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家有鬼事 > 浏览文章

梦绕铁链

2023年05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家有鬼事
被囚禁的男子 画面从山间一座白红相间的圆顶房拉开了序幕,白色的牌匾,黑色的恋松居,房间宽敞阴暗,布满灰尘的总台,结满蜘蛛网的外国油画…… 突然,镜头火箭般钻入到一间金色古典的房间。宽大的铁质床上躺着一个清瘦苍白的男子,床沿边缘固定着四条触目惊心的铁链,正好连接到男子的四肢,他气若游丝,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我…… 自从搬来A市,米茜娅就接二连三做这个怪梦

  被囚禁的男子

  画面从山间一座白红相间的圆顶房拉开了序幕,白色的牌匾,黑色的“恋松居”,房间宽敞阴暗,布满灰尘的总台,结满蜘蛛网的外国油画……

  突然,镜头火箭般钻入到一间金色古典的房间。宽大的铁质床上躺着一个清瘦苍白的男子,床沿边缘固定着四条触目惊心的铁链,正好连接到男子的四肢,他气若游丝,发出微弱的声音:“救我……”

  -------

  自从搬来A市,米茜娅就接二连三做这个怪梦,被囚禁的男子就是她失踪五年的男友韩星宇,五年了,连警方和他的家人都已经放弃,她却时刻都在找寻,就是死也要找到他的尸体!

  七点钟,门铃准时响起,艾威提着丰盛的早餐出现。为了这个他爱了五年的女孩,他辞去优厚的工作,义无反顾跟她来到了A市。

  “眼圈发暗,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我要去救星宇!他浑身挂满铁链,被囚禁在一所古怪的圆房子里面。”米茜娅神经质的披上外套,第一时间往外冲。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茜娅,不要借题发挥,五年了,要出现他早该出现了!”

  “我有预感,星宇就在离这个城市不远的地方,我已经嗅到了他的气息。”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陪你找!”

  艾威知道,一天找不到韩星宇她就一天不结婚,除了答应她没有其他选择。

  米茜娅打开电脑,她是电脑高手,不费多大功夫就将梦中的房子拼成一张图,画出被囚禁在床上浑身挂满铁链的韩星宇,她将这些图片上传到了网上,这个帖子很快点击量上万。

  望着她的壮举,艾威眉心微颦,手指无奈的敲打着桌面。

  很快,留言开始增多,有百分之十的网友一致回答在雾柳镇看到过圆房子。

  米茜娅当即决定去雾溪镇,艾威只好开车陪同前往。

  入梦

  汽车疾驰到雾溪镇时已经是黑夜了,萧萧的夜风拍打着他们疲惫的脸颊,身体感到轻微的瑟缩。

  雾溪镇上的旅馆只有寥寥几家,他们选择了一家比较顺眼的进去。

  米茜娅拿出圆房子的图片让总台服务员看,岂料她脸色大变,手里的房卡掉在地上。

  “恋松居本是一个小型的度假宾馆,两年前,有两个男游客为了一个女人发成冲突,三个人都死了,此后,这个宾馆就再也没有生意了。”

  “恋松居在哪个位置?”

  “松山。”

  “照片上的这个男子你见过吗?”

  看到浑身挂满铁链的男人,服务员吓得连连摇头。

  他们被安置在最好的套间房,这个房间的最大特色就是有一大扇落地窗,米茜娅拉开窗帘,看到了远处起伏的黑色山峦,就像一个黑色的宫殿召唤着她。

  突然,她左眼的余光看到一个黑影,她急速将眼光跟过去,除了黑黑的树影山影什么也没有。

  艾威从后面搂住她,她将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她和韩星宇艾威是大学同学,韩星宇是校园中光芒四射的人物,她覆水难收的爱上了他!艾威注定扮演在幕后付出的角色,好在米茜娅慢慢接受了他。虽然她现在身为艾威的女朋友,可她心里却一直都在背叛他,而且这个背叛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相反却越来越深。

  开了一天车,艾威很快入眠。米茜娅却还着魔般站在窗前,黑影又一次出现了,从身形个头上判断这就是韩星宇,她鬼使神差的跳下窗户,想不到她从二楼跳下来竟然像系着降落伞般轻轻落地。

  离黑影越来越近了,她的心脏狂跳不止,试探着叫了一声:“星宇!”

