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家有鬼事 > 浏览文章

隔壁有鬼

2021年09月01日 作者:我的小日常 来源:互联网 家有鬼事
“偷窥”是人最潜在的劣根性,平时不易被引发出来,人所学的礼义廉耻总在适时制止yinjing的勃发。若一旦克制不了,那道微弱的墙瞬间崩塌,流露出来又是如何的不堪。是的,我爱偷窥,而且是属于重度病态的,这点由我洋洋洒洒

“偷窥”是人最潜在的劣根性,平时不易被引发出来,人所学的礼义廉耻总在适时制止yinjing的勃发。若一旦克制不了,那道微弱的墙瞬间崩塌,流露出来又是如何的不堪。

是的,我爱偷窥,而且是属于重度病态的,这点由我洋洋洒洒的病例可兹证明,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都变成我炫耀战绩的心灵寄托,看到心理医师在无可奈何下却又要强作镇定,更让我有打败这些天之骄子的优越感。

这也是病态吧,我想。

看到我出现,护士们无不紧紧按住裙摆,摇摇头,她们也许不知道,在偷窥界中我是属于宁缺毋滥,并不是所有小裤裤我都有兴趣,这些女护士真的想太多。

今天,我又来找心理医生了,一种挥之不去的奇异感觉直萦绕心头,说不出哪里怪,应该是这些小护士们不再按住裙子了吧,大家低头努力的整理病历,连头也不抬。

我的存在仿佛是空气。

“我找周医师。”回答是大家忙碌的背影。

耸耸肩,我不以为意推开诊疗室的门,一眼便看见周医师正坐在办公桌前,双目炯炯地阅读手上数据,而电视正播报着新闻。

有点太吵了,我皱皱眉,这可是会打扰我叙述的兴致,我走近将电视音量调小。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我娓娓道来最近奇怪的遭遇,没错,还是跟偷窥有关,只不过——我偷窥的对象是一只鬼。

为什么我会说一只鬼,而不是一个鬼,一条鬼,一块鬼……以下量词族繁不及备载。

“只”这个字可是有很深的含意,字典中,“只”这个字代表孤独、孤单之义,君不见鬼怪出现通常是单枪匹马,取孤独之义也未尝不可,不过通常总有例外,如七月半的集体郊游踏青,不过这种机率并不高,一年也只有一次而已,所以并不在我的设限之内。

“只”也代表了独特、特殊之意。这也显而易见,不用我多解释了吧,你每天可能都可以看到人,那么人对你来说就是普通的,并不特殊,你总不会每天看见鬼吧,所以“鬼”对你而言就是特殊的。

我知道,说到这里,又会有人不服气地认为那些号称阴阳眼的不是每天都会见鬼?鬼对他们也就不特殊了。亲爱的,我必须再回到第一点,有阴阳眼的或然率实在太低,他们也可以说是“特殊”的一群,所以也被我排除了。

反正,我偷窥了一“只”鬼。

这事要回溯到三个月前的某个星期天,我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在梦寐以求的新家前,泪水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转,是的,我有家了,不用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不必再看女友的脸色。

喔,我忘了交代一点,我是被赶出来的,在两天前。

有时我真的觉得男女在一起要互相多包容,像我女友上个礼拜去剪了个有刘海的学生妹头,我知道她是刻意要讨好我,我在公交车上最爱偷瞄那些高中女生,她全都看在眼里。

她旋转着身子,轻盈的体态像只展翅的美丽花蝴蝶。

“美不美?”她星眸微张地看着我,迷蒙的眼神让我浑身燥热。

“嗯,很不错。”我沙哑着嗓子,语音中的淫荡展露无遗。

“像不像那位我喜欢的明星?”

明星!我努力寻找脑中的记忆。

“喔,我知道了,是樱桃小丸子吧。”嘿嘿,幸好我聪明,记得她最喜欢的卡通明星。

她的脸色马上一沉,我心中暗叫了一声惨。

“我记得--你很爱看樱桃小丸子的卡通?”我仍在作困兽之斗。

女友的眼神变得更冷冽了,“你很爱看鬼故事,是吧?”

我疑惑地点头,这跟发型有什么关系。

“那我说你像鬼,你会开心吗?”

