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短篇怪谈 > 浏览文章

女友不见了

2022年03月06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短篇怪谈
我叫刘浩,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下面我给大家讲的是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怪异而又真实的故事,故事的开始,是一场车祸……。 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天的情景。我和已经定婚的女友欣儿看完午夜场的电影,天很冷,又下着雨,散场的人们都挤在门口打出租。来了几辆车,可人太多我们都没挤上。我突然注意到街对面有辆空出租,就拉了欣儿跑过去。刚到马路中间,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扭头一看,一

  我叫刘浩,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下面我给大家讲的是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怪异而又真实的故事,故事的开始,是一场车祸……

  我至今还记得那一天的情景。我和已经定婚的女友欣儿看完午夜场的电影,天很冷,又下着雨,散场的人们都挤在门口打出租。来了几辆车,可人太多我们都没挤上。我突然注意到街对面有辆空出租,就拉了欣儿跑过去。刚到马路中间,就听见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扭头一看,一辆小货车刹车不及,正想我们冲来,我当时大叫了一声:"欣儿!……",就使出全身力气把她推了出去,然后就是一阵巨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发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欣儿呢?她怎样了,我怎么没看见她,不会……我大叫起来:"欣儿!!你在哪里?"医生赶来了,对我说我的伤势不很严重,只是受了点轻微的脑震荡,所以暂时昏迷了。我问我的女朋友呢?他说没见有女的,是撞我的驾驶员送我来的,人家还等在外面呢。过了会儿,那个驾驶员来了,一见我就说谢天谢地幸好我的伤不重,医生说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还埋怨我过马路也不看车。我问当时和我一起的那个女的呢?他说当时马路上就看见我一个人,没别人。我嘘了一口气,看来他只顾看我了,欣儿肯定被我推得远远的,没被撞到。那时候我哪里知道,后来会发生那么多怪异的事。

  我当时以为,欣儿见我送医院,可能急着回家取钱去了,那司机没注意到她。可一整晚欣儿都没来。我一直给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给她打手机居然说她的号码是空号,怪了!第二天,单位的陈主任和小李听说我被撞了来看我。一见面我就问看见欣儿没有,谁知他们问:"谁啊?谁是欣儿?"我有点生气,因为他们都见过欣儿还很熟,这时我可不想开玩笑:"还有谁,我女朋友啊!就是上次公司吃团年饭把你们俩都灌醉了的那个!开什么玩笑啊你们!!"陈主任和小李一楞,互相对看了一眼,然后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说:"刘浩,你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还和我们喝过酒?我们怎么不知道啊?"我真的动气了,指着小李:"又是你小子出的馊点子吧?又想整我?是上周我和欣儿到你家打牌赢了你们两口子,不服气是吧?"那小子一脸的无辜,张口结舌的说:"什……什么时候和你女朋友打过牌啊?只有你跟大吴和我们打过啊!"陈主任对我说:"小刘啊,我们确实不知道你那个女朋友,更没见过她。你被车撞了,可能……那个……你多休息几天再说。"

  两个人带着奇怪的表情走了。看样子他们以为我被车撞出精神病了吧?我靠!我和欣儿认识两年,同居都半年了,我有没有女朋友,自己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啊这些人,平时对我顶好的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欣儿不会已经……他们是为了安慰我?

  我拿出手机,给欣儿最好的朋友,她的死党王丽打过去,她倆本来约好今天去逛商场,王丽可能知道她今天在哪儿。谁知道王丽在电话那头说不认识什么欣儿。我真急了:"张可欣,欣儿啊,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们在一起逛商场的时间比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都长!!""我的朋友里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咦?你是谁啊?我也不认识你!"说完就给我挂了。我真的害怕了!后来我又打给欣儿公司里的同事,打给我们倆共同认识的所有朋友,可真奇怪了,都说从来不认识张可欣这个人。当时病房里的空调开得暖暖的,可我头上流的却全是冷汗,我的心也跟着一起在发冷……再后来,我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打给了我的父母,我们明年结婚的事是上次和欣儿一起回家和他们商量定了的。

  我父母在外地。电话刚打通,妈就在电话那头唠叨起来:"浩儿啊,上班还那么忙吗?上次王姨还说给再你介绍女朋友呢,我现在什么也不图,就盼你早点找个女朋友带回来。你年龄也不小了,该谈朋友了……你怎么了?在听吗?"我压抑着慌乱,问:"张可欣,欣儿你们认识吗?""谁呀?你女朋友吗?怎么不早点给妈说,也不带回家给爸妈看看……"我浑身颤抖着,挂了电话。我当时都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了,我认识了两年的女朋友,突然……怎么说呢,消失了,人间蒸发了!这可能吗?可我的父母不会骗我啊!我的脑子真出问题了?没有啊!我能回忆起我们从相识到昨天为止的全部过程啊!对了!我还有我们两人的照片呢,两大本!想到这里,我从病床上起来,瞒过护士,赶往家里。

