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民间异闻 > 浏览文章

五通神

2023年05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 民间异闻
明天顺年间,浙江钱塘县有一个村民叫作戴小一,他年约二十许,性格粗鄙健硕有力,家中种有几亩水田。他的妻子吴氏芳龄十八,虽也是村女,但却生的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颇有点姿色。 小一自娶了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之后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这吴氏容貌出众,在这十里八乡远近皆知,忧的是自己却相貌平平,只怕守她不住,所以平时防范甚严,别说生人一般进不了家门,就连吴氏也不让她轻易出门抛

  明天顺年间,浙江钱塘县有一个村民叫作戴小一,他年约二十许,性格粗鄙健硕有力,家中种有几亩水田。他的妻子吴氏芳龄十八,虽也是村女,但却生的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颇有点姿色。

  小一自娶了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之后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这吴氏容貌出众,在这十里八乡远近皆知,忧的是自己却相貌平平,只怕守她不住,所以平时防范甚严,别说生人一般进不了家门,就连吴氏也不让她轻易出门抛头露面。

  有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刚刚上床熟睡,忽听窗外一阵人声喧哗,似有车马经过,随即就听一人大声说道:“戴小一不过是个乡野村夫而已,上仙到此他竟然还敢抱着老婆酣睡不起。”小一被从梦中惊醒,听见此话大惊,急忙起身走到窗前从缝隙中向外看去。

  只见外面有十数个人打着纱罩灯笼,簇拥着一个骑着小马的人站在外面。此人身着紫衣头戴金冠,看面相打扮正和村中五通祠中所祭祀的五通神中的五郎相似(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人们祀之是为免患得福,福来生财。遂当作财神祭之。五通神以偶像形式在江南广受庙祀,《聊斋志异》中有一章就是专门记述此神的,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看看)。

  村中之人素来敬畏此神,于是小一便想叫醒吴氏一起出去参拜。却听五郎神忽然隔着窗户对他说道:“莫要惊扰丽人,我这次也正是为她而来。”

  小一本来正准备给他叩头,闻听此言不由心中又惊又怒。他性子本妒,素知此神惯于淫人妻女,这附近十里八乡的的年轻女子多有惨遭蹂躏的,所以一听五郎神此言便怒火中烧,心里也顾不上害怕,大声向窗外叫道:"你不过是一个淫鬼罢了,怎么能当神呢。我就不信你还真的能加害于我。"说完就回身躺在床上,好像不知道外面有人一般。

  耳听的窗外五郎神又呼叫他的名字,他就随口应道:“我已经睡了,你还想怎么样呢?何况我的妻子恐怕不像别人的妻子那样容易被你得手。”语音刚落就听窗外五郎神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很是倔强,不能用理来感化,那就等着瞧吧。”

  随即就听见他呵斥随从离开,行如风雨疾驰而去,瞬间窗外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此时小一才将吴氏摇醒,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吴氏听后非常害怕,小一笑着安慰她道:“你看我力大如虎身壮似牛,就算淫神来了又能奈我如何?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吴氏听后这才稍感心安。

  第二天早晨,小一去田地播种,但是心里又很担心吴氏,从早晨到下午连续回去了四次,结果家中并无什么异常,吴氏也好端端的安然无恙。村中一同干活的邻人不知缘故,都对他开玩笑道:“你今天腿脚怎么这么勤快啊?莫不是嫂子也在家中等着播种?”小一听后很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向众人明说,只好哈哈一笑了事。

  等到黄昏回家,他便和吴氏一起商量抵御淫神之事。两人先用一块大石头顶在门后,然后再关上窗户,让吴氏将她自己的衣服裤脚都缝上再睡觉,而小一也拿上一把锋利的铁锨放在枕边作为武器,可谓准备充足防守严密。

  可是夫妻俩提心吊胆的连着等了三天都没有什么异常,吴氏也逐渐厌烦起来,对小一说道:“你该不是在梦中所见的五郎神吧?要是真有此事,以神的威灵,难道还会害怕你而不敢来吗?”小一却不以为然,始终不敢放松戒备。第四天夜里还未到三更的时候,小一忽听得外面有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他心知有异,连忙将吴氏推醒对她道:“五郎神来了,躺在床上必然不免,你赶紧起来才是。”

