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长篇鬼话 > 浏览文章

捞尸人

2023年10月20日 作者:庄秦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长篇鬼话
我和季婷的初吻,是在夜叉河一个废弃的码头完成的。当时正值初夏,时近黄昏,码头上零星有几个散步的人。这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任何阻碍,我们极为投入,旁若无人地将初吻上演得既缠绵又写意,苍茫东去的河水,见证了我们爱情的

  我和季婷的初吻,是在夜叉河一个废弃的码头完成的。当时正值初夏,时近黄昏,码头上零星有几个散步的人。这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任何阻碍,我们极为投入,旁若无人地将初吻上演得既缠绵又写意,苍茫东去的河水,见证了我们爱情的浓烈与盛大。这一刻的幸福对我来说,无以言表。

  1

  季婷习惯于每天清晨,带上她养的金毛,去家附近的公园遛弯。

  我自认为我的突然出现,会带给她惊喜。这天清晨,我藏匿在她家楼下的一片刺玫花后面,期待季婷下楼后,会眼前一亮,但事实却令我眼前一黑。在花团锦簇的间隙,我看见季婷下楼后,径直走向一辆黑色的奔驰。我看了一眼车主,是位令我自惭形秽的帅哥。我注意到这位帅哥甚是殷勤,不但专门下车迎接季婷,而且在季婷上车的瞬间,陡然使出了一招五星级酒店门童的招牌动作,一只手象征性地,挡住车门上方。

  这一幕让我心碎,时间就像凝固了一样,我木立在原地,从清晨到夜晚,整整一天的时间,我就这样呆如木鸡地站着,犹如雕塑。

  终于,很晚很晚,我再次等到季婷的出现。

  夜色之下,我冷冷地注视着她从奔驰上下来;冷冷地注视着她和那个帅哥,在车前亲昵吻别;冷冷地注视着她目送奔驰绝尘而去。记得前段时间,我和季婷去狂商场,当时在一个珠宝专柜面前,那里面摆着一条昂贵的钻石项链,我现在都记得季婷看着那串项链的眼神,我当时突然想起了莫泊桑的小说《项链》那里面的女主人公,看到那条改变她一生的项链时,大概就是这种表情吧。

  我迈开僵硬的双腿,幽幽走到季婷身后,犹如冤魂,以至于她毫无觉察。

  季婷猛地一回头,一声尖叫划破长空。我受伤的表情,在惨白的月光下一览无余。季婷一看是我,松了一口气,继而不耐烦地说:“你都看到了,我就不再解释了。”

  “你这样对我公平吗?”我听见自己几近哽咽道。

  “这不是公平不公平的问题,我有我的生活。”

  “这就是你背叛的理由?”

  “我不想和你做无谓的争论。”季婷断然从我面前走过,朝自家楼口走去。

  我追上前去,挡住季婷的去路,痛心疾首道:“今天的事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你说,你是不是看上他的奔驰了?你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你有吗?你连个比亚迪都没有,你只有一辆破自行车。”季婷被我激怒了,言语中充满挑衅。

  “你以为那种人会和你天长地久吗?他不过是和你玩玩而已!”我愤怒的回应。

  季婷奚落道:“省省吧,你根本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我也是个人,我也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是你逼我这样说的。你快让开,都这么晚了,我还要回家休息。”

  “扑通”一声,我跪在了季婷面前。

  季婷慌了,“你瞅你这点出息,快起来,一个大男人跪地下像什么样子。”她匆忙伸手扶我。

  我顺势拽住季婷的胳膊站起来,“我没想跪,谁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是一时腿软不小心跪下的。从清早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吃,一直在这儿等你。”

  “是不是又没钱吃饭了?”季婷的语气平和下来,“走吧,我带你上夜市。”