我哑口无言了,女友把门打开,我识相地默默收起行李离去。

我到现在还想不通,发型对一个女生有那么重要吗?

言归正传,新的住家好极了,除了一下雨室内也跟着滴滴答答外,它几乎完美无缺了。

更兴奋的是,我隔壁住了一位极其美艳的女子,柳腰轻摆,长发飘逸,看得我两眼发直。现在最红的林志玲应该也只能帮她提鞋吧。先声明,当时我可还不知道她是鬼。好久没遇到这种上等的货色了,我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展身手。

很快的,机会就找上门,有天我发现她的卧室跟我的相连,便悄悄地在两间卧室中打了一个小洞。

你问我怎么做到的,我只能告诉你,这是职业机密,不能外泄,否则我们这些偷窥的同好不就没得混了。反正又不是偷看你,就别问那么多了。

第一次偷窥美女的房间,带着新鲜和刺激的双重感觉,而她的品味也令我啧啧称奇,一般女生都喜欢将房间漆成粉红色,像活在梦幻城堡之中,但她的房间,则是一片的黑,冷色调更衬托出她的艳丽。

我兴奋得全身发抖,这女孩一定是个狠角色。但是很快的,我发现这位美女的生活单调得可怜,一点都不像我想的多彩多姿。

像今天,刚刚从浴室出来的她,在洗涤完尘世的包装之后,脱俗清丽有如山谷幽兰,一阵压抑的*蓄势待发,这种感觉只有当初我从光盘中第一眼瞥见小泽圆可比拟。

她莲步轻移地拿本书,便倚在床边阅读起来,一读就是三小时,看得我眼直发酸。今天应该没什么搞头了,我沮丧地投入床上,将自己交进了黑暗浑沌中。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阵子,她的步调永远都是一样,不急不徐的,我很想知道看完书的后续,但是说也奇怪,总在两三个小时后,我的眼皮便重得连牙签也撑不开。所以直到现在,这仍然是一团谜。还有,她的作息很奇特,总在天快亮时就消失无踪,直到日落月出才能见到佳人身影。

她似乎也没什么朋友,整栋大楼没见人跟她打声招呼,当发现这个情形后,我马上表现出最和蔼可亲的一面,记得第一次跟她打招呼时,那惊喜的表情至今仍让我印象深刻。

她可能不知道吧,我每天深夜也在跟她“打招呼”呢!

直到三个月后,双方较为熟稔了,我才鼓起勇气,对她提出了吃宵夜的建议,她先是犹豫了一下,便含笑地点了点头。当时的我,狂喜的心情应该比中了头奖还兴奋吧。

各自回去后,我兴奋地将脸凑上孔去,距离去吃宵夜还有一段时间,说不定可以偷看她换衣服,想到这里,我开心地直发笑。

很快的,我发现了有点不对劲。她神情恍惚地拿起一罐透明的瓶子直往室内洒,那浓重的味道告诉我——那是汽油。

接下来的画面更让我难以相信,她换了一身红衣,速度快得令我诧异。仍然是轻轻的动作,她的手中多了一束麻绳,她缓缓地将它固定,打结,慢慢将头套了进去。

看到这边,我惊讶地张大口,不停地喘气,想要阻止的话却怎么也喊不出口。她踢掉了脚下的凳子,动作仍然优雅,抽慉几下后,便归为平静。

那身红衣,如今看来更是刺眼。

除了她身上的红,她手中的红光也吸引了我的注意,是火,我内心惊呼,刚刚她所泼的汽油,把一切连贯起来的我,起身便冲出房门。

我大力拍着她的门,几乎是陷入疯狂的大喊,快--我唯一的信念便是阻止悲剧的发生。

所有的住户像闻到血的鲨鱼纷纷聚集,七嘴八舌地开始讨论起来。

我眼尖地发现其中有大楼管理员,我心急地一把抓住他,用力地拖到女子门前。

“快,有人自杀,还要放火!”

太过专注眼前情况的我,竟没注意到周遭的奇异态度。

大楼管理员瑟缩地直往后退,而大家也面带惧色得纷纷走避。

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不怕火灾吗?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人给我解答。只见管理员怯怯地说,“我们知道你说的事情,不过是二年前发生的。”

两年前发生!我的脑袋直犯迷糊,这跟女子自杀有什么关系?