  吴氏一听吓的花容失色全身颤抖,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没过一会便听外面狂风大作瓦砾翻飞,顶在门后的石头不知什么时候却自己移到一边,关闭的窗户也无故打开,原来的闭门谢客现在却变成了现在的开门揖盗。

  小一在屋中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楞在原地动也不动,一时也忘了利器在身,反倒是束手以待。

  再过片刻烛火也被吹灭,屋中一片漆黑,过不多时,只见门外有一袭烛火缓缓进门,小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皂衣随从手拿烛台走了进来,他再回头向房中看去,却惊讶的发现除了床铺还在其他的杂物都不见了,连那根锋利的铁锨也飞的无影无踪。吴氏双目紧闭躺在床上,衣裤所缝着的地方都自己解开了,转眼就被脱了个干净,犹如牍中之玉无叶之花一般。

  小一眼见如此,不禁感到一阵心灰意冷,心中更是惊惧交加。

  又过了一会,只见一紫衣金冠之人走进门来,正是前日所见的五郎神。他双手背起看着小一笑道:“你妻子真的不容易得手啊。”

  随即又转头对随从道:“卧榻之侧不宜有此俗人,赶紧把他牵走。”话一说完,就有一鬼物前来驱赶小一,小一只觉一阵头晕眼花,片刻之间双脚足不沾尘就来到了屋外,只听身后“框”的一声,两扇屋门就此紧紧关闭了。

  小一清醒过来定睛一看,自己正在屋檐下面,外面一片漆黑,唯见青磷点点上下盘旋。他心中更加害怕,一时心慌腿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可是没过多久便听窗内传出五郎神的调笑声,狎昵声不绝于耳,吴氏在屋内默然无语,过不多时,就听零云断雨之声传了出来,吴氏也娇声连连,一时间淫荡的样子可以想象。

  小一此时惊魂稍定,心中又愤怒起来,想要报复五郎神,却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好在过了一会磷火也熄灭了,妖物似乎离得稍远,小一便想找个能帮助他的人。

  可是想来想去这满村之人向来都惧怕此神,唯独左邻住着一个姓刘的教书先生素有胆识,而且平日一直对五通神所做所为不满,或者可以找他来助一臂之力也未可知。想到此处,他便想去找这个刘先生,可是又害怕从院中大门出去被五郎神发现,于是便翻墙而出。

  等抹黑来到刘先生家,发现他居然还没睡,正坐在灯下整理着书籍,一见小一突然来访,不由很是诧异。待听完小一结结巴巴的说完事情原委,老先生不禁勃然大怒道:"以神的身份而行如此污秽之事,这连人都比不上啊。我憎恶他们已经很久了,你和我一起回你家,我要当着你的面好好教训一下他。“小一听得此言还有点将信将疑,一时间犹豫不决,刘先生见状手拿戒尺道:”你不必害怕,若是不听我言我就以此教训他,谅他也不敢反抗!"小一不得已,于是便和先生一起回去,仍是翻墙而过回到院中。

  还没走到门前,忽听屋内五郎神慌慌张张的说道:“此老来了,我要赶紧躲避才是,否则连血食都享用不了了。”刘先生在外面一听更加愤怒,大声向屋内喊道:“五郎赶紧出来见我,你难道也是长着人头学畜生叫唤吗?”只听屋内一片寂然,无人应答。刘先生大怒,站在门外高声叫骂不已。过了好一会才听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五郎神低头慢慢走出,一见刘先生便匍匐在他脚下请罪。

  小一见此不由心中大奇,为什么五郎不怕我却如此怕他。耳听得刘先生大声训斥道:“你身为一方的保护神,竟然擅自淫辱民女无所忌惮,难道真以为我的笔刀不利吗?我将上诉九阍下控十地,让你尊荣不享祠庙无存,除却神籍而落入鬼道,你看我能不能做到。”五郎神不敢申辩,唯有伏在地下不停的叩首而已。刘先生又斥责道:“若是这次不重重警告,下次你又会故态重萌,我没有木杖可以打你,只能凭借手中的戒尺给你个教训。”五郎神一听急忙乞求免去,刘先生不为所动,拿出戒尺在他背上用力打了几十下,五郎神也不敢抗拒,只是在地下嘶声呼痛而已。打完之后刘先生对他说道:“念你身居神位,所以这次只从轻发落,你可速速离去,下次若再范到我手里绝不饶恕!”五郎神点头不已,瞬间狂风大作就此不见。