  2

  自从我在盐市三流大学毕业后,工作就一直没有着落。上工地或者去个饭店端盘子什么的,我又眼高手低不愿意干。至于我那偏远农村的家,我更是不愿意回。而季婷家就在盐市,我们在大学认识,成为恋人。季婷家经济条件十分优渥,毕业后没工作的我,久而久之就沦为了一个吃软饭的,不但在季婷这边蹭吃蹭喝,就连我租住的地下室,也是由季婷提供房费。

  我爱季婷,她是我唯一的依靠。这种依靠不单单是她解决了我的食宿——对我来说,其实饥一顿饱一顿、露宿街头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关键是,季婷是我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虽然她越发嫌弃我了,但我知道她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有一次她来给我交房租,心情很好,笑靥如花地说,我是她至关重要的寄生虫。当时我笑得合不拢嘴,乐坏了。

  夜市里灯火通明,我们随便找了个摊子坐下来。季婷为我叫了一碗炒粉,我狼吞虎咽,不消片刻便一扫而光。季婷见我意犹未尽,便又叫了一碗。第二碗我才吃得中规中矩,有个人样。两碗炒面下肚,我又喝了一大碗面汤,饥饿感总算消除了。可是精神领域的痛苦,却因为摄入了食物而有了能量,更加折磨我。

  离开夜市,我对季婷说:“我们上河边溜达一圈吧。”

  “这么晚了,上那干吗?”

  “走吧,我们好久没散步了,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我伤感地说。

  季婷迟疑了一下,同意了我的提议。

  夜叉河的河岸线,在盐市是一条名副其实的风景线,吸引无数恋人在此谈情说爱。不过在这一时间段,谈情说爱的恋人早已绝迹,或许,这个时刻更适合鬼话连篇。

  河边黑黢黢的,很阴冷。我情不自禁地,走向那个见证我和季婷初吻的废弃码头。站在这里,周遭的黑暗和阒寂使得夜叉河的水流声显得异常诡异,“这里拍恐怖片不错。”我故作幽默地说。

  季婷微微瑟缩了一下,没接我的话茬儿,而是说:“你何苦要这么为难自己呢?我和汪典的事情早就给你说了,你就是不听,非要眼见为实,给自己添堵。你能不能别再自我欺骗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要学会正视这件事情。”

  “你真的不想再给我机会了。”

  “你醒醒吧,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心里没数吗?”季婷说,“你现在连一碗饭都吃不起,根本就不适合谈恋爱。”

  我的自尊心在季婷面前,早已不止一次丧失,我站在码头边缘,摇摇欲坠,湍急的河水打湿我的鞋沿。我动情地转移话题道:“你还记得这里吗?这是我们初吻的地方。”

  “你现在说这些真没意思。”

  我继续伤春悲秋道:“能让我再吻一下你吗?”

  “不能。”季婷斩钉截铁。

  “最后一次,我发誓最后一次。”

  “不能。”季婷斩钢截铁。

  “那让我拥抱一下吧,拥抱总可以吧。”我哭腔下来了。

  也许是季婷动了恻隐之心,她犹豫了一下,黑暗中,很为难地靠近我。

  我如饥似渴,张开双臂的动作堪比大鹏展翅,深深给季婷来了个熊抱。我贪婪地抱紧她,妄图用蛮力将她塞入我的身体。季婷在我的怀中不住挣扎。我置之不理,一再加深我的拥抱。

  如此的难以割舍,我还是不得不松开季婷。我无法再看她一眼。和季婷一刀两断对我来说,是世间最残酷的事情。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丢下季婷,一路狂奔。我听见码头一侧的树林一声闷响,大概是哪棵树上的鸟蛋跌落了下来。

  3

  翌日,我失魂落魄地在盐市游荡,并且再次无限伤怀地来到夜叉河的那座废弃码头。季婷的身影早已植入我大脑最深处。我太想她了,可我已决定不再去见她。眼前奔流不息的夜叉河无法寄托我的思念,河水带给我的情感纯粹而直接,那便是跳河一死了之。

