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移植灵魂

2022年12月26日 作者:华英雄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苑小青后脑仍在隐隐作痛,她勉强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走到镜子前。她成功了,灵魂真的交换了,镜子里呈现出一张娇美女人的脸,一双大眼睛如夏夜晴空中的星星那样晶莹,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的小鼻尖。那不是她苑小青的脸,而是

  苑小青后脑仍在隐隐作痛,她勉强站了起来,踉踉跄跄走到镜子前。她成功了,灵魂真的交换了,镜子里呈现出一张娇美女人的脸,一双大眼睛如夏夜晴空中的星星那样晶莹,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的小鼻尖。那不是她苑小青的脸,而是这个紫藤花别墅的公主栾羽汐的面庞!

  苑小青真的变成栾羽汐了,她使用的巫蛊成功了。苑小青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这是栾羽汐的胸膛,根本无需安抚,栾羽汐的心脏很强大。难怪楚天先生——知名医科大医学博士和她退婚,她栾羽汐一样可以承受,换了别的女人一定会疯,不过,那个楚天人长的确实很帅,人性格又好,让这个紫藤花别墅所有的女仆都看傻了眼,包括苑小青在内。

  苑小青为了证明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忍着头痛,走出了房门。

  “羽汐小姐,你醒了,刚刚栾先生让我给你熬人参汤喝,我马上给你端过来。”一个和苑小青同时进入这座别墅的打工妹激动的说。

  看来我真的变成栾羽汐小姐了!苑小青心里暗喜。

  苑小青继续走下楼梯,一个正在擦楼梯的中年女仆立刻放下拖布,“羽汐小姐,栾先生让你好好休息,你还是不要出去了,昨天那个修剪园艺的苑小青失踪了!”

  苑小青心里一惊!她故作镇静问道“苑小青哪里去了?”

  “羽汐小姐,栾先生已经报案了,您好好休息吧。”中年女仆安慰道。

  苑小青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女仆们的反映告诉她,她已经悄然变成了栾羽汐,她可以享用栾羽汐小姐的公主般的待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苑小青是如何和栾羽汐交换灵魂的?

  苑小青来自农村,刚刚来到江北城的时候,被这个紫藤花别墅的栾先生收留,没有高学历的她只能做修剪园艺的工作。每次苑小青把自己的插花的花篮送到栾羽汐面前,羽汐小姐总会心花怒放,将自己一些耳环,项链送给苑小青。

  心细的苑小青发现,这个紫藤花别墅的公主栾羽汐小姐好像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光鲜,栾羽汐那双大眼睛里的一对眸子,黑得仿佛就是一对黑色的水晶棋子。只是里面有的只是过早的成熟和忧郁。苑小青猜到栾羽汐似乎有心事,为了接近栾羽汐小姐,苑小青每天清晨都会将漂亮的鲜花摆在栾羽汐面前。

  时间长了,栾羽汐就将自己的心事说给苑小青听,原来栾羽汐一直喜欢那个叫楚天的医学博士,但是自己的父亲栾天成一直反对他们交往,原因是楚天没有显赫的家事,在父亲栾天成看来,栾羽汐不应该嫁给那个穷小子。

  苑小青太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了,她想如果我有机会和栾羽汐小姐交换灵魂该多好?哪怕只有三天。于是,苑小青有了邪念……

  苑小青告诉栾羽汐,她来自彝族,他们家乡有种巫蛊,可以交换彼此的灵魂,这样,栾羽汐小姐可以逃避父亲栾天成的看管,偷偷和楚天幽会。这个计划就是:喝下苑小青用各种鲜花酿制的药汤,栾羽汐的灵魂就可以凭借苑小青的身体走出这个别墅,去和她心爱的情人楚天幽会……

  栾羽汐不知道一切是一个局!

