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家有鬼事 > 浏览文章

丈夫背后的那张脸

2023年05月12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家有鬼事
打开房门,蒙丽发现丈夫任双章已经回来了,脑袋靠在沙发背上,脸色不太好看。 蒙丽换上拖鞋,一边将满兜的菜拎到厨房,一边跟丈夫念叨着一天来的琐事:单位里又分来一个大学生,戴个眼镜,长得挺瘦的……大蒜又涨了一块钱,连姜都跟着涨价了…… 任双章显然没心情听蒙丽的唠叨,他不耐烦地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新闻。 蒙丽仍在厨房里像唐僧一样喋喋不休:跟你说件好玩的事儿

  打开房门,蒙丽发现丈夫任双章已经回来了,脑袋靠在沙发背上,脸色不太好看。

  蒙丽换上拖鞋,一边将满兜的菜拎到厨房,一边跟丈夫念叨着一天来的琐事:“单位里又分来一个大学生,戴个眼镜,长得挺瘦的……大蒜又涨了一块钱,连姜都跟着涨价了……”

  任双章显然没心情听蒙丽的唠叨,他不耐烦地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新闻。

  蒙丽仍在厨房里像唐僧一样喋喋不休:“跟你说件好玩的事儿,我刚才在菜市场门口碰到一个看相的老头儿,他非说我现在有恶鬼缠身,如果不及时解救,很快就有大祸临头。我骗他,说我是电视台的记者,结果他吓得转身就跑,呵呵,有意思吧……”

  吃过晚饭,蒙丽向丈夫问起新试剂的事儿,任双章疲惫地摇摇头说结果很不理想,还没等蒙丽安慰他,任双章就打着哈欠睡着了。蒙丽看了一会儿电视后,也跟着熄灯上床,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蒙丽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睛仔细听,房子里静悄悄的,哪有什么声音,或许是自己做的梦吧,她想。又过了一会儿,她在恍恍惚惚中又听到了那种怪声,这次她听得很真切,声音阴森森的,既像哀怨的哭泣,又像痛苦的嚎叫,最令她头皮发麻的是,这声音好像就响在自己的耳边。

  蒙丽猛地坐起来,飞快地打开床头灯,然后使劲地推搡着丈夫:“双章,你听,这是什么声音?”

  任双章揉着惺忪的睡眼,认真地听了一下,房间里静得连针落在地上都听得到,那怪声又消失了。

  任双章没好气地说:“深更半夜你不好好睡觉,搞什么鬼?”说完把灯关掉,把后背晾给蒙丽。可是蒙丽根本睡不着,她紧挨着丈夫,身体蜷起来,紧张地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过了好半天,怪声也没再出现过。就在蒙丽渐渐放松绷紧的神经时,那恐怖的怪声又响了起来,听方位,竟像是从丈夫身上发出来的!

  蒙丽的头上惊出一层冷汗,就在这时,任双章的身体轻轻地抖动起来,惨白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随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个青色的人脸渐渐显现在任双章的背上,空洞的眼眶里仿佛有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蒙丽,嘴边还带着一丝冷笑。人脸下面有两个字:你好。

  “啊!”蒙丽终于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尖叫,吵酲了任双章。他赶快把灯打开,问蒙丽发生了什么事。

  蒙丽伸出颤抖的手指着任双章:“你,你的后背上,有个人脸。”

  任双章皱皱眉头,然后扭头向后背望去,结果自然什么也看不着。

  他想了想,然后跑进浴室,很快又跑出来,把后背展示给蒙丽:“你自己看,哪有什么人脸。”

  蒙丽看得很清楚,丈夫后背上光洁一片,诡异的人脸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过这么一闹,蒙丽再也不敢睡了,她坚持开着灯,然后让丈夫抱着她,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晚上,蒙丽还要开着灯睡,可任双章不同意,他自小有个习惯,开着灯就睡不着觉。他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鬼神,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这样吧,把灯关了,我搂着你睡,这总可以吧。”

  灯关上了,蒙丽躺在丈夫的臂弯里,听着丈夫有力的心跳声,心神渐渐平静下来,由于昨夜一晚没睡,她确实也困了,慢慢地就合上了眼睛。

  半夜12点的时候,怪声又毫无征兆地回荡在寂静的屋子里。蒙丽从梦中惊醒,她看到丈夫不知何时又转过身去,月光照在丈夫的后背上,他的身体又开始抖起来。

  蒙丽惊恐地张大嘴,想叫,却发现自己害怕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诡异的人脸再次慢慢出现,和昨夜不同的是,人脸旁边多出一个像心脏一样的图案,下方的文字变成三个:给你吃。

  实在忍不住,蒙丽又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任双章马上惊醒了。他打开灯,灯亮的瞬间,蒙丽看见人脸又悄悄地消失了,消失之前,蒙丽似乎看出人脸露出了讥诮的笑容。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蒙丽吓得瑟瑟发抖,折腾了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才被丈夫哄着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丈夫刚醒,蒙丽也跟着醒了。任双章伸个懒腰,刚把胳膊展开,突然间呆住了,他直勾勾地瞅着蒙丽的嘴角,问:“你的嘴破了?”