  殉情只是一种冲动,我耷拉着脑袋,在码头附近如丧家之犬,乱走一气。

  在我无所事事地,第三遍钻进码头一侧的小树林后,意外发现树林里朝露未退的草丛中,一把匕首静若处子地安放在此。我注意到匕首上面密布着斑斑血迹,已然凝结发黑。我将匕首捡起来,据我推算,这很可能是哪个家伙实施抢劫的作案凶器。盐市的社会治安很差,持刀抢劫案时有发生。当然,这只是推算,对于此类事情,我是没有丝毫兴趣的。我的遗憾是,捡到的为什么不是一个钱包,而是一把匕首。匕首能有什么用,卖废铁都不够斤两。不过,我还是将匕首揣进我空空如也的口袋。

  昨夜季婷请我吃的那两碗炒面现在消化得差不多了,饥饿感姗姗来袭,我决定再也不去找季婷解决进食问题了。身无分文的我,打算自行处理眼前的难题。

  盐市的大型超市每天都会做一些活动,诸如优惠打折什么的。我来到一家超市,前往一个促销火腿肠的卖场,这里专门为顾客安排了试吃体验。别人试吃都是用现场的小刀一块块切来品尝。我跳过这一环节,直接拿起整个火腿肠,搁嘴里咬开封口,大快朵颐。在我连续吞掉五根拇指粗的火腿肠后,促销女孩花容失色,这哪叫试吃啊,简直就是鲸吞。吃饱喝足后,在促销女孩震惊的目光下,我离开了这个柜台,又到另一个试喝牛奶的卖场牛饮一番。尽管这里提供的是非常袖珍的塑料杯,但二十来杯下肚也不亚于整瓶吹了。

  接连数日,我出入于盐市各大超市,以这种惊世骇俗的方式填饱肚子。这很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先后多个超市的促销女孩一见到我的光顾,马上如临大敌,为我设置重重壁垒。甚至有的超市当我刚刚迈入大门,保安就把我往外面请。

  屋漏偏逢连阴雨,我租住的地下室也到期了,没钱续租金的我很自然地被房东扫地出门。我只好寄宿在网吧,不仅睡不舒服,半夜还经常被网管轰出去,不得已转移到另一个网吧。折腾来折腾去,睡眠质量很差。加之季婷的音容笑貌无时无刻不在脑海萦绕,我变得极为焦虑,甚至迁怒于整个盐市,无法忍受这里的气息。我迫切地想要离开,空前地向往流浪。这势必会使自己成为一个流浪汉。然而以目前的状况,我和流浪汉又有什么区别呢?网吧是我的下榻酒店,超市是我的就餐之地,我不仅是个流浪汉,还是个流氓。

  我决定最后一次光顾盐市的超市,目的是获取我的流浪所需。为此,我不惜大幅提高自己的流氓行径。

  步入盐市最大的超市,我直奔二楼偌大的生活用品区,在此斩获一个大号双肩背包后,我折回偌大的一楼食品区,拉开背包的拉链,将琳琅满目的食物,尤其是压缩饼干,一股脑地往背包里塞。我的举动立即引起了超市保安的注意,他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密切观察着我的动向。我视若无睹,唯一提醒自己的是背包里只能装食物,千万别装瓶装水。那玩意儿分量重,只会无意义加重背包负荷。而我的流浪线路已经敲定,沿着夜叉河而行,所以根本不缺水。

  少顷,背包里的食物塞得满满当当,我费力地将其背在身后。与此同时,超市保安貌似要对我采取行动,他们缓缓向我走来。我可不吃这一套,从容地将口袋里那天捡的匕首拿出来,上面乌黑的血迹清晰可见。超市保安都是雇来打工的,知进退,总不可能上来和拿着匕首的亡命之徒拼命吧。我手持匕首,有恃无恐,大大咧咧经过收银台。收银员正待开口,我有点不好意思,拿人家这么多东西,应该留下点什么吧。于是我将匕首丢在收银台上,哐啷一声,收银员瞪大眼睛,第一次见拿匕首埋单的,吓了一跳。就这样,我如入无人之境般离开了超市。

