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民间异闻 > 浏览文章

撒哈拉下的恶行:神丹庄园的罪恶秘密

2024年06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民间异闻
在撒哈拉沙漠的神秘庄园,李神丹以丹药致富,却因黑暗秘密笼罩村落。孕妇神秘失踪,婴儿被送回,村民恐惧。猎人布干为寻失踪妻子潜入庄园,揭开了惊天秘密。原来,李神丹利用当地风俗,绑架孕妇,以拯救他们免于“牛粪洗礼”的陋习。但布干等人误解了他的行为,引发一场愤怒的村民起义。最终,李神丹证明了自己的善意,却因误解被迫离开,留下了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

1

清朝末年,在撒哈拉沙漠东南三百多公里的地方,建有一座中国皇家园林风格的庄园,取名为神丹庄园。

庄园的主人是个中国人,名叫李神丹。李神丹的父亲是个老中医,当年李父为了躲避国内战乱,带着一家妻儿老小来这里投奔朋友。后来,李父的医术得到了周围那些部落土着村民的认可,他们一家人从此便在这里安家落户。父亲去世后,李神丹大胆改良了父亲的丹药配方,除了可以用来治病的丹药,他还配制出很多可以滋阴壮阳、美容养颜的丹药来。李神丹研制的这些新丹药,渐渐被附近那些大小酋长及其众多妻妾接受并喜欢上。李神丹在丹药生意上赚的钱越来越多,他便在当地购买了一片土地,修建起这座庄园。

虽然李神丹是那些酋长、富人的座上宾,但是,附近部落村庄里的村民们却渐渐地对李神丹和他的神丹庄园充满了恐惧

原来,自从那座神丹庄园建好后,附近村子里有很多孕妇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过了一段日子之后,那些失踪的孕妇和她们的新生儿又会被神秘人悄悄地送回到部落村庄的附近。家里人询问那些孕妇这期间的遭遇,孕妇们却对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孕妇的身上都染有一些中草药的味道。于是,愤怒的村民们把矛头指向了神丹庄园。

当地警方也出面去神丹庄园里调查过,却一无所获。

村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神丹庄园绑架了那些孕妇,所以,虽然这种诡异的孕妇失踪事件依旧不断地发生,贫苦的部落村民们除了关照好孕妇尽量少出门外,也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索玛雅是年轻猎人布干的妻子,她已经怀孕九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了。

这天,布干出门打猎的时候一再叮嘱索玛雅不要出门。但是,布干打猎回来后,他的妻子还是不见了。房间里留下了挣扎、搏斗的痕迹,通过这些痕迹能够判断出索玛雅是被人冲进房间里后强行带走的。这些歹徒的胆量也太大了,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闯进部落村庄里来抢人。

布干并不是鲁莽的人,他非常有头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失踪的妻子,解开长久以来使村民们困惑的谜团。

让布干感到纳闷的是,他问遍了村子里所有的人,竟然没有任何人看到索玛雅被人绑架走了,甚至也没人看到有陌生人来过村子里。难道是出了鬼,是魔鬼从地下面钻出来,把索玛雅绑架走了吗?

不久后的一天,布干得到消息,说神丹庄园正在招聘种植草药的园丁。想到那些曾经失踪后来又被送回来的孕妇身上的中草药味道,布干决定报名,去神秘诡异的神丹庄园里一探究竟。

2

布干来到神丹庄园工作后不久,便认识了一个叫乌里苏的园丁。乌里苏告诉布干,神丹庄园建成后不久,他便到这里来工作了,绝对是资格最老的园丁。

很快,布干就发现乌里苏是个烟鬼,他经常在干活的时候突然就不见人了,过了一会儿,便又精神抖擞、一身烟味地从别的什么地方冒出来。

布干开始有意讨好乌里苏,工作的时候,他抢着帮乌里苏干活,好让乌里苏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去过烟瘾。不仅如此,布于还自己花钱买来上等的烟草叶子,送给乌里苏。

这样没过多久,乌里苏便把布干当成了自己的好兄弟。

那天休息的时候,布干凑近乌里苏,说:“这两年来,附近总有些孕妇会莫名其妙地失踪,等她们生产后,又会被神秘人送回家去。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听说过?”乌里苏的表情立马警觉起来,小声问:“是不是你老婆也失踪了?你是到这里来找你老婆的吗?”