看到我满脸疑问,他又接了下去,“这个女生说也可怜,外在条件那么好,却偏偏爱上了有妇之夫,得不到祝福,一时想不开就在二年前的今天上吊自杀,死前还放火烧了这间屋子。”管理员摇摇头,似乎也在惋惜女子的早逝。

那么我所看到的,不就是二年前的事件重演?那跟我当了三个月邻居的人竟然是——鬼。

打从娘胎开始,便不知道“怕”这个字的我,这时才深刻体认到此字的真谛。

我脸色发白的直打颤,管理员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猜中了六七成,他满脸怜恤的拍拍我,就转身下楼去了。

像游魂似的荡回了房间,一个个当初想不通的疑点现在终于真相大白。

为什么没人跟她打招呼——因为她是鬼。

为什么她的房间是黑色的——因为被火熏的。

为什么她总是在晚上出现——请参考第一点。

倏的,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吸引了我的注意,熟悉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不……是……要……吃……宵……夜……吗?”有气无力的声音回荡整个室内。

呜!为什么是我!

说到这边,一直没反应的医生动了一下,他拿起外套往身上披。

“真冷”他喃喃自语着。

我不悦地站起身,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他却置若罔闻。仿佛知道我的抱怨,他终于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我,不,看他的视线,是停在我身后的电视之上。

顺着他的视线,我看到了电视新闻上的照片。这个人好眼熟,咦!在电视上的不就是我吗?我顺着看下去,新闻上写着:离奇命案,死者疑似惊吓过度,死因仍须解剖才能确定。

我懂了,为什么我来的时候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

因为——我竟然看不到我的影子。

---时光鬼故事-ra216.com---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门外的白衣女子

    今晚虽然和外商谈得很辛苦,但毕竟有了起色,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送走外商后,见天色已晚,我打发走司机小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小柔那里。几个月前,开酒店的张老板请几个同行吃饭,当时我也在场,不知怎地,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借口上卫生间,我在无人之处拦住了小柔,问她愿不愿意到我酒店做...
    家有鬼事 2023.07.10 30
  • 古镇客栈的秘密:凶屋的诅咒

    韩晓芮因为经济拮据,选择了住在古镇上的黛缘客栈,这是一个有着凶屋传说的客栈。客栈的前台主管玫瑰向她介绍了两间便宜的房间,A屋和B屋,都与过去的悲剧有关。韩晓芮选择了B屋,但在那里她经历了一系列恐怖的事件,包括看到古代装扮的女人和听到诡异的脚步声。后来,她发现玫瑰其实是鬼魂荆莱莹,而真正的客栈...
    家有鬼事 2024.01.11 0
  • 老宅鬼影

    苏秦是孔家宽的一位老朋友,一天两人在安定门一家饺子馆吃饭。苏秦说:家宽你小子现在很火啊,以《北京社会生活报》做阵地,京都鬼话快成了北京人的一道不可或缺的家常菜了,办公室白领、胡同大妈、公务员、小商小贩都在谈说你的鬼故事。孔家宽笑道:苏秦兄,我知道你是一位大作家,我写这些都是小炒,比不得你的...
    家有鬼事 2022.04.09 96
  • 租房鬼故事之骗鬼

    小玲放好了洗澡水,正要沐浴的时候门铃响了。她去开门,是一个陌生男子。小玲:有什么事吗?男子:你是新住进来的房客吧?你还不知道,这个房子死过人。原来的主人在洗澡的时候突然脚抽筋,动弹不得,就这么活活溺死在浴缸里了,所以你千万别洗澡啊。你是没见过当时的情景……男子形容得绘声绘色,小玲听得花容失色...
    家有鬼事 2022.03.06 0
  • 猫眼凶光

    这天下午,毛峻带着五岁的儿子欢欢在院子里晒太阳。一只可恶的黑猫突然从背后的阳台上蹿了出来,它双脚在毛峻的肩上一蹬,跳到远处的花盆边,然后眨巴着绿色的眼睛望了毛峻几眼。毛峻打了一个寒战,不由得全身发冷—猫的眼神里分明有一股凶光,那样子似乎与自己有天大的仇恨!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这只猫了。最...
    家有鬼事 2024.01.16 0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