  4

  我沿着夜叉河一路蹒跚,最纯粹的流浪,毫无目的。

  走了几天后,夜叉河穿越平原,蜿蜒着流经山区。沿河的路越发崎岖。我无意间在一处河岸发现一条搁浅的木船。上前去查看,木船比较新,密封性不错,应该不会出现漏水的状况。我索性将木船拉进水里,坐上船以后随波逐流,至于生命安全,我根本不作考虑。毫不夸张地说,在流浪开始之前,我就有了视生命如草芥的超然。

  在船上飘荡的感觉太惬意了。我吃了一些从超市掳来的食物,掬一把夜叉河河水喝下,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睡得昏天暗地。一觉醒来,发现木船几乎静止不动,周遭水域的流速异常缓慢,跟一潭死水差不多。水面上漂浮的生活垃圾到处都是,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难言的臭味。这是哪里?难道是夜叉河的尽头?尽头应该是海洋啊?怎么,内陆城市这么快就漂到海里来了?有这么快吗?

  正在我莫名其妙之时,身后传来一阵马达的噪音。我回头一看,一辆汽艇向我逼近,我很恍惚,也很纳闷,莫非是超市的保安追来了,这不科学啊。

  一架脏兮兮的汽艇驶到眼前,上面零零散散堆积着一些塑料瓶。驾驶汽艇的是一个瘦骨如柴的中年男子,手里攥着一根铁钩,脚下横着一截麻绳,怪模怪样的,跟个索命鬼似的。

  “这是什么地方?”我环顾四周,错愕地问道。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而是闷声闷气地反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流浪汉,咋了,不服。”

  中年男子扑哧一声笑了,“你这流浪汉当得还真是理直气壮。走,上岸说话。”

  中年男子的住所就在岸边不远处,是那种工地上常见的彩板房。房门前拴着一条大黑狗,正热火朝天地啃着一只死羊。估计这羊是从河里捞出来的,被水泡得圆鼓鼓的。大黑狗一点也不认生,瞅了我一眼,继续享受美味。

  通过和中年男子的一番交流,我得知,他叫老铁,孤身一人,无亲无故,曾经也是个流浪汉,机缘巧合,从外省游荡到此地。当时这附近的下游新建的水电站刚刚竣工,使得这片水域的流速严重减缓。如此一来,上游的几个城市,包括盐市,凡是丢弃在河里的垃圾,流经此处便会积压下来,形成一片天然的垃圾池。于是,老铁捷足先登,编了个竹筏子,从此哪也不去,专门在这片水域捞捡垃圾。

  老铁如果单纯捞捡垃圾,说什么也不可能买到汽艇。

  既然上游的垃圾流经此处可以积压下来,那么,积压下来的东西也包括死尸。是的,老铁的另一个身份是捞尸人。基本上十天半个月,这里就能发现一两具上游漂下来的尸体。老铁的铁钩和麻绳,就是打捞尸体的工具。

  根据老铁的描述,只要发现河面有尸体,打捞起来之后,老铁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尸体的衣服口袋进行一番搜查,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可以联系到家人。手机当然最好不过,把卡取出来直接就可以通知家属了。家属赶来后,索要一笔不菲的打捞费是在所难免的,老铁的汽艇就是靠打捞尸体赚来的。

  当然,如果在尸体上找不到任何线索。老铁会用麻绳的一头将无名尸绑好,另一头则在岸边找个固定物拴住,防止漂走。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没有家属找上门来认领,老铁则会为尸体松绑,任其在水中沤烂腐败,漂流而下。

  5

  因为我流浪汉的身份,也因为老铁曾经当过流浪汉,故而老铁对我万分亲切,认为这是冥冥中缘分的使然。老铁建议我别再当流浪汉,这个身份没前途,干脆当他的徒弟算了,学着捞尸,还说这个产业非常吃香。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在四线城市买套房。