看着乌里苏的表情变化,布干猜想他一定是知道一些内情的。于是,布干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老婆呢?我只是对这些传闻很感兴趣罢了。”乌里苏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用很小的声音说:“以前有过混进庄园里来找他们老婆的人,那些人被发现后,都被马上辞退了。他们会被诬陷成小偷,不仅不能拿走一个第拉尔(非洲货币),还随时有可能被送进警察局。”

布干又问:“乌里苏,你在这里见过那些大着肚子的孕妇吗?”乌里苏摇了摇头,说:“我没见过。但是,药品仓库的杂工罗夫利有一次喝醉酒后,说他曾经见过。罗夫利还说,那个叫李神丹的中国医生在性取向上有些怪癖,喜欢和怀了孕的女人发生关系。那些怀孕的女人被抢回来后,都会被送进药品仓库下面一个很隐蔽的地下室。邪恶的医生李神丹,就是在那个地下室里强暴那些可怜的孕妇,直到她们生下孩子后,才会被送回家去。”

布干听完后,气得脸都变了形。他握紧了拳头,刚要站起来,就被乌里苏一把拉住,重新坐在了地上。

乌里苏小声骂道:“你这个浑蛋,我看出来了,你就是来找失踪的老婆。你不能在这里蛮干,否则连我也得跟着你倒霉。”布干眼睛通红:“那我该怎么办?你难道是想让我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帮那个浑蛋的中国老板干活?明知他在奸淫我的老婆却无动于衷吗?”

乌里苏见布干摆出了一副要去拼命的架势,只好劝说道:“我刚才跟你讲的那些,也只是听罗夫利那个醉鬼酒后说的醉话。我想,至少你也得亲眼看到事情的真相,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应该怎么办。”乌里苏用手指了一下庄园里那座戒备森严的药品仓库,“那里面有十几个持枪的打手,没等你靠近,他们的子弹就会打断你的腿了。”他又拍了拍布干的肩膀,说,“兄弟,不能蛮干,慢慢来。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乌里苏果然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乌里苏把布干悄悄地叫到一旁,说:“药品仓库需要一个杂工,我已经把你推荐给药品仓库的总管了。记住,罗夫利是个嘴巴很松的家伙,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到这里是来找老婆的。”布干感激地用力点了点头。

3

药品仓库里的那些打手都把布干他们这些杂工当仆人使唤,让杂工们烧水扫地,帮他们洗衣做饭。每隔一段时间,杂工们就要把仓库里的各种中草药搬运到院子里晾晒,以防止中草药受潮变质。

这天下午,布干正在仓库清扫角落里的蜘蛛网,罗夫利走到他的身后。突然,罗夫利开口说道:“你这个新来的家伙,不打算请我喝一杯吗?”布干头也不回地说:“我们都是干杂活的,我凭什么要请你喝酒呢?”

罗夫利故意压低了声音:“在这里工作很无聊的。我知道这里所有人的秘密,你不想听听吗?”布干停下手中的活,看着罗夫利。

罗夫利见自己的话题引起了布干的注意,故作卖弄地说道:“以前跟你一起干活的那个乌里苏,他不仅是个老烟鬼,他还因为赌钱输掉了自己的老婆。”罗夫利又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卷头发的打手说,“那个卷毛脾气粗暴,谁招惹到他,一定会被揍个鼻青脸肿。但他最大的秘密不是这些,他几年前跟人打架,被对方用匕首刺中了下身,他现在已经不是个真正的男人了……”

布干听着罗夫利絮絮叨叨地讲着这里每个人的所谓秘密,突然,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十个第拉尔来,塞给罗夫利,说:“我对你刚才所讲到的这些人并不感兴趣。你知道有关中国医生的秘密吗?”罗夫利摆弄着手里的十个第拉尔,嘴里嘟囔着说:“这些钱只够买一瓶布朗酒,而有关中国医生的秘密,至少也得五瓶布朗酒。”