  对方回过头来,蒙着黑布的脸上露出一双星光般璀璨的眼睛,望着她停顿了片刻,逃避似的跑开。

  米茜娅追的上气不接下气,山间的路崎岖不平,他的身姿如飞,转眼已不见了身影。

  她迷茫的向前跑着,荆棘划破了她的胳膊,怪鸟在她的头顶盘旋,终于在一片遮盖的树丛下,她看到了圆房子的屋顶!

  一群黑压压的乌鸦飞过来,她将外套盖在头上,勇敢的以臂为剑拨开一条生路,她用身体撞开了大门。

  里面的设置和梦中的一模一样!

  “有人吗?”房间里飘荡着她的回音,无人应答。

  黑衣女人

  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向她,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黑衣女人,在手电筒的映照下,她的脸煞白如雪,凹凸不平,黑洞般的眼睛鬼般的盯着她。

  这幅鬼样子让米茜娅冒出一身汗。

  黑衣女人转动电筒,激起了一阵蓝色的电流,米茜娅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她被一阵强大的电流击倒,黑衣女人亮起一把尖刀,插向她的胸口……

  米茜娅睁开眼睛,刚才被刀刺过的部位还在作痛,没有血证明这是梦,旁边的艾威已经不见了踪影,冰冷的被褥提示他已经出去了很久。

  恶梦醒来她不想一个人独处,她下床去找艾威。

  长长的走廊暗道,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总台的服务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门外,夜风凉凉,树影摇曳,花墙后面有两个人影在交谈。

  米茜娅的脚步声惊扰到他们,两个人同时转头,艾威的眼光变得陌生,在他旁边站着黑衣女人,她的脸上带着来自地狱的鬼笑,手中握着一把尖刀,向着米茜娅逼来。

  米茜娅想跑却没有一点力气,汗水湿透了衣背,大大的瞳孔中映照出艾威协助行凶的过程,他野兽般将她按倒在地上,黑人女人的刀刃刺向她的胸膛……

  “茜娅,醒醒。”

  艾威抱起地板上缩成一团的米茜娅,她浑身冰凉一片,他将她的身体贴在胸前温暖。

  她对着自己的手指咬去,疼痛让她证明已经走出恶梦,她的心脏还在紧张过程中,语气中带着惊恐:“我看到了韩星宇,还有一个黑衣女人,在梦中我被她杀死了两次。”

  “茜娅,有我在不要怕!我会保护你,即使是在梦里我也不会让人伤害你。”艾威抱紧了她,眼神中冒出能保护女人的强大的气势。

  恋松居

  嵯峨黛绿的松山,松木苍翠,缥缈的云彩荡漾在半山腰,露出了圆房子的顶部,“恋松居”到了!

  他们推开那扇雕花大门,扑面迎来一种潮湿的气息,布满灰尘的总台,结满蜘蛛网的油画,和米茜娅梦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你们是谁?”一股混合的药水味飘来,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位年轻女子,身披驼色披肩,曲卷的长发垂直腰间,她的皮肤就像常年没晒过太阳,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白色,她的美带着一种古墓气息,冰寒而冷艳。

  她的轮廓很像梦中的黑衣女子!

  米茜娅的脚步生硬,身上流淌着紧张的血液。

  艾威说:“我们是游客,要在恋松居住几天。”

  女子的眼睛中充满了敌意:“对不起,恋松居早就不营业了。”

  “我们远道而来,行个方便吧。”

  艾威的沟通能力很强,女子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她在总台抽屉里拿出一大串钥匙,这个女子就像一个隐居世外的高人,身姿纤细,走起路来带着飘的感觉。

  上了二楼,一排排的房间让米茜娅心跳,不知道韩星宇被囚禁在那个房间?

  “老板娘,能否参观一下你所有的房间?我想选择一个喜欢的入住。”

  “请叫我黛茵,这些房间两年无人居住,如果小姐不怕霉味我无所谓。”

  黛茵面无表情,用钥匙挨个打开房门,里面的格局都是一样,除了蜘蛛网和呛人的霉味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最里边还有一间房,上面没有房号,黛茵没有打开的意思,她收起钥匙:“这是我的私人房间,不便观看。”

  “请问恋松居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米茜娅恨不得望穿双眼看透那扇门,她的耳朵吱起,细心听着铁链子的声音,从黛茵的房间里传来了轻音乐。

  “对,只有我一人,你们想住哪间房?”