  不知为何,我动心了,遂放弃流浪,当起老铁的关门弟子。

  大概半个月左右,通过老铁对打捞尸体理论方面的讲解,我彻底吃透了他那点知识。说实话,老铁那点本事真没啥技术含量,只要克服心理障碍,谁都可以做得风生水起。不就是打捞个尸体,又不是叫你把尸体吃掉。

  我急切地渴望实际操作。

  这天清早,我和老铁像往常一样出船。我们密切地注视着河面,一发现塑料瓶就用网兜捞上来。当然,我们最关心的还是尸体,毕竟打捞到一具尸体,倘若顺利联系到亲属,索要的打捞费可是卖塑料瓶的收入望尘莫及的。

  寻寻觅觅,在混杂着一堆乱七八糟垃圾的河水间,一具尸体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是我半个月以来,第一次亲眼目睹泡在河水里的同类尸体,我居然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更谈不上害怕,相反,还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老铁作为师父,初次为我现场演示捞尸。只见他熟练地用铁钩将尸体的胳膊勾起来,然后将打好结的麻绳准确地套进去,老铁还不忘说明:“远远地我就知道这是具女尸。辨尸有一大学问是,女性溺水而死往往是俯身向下,男性则是仰面朝天。”套好麻绳,老铁用力一拽,腐烂的女尸霎时间破水而出,挂靠在汽艇边沿。女尸苍白而浮肿,一股恶臭顿时扑面而来。老铁视若无睹,弯下腰来,把手伸进水淋淋的女尸裤兜里,一下子翻出一部手机来。老铁反手将机子递给我,兴奋地说:“把卡拔出来联系家人。”

  我接过手机。老铁又把手伸进了女尸的上衣口袋,大肆摸索,还念念有词道:“看有钱没。”动作殊为夸张,往邪恶里想,还以为占尸体便宜呢。

  老铁的声音喑哑了,他艰难地鸣叫着。这可不是被尸气熏着了,而是因为我在他身后,正红着眼睛,用一截专门打捞尸体的麻绳,紧紧地勒住老铁的脖子。

  事出突然,加上我出手极快,老铁根本来不及反应。

  值得一提的是,麻绳所打的结,还是不久前老铁手把手教我的,他说这种结越用力会收得越紧。现在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用这个结来拴死人,我却用这个结来勒活人。

  老铁的身材瘦小,力量上和我对比悬殊。我使出吃奶的劲,咬紧牙关,紧闭双眼,血脉贲张,用力用力再用力。在无限加大力度的间隙,我还不忘感知老铁的死活。

  老铁的身体渐渐松弛,他越松弛我越不能松懈。

  汽艇随着老铁挣扎的停止而逐渐停摆,我的体能透支到极限,终于不由自主地松开麻绳。我想如果这还没有勒死老铁,那就让他勒死我吧。我瘫坐在汽艇上,大口喘息,再无一丝力气。老铁要来索命的话,我会毫不抵抗地,将脑袋拱手让他。然而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以我勒人的透彻程度来看,老铁若想索命只有变厉鬼了。

  6

  毫无疑问,老铁养虎为患了。之所以如此之快地对老铁痛下杀手,导火索就是老铁递过来的手机。一看到手机,我再也无法粉饰现实了。这是季婷的手机,外壳上附着的那层紫色水钻,残酷地证明这一点。二十几天前在夜叉河废弃的码头,我的拥抱如狼似虎,那把事先准备好的匕首,深深插进了季婷的心窝,我搅动匕首,拔出匕首,再将她推入河中。我不能接受她的背叛,更不能亲眼目睹她对我的背叛。与此同时,我也不能接受杀死季婷的事实。