布干又从兜里掏出十个第拉尔来,递给罗夫利,说:“我只有这么多钱了,剩下的钱算我欠你的。”罗夫利神秘兮兮地小声说:“你注意一下就会知道,那些打手经常会抬着一个大木箱子到仓库的地下室里去。你肯定不敢相信,那个大木箱子里装着的不是中草药而是女人,是怀孕了的女人。”

布干心里“咚咚咚”地狂跳个不停,他故作镇定地问:“你是怎么知道大木箱子里装着的是孕妇的?”罗夫利又小声说:“有一次,他们抬木箱子的时候让我帮忙,木箱子上面的盖子没有盖严实,我顺着缝隙看到里面躺着一个大肚子的孕妇。那孕妇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是被人使了麻醉药……记得啊,你欠我三瓶布朗酒。”

这时,恰好有两个打手经过,罗夫利赶紧闭上了嘴巴。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布干正在药品仓库里干活,几个打手抬着一个大木箱子经过仓库。那个大木箱子有近两米长,半米来宽,躺进去一个人绰绰有余。

当打手们费力地抬着大木箱子走进药品仓库地下室的时候,布干扛着一个草药箱子跌跌撞撞地从一旁撞了过来,把打手们抬着的大木箱子撞落在地上。

布干装作倒地,用手撑开了大木箱的盖子,果然,一个大肚子的孕妇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箱子里。布干正在惊讶,一个打手走过来,一拳将他打得晕死了过去。

4

布干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黑乎乎的小屋里。外面传来了开锁的声音,几个人走进小屋里,走在最前面的竟是中国医生李神丹。

李神丹走到布干的床前,盯着布干看了一会儿,然后用当地的土着语言问他:“你的老婆失踪了?”布干看着眼前这个衣冠禽兽,恨不得冲上前去将他撕烂,但他还是忍住了,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摇了摇头,说:“我还没有结婚。”

李神丹又看了布干两眼,说:“对不起,这些打手太不像话了,我会教训他们的。我这里有最好的疗伤药,你休息几天后就能回到仓库工作了。”说完,李神丹带着那几个人离开了,甚至没有锁上小屋的房门。

真的如李神丹所说,几天后,布干的身体便完全康复了,他又回到了药品仓库当杂工。

在后来的工作中,布干一直悄悄地观察通往仓库地下室的那扇大铁门。那扇大铁门经常是紧锁着的,打手们在门里门外轮流值班。

有一天下午,布干正在仓库里干活,他看见李神丹快步走进了地下室,不一会儿,布干就隐约听到从地下室里传来了新生婴儿的啼哭声。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李神丹才面带满意的笑容,从地下室里走了出来。细心的布干发现,李神丹的衣服上还沾着新鲜的血迹。

当晚,布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心里清楚,自己是没有机会进入地下室的。算起来,他的老婆索玛雅失踪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按照以往那些孕妇失踪的情况,索玛雅现在应该已经被送回到村庄里了。布干知道,自己在这里再待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想到这里,他悄悄地起床,溜出了房间,然后像只灵敏的野猫一样,爬上了靠近围墙的一棵大树,通过大树跳上围墙后,逃走了。

布干一路狂奔,两个多小时后,他便站在了自家的茅草屋前。突然,他听到茅草屋里传出婴儿的哭泣声,紧接着,便是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开始哄婴儿吃奶。泪水再也忍不住了,顺着布干的脸颊流下来,他冲进茅草屋里,一把将妻儿抱进怀中。

据索玛雅说,那天,她正坐在茅草屋里烧水,一个黑影突然冲进了屋里来,用一块湿毛巾捂住了索玛雅的嘴巴。索玛雅用力挣扎了几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村外的一片空地上,身下铺有一块毛毯,毛毯上躺着新生的婴儿。索玛雅并不知道其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只能用毛毯包裹起自己的孩子,回到了家里。

5

自从布干回到家中,他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经常坐在地上发呆。在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打猎的时候,猎物明明已经死了,布干还会冲上去,在猎物的身上狠狠地刺上几刀。