  蒙丽不明白丈夫说什么,任双章的脸色变得很不自然,他指着蒙丽的嘴角说:“你的嘴边上有血。”

  蒙丽跑到浴室,在镜子里,她看到自己的嘴角果然有两道血渍,弯弯曲曲地延伸到下巴,她伸手一抹,血渍很容易被抹掉了,看样子不是自己的伤,那这血是怎么来的呢?

  就在这时,蒙丽听到屋子里砰的一声响,紧接着传来丈夫痛苦的呻吟声。她回到卧室,只见任双章像个虾米似的蜷曲在地板上,手捂着胸口,看样子好像很痛苦。

  “你怎么啦?”蒙丽问。任双章说他的心脏突然很疼。这很奇怪,丈夫的心脏前不久刚检查过,一点儿毛病也没有,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出问题呢?她赶快扶着丈夫上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一切正常,什么毛病也没有。任双章的怪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医院没呆多长时间就好了。她让丈夫请假在家休息,可任双章不干,说实验室里现在离不开他。然后,任双章又叮嘱她好好休息,不要总想那些诡异人脸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

  提到人脸,蒙丽猛地想到昨天人脸旁边心脏模样的图案和“请你吃”三个字,再联想到自己嘴角的血痕,一个可怕的想法涌上心头,她只觉得全身发冷,仿佛堕入冰窖一样。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她立刻去了趟菜市场,不是要买菜,而是想找那个看相的老头儿,问问他那天说的话是真是假。看相老头儿的摊位摆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她刚要上前询问,那老头儿看见她,撇下摊子就跑,很快就消失了。

  夜里,诡异的人脸又出现了,旁边的心缺了一块儿,就像被谁咬了一口,下面的文字也变成了五个字:味道怎么样?

  蒙丽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就缩在床角边上,任双章想来劝她,可在她眼里,丈夫熟悉的面孔此刻也显得狰狞可怕。她发疯似的大叫,最后,任双章无可奈何地跑到另一间屋子里睡。

  到了早晨,丈夫的呻吟声将蒙丽吵醒。她站起来,发现丈夫捂着胸口倒在地上,样子十分痛苦。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冲进卫生间,面对着镜子,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纸还要苍白──她的嘴角又有一道血痕。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蒙丽在心里暗暗地想。

  第二天,蒙丽专门请了假,一直藏在菜市场门口,大约9点的时候,看相老头慢慢悠悠地溜达过来。

  这回蒙丽没给他逃跑的机会,她紧紧地抓住看相老头儿,说:“老先生,那天你说我有厉鬼缠身,到底是怎么回事?求求你告诉我吧,我不是记者,你别跑了。”

  老头儿摇摇头:“我不是因为怕你是记者才跑的,而是你身上厉鬼的道行实在太高深了,我对付不了。”

  蒙丽一听这话就急了,她惊惶地说:“求老先生救救我们一家。”说完,她就要给老头儿跪下。老头儿赶紧扶起她,看着她的脸,又掐着手指算了一会儿,最后露出笑容说:“你真走运,正好这几天恶鬼法力最弱,而且寄身在你丈夫身上,这样对付它就容易多了。我给你一道符,你想办法放在你丈夫身上。这里还有一包驱鬼散,别让你丈夫发现,偷偷地给他喝。双管齐下,一定能把恶鬼除掉,不过你要尽快,拖到晚上,恐怕就没有用了。”

  蒙丽郑重地接过药,小心地放在坤包里,随后抽出10张百元大钞,非要给老头儿。老头儿推了几下没推掉,只好把钱收下。

  看着蒙丽远去的背影,老头儿忽然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他掏出电话拨了几个号码,等电话通了后,说:“喂,任所长,事情办妥了……对,她把药拿走了……没错,你喝一口后就装着中毒倒地……放心吧,只喝一口绝对没问题,我不是实验过吗,肯定没事……好,到时候见,记得把剩下的钱准备好,再见。”关掉手机,老头儿一撇嘴:“真不愧是两口子,一对笨蛋。”

  任双章笑容满面地放下电话,抱着身边的女人狠狠地亲了一口,说:“亲爱的,你出的主意真是太好了,我家的黄脸婆果然上当了。等她真的拿药给我喝了,我就有说得出去的理由跟她离婚了。”

  被任双章抱着的女人叫陶珞娜,是任双章的助手。陶珞娜白了任双章一眼:“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当官的,离个婚还费这么大的事儿。”

  任双章笑着解释说:“我毕竟是个所长,将来还准备更上一层楼,所以得注意影响。若是因为有了第三者而离婚,会影响我的前途。”

  陶珞娜眨眨眼睛,钻进任双章的怀里撒娇:“老公,离婚的事情我帮你解决了,你看,那布朗先生的事情,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任双章一下子推开陶珞娜:“你记住,除非我死了,否则那个美国人休想拿到配方。”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蒙丽的号码,她说要来研究所里看看。任双章对陶珞娜点点头:“她来了,你注意保存好她下毒的证据。”

  没等多长时间,蒙丽就来到任双章的办公室。看着自己的妻子,任双章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感觉有些对不起她。可是再想想妩媚艳丽的陶珞娜,他的心又硬起来,他让陶珞娜去给他拿文件,然后让蒙丽帮他冲杯咖啡。

  透过门边的缝隙,陶珞娜看见蒙丽犹豫了半天,终于将纸包里的药倒入咖啡,陶珞娜笑了。

  蒙丽再次来到任双章的办公室时,陶珞娜已经回来了。蒙丽吸了一口气,轻轻颤抖着把咖啡递给任双章。

  任双章笑容满面地喝了一口,还咂咂嘴品品味道,过了十几秒,他突然双目圆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蒙丽说:“我的肚子很疼,是不是你给我下毒了?”