  需要说明的是,我事先备好的匕首,并不是预谋杀害季婷的,而是就地取材而已。匕首的真正用途,是想用来打劫,以此自力更生,终结我吃软饭的生涯。

  血刃季婷后,我努力不去相信这一既成事实。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扬手丢掉匕首,我连它飞落在树林里发出的声响,都自欺欺人地定性为鸟蛋的跌落。并且这还不够,隔天我又煞有介事地捡走匕首,冒充我的意外所获,我演戏演得饱满而富有层次。

  至于后来我在盐市超市的肆意妄为,一半是我要利用这种极具心理挑战的方式,分散和掩盖杀害季婷后的心理折磨,一半也确实是因为生计所迫。另外,我选择沿着夜叉河流浪,不外乎是在潜意识里始终不愿真正离开季婷,尽管她已葬身在夜叉河中。

  老铁的殒命,表面上是他的这次捞尸,不经意触碰了我极力想要掩盖现实,从而促使我极端情绪爆发,一时癫狂所致。实质上并非如此。可以说,当我在老铁这里落脚后,我便开始反复审视我和季婷的爱情,追本溯源,导致我们分开最致命的原因,恐怕就是我的落魄。于是,一颗奋发图强的心冉冉升起,我想到了逆袭高富帅。至于如何逆袭,老铁的这份产业成为我觊觎的对象。我寻思哪天做掉老铁,可以堂而皇之地充当其亲戚。反正这里前不着村后不挨店,两三个月才和陌生的寻尸家属打次交道。至于收破烂的,半年也才来一次。况且我是老铁亲戚呀,他们总不可能查户口吧,再说孑然一身的老铁,大概也是个黑户。

  当然,在我酝酿这个计划的时候,我的世界里,仅仅是认定我和季婷分手了。她被一个叫汪典的高富帅撬走了。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终有一天,我会重新找回我的挚爱,我的季婷。

  老铁貌似揭穿了我的美梦,实则连扰乱都称不上。老铁不可能就此躲过一劫,反而加速了他的灭亡。在动手勒死老铁之前,我扬手丢掉季婷的手机,就如同丢掉那把匕首。就是要丢在河里,否则第二天我还得捡回来充当意外所获。毕竟演戏要演得饱满,而富有层次。

  是的,即使是在杀害季婷铁证如山的情况下,我依然可以抵赖啊。嘿嘿,季婷始终在盐市啊,这具挂靠在汽艇边沿恶臭的尸体怎么会是季婷呢?这不合逻辑啊,季婷的青丝乌黑亮丽,这是什么玩意啊,油乎乎脏兮兮的;季婷的面容娇美动人,这是什么玩意啊,肿得个肉瘤似的;季婷的酮体清香四溢,这是什么玩意,腐臭到令人作呕了。

  我拒不承认这是季婷的尸体,态度之坚决,固若金汤。我解开季婷胳膊上老铁所挽的麻绳,抡起一脚,将季婷的尸体踢回河中。虽然夜叉河在此流速减缓,但是只要假以时日,水下的暗涌终归是会让季婷继续顺流而下的。水流还会继续分解腐化她的尸身……

  至于老铁的尸体,我是承认的。为了把活儿做得严丝合缝,我开着老铁的汽艇,载着他的尸体,回到岸边,然后搬了块石头结结实实绑在老铁身上。再次发动汽艇,驶向老铁曾对我说过的附近最深的那片水域,听他说这里的河床下是一个沙坑,深不可测。

  我把老铁的尸体在这里沉了。自此,捞尸的产业顺利易手。我发誓要做大做强,老铁那种守株待兔的捞尸方式太落后了,况且上游跳河自杀的人居多,既是自杀,身前的牵挂早已摒弃,多为无名之尸,打捞费也就无从获取。所以必要的时候,我可以专门前往上游去杀人啊,诸如汪典这样的高富帅,杀掉以后丢进河里,漂流到此,联系亲属,必能索要到一笔丰厚的打捞费。流程基本就是这样了,这比老铁这种不思进取的捞尸人,效率高多了。