  有心计的苑小青早在第一次进入栾羽汐卧室的时候,就偷偷的收集栾羽汐梳子上的头发,再加上蜥蜴的血,烧成了药汤。在一个月圆之夜,苑小青带栾羽汐来到了别墅的后花园,这里有各种奇花异草,这里也有栾羽汐童年的温暖和哀伤,现在一切都在巫蛊的变化下化为乌有留在了弥漫花香的空气里面。

  苑小青亲自喂给了栾羽汐喝,果然,她们的灵魂出窍了,苑小青的灵魂顺利进入了栾羽汐小姐体内,而栾羽汐刚刚要进入苑小青体内的一刹那,苑小青露出了凶残的面目,她将早已准备好的蜥蜴血和栾羽汐自己的头发烧成的干灰泼向了栾羽汐的灵魂……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栾羽汐魂飞魄散了!

  苑小青迅速将自己的身体隐藏在储藏室的冰柜里,她想:我只要享受三天公主般得生活,然后就逃离这个别墅!

  “咚咚”的敲门声将苑小青的思绪拉了回来。

  “羽汐小姐,栾先生叫您下楼吃饭呢,今天是栾先生的生日!”女仆轻声说。

  苑小青回应一声,她在栾羽汐的衣柜里挑了一件最漂亮的粉色晚礼服,她要享受一下她一个打工妹从未享受过的生活。

  镜子里出现了一个清雅灵秀的女人的脸孔,光洁如玉的脸庞,红若樱桃的小嘴。加上这出水芙蓉般的晚礼服的映衬,栾羽汐的面容有了别样的光彩。苑小青看着镜子中的栾羽汐,她真的羡慕的不得了,不要说和栾羽汐交换三天灵魂!就算用减短寿命来交换,苑小青认为也是值得的。因为在她看来,这个别墅里的公主怎么可能理解生在农村打工妹生活的辛酸?

  苑小青走下楼梯,来到了父亲栾天成的卧室。

  此时,父亲栾天已经叫所有的仆人都离开了别墅,卧室里只剩下了苑小青和栾天成。

  看来栾天成要找自己谈话了,难道是因为楚天的事情?

  “羽汐,你和楚天最近有见面了没有?我不希望你们在交往了。”父亲栾天成警告的语气。

  “没有啊,爸爸,我整整一个月都没离开别墅了。”苑小青模仿栾羽汐的语气。

  “我反对你们交往,不是因为楚天没有显赫的家世,而是另有隐情的。”栾天成话锋一转,让苑小青毫无防备。

  父亲栾天成讲了一段让苑小青震惊的故事:栾天成打理栾氏企业,业务繁忙,经常几个月出差在外地。

  一次,栾天成回家,房门虚掩……

  他竟然发现栾羽汐的母亲周娴与一个男人依偎在沙发上!那个男人是财务部的会计!

  栾天成大怒,与那个男人大大出手,那个男人看事情败露,便逃走了。结果,周娴惨遭毒打,之后,栾天成偷偷带着栾羽汐做DNA检验,栾羽汐竟然不是栾天成的骨肉!

  周娴忍受不了栾天成的虐待,羞愤自尽了……

  那个追求栾羽汐的楚天,栾天成怀疑是当年与周娴偷情的会计的弟弟!只不过,是栾天成找不到证据而已!

  现在,卧室里只剩下了栾天成和苑小青。

  苑小青似乎没有注意到,栾天成的缓缓的靠了过来,他用一种炙热的目光一直在背后注视着她。那种目光爬过身体让人发麻的感觉越来越强,苑小青想逃避,可是来不及了……

  苑小青感觉到背后的可怕感觉却越来越强烈。就在一瞬间,苑小青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栾天成把苑小青推到在床上,苑小青感觉到栾天成的力量却沉重无比,她想逃脱栾天成的魔掌,却被栾天成压在身下……

  “爸爸,我是你女儿栾羽汐啊!”苑小青乞求着。

  “你是你母亲周娴和那个男人生的野种!”栾天成的目光变得极度残忍……

  苑小青做梦也想不到,栾天成居然玷污自己的女儿,这既是自己与栾羽汐交换灵魂付出的代价!

  苑小青心像被一把锉刀割成了两半,她不知道该和谁诉说?她好像被扔进了一个湖底,永远泳不上岸,心早已窒息了,她的身体早已没有了知觉……

  这么多年,栾天成不止一次玷污自己的女儿栾羽汐,也许,栾羽汐与楚天结婚,逃离这个别墅,才是她最好的选择,难怪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栾羽汐一定要与苑小青交换灵魂!

