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校园诡事 > 浏览文章

鬼楼传说

2022年06月17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校园诡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就发生在我们学校,不过消息被学校封锁了。我是一个心理脆弱的人,我受不了看到了这么恐怖的事情还因高压政策不许说出来,我退学了,我也敢把它说出来了。 我们学校一共编了十号宿舍楼,共九幢。为什么编了十号却只有九幢楼呢?因为我们学校没有七号楼。七在我们学校是个很忌讳的数字,七号楼是鬼楼,在这里寄居着新老鬼魂! 还记得大一那年,我们怀揣着对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就发生在我们学校,不过消息被学校封锁了。我是一个心理脆弱的人,我受不了看到了这么恐怖的事情还因高压政策不许说出来,我退学了,我也敢把它说出来了。

  我们学校一共编了十号宿舍楼,共九幢。为什么编了十号却只有九幢楼呢?因为我们学校没有七号楼。“七”在我们学校是个很忌讳的数字,七号楼是鬼楼,在这里寄居着新老鬼魂

  还记得大一那年,我们怀揣着对大学的向往、对人生的希望喜滋滋地踏进校门,才开学七天,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宿舍女生全部离奇死亡的血淋淋画面。她们就住在八号楼——实际上是七号楼!八号在我们学校是没人住的,我多方查证得知,当初的七号在挖地基时,曾挖出两具女尸,她们嘴鼻附近都没有肉,腿上缠绕着一条白色小蛇,其他地方完好。后来因为施工需要,挖土机把女尸毁了,但是小蛇却不见了!七号楼建筑过程中,就死了二十多人!七号因此被称为不祥的编号。最后,学校领导决定改编为八号。不过七号楼还是有人离奇死亡,岂今为止,除了被学院隐瞒的,死亡人数六十多人!

  大一那年,开学七天,北方的秋总是来的那么模糊,灰蒙蒙的早晨,洒来凄惨惨的阳光。早晨六点,我习惯早起吃早餐,我路过以前七号楼现在八号楼,突然发现二楼上窗口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晃动,就像一件白色衣服在那里飘来飘去。我以为是天气原因眼花了,于是走过去仔细看。至今,我还难以忘记那恐怖的画面!那不是衣服,是个人,是个女生,是个为理想而来却已死亡的女生!她穿着白色睡衣,她的曾经白嫩的小腿上没有任何伤口却满是血,是的——我确定那是血——绿色的血,绿的那样惨淡!她没有头,她脖子没有任何伤痕却没有头!她的左手竖起,抓住垂下来的窗帘,就那样荡来荡去。当时,我吓呆了!我感觉我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吐了出来。我吐着吐着,感觉不对劲。低头看右边地上,当时只差晕死过去!我看见了一个头,长长的稍微染红的头发,她在对我微笑,那笑容是多么阳光又多么妖冶。如果头不是在地上,是在人身上,我真愿意自己做个“色鬼”。那个女生的脸我认得,就是我们班的!她叫燕子。

  我不敢去吃早餐了,我几乎是踉跄着跑回宿舍!我们宿舍还没人起床,我爬上床蒙上被子,我的心咚咚地跳。当舍友叫我去上课时,我还在迷糊的惊悸中,我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我心不在焉地走进教室,我听见一个幽幽的声音叫我名字,我抬头一看,一张明媚的脸对着我笑,我吐了,把苦水都吐干了。这张脸就是早晨我遇见的那个女生!

  那天上午的课,是我读书以来唯一没有听进去的。我想到了很多,我记起了填志愿时查这学校,有个校友发的关于七号楼的只言片语的恐怖贴子,当时不在意,现在联想到学校实际上没七号楼,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相信鬼了,我感到恐惧

  我在前文说,七号楼以前没人住,因为大多数女生反映,她们都在夜晚听到“吧吧吧”有人走路的声音,并且有少部分女生睡时好好的,醒来时人却在地上或者楼道走廊上。凡是住了一年的,不是申请转学就是转楼换宿舍。住七号楼的,都是大一新来的一两百个“经济”女。

  大一的女生都不爱串宿舍,她们认识的人也还不多。大学是鬼才的天堂,人才的地狱!你就算一个月不去上课,也没人过问你;就算有过问的,恐怕也是鬼吧!