  刚进家门,我头就"嗡"一下子。这是我和欣儿准备结婚的家吗?墙上挂的欣儿的大照片没了,她的衣服,拖鞋,她的牙刷,毛巾,什么都没有了,我象真疯了一样,把抽屉全倒出来,找我们的影集,可是,没有!没有我们两人的合影,更没有她的照片,所有的照片里,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傻笑。不!!!!!!我把那些照片撕碎扔向空中,它们飘落到床上。等等,床?我和欣儿买的双人床呢?怎么是这一张单人床啊,这床我记得买了新床后就扔了的啊?怎么又回来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多年我都没哭过了,那天我绝望地抱着头,扯着头发,哭得象一头受伤的野兽。

  第二天我哪里都没去,没吃也没喝,第三天也一样。两天两夜没吃东西,我的思维反而更清晰了。我的感觉告诉我,欣儿肯定在!我决定要找到她,不管她在哪里,我都要去找她,问她为什么会这样。我给陈主任请了假,主任在电话那头只是叹息着劝我多休息。别人都以为我有病吧?我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要把我的欣儿找回来!

  我去了我和欣儿最常去的地方,中央公园的那块大石头那里。我在背后找当初由欣儿写我来刻的那四个字"一生一世",哎!朋友们,你们都能猜到结果是什么,字没了,没了!我细细地抚摸那块石头,石头肯定是那块石头,可它的背面很光滑,什么字迹都没有,我又哭了……

  后来,我反复想啊想啊,最后决定去欣儿的老家,S市,离我们C市800公里的她父母家里,欣儿曾经给我说过地址,但没去过。

  到了那里,一个很和蔼的老先生给我开了门,问我找谁。我的声音简直象是从心里逼出来的:"我找张可欣!"那老先生很奇怪得打量着我,朝里屋喊了声:"欣儿!有人找你。"当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真的有这个人,是我的欣儿吧?老天,别再又骗我一次了,求你了!我祈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飘了过来:"您是……?"是她,是我的欣儿!!!我大叫:"我是刘浩啊欣儿,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不认识你啊?你从哪儿来啊?"我在心里叫喊,是她!是她!这模样,声音,我能忘得了吗?"欣儿你再仔细看看,你真的不认识我了?"还是老先生冷静:"年轻人,别激动,看你的样子走了很远的路吧,进屋说吧。"

  我注意到欣儿是真不认识我,那样子是装不来的,我只得进了屋,详详细细把我和欣儿的故事讲给他们听,一边讲,一边看欣儿的表情——我希望通过我的讲述,让她想起我来。讲完了,老先生,欣儿的父亲,告诉我,欣儿毕业后一直在S市工作,从来没去过C市。我巴巴地望着欣儿,那样子就象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那欣儿叹了口气:"刘浩,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欣儿。不过我很羡慕她,有你这样一个这么爱她的人,可我不是她……"后来……还有什么后来呀!我总不能死赖他们家不走吧。我颓丧地回到了C市。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我每天和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再没提过欣儿的名字,同事和朋友们都为我高兴,认为我的病好了,可谁会知道,欣儿的名字早就刻在了我的心上,每天都在疼!

  那天下班后,和往常一样我上了公车,心里还在想,当初欣儿就是和我在公共汽车里认识的呢。突然就听见了欣儿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我还以为又是我的幻觉呢,直到有人拍了我一下。天!真的是欣儿!她说:"刘浩,我上个月刚来C市上班,这么巧,碰见你了!"哦,原来是S市的那个欣儿。我看见她也很高兴,就一路聊了起来。原来这个欣儿本来一直想来C市发展,上个月来了,不想一来就被一家公司看上了,待遇也不错,就留了下来。我们那天聊的很投机。分手的时候,我问她在哪家公司上班,她说了个名字,我心里"咯登"一下,这么巧啊!我的欣儿原来也是那家公司的。

  后来,因为我们每天赶同一路车上下班,渐渐的熟了起来。这个欣儿的性格可以说和以前的那个完全一样。说来奇怪,自从和她认识后,我一直觉得,这个欣儿就是以前那个欣儿,虽然我明知道不是。我们慢慢地开始约会,泡泡吧,看看电影,恋爱的感觉又回来了。我把热恋中的她介绍给熟悉的朋友,那些人都笑着骂我,说我女朋友还没遇到呢,就上他们那里找过几十次了。听见他们骂,我一点都不生气,呵呵。

  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看号码就是欣儿以前用的那个!欣儿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她真的还在!我回电话时的声音都在抖!可打电话的不是她,是我现在的女朋友欣儿。她说用的手机是原来S市的号,在C市打电话要算长途,话费划不来,就重新办了张卡,这个号是她随便选的一个。这可真奇了!!怎么她随便选的号居然和从前那个欣儿的电话是一样的啊?这么巧?!