  苑小青后悔极了!她原本只想享受几天公主般得生活,想不到,她变成栾羽汐后被栾天成困在紫藤花别墅里,如同死人一般!

  苑小青终于明白为什么栾羽汐每天生在天堂一样的别墅里,确很少有笑容,为什么自己与她交换灵魂如此是容易?栾羽汐生活在深邃的别墅中,隐忍着凌虐,留下的眼泪也没人看见。

  栾羽汐外表雍容华贵,内心空虚!

  苑小青决定自己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让让栾天成这个恶魔再玷污自己!

  苑小青想到了楚天,栾羽汐的男友,她一定可以救自己的!

  苑小青找到了栾羽汐的电话,她打给了楚天……

  “楚天,我是羽汐啊,救我啊!我被他关起来了!”苑小青抽泣着。她模仿着栾羽汐的语气,此刻,只有楚天可以救她。

  “羽汐小姐,你和你父亲的事情……”楚天顿了顿。他略加思索,告诉了栾羽汐一个逃离计划。

  第二天,苑小青换上了自己原有的衣服-——她以前做园艺工人的衣服,她化妆成女仆准备逃离这个别墅。

  在岔路口,楚天穿一整身黑衣,在雨中,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苑小青飞快的窜上了楚天的车。一个像魔鬼一样的大手抓住了苑小青,啊!是栾天成!他想魔鬼一样向她狞笑……

  楚天用后备箱里的一把修车的钳子狠狠的砸向栾天成的头颅!然后,楚天拉起苑小青,飞一样的开车逃跑!

  一路上,楚天戴着口罩,刚刚的举动和他的沉默让苑小青感到害怕……

  终于,一小时后,到了楚天家里。

  楚天给苑小青到了一杯咖啡,让她冷静一下,并告诉她,她和她父亲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他也想不到过着公主般生活的栾羽汐居然被栾天成蹂躏!他自己确不能保护她,刚刚为了摆脱栾天成只好……

  许久,楚天咽了口吐沫,他勉强安慰了苑小青“栾羽汐,你稍后到我妹妹楚英家住一段时间,不要让你父亲栾天成发现,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能接受你和你父亲的事……”

  “什么?分手!”若是栾羽汐听到这个消息,肯定是如晴天霹雳!但是她是苑小青,虽然苑小青暗恋这个楚天,但是她现在要逃离栾天成的魔掌,她仍然要依靠楚天。

  “楚天,你不要丢下我,我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别墅了……”苑小青开始哭泣。

  楚天让苑小青冷静一下,拿几件妹妹的衣服让她换上,自己去了卫生间洗澡。

  刚刚的大雨淋失了苑小青的衣服,她的园丁的衣服与她现在的身份很不相符,她迅速换上了楚天的妹妹——楚英的衣服。

  足足半个钟头了,楚天还在卫生间里,他到底在做什么呢?他怎么还不出来?

  苑小青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卫生间。

  奇怪了,卫生间里没有楚天的身影!

  苑小青走进了,她发现楚天常戴的宽大的黑边眼镜,居然还有女人用的东西,口红,化妆品,包括浴室柜上还有卫生巾!难道楚天一直和他妹妹住在一起?但是,刚刚带我回来的楚天怎么怪怪的!

  突然,浴室的镜子里出现了栾羽汐的面庞,她,对苑小青诡异的笑着,苑小青确认那不是她现在的脸!难道栾羽汐来找她复仇了?

  “栾羽汐,你不要过来!你想做什么?”苑小青顺手拿起了防身的水果刀。

  “苑小青,你占据了我的身体,我要你偿命!”这是栾羽汐的声音,她从镜子里冲了出来……

  “啊”苑小青拿着水果刀乱砍!

  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声音,楚天倒在了血泊中……

  等苑小青回过神来的时候,楚天已经被她砍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自己刚刚明明看到的是栾羽汐啊!