  自从那天早晨看见燕子,好像她就成了她们宿舍代表,不管什么场合都只见她一人,其他五位都深“闺”不露。

  开学一个月左右,“国庆节”到了,学校放假前例行检查宿舍。我还记得那天阴沉沉的,空气压抑得让人害怕,风呼呼地刮,特别冷,我们南方人不习惯,才出门就打冷颤。可这不是最冷的。当八号楼那位老大妈楼管检查宿舍,大喊大叫的声音传来时,我手脚冰凉,大脑空白。——八号楼207、217、227宿舍所有学生全部死了!八号楼(也是七号)一共住进一百七十多人,分三十个宿舍,突然就死了十分之一,三乘六等于十八人!我们六号楼还没回家的学生都跑去看了。

  217就是我们班宿舍,住在里面的是燕子、赵倩、雯雯、李芳芳、胡芷和魏箐。我由于紧张,猥琐地跟在别人身后进了217宿舍。

  胡芷坐在上辅的床沿上,不细看就像没事一样,脸上肿起一条条有二指粗细像蛇似的瘤,而且皮肤就像是干裂的牛皮,眼晴因惊恐而严重突出。李芳芳还保持着打呵欠姿势,张大的嘴巴就那么再没闭上,她的舌头伸出来足有十公分。赵倩和魏箐还睡在床上。雯雯趴在窗台边向下看,严格来说不是趴,因为她没有用手趴在任何地方,而是身体保持前倾的姿势,前倾的角度超过了人体极限。我们好几个男生都吓的腿肚子打颤,有个男生还吓哭了。

  燕子呢?燕子不见了!

  后来来了几个老师,他们在衣柜里发现了燕子的头。燕子的面部表情跟一个月前的早晨,我见到的一样。但是燕子的身体不见了!

  据小道消息说,207有个女生死状极惨,尸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咬过,咬成小块小块的,足有两千来块,那细碎的肉跟包子馅似的。

  发生这件事后几天,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217宿舍女生已死亡一个月左右,最晚的227宿舍女生也是死于十天前。我们更加惊恐了,死了这么久,尸体没有腐烂,还像刚死一样,这是为什么呢?217女生死了一个月,那我们这段时间看到的燕子岂不是鬼!想着和个鬼上了一个月课,我们不禁毛骨悚然

  学校报警后,警察来呆了两天就走了。接下来学校就像没事一样,只是给我们知情的下了封口令。

  有一句话叫“死一个是死,十个也是死”,死了十多人,我们照常上课。有一次,一个大三学姐神秘地告诉我:“你要习惯听到我们学校八号楼死人。”我发现那学姐的笑容好奇怪好奇怪,当她裂开嘴笑时,我看见她的舌头好细好细,就如蛇信般大小。

  时间,在我们逃课睡觉、玩游戏中前进到冬天。这段时间以来,我发现了我们学校一个怪异的现象——没有家长与学生有过联系的。平时视孩子为掌上明珠的父母们,怎么会突然不关心孩子了呢?