没有人知道布干心中的那个秘密,他在思考如何将李神丹绳之以法。

这天下午,布干正坐在树林边发呆,远处走过来两个抬着担架的“清洁者”,担架上面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口袋。这两个“清洁者”可不是打扫卫生、保持环境清洁的人,他们是性清洁者。

在当地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老而丑陋的风俗,如果妻子死了丈夫或者少女死了父亲,当地村民们就会请来一名男子,陪这名寡妇或未婚少女睡上一晚来“驱除恶魔”。这些专门从事“陪睡”行业的男子,则被当地人称作“清洁者”。“清洁者”和那些少女和寡妇睡觉后,少女和寡妇的家人们还要拿出很多食物来感谢他们。所以,“清洁者”的身后经常会背着一个装食物的大口袋。

显然,那两个“清洁者”走了很远的路,他们满头大汗地把担架放在一棵大树下,跑到大树旁边不远处的一处泉水旁边喝水。“清洁者”通常都是单独行动,很少见到像他们俩这样抬着担架结伴而行的。

布干悄悄地靠近担架,打开了担架上的大口袋,却见大口袋里装着的竟是一个昏睡着的大肚子孕妇。因为担心被那两个“清洁者”发现,布干匆忙将大口袋重新扎捆好,随后迅速爬上了大树,躲在上面。

两个“清洁者”喝够了水,回到大树下后,并没有发现大口袋被人动过。他们俩坐在大树下休息了一会儿,便又抬起担架上路了。布干一直远远地跟在这两个“清洁者”身后,目送他们进入了那座充满中药味道的神丹庄园。

一个多小时后,两个“清洁者”才有说有笑地走出了神丹庄园。布干依旧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直到两人分开。布干跟着他们其中的一个,走到了一片树林边。突然,布干像一只猎豹般将那个“清洁者”打倒在地上。布干不顾“清洁者”的苦苦哀求,一阵拳打脚踢。随后,布干从身上拿出捆绑猎物用的绳子,将“清洁者”牢牢地捆绑起来,带回了自己的村子里。

在布干和村民们的拷打审问下,“清洁者”终于承认了中国医生李神丹高价雇用他们绑架孕妇的事实。熟悉当地民俗的李神丹,正是借助部落村民们对“清洁者”不防范的心理,高价买通了几个“清洁者”。那些“清洁者”发现有快要到预产期的孕妇后,就会借助自己不会被人防范的身份优势,悄悄地靠近孕妇,然后用李神丹给他们的麻药,堵住了孕妇的鼻子和嘴巴。孕妇被麻倒后,再将她们装进大口袋里送去神丹庄园。

布干狠狠地一脚将“清洁者”踢倒在地,喝问道:“快说!那个禽兽医生对我的女人做了什么?”已经被打得满脸是血的“清洁者”恐惧地摇着头,说:“我们只是用这些孕妇去换钱,真的不知道李神丹用这些孕妇做什么事情。每当孕妇生下婴儿后,李神丹就会通知我们把孕妇送回到她们的村庄里去……”

布干这才把“清洁者”关进牛棚里,让村里的两个壮汉负责看守。

6

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后,布干召集来村里的老人和猎人们,一起商量该如何对付神丹庄园里的李神丹这个恶魔。

有人提议,把那几个替李神丹抓孕妇的“清洁者”都抓起来,送到警察局去,然后再让警察把李神丹抓起来。布干摇了摇头,说:“警察从来都是富人们的看家狗,我们这样做,不仅无法抓住李神丹,还极有可能走漏风声。李神丹得到消息后,只要将那些孕妇转移到别的什么地方,我们反倒会被警察判个诬陷罪。我早就想好了,咱们要联系好附近几个村子里的青壮年和猎人们,人多力量大,到时候咱们直接冲入神丹庄园,进入到药品仓库的地下室里去救人。看管地下室的只有十来个打手,我们几百上千人一起冲进院子去,他们怕是早就被吓得躲了起来。我的计划是,先救孕妇再抓李神丹,来他个人赃俱获。到时候,即便警察局想要包庇李神丹,也无能为力了。”大家对于布干的提议,都纷纷点头认可。