  小一在旁看得矫舌不下,此时方才回过神来,于是便问刘先生道为何五郎神如此惧怕先生?刘先生微笑道:“这不是你所能知道的。你以为他是害怕我这个老先生吗?他其实是害怕我的浩然正气罢了。你现在赶紧进屋去看你的妻子,这次事非得已不能怪她,你和她应琴瑟和好如同从前一样,不要因为今晚的事而抛弃她,而我也该走了。”说完就向他拱手告辞而去。小一送别先生进入室中,看见所有的东西又还回来了,唯独吴氏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如同痴迷一般。小一赶紧烧来姜汤给她喂下,吴氏这才醒转过来。待得第二天两人起来一看,发现屋前阶下落了一地的泥皮,想必这就是昨晚五郎神被打所脱落下来的。小一备上厚礼和妻子一起去刘先生家致谢,没想到却见他家中铁锁把门,向周围邻居一问,说道一早就见刘先生带着行囊出了门,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小一心中惋叹不已,怀疑他也是神仙一类。随后又到五通祠中查看,发现第五个神像自腰以下泥衣剥落数片,其他的都如同以前一样。

  作者注:五通神的来历很复杂,是江南地区民间信仰中重要的神灵之一,起源于民间的鬼信仰,定型于唐代。而以“五”为数则是受到了中国古代阴阳五行说的影响。在唐代,五通神是五位能恩泽一方的正神,宋代还曾正式受封。但从宋代开始,五通神的形象与佛教中五通仙的形象在流传过程中发生了交融。受五通仙的影响,五通神开始沦为邪神。至明清,五通神终于完全蜕变为民间淫祀之神,并屡遭禁毁。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鬼婴

    故事发生在民国年间的沙子村。沙子村的百姓民风淳朴,世代靠把种出来的米,送到城里换钱为生。可是最近,沙子村却出了件怪事,每到里都能听到婴儿的哭泣,那哭声仿佛就在耳边,听着让揪心的痛。沙子村到了里家家户门紧闭,没有一个敢出去行走。有几个大胆的掀开窗帘往外看,就见一个未满月的婴儿在大街爬,脸乌青...
    民间异闻 2022.09.09 249
  • 火炼金丹

    早年间.曹州有个知府,外号“花霸”,他平时按刮民脂民膏不算,又用牡丹花发财。他一方面大量霸占名贵花卉,一方面又让百姓摊钱组织赛花会。比赛的时候,谁的花好谁就得这笔钱财。可连着两年都被他“不见绝色,难以发奖”的借口自得了去。第三年他又加码,赛花获胜者,奖银十千两,金匾一面,并誊为“牡丹王”。比...
    民间异闻 2022.02.23 51
  • 茶鬼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大屋子里,最爱听老人们开始讲古。在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巷子里,不时的就会有七八个老人们围坐在几个光溜溜的大石头上,泡上一大壶的茶水,闲聊着。这时,我就凑上去为每位老人斟茶和打扇煽凉。谁讲古,我就跟在谁的身后打扇煽凉。刘爷是个精廋的老头,小时候只要一听到旧社会,劳苦大众脸黄饥廋...
    民间异闻 2022.03.31 79
  • 云岗为什么庙大门小

    提起云岗石佛,谁都知道大佛高入云天,耳朵眼里能下棋,手心能坐六个人。可那么大的佛,那么大的庙,却有一个小庙门。这里面有一段小笔事。 康熙皇帝多次听别人说过云岗石窟的宏伟和精美,他决心亲临观赏。一天,他不带一兵一卒,到大同去私访。到了大同的第一件事,就是到云岗朝佛。云岗离大同城三十里,康熙一边...
    民间异闻 2022.02.15 37
  • 将军的厨师

    清朝雍正年间,广西贺州有一知县,姓孙,名传广。此人好吃,即使青菜萝卜,也要吃出学问,吃出情趣来。 这一年,平西大将军年羹尧被雍正皇帝卸磨杀驴之后,其妻妾、幕客、家仆都受到株连。同流合污者,斩;妇幼无知者,流放到青海、广西、内蒙古等偏远山区和荒无人烟的大草原。 贺州城的孙知县得知年羹尧的部分家眷...
    民间异闻 2022.02.11 5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