  北方的冬天是非常让人心悸的,寒风刺骨,天气阴沉,给人阴森森的感觉。

  离八号楼三个宿舍女生死去一月有余,我们所有人心中恐惧的阴影还没散去,八号楼又传来恶耗,一个女生——薛婷跳楼自杀了!她是被吓跳楼的。

  那天,天气特别冷,宿舍只有一个暖气,而且定时开的,无法满足取暖需要。薛婷打电话订餐,饭送到后就躺被子里吃。快吃完时发现菜里有白色的皮,那白皮刚才没有,就像是天外飞来的一般。她感到奇怪,就用筷子轻轻翻动白皮。

  “啊……”

  全世界的人都能听见薜婷惊恐的叫声。

  她饭盒里的白皮是蛇皮!而且是活着的蛇皮!——白蛇边蠕动边对她吐着信子。

  突然间,薜婷就像是疯了一样打开窗子,从窗口跳了下去。

  按常理她们住二楼,意外摔下楼,也不会摔死。但是,薜婷跳楼砸死了。除了皮肤突然长出大块白斑,完好无缺外,薜婷全身骨头都碎了!

  这次事件,在我们新生中掀起轩然大波。但是学校老师都显得很淡定,学生会还告诫我们:来大学是为了混,眼睛放亮点,少说话。许多事情,见多了,就不害怕了。

  才过几天,我终于明白了他们这套哲学的来源了。

  薜婷跳楼自杀没几天,八号楼另个女生徐娥疯了。

  那天是周末,徐娥她们宿舍就她一个人在,其他人都陪男朋友开房去了。早上,徐娥肚子饿了,就朦胧着双眼起来吃泡面。吃着吃着,她感到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头,于是她抬头去看。她看见了一个人在跟她抢东西吃。那个人脸上嘴上只有骨骼,没有肉没有皮肤。

  一会儿,就有人发现疯了的徐娥。

  徐娥大冷天的在八号楼下舞蹈,赤裸的艳舞,她丝毫不觉得温度是零下十多度。她的舞跳的那样美,那样动人。但美中不足的是,她脸上嘴上都没有皮肉。

  又过了段时间,我们半个学期就要结束了。这段时间,八号楼不断传来让人惊惧的消息,有的女生莫名其妙失踪了,有的女生疯了,还有好几个女生死了。

  让我此生难忘的是,我们期末体育考试所见的那一幕。

  那天下午,天干冷干冷的,学校好几个班一起在体育场考试。考试重点项目是跑步,几个人并排跑。由于天冷,大家肺里都不好受,只顾埋着头往前冲。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赶上了另一个胖得圆球似的女生。那位胖胖的女生大喘着气,艰难前进。突然,那个很文静的女生搂住胖女生就咬。体育场上有男生跑去拽,文文静静的她眼睛红里泛着绿光,力气大得惊人。当大家把她拖开时,她嘴里已经咬下胖女生的鼻子,她的喉咙里发出让人胆寒的声音:

  “咕噜,咕噜”。

  拖开她的那个男生吓得把她放开。放开后,她抱着男生腿就咬,就像是饥饿的小狗发现了一根大香肠。

  这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们虽然害怕,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自己的事,伤感一段时间就过去了。

  我们学校,大一的必须上晚自习,晚上七点开始。天气特别冷,我们狠不得把头缩进脖子里,全身蜷缩成一团。晚上六点过,天就快黑了,学校路灯被黑雾笼罩,发出惨黄色灯光。我躬着背往教室走去。一不小心,我撞上了别人,我眼镜都被撞掉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人!”

  我听见一个好听的女声向我道歉。

  我捡起眼镜,抬头看撞上的美女。

  “我的妈呀……”

  我撞上的是什么?

  她没有身子,只有头。头上头发有一边是“三千秀丝”,另一边却光秃秃的,空洞的眼眶里正流出黄色的液体。

  我不要上自习了!我狂奔向宿舍,舍友都自习去了。我爬上床,蒙上被子,我全身瑟瑟发抖。我突然好想好想家,好想爸爸妈妈。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这一年,我是浑浑噩噩地度过来的!我和我们班许多人都挂科了。我们完成了学生会对我们说的:大学是来混的。