两天后的凌晨,天色还没有亮,神丹庄园外面已经聚集了上千名手持长矛、砍刀和弓箭的土着年轻人。在这些年轻人中,有不少人的妻子就曾经怀孕后神秘地失踪过,此时此刻,他们心中的怒火丝毫不亚于布干。

年轻人们把数个木梯搭在庄园的围墙上,他们像是一股黑色的风暴,踩着木梯冲进了神丹庄园。庄园里的那些园丁和打手此时还在睡梦中,他们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被团团包围起来。

在布干的指挥下,这些年轻人兵分两路:一路直扑药品仓库的地下室去救孕妇;一路搜索整个神丹庄园,抓捕邪恶的李神丹。

天亮的时候,年轻人们不仅顺利地从药品仓库的地下室里抬出了六个依旧在昏睡的孕妇,邪恶的医生李神丹也被抓住了,被用绳索捆绑了起来。大家小心翼翼地抬起孕妇们,用绳子牵着李神丹向警察局走去。

一时间,中国医生李神丹绑架、强奸土着孕妇的消息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认为,这一次人证、物证俱全,李神丹肯定会被法官判绞刑处死的。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李神丹仅仅交了一笔罚款,就被释放了。愤怒的土着人围攻当地政府和警察局,直到这时,警方才公布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原来,在当地除了“清洁者”这样的陋俗外,还有一种恶俗,那就是所有的婴儿出生后,家里人都·要用新鲜的牛粪将婴儿包裹起来,进行一种“牛粪洗礼”,这预示着婴儿将来会像牛一样强壮。但恰恰就是这种用牛粪包裹新生婴儿的恶俗,导致当地新生婴儿的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牛粪里含有很多细菌,这些细菌通过婴儿柔嫩的皮肤,甚至直接通过婴儿的口鼻,进入到婴儿的身体内,很容易导致婴儿患上各种疾病。再加上当地的医疗条件极差,被细菌感染患病的婴儿很容易在重病中死去。

李神丹得知事情的真相后,曾劝说当地的居民们,甚至数次去劝说几个大酋长,想改变当地的这种陋俗。但是,愚昧无知的当地人和那些大酋长根本听不进李神丹的劝说。“牛粪洗礼”的习俗,就如同“清洁者”一样,在当地已经根深蒂固了,大家根本不理睬李神丹的善意劝告。

为了拯救那些幼小的生命,李神丹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把快要临产的孕妇“偷”到自己的庄园里来,等孕妇们顺利生下婴儿后,再把他们母子安全地送回去。正因为“清洁者”出入每个村庄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而且,这些“清洁者”大多是好吃懒做的贪财者,所以李神丹最终选择了让他们来帮自己完成这项“偷”孕妇的工作。

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孕妇们被麻醉并“偷”来后,李神丹用一种他自己研制的长效麻醉药,让孕妇们在沉睡中生下了婴儿。李神丹不让孕妇们清醒,就是担心孕妇们将来回家后,把这个秘密告诉部落村民们。事情一旦走漏风声,那就会引起众怒。但是,李神丹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在警察的保护下,李神丹站在了数千土着人的面前。他先向这里的大酋长和村民们鞠躬道歉,随后含泪大声说道:"在这两年里,我李神丹总共‘偷’走了四十六个孕妇。根据我的跟踪调查,这些可爱的孩子都健康成长,身体强壮,无一死亡;他们的生病率远远低于那些经过‘牛粪洗礼’的婴儿。我就是想用这样的事实,告诉大家破除‘牛粪洗礼’陋俗的重要性。毕竟,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后来,尽管警方和大酋长们出面,想让部落村民们原谅中国医生李神丹,毕竟他所做的一切,并非出于恶意。但是,那些有关李神丹性变态强奸孕妇的传闻,依旧让当地很多村民怀疑李神丹的所作所为。村民们甚至怀疑是李神丹用钱买通了大酋长和警察。