  米茜娅选择了她隔壁的房间,俩人将行李搬进去,用了半小时将房间打扫干净。

  “这个黛茵有些怪,一个人守着一栋大房子,不知道她把韩星宇藏在哪里了?”

  “你看到了那些都是空房子。”

  “黛茵那间房有问题。”

  夜探

  为了更好的凝听铁链声音,米茜娅将钟表上的电池取下来,山上的夜晚出奇的寂静,寂静的能听到脉搏跳动的声音。

  突然间,米茜娅敏感的睁开了眼睛,她听到了铁链的声音!声音时响时不响,仿佛很躁动,不带有任何规律。

  这个声音好像是从地下传来!

  她叫醒了艾威,艾威推翻了铁链的声音,侧身又睡下。

  铁链的声音还在继续,米茜娅光脚走出了房门,漆黑窄细的走廊就像一条古墓通道,她更清晰的判断出铁链的位置,就来源于左边的地下,左边正是黛茵的房间!

  她敲门,无人应答。

  艾威是开锁专家,被她强逼着挑开了锁,房间内的设施和其他房间一样,只是多了一个衣橱。

  米茜娅打开浴室、衣橱的门都没有看到人,而铁链的声音响的更加急促了,她仿佛看到韩星宇正在最垂死的挣扎。

  “黛茵不在房间,我们赶紧离开,被她看到会把我们当贼。”

  艾威拉着她逃离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带上了门。

  没多久,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房间内传来流水声,难不成黛茵从二楼的窗口跳进来?

  米茜娅不顾艾威的反对,敲响了房门。

  身穿暗红睡衣的黛茵出来开门,夜晚的她比白天多了一份妖艳,邪魅的眼睛在夜色下泛着青黑的光芒。

  米茜娅直截了当的发问:“黛小姐,我被贵店的铁链声惊扰,请问是怎么回事?”

  黛茵趾高气扬地说:“你是不是听力有问题?山林的夜最寂静,就连呼吸都能听到。”

  的确,现在是一片静寂,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

  突然,黛茵四肢发抖,呼吸急速,脸色白得就像一张纸,身体靠在了门框上,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米茜娅扶住她:“黛茵,你生病了吗?”

  “老毛病……犯了,有药……”

  黛茵颤抖着胳膊,将他们关在了门外。

  米茜娅撇嘴:“这个女人苍白的就像一个鬼,难怪她身上总是漂浮着药味,原来有重病。”

  艾威若有深思的望着黛茵的门,没有说话。

  米茜娅又梦到了挂着铁链的韩星宇,他比上一次梦境更加消瘦了,求助般望着她,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救我,救我……”

  当她扑过去抱住那具躯体的时候,黛茵突然手握尖刀挡在她面前,容不得她反抗,只是那么轻轻一发力,米茜娅的胸膛上就流出了鲜血……

  米茜娅在心痛中坐起身,身边的艾威又失去了踪影!这一刻她不担心艾威的去向,她只想一个人静静的感受着韩星宇的气息,找寻了他五年,现在已经是咫尺天涯却难以相见!

  门开了,艾威从外面走出来,他说睡不着去山林走走,可是他的拖鞋上却干干净净,不带一点泥土。

  暗道

  第二晚,铁链的声音又扰乱着她的耳膜,而艾威却说她有听力强迫症,她捂住耳朵,铁链的声音却更加狂乱了,她仿佛听到韩星宇的求救声,一声声扰乱着她的心智。

  她冲出门,将头贴到黛茵的房门上,从狂躁不安的铁链声她判断出韩星宇的焦急心态,她的心火猛地燃起,有种想将房门砸开的冲动。

  身后一片阴影袭来,她的呼吸被卡住,眼泪被呛了出来,她看到黛茵那双凶悍的目光。

  “你在干什么?”

  “我……又被锁链的声音所困扰,发现是从你房间传出来的,我想去看看。”

  “看来,你的听力强迫症非常严重!”