  可还有更奇怪的事!后来有一次我和欣儿到中央公园玩,她和我玩捉迷藏,我要找她。当我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找到她时,我目瞪口呆地看见她刚刚在石头上写了四个字"一生一世",要我给她刻下来!那石头和字的位置和原来一模一样!眼前那一幕如此熟悉,可我从来没有给她说过那件事!

  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可为什么两个欣儿发生的事完全一样?就象在重放一部电影?为什么?我现在能肯定,她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人,所以才会发生相同的事。我想了很久很久,最后终于承认,当初我身边的人们都没有骗我,我的父母更没有骗我,唯一的事实,就是在我到S市以前,我的生活中,根本就没有欣儿这个人!!!原来的有关欣儿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存在于我自己的意识里。可为什么我会有那些记忆?难道我有预感能力?没有啊!我也不知道明天的事啊!我把这一切全给欣儿说了,她也很奇怪,劝我到医院去咨询专家。

  我们去了医院。经过详细检查,专家说,可以肯定的是,我大脑里有关欣儿原来的记忆,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这种患者自己凭空多出的对人和事情的"记忆",在医学上叫做"臆想症"。专家说,当大脑受到强烈震荡时,有时会产生"失忆症",也有少量病例证明,还会产生"多忆症",也就是"臆想症"。这两种病症,产生的原因和病理学前题,致今医学界还没有正式的确切答案。现代医学有很多解释不了的问题,所以我的"臆想"和现实全部吻合,他只能用"巧合"来解释。

  不管怎样,我终于和欣儿在一起了,这是我努力找回来的,我只要去珍惜就是了,我才不管为什么呢。和我的记忆一样,后来,我们定婚了,我们同居了,我们买了新床,欣儿和她的死党王丽去选的,当然了,和以前的一模一样。

  一天晚上,我和欣儿依偎着从电影院出来,看见街对面有辆出租车。我没多想就拉了欣儿跑过去。刚跑到街当中,我就听见了那刺耳的刹车声!我再次用力把欣儿推出去,又是那一阵熟悉的巨响……我醒了,大叫"欣儿!!!"有一双柔嫩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手,然后我看见了欣儿泪流满面的脸庞,她在对我说:"浩,我在这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生一世!"

  好了,朋友们,我的故事讲完了。怎么,不信?呵呵,不管你们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要告诉你们,你爱的人不见了,你一定要去找她回来,哪怕在天涯海角,你的幸福也一样!对了,有空的话,来喝我和欣儿的喜酒哟!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张老太

    冬闲,又访渔友张三家。其住骆马湖一河岔处,两间破烂土墙树头屋,屋顶扔满了各色破旧塑料布烂鱼网,门柱上拴着的瘦弱小狗狂吠不止。主人不在,我静坐河边等待。远望河对面的那间破芦苇棚仍在那里。那是张三可怜孤凄的老母...
    短篇怪谈 2021.12.23 68
  • 黑佛

    七夕过了好几天了,明才回到家里,他进门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回来之后,他给我打了电话,叫我下午去他家拿点东西!下午我去了明的家中,他坐在沙发上发呆!我进去后,他看了我一眼说:“林还的过几天才会回来,她在那边的朋友家里”“恩,知道了!你和林去泰国过七夕,怎么样?看你那没精打采的样子,多...
    短篇怪谈 2022.03.01 41
  • 臭虫的智慧

    有一桩经历,在谈天说地之际,总喜欢拿出来作为谈资。可是,一直说了近二十年,都没有人相信,以为是编出来的故事,直到六七年前,在台北,几个人闲谈,又谈及了这件事,只说到前一半,座间一位先生就接了下去,原来他也有同样的经历,证明不是胡说,当晚高兴莫名,只可惜记性不好,只记得这位先生是电影界做美术工作的...
    短篇怪谈 2023.11.27 0
  • 死去的同学在网上出现了

    不久前,我在街上碰见了高中同学。我叫住他,发现他神色恍惚,就问他怎么了。他拉着我,诡秘的说:别提了,这几天吓死我了,我碰到鬼了!晚上都不敢睡了!接着他便给我讲起了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的,他一直玩网络游戏传奇世界。有天晚上睡到夜里十一点多没睡着,便打开电脑玩了会游戏。进游戏没多久,在城外转悠的时...
    短篇怪谈 2022.08.31 86
  • 血色红包

    “周总,您看这材料就用6号的行不?”刘经理一手拍着监理的肩膀,一手握着监理的手,很是热情的说。周总会心一笑:“刘经理,虽然这6号的材质比不上8号的,不过你办事我放心。“送走了刘经理,周总摊开手,手里面赫然一个小小的红包,拆开红包是一张银行卡,背面附上了密码。打开电脑一查,周总...
    短篇怪谈 2022.02.28 6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