由于受到当地村民们的排挤,一年后,中国医生李神丹不得不举家离开了那里。没有人知道他们一家人去了什么地方。

故事评价

这篇鬼故事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清朝末年的神秘事件。故事通过对中国皇家园林风格庄园的描述,营造了一种神秘而古老的感觉,与撒哈拉沙漠的荒凉形成了鲜明对比。主人公布干和神丹庄园之间的纠葛,以及孕妇失踪事件,使得整个故事充满了悬疑和紧张感。在情节设计上,故事巧妙地将传统与现代元素相结合,既展现了清朝末年中国人的海外生活,又融入了非洲部落的民俗风情。这种跨文化的背景设定,使得故事更加丰富多彩,引人入胜。同时,故事中布干对失踪妻子的不懈追寻,以及李神丹的神秘行为,都为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氛围营造上,作者运用了大量细节描写,如神丹庄园的布局、药材的气味等,使得整个故事显得真实而可信。同时,故事中的恐怖元素,如孕妇失踪、婴儿的哭泣等,都为故事增添了神秘和恐怖的氛围。在角色塑造上,故事中的主要人物都具有鲜明的个性。布干勇敢、坚定,为了寻找失踪的妻子,不惜深入险境;李神丹则神秘、复杂,他的行为既令人费解,又引人深思。这种人物设定,使得故事更加立体,也使得读者更容易产生情感共鸣。总的来说,这篇鬼故事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神秘而又引人深思的故事。故事中的情节设计、氛围营造和角色塑造都十分出色,令人回味无穷。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刘师阁的传说

    隋朝末年,在河南汝州的庙下镇东,有个刘氏家族居住的地方——刘家馆。这里有一个美丽天真的少女,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备受亲邻的喜欢。随后父母相继过世,少女便随在长安作官的哥嫂来到长安定居。隋朝灭亡后,哥嫂相继谢世,独留她孤怜一人,无处可去,又兼看破红尘,竟出家作了尼姑。出家时...
    民间异闻 2022.02.23 56
  • 神灵的真相:老獾的诡计与关圣的审判

    故事讲述了山东平原县的秀才刘蕙,因被误会偷鸡而在关圣庙前发誓自证清白,却意外摔倒,被村民嘲笑。他因此离开家乡,赴京师发展,并最终成为御史。刘蕙始终对当年的冤屈耿耿于怀,后来得知当年的神灵其实是一只老獾假冒,而真正的关圣并未在庙中。刘蕙回到村中,发现老獾已被关圣的部下周仓斩杀,村民才明白误会...
    民间异闻 2024.03.25 0
  • 冀东赶尸匠

    1世人都晓得湘西赶尸之说,湘西赶尸是一件十分招摇的事情,赶尸者可以大鸣大放地住店,店主还要乐颠颠地迎接喜神,所谓十人住店,二人吃饭,意思是说那不吃饭的八个人就是死尸。关于冀东背尸一说,可能就鲜为人知了。冀东的背尸却是一件十分遮掩的事情。死者客死他乡后,在苟延残喘的一瞬间,主家就会立马请来背...
    民间异闻 2022.03.06 71
  • 仙缘:从私塾少年到地仙的传奇经历!

    道光年间,江苏句容勾曲山下的庐江村中,金咏和兄长金二相依为命。金咏聪明好学,兄长送他去私塾读书。金咏在放学路上遇到一位老妇人,她预言金咏将来会娶天上人。一年后,老妇人指引金咏进山寻找天人。金咏在山中遇到老翁和美丽的紫玉,与她结下深厚情谊。但因金咏对紫玉表白,老翁愤怒,金咏逃回家,发现时间已...
    民间异闻 2024.03.06 0
  • 防骗察伪

    防骗察伪从前有一个老婆罗门,娶了一个年轻的老婆。他老婆嫌自己的丈夫年龄太大,就经常与别人私通。她胆子越来越大,欺骗丈夫说要在家里开宴会,想把一些年轻力壮的婆罗门都请来。老婆罗门心里已有点怀疑自己的老婆,所以不肯去邀请。那少妇就想出种种办法来欺骗丈夫。有一次,老婆罗门前妻的儿子,不小心掉入...
    民间异闻 2022.02.09 3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