  蒙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种结果。这时,情况又出现变化,任双章突然痛苦地大叫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翻滚,嘴里吐着白沫。

  他含混不清地说:“不是说喝一口没事吗,怎么会这样?”然后头一歪,白色的沫子从嘴里溢出来。

  蒙丽赶紧掏出手机要打120,可是陶珞娜却一把抢下她的电话,说:“不急,任所长还得一会儿才能死,我们还能再聊一会儿。”

  蒙丽急了,刚要上前抢回电话,忽然看见陶珞娜用力咬牙,一张诡异的青色人脸从她的脸上显现。蒙丽大叫一声连退几步,这个印象太深了,正是这两天把她吓得半死的诡异人脸。

  陶珞娜呼了一口气,人脸消失了,她笑着说:"这是我自己画的,怎么样,挺吓人吧。还有,你老公背上也是我画的,很吃惊吗?其实事情很简单,我们所研制试剂失败了,却意外得到一种药水,擦在人体上是无色的,但如果一用力就会显现出来,用力越大,颜色越深。美国有个布朗先生要出50万美元买它的配方,可你老公非要坚持什么国家利益,不卖。老娘跟他睡了这么多年,想赚点儿养老钱都不让。所以我就给他出了个主意,表面上是为了帮他离婚好娶我,实际上是想办法杀死他,到时候配方自然就会落在我的手里。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现在该收拾你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是跆拳道三段,你就别浪费力气反抗了。"说完,陶珞娜走近蒙丽,而蒙丽仿佛被吓傻了,居然没跑。

  陶珞娜冷笑着正要动手,突然间她身体一颤,带着惊疑的目光倒下去。在她面前,蒙丽手里拿着一根电棍,此刻正啪啪作响。

  蒙丽长舒一口气,这电棍是刚才在路上买的,本来准备对付晚上的鬼脸,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随后,她捡起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由于抢救及时,任双章保住了命,却没保住婚姻,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离了婚,却发现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得到。而蒙丽却不再害怕一个人睡觉了,经过这次事件,她明白了,在很多时候,人心要比鬼脸可怕多了!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惊魂守灵夜

    一、墙角有人张警官,你相信灵魂出窍吗?在狱侦科的讯问室里,始终低头沉默的陆扬威冷不丁扬起他那张憔悴苍白的脸,紧盯着我问。许是他的口气太过阴鸷,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忙乱地躲开了他的注视。陆扬威笑了,是苦笑,我看得出,你相信。请别转移话题,你应该明白我来的目的。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再次重复...
    家有鬼事 2023.11.27 0
  • 冰箱的幻觉:余桐的恐怖经历与失忆之谜

    故事中的余桐是一个挑剔的男子,住在一间房子里。他的生活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件,包括房子里的房客、冰箱里的异味和女孩的行为。最后,他发现自己曾经因煤气中毒而昏迷,这些恐怖的经历其实只是他昏迷期间的幻觉。他的生活发生了转变,但他是否能够改变自己的爱与猜疑呢?...
    家有鬼事 2023.11.25 0
  • 死亡背后的秘密

    刚毕业那几年,我工作一直不稳定,没攒下钱买房子,女友又一直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平日里有个生理需求什么的,只得熬着,熬着日子久了,手也抽筋了,就一直盘算着将女友从公司宿舍骗出来,共建我们自己的爱巢。一直没有机会,后来我和大学同学一起租住的那个房子被偷了。财产损失倒不多,就一台笔记本电脑,两百多块...
    家有鬼事 2024.01.15 0
  • 地下的叹息声

    其实我这个人不迷信的,但有些事情,往往会超出我们的想像之外,就由不得你不信,比如,下面这个故事,他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边,不用怀疑,因为我说了,这只是个故事,信不信,由你。还记得刚上小学哪会,家里的条件开始有所好转,以前爷爷传下的老屋也几经修茸,这次,终于母亲忍受不了每次扫地时的尘土飞扬,所以...
    家有鬼事 2024.01.15 0
  • 房间里有个陌生女人

    NO.1我是一家报社的编辑,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上网征集一些灵异或者恐怖故事,偶尔也自己写点儿。这年头,网上写小说的比看小说的都多,但能写得像样的却不多,写恐怖小说写得像回事儿的就更不多了。因此我常常为收不到满意的稿子而发愁。有一天我正在电脑旁码字,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喂,请问是S报灵...
    家有鬼事 2022.11.08 173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