  米茜娅豁出去了,她粗鲁的抓住黛茵的睡衣领子,大吼:“告诉我,你把韩星宇囚禁在哪里?”

  “你若是在敢胡言乱语,我就把你赶出恋松居!”

  黛茵的眼眸中冒出星星之火,将米茜娅推出一米多远,能看出她隐藏的潜力非常大,如果爆发定会燃起大火。

  “茜娅,这深更半夜的寂静一片,你在外面做什么,快去睡觉。”

  艾威听到动静急忙出来圆场,怜惜的将米茜娅抱到了房间。

  连续四晚米茜娅都被链锁声困扰,她在梦中看到的韩星宇一次比一次消瘦憔悴……

  “星宇,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望着被梦魔折磨不堪的米茜娅,艾威捂住了胸口,若想结束她梦中的背叛,只能打开她的心结。

  暗道

  第五晚,黛茵的房门外响起一阵怪异的声音,她打开房门,一个黑影向楼下跑去,她追了过去。

  米茜娅趁机钻进室内,家具、墙壁上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的目光落在的衣橱上。黛茵的衣服挂满了衣橱,只是款式都是几年前的过时款。衣橱板面光滑,她的手掌贴过去,橱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白魔方,拼魔方是她小时候的强项,她一分钟就拼成了白色,没有反应,她又拼成了黑色,奇迹出现了,橱板就像一扇推拉门自动打开!

  里面是一条窄细的暗道,越走越宽阔,链锁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梦中那个金色的房子出现,她撞开了圆弧形的金门,看到了失踪五年的韩星宇!

  昔日满身炫目的校草如今只剩下一幅骨架,那双迷倒全校女生的眼睛只剩下两个黑黑的空洞,大床上固定着长长的铁链,卡住他细弱的四肢,十米内他可以自由活动。

  米茜娅心如刀割扑在他的身上,欲语泪先流。

  韩星宇抚摸着她的秀发,浮现出他当时具有专利的神情:“傻丫头,哭得样子好丑。”

  “星宇,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揭秘

  五年前,韩星宇在黛茵的邀请下来到了松山。

  “黛茵,松山果然是美如画,不枉来一遭。”

  “我已经买下了恋松居,如果你愿意就住一辈子。”

  “一辈子?太遥远了!我不给任何女人许诺一辈子!”

  “由不得你!”

  一觉醒来后,韩星宇发现四肢已经被铁链束缚,满脸严肃的黛茵告诉他这不是一个玩笑,这将是他们俩人的世外桃源。

  为了今天黛茵已经整整策划了两年,她把父母留给她的积蓄购买了“恋松居”,她放弃了所热爱的美术专业改学医。其目的只有一个,她命里注定爱韩星宇,这段爱恋她在劫难逃!她明明知道他是一个受人瞩目的人物,身边有无数的美女和校花女友米茜娅,她只是他寂寞时候的玩偶!她自知留不住他的心,她选择了囚禁的方式留住他的人!

  两年前的三人残杀案件是黛茵一手策划。一个单身的年轻美女守着一所大房子,势必是锋芒太露,自从她接管了“恋松居”,引起了不少男游客的非分之想,甚至不少男人借住店之名去骚扰她,游览松山的男游客越来越多,却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严重的亵渎了松山的游览含义。

  那日,来了两男一女,两男对黛茵动手动脚,黛茵故意只对其中一个施媚,引起了两人的自相残杀,女孩过来劝阻,被意外的刺死,两个男人也最终搏斗而死。

  从此后,再也无人敢来“恋松居”,松山几乎成了一个禁区,来游览的人越来越少。黛茵的生活恢复了正常,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她和韩星宇的世外桃源。

  艾威早在五年前就知道黛茵的存在,他怕米茜娅伤心隐藏了这个秘密,他没有料到囚禁韩星宇的竟然是黛茵这个弱小的女子!现在所有的劝言对她已失去作用,她爱韩星宇已经走火入魔,死都不会放手。

  死同穴

  忽然间,令人紧张的“滴滴”之声响起来。黛茵走进来,声音是从她身上传来的,她拉开外套,里面绑着一个定时炸弹!

  “不想死就马上离开这里!五分钟后地下室就会爆炸!”

