢,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露出了胸前的伤口。

  “啊”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宁天跌跌撞撞的没走几步,居然掉进了他推蓝薇下水的那个湖里……

  第二天早上,宁天的尸体被发现,他的浑身肿胀,眼睛睁的大大的,和死去的蓝薇一样。

  只听见,一个女孩子说到“这就是恶作剧的下场!”

Tags:恶作剧 后果 电话亭 寻人启事 枪击 夜宵 宿舍 财经学院 骚扰电话 江北城晚报 记者 江北日报 警察 事故 井盖 毛骨悚然 地狱 保安 医院 灭顶之灾 怪脸 真相 车祸 灵魂 遗体 鬼魂 发套 恐怖 诡异 报社

很赞哦! ()

上一篇:死亡通知单

下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以下是对 [恶作剧的后果]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站点信息

  • 短篇鬼故事:10650篇
  • 长篇鬼故事:1527篇
  • 校园鬼故事:2218篇
  • 医院鬼故事:588篇
  • 民间鬼故事:3881篇
  • 家里鬼故事:1600篇
  • 真实灵异事件:719篇
  • 关于我们:4篇
  • 网站公告: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