  苑小青疯了似得歇斯底里的叫嚷着,她的声音,惊动了邻居,很快,警察将苑小青带走了。

  楚天失血过多,当场死亡。

  苑小青得了失心疯,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看护。

  一周后的一天,苑小青醒了,她以为自己的经历是个梦,她爬到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的脸!天哪!不是梦,自己还在栾羽汐的身体里!镜子里仍然是栾羽汐的脸!

  栾羽汐开始说话了“既然你那么想交换灵魂,你就做那个一辈子困在牢笼里的栾羽汐吧!哈哈……”栾羽汐扭曲的面孔让苑小青浑身发抖。

  很快,苑小青的惨叫惊动了护士,护士和一个领班大夫冲了进来。

  “给她打一针安定,她已经疯了,很难恢复了,可能后半生要在疯人院中度过!”一个戴着口罩的年轻女大夫恶狠狠的说。

  几个护士迅速把苑小青捆在床上,给她打了一针安定……

  戴口罩的大夫最后一个走出特护病房。她对警察说“病人是栾羽汐,被父亲栾天成玷污后,因一个叫苑小青的园丁发现此事,羞愤之极,她将苑小青砍伤,并且将其尸体放在冰箱里,随后,栾羽汐又与楚天合谋害死了其父栾天成,之后,栾羽汐精神错乱,相信自己是苑小青,而不是栾羽汐,因男友楚天提出分手,误将楚天砍死,现在栾羽汐重度神经分裂,不能复原……”

  警察如实的记录着大夫的诊断和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果然,警方在栾羽汐家中的仓库的冰柜中发现了园丁苑小青的尸体!

  警察走了,年轻女大夫摘下了口罩,她,就是楚天的妹妹——楚英!

  “栾羽汐,你精神错乱误伤了我哥哥楚天,我要你付出代价!你后半生将在疯人院中度过!哈哈……”楚英咬牙切齿的声音在走廊中回荡。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血色友谊

    “你们有没有发现文军最近怪怪的?”我问颜旭和江泽。他俩突然把眼光都投向我,一脸狐疑。他们异口同声问:“怎么啦?”“你们没发现最近文军早早回家啊,平时他可是会等我们一起回去的啊。可这几天他怎么那么反常,总是一个人独自先回去,这不奇怪吗?”我一说完。颜旭和江泽都...
    短篇怪谈 2022.03.01 62
  • 灵异地铁之以牙还牙

    文娟已经身怀六甲,眼见着马上临盆了,可文娟性子急,不受孕身只能在家的约束,于是她整天挺着大肚子到处乱逛。说起文娟,也是九零后一枚,正处于活泼好动的年纪就结婚怀孕,本来此事再正常不过,恰好婆家全都支持她外出活动,一则是因为文娟老公陆昌之前有甲亢病,别人都说他不能生育,为此,陆家借此扬眉吐气。二...
    短篇怪谈 2022.03.03 31
  • 恐怖婚礼

    “华易明先生,你愿意娶董云女士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牧师站在华易明和董云之间看着华易明。“我愿意。”华易明深情的看着董云。“董云女士,你愿意嫁给华易明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短篇怪谈 2022.03.01 107
  • 你踩到我的脚了

    话说大胆他家是养猪的,每天大胆都负责给它们喂食。而今天大胆又该给猪喂食了,但是大胆一不小心却踩了一只猪的脚,那猪疼的嗷嗷直叫,大胆生气的上去就给了猪的屁股一脚,然后骂道:“叫唤个屁啊。”猪顿时不叫了,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大胆,而大胆也看着猪,过了一会儿,大胆转身离开了。等到晚上,大胆又该给猪喂食...
    短篇怪谈 2022.02.16 44
  • 给老虎接生的道公

    道公的大号叫清风道人,当时45岁,是个身强力壮的汉子。这故事是我父母亲告诉我的,我大约2-3岁的时候,清风道人就去世了,他享年78岁;送他上山的那天中午,我还跟着父亲去他家,吃午饭时,因板凳缺乏,父亲左手抱着我,我坐在...
    短篇怪谈 2021.08.16 8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