  米茜娅将身体挡在韩星宇前面,“黛茵,不要执迷不悟,到现在你还不肯放了韩星宇吗?你囚禁住他的人能囚禁住他的心吗?”

  “茜娅,快过来,危险!”艾威冲进来,一把拉住米茜娅,米西娅倔强的挣脱他,跑到韩星宇身边,“不要管我,要死我也要和韩星宇死在一起!”

  “傻丫头,快回到艾威的身边,你们快走!我尊重黛茵的抉择,我选择和黛茵一起死!”韩星宇就像一个垂死边缘的人,他的气力在一点点游走,他的脸颊和嘴唇变成了一张白纸,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看黛茵的眼神带着爱人般的温柔,没有一点恨意。

  米茜娅的眼泪扑簌而下,这样的眼光以前是他对她的专属。

  韩星宇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说了让人震惊的话:“在我被囚禁的第三年,地下室突然钻进来一条毒蛇,我被毒蛇咬伤。黛茵用嘴帮我吸毒,毒性浸入了她的体内,她用药物维持了我两年的生命,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这几天毒性发作时间更加频繁了,我们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能在临时前见到你们我很欣慰。茜娅,艾威比我爱你,好好珍惜他!”

  黛茵粗鲁的将他们推到门外,一声巨响过后,所有的爱恨情仇都一笔勾销!

  走出地下室,天还是那么的蓝,树还是那么的绿!

  米茜娅的恶梦就此结束!

  尾声

  一年后,米茜娅做了艾威的新娘!

  他们收获了无数亲友的祝福,不少网友也发来了祝福卡,其中有一个黑色的动态礼包,上面缠着诱人的金色的丝带,米茜娅满心欢喜的打开。

  凄美的乐章盈盈流淌,一条铁链飞舞而来,盘旋过后,形成了古墓字体“来自天堂的祝福”,烟雾弥漫中,逐渐映出了韩星宇和黛茵拥抱的身影,他们身上紧密的缠绕着一条铁链,正对着她诡异的招手……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惊魂守灵夜

    一、墙角有人张警官,你相信灵魂出窍吗?在狱侦科的讯问室里,始终低头沉默的陆扬威冷不丁扬起他那张憔悴苍白的脸,紧盯着我问。许是他的口气太过阴鸷,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忙乱地躲开了他的注视。陆扬威笑了,是苦笑,我看得出,你相信。请别转移话题,你应该明白我来的目的。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再次重复...
    家有鬼事 2023.11.27 0
  • 冰箱的幻觉:余桐的恐怖经历与失忆之谜

    故事中的余桐是一个挑剔的男子,住在一间房子里。他的生活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件,包括房子里的房客、冰箱里的异味和女孩的行为。最后,他发现自己曾经因煤气中毒而昏迷,这些恐怖的经历其实只是他昏迷期间的幻觉。他的生活发生了转变,但他是否能够改变自己的爱与猜疑呢?...
    家有鬼事 2023.11.25 0
  • 死亡背后的秘密

    刚毕业那几年,我工作一直不稳定,没攒下钱买房子,女友又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平日里有个生理需求什么的,只得熬着,熬着日子久了,手也抽筋了,就一直盘算着将女友从公司宿舍骗出来,共建我们自己的爱巢。一直没有机会,后来我和大学同学一起租住的那个房子被偷了。财产损失倒不多,就一台笔记本电脑,两百多块...
    家有鬼事 2024.01.15 0
  • 地下的叹息声

    其实我这个人不迷信的,但有些事情,往往会超出我们的想像之外,就由不得你不信,比如,下面这个故事,他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边,不用怀疑,因为我说了,这只是个故事,信不信,由你。还记得刚上小学哪会,家里的条件开始有所好转,以前爷爷传下的老屋也几经修茸,这次,终于母亲忍受不了每次扫地时的尘土飞扬,所以...
    家有鬼事 2024.01.15 0
  • 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

    NO.1我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上网征集一些灵异或者恐怖故事,偶尔也自己写点儿。这年头,网上写小说的比看小说的都多,但能写得像样的却不多,写恐怖小说写得像回事儿的就更不多了。因此我常常为收不到满意的稿子而发愁。有一天我正在电脑旁码字,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喂,请问是S报灵...
    家有鬼事 2022.11.08 17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