  7

  我回到盐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接连杀了六个人,我第一个目标,是在河岸边公园练太极的老大爷,我趁他坐在河岸边的石椅上休息之际,趁其不备一把推入奔流的河水中。看着他在河水里挣扎,没一会儿就沉了下去。第二个是放学回家落单的儿童,我趁他独自一人走在河岸边,眼看四下无人,我对他伸出了黑手,和第一个老大爷一样趁其不备推入河中,不过这回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居然会游泳,那没办法我不能让他把我的行为说出去。在那个小学生游上岸后,我拿了一块大石头,他想跑哪里可能跑得过我,我抓住他后把他压在身下,用手里的石头对着他的脑袋猛地来了几下,血溅了我一脸,然后趁四下无人又丢回了河里任由他被河水冲走。第三个是一个和季婷年纪差不多的女孩,那天晚上她在桥岸上哭着打电话给什么人,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什么“你再不来我就死给你看……”诸如之类的话,她的情绪非常激动。看来是和男友吵架了,大概率是吧,这样更好更不会有人怀疑,看着那个年纪和季婷差不多的女孩,哭着把手机丢到河里之后,我悄然来到她身后。我趁她哭得伤心不注意之际,一把抱起她,把她从桥上丢了下去。这些人的尸体,都在下游老铁的地方被我打捞到,家属付了我一大笔钱,不久我就开上了桥车。汪典的行踪已被我锁定,就剩下动手了。我很纳闷他的行踪,居然从未有过一次和季婷的约会,我很想念她……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怨念索命:网络背后的恐怖

    许世尚是一个恐怖故事爱好者,他在QQ空间分享恐怖故事并邀请网友参与。一天晚上,他在一个贴吧看到一个关于上网禁忌的帖子,警告不要泄露个人信息。许世尚对此感到好奇,留下了自己的QQ号码。之后,他在校园内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这个女人似乎在亲吻墙壁。许世尚被这个场景吓到,回到宿舍后,他的室友王安意...
    长篇鬼话 2024.01.04 0
  • 恶 犬

    引子:出门一个多月回到家,男朋友死了。法医鉴定,胃里有大量的精神类药物。他的遗体被我俩养的大型犬阿拉斯加大面积咬伤。葬礼上,许多人都在哭,而我却笑了。【1】沈以城死了,沈父此刻拼了命地拽住拴球球的绳子,喊着要...
    长篇鬼话 2024.01.23 0
  • 血月之夜:后山坟墓的死亡宿命

    故事讲述了一个叫魏楠的女子和她怪异的弟弟的故事。弟弟因为生来就有异象,被认为是阴童子的化身,家人通过一种名为“山羊保童”的仪式让他得以平安成长。但在他十岁的生日之前,他被发现死在哥哥的坟墓前,胸口被掏空。奶奶暗示这是他的宿命,而后家中发生了一系列诡异的变化,魏楠最终发现这一切都是家人计...
    长篇鬼话 2023.12.29 0
  • 黄鼠狼的诅咒:一个家族的灭顶之灾

    主角黄南在师父去世后,根据师父的遗言回到故乡寻找真相。他发现自己的家族曾因黄鼠狼的诅咒而遭受灭门之灾,只有他幸存。在师父的指引下,黄南揭开了村子的秘密,发现村长为了财富而背叛了黄大仙,导致村子遭受诅咒。最终,黄南揭开了真相,村长被黄大仙惩罚,而黄南则决定继续师父的事业。...
    长篇鬼话 2024.01.11 0
  • 热搜

    这是一个关于误会、网暴、谋杀和复仇的故事。主角林林因为接过一张宣传单而被卷入一场误会,被误认为是小三,遭受了网络暴力和社会的指责。她的生活因此陷入混乱,甚至被卷入了一场谋杀案。林林的母亲去世后,她与资助她母亲的佟明建立了深厚的关系,但随着事件的发展,佟明的真实意图逐渐暴露。佟明因为对林...
    长篇鬼话 2024.01.31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