  在一个充满死亡的学校,也不可能学得好的。

  学期结束前,我们班搞了个聚餐。所有人都到齐了。是所有人!包括燕子,魏箐,李芳芳她们等人!她们不是死了吗?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啊。我看见她们再出现,我想到“撞鬼”二字。我因极度恐惧而浑身发抖。但我见其他同学对她们的出现,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惊吓得嘴里可塞下两个鸭蛋。那次聚餐,是我一生唯一一次,吃一口想吐两口的。我觉得我胃部一阵阵收缩,胃里东西都往咽喉奔。在餐桌上,我见有人就那样坐在椅子上,伸出长舌头,卷住盘子里菜就吃的;看见有人勾头吃饭时,眼珠掉碗里,后又被他捡回去,若无其事往眼眶里塞;听见有人吃着突然大呼:“你吃错了,那是我耳朵!”聚餐没结束,我几乎是逃命般提前跑了。

  在这个让人胆颤心惊的学校读不下去了,我觉得我快崩溃了。我退学了。退学后,我脱离学校高压政策,写下了这篇故事,我要把学校的恐怖公诸于众。但是,我迷糊了,我不知道怎么发表,没有发表的方式。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联系!

  我离开学校的那天,即是新生报名的时候。在校门口,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妈妈!”

  妈妈佝偻着背,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她在那里低声哭泣着,念叨着,我走近后听到几句:

  “孩子,这个学校十人有四人死,六人疯,你却坚持要来这学校,唉!你从小就向往大学,开学第一天,你就永远留在了这个学校!今天是你忌日,妈看你来了!你虽然已死,但你留在了你奋斗十多年想去的地方!呜呜……”

  后记:我们所居住的六号宿舍楼,在我们学校也不存在!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别随便笑人丑

    从前,有一个班上有两个很丑的男生,他们是兄弟俩,他们总是坐在最后面那一排,每天摆着超级臭的脸。同学们都爱欺负他们,就连老师也不愿理他们。就这样,两个学期过去了,那两兄弟同学也转学了。在高中的最后一年,我们班上来了个超级大帅哥,他的名字叫仇清修。他顿时成为了许多女同学们的焦点,每天都会有许多...
    校园诡事 2022.05.27 64
  • 卫生间奇遇

    兰兰刚来到这所大学就听说学校闹鬼,但她一直就没当回事情,因为自小她就在知识分子家庭长大,是无神主义者。来到学校后,兰兰更听说学校的图书馆闹归闹的厉害,尤其是五楼,平时很少有人去的楼层。兰兰当然不信,一天周日,学校没什么人,寝室的姐妹都出去约会了,兰兰一个人无聊,就想去图书馆看看书,丰富一下自...
    校园诡事 2023.02.09 450
  • 低头的温柔

    大学的生活总体来说是平静的,偶尔发生的无非是女孩子之前的小打小闹。谁知就在毕业前的几个月里,却发生了一些让我们至今仍无法忘记的事。因为寝室楼的紧张,我们是唯一住在教学楼的学生。所以当晚上九点以后,诺大的教学楼里就只剩下我们一班二十多个女孩子和几个校工。和平常一样的一个夜,九点半多了,我...
    校园诡事 2022.08.29 63
  • 莫名的死者

    熟悉的钟声响起,新的学期又将来临。刚从美国回来的雨非站在学校的大门,期待着和自己的朋友再次见面。 来到宿舍,南林拖着行李,手上拿着红牛扔给杰,自己也打开一罐大口喝着,问道:“雨非那家伙还没到吗?”“没有,刚打了电话说是到学校了,快了吧。”杰玩着电脑回答道。南林也稍微收拾了一下,坐在床上就看书...
    校园诡事 2022.01.20 0
  • 宿舍停尸房

    我叫范晨,不久前幸运地考入了这所医学院。新学期伊始,我便加入了学院的新闻社。 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 滴答—— 不知道是哪个应用程序突然在屏幕的右下角弹出了一个小窗口。我点开小窗口的链接,页面上赫然显示出五个血色扭曲的字迹——灵异档案馆。...
    校园诡事 2022.01.19 8867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