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鬼怪屋 > 校园诡事 > 浏览文章

死亡笔记:诅咒的轮回

2024年06月08日 作者:鬼怪屋 来源:鬼怪屋故事网校园诡事
在电影《死亡笔记》的狂热余波中,十六岁的静子意外获得了一本神秘的黑色笔记本。这本笔记似乎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写下的人名将遭遇不幸。然而,当静子不经意间写下自己的名字时,她并未如预期般死去,反而激起了对邻座男生苏铭阳的痴迷。苏铭阳,一个出身贫寒的少年,家庭因经济困境而陷入绝境。为了拯救家族企业,他无奈地推销起了这些死亡笔记。静子对苏铭阳的痴迷愈演愈烈,她不断在笔记本上写下他的名字,直至苏铭阳的死成为她无法挽回的错误。然而,这一切只是静子母亲李慧珊疯狂复仇计划的一部分。当李慧珊发现女儿的笔记本时,她决定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惩罚那个曾让她家族陷入绝境的苏铭阳。而苏铭阳的父亲,为了拯救企业,竟盗用了李慧珊的科研成果,最终导致自己家族的毁灭。在这一切的背后,是老爷爷,一个无辜的小卖部老板。他的笔记本数目总是对不上,而这些笔记本,正是这场复仇与悲剧的起点。

静子篇

[死亡笔记]

电影散场后,一众小朋友们仍然沉迷,嘁嘁喳喳地议论着剧情。

“我也好想有一本死亡笔记本哎。”

“我不要,好吓人。”

“为什么不要?这个世界坏人那么多,好人那么少。如果我有了死亡笔记本,也一定要杀尽这个世上的坏人。”

十六岁的静子只是微笑地看着好朋友们争吵,一贯地沉默。唉,她们真是幼稚。电影里的事情可以相信吗?死神无意间遗落在人间的笔记本,被A拾到,写上B的名字,B就会死。写上C的名字,C也活不成。果然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吗?当然不。

不久后静子和她的小朋友们又开始了追逐新的事物。死亡笔记的美梦早被扔在了脑后。学校里小卖部的老爷爷却又后知后觉地贩来一沓“死亡笔记”,静子恰巧成了第一批顾客。

“哎……”静子有些欣喜有些好笑地拿起了黑色的簿子,哈哈,印得有模有样,和电影里面如出一辙。

“蛮不错的嘛。”静子低声嘀咕着,抱在了怀里,又去拿第二本、第三本……

老爷爷看着静子:“你怎么买这么多?”

静子垂头丧气:“昨天坐地铁的时候睡着了,书包被小偷拿走了。钱包、手机、钥匙、教科书、课堂笔记全都丢了。”

“啊。”老爷爷哑然失笑,看着倒霉的静子拿起了九本死亡笔记。语数外、理化生、政史地,唉,一个都不能少。

晚上,静子坐在灯下开始依次往笔记本上写字。"欧阳静,高一(5),语文“,”欧阳静,高一(5),英语"……写着写着,静子笑了起来,如果和电影里一样,那么,被写上了名字的自己,岂不是就要死了?

静子的目光忽然黯淡了一下。怎么能死呢?还要等爸爸回来,让爸爸看到一个出色优秀的自己呢。唉,爸爸,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

静子机械地写完了九本黑色笔记的封皮。咦?没错,静子又数了数,我是写完了九本,但是桌子上怎么还剩下一本?

嗯,一定是拿的时候拿多了,老爷爷也没数清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让自己付了九本日记的钱,却抱回家十本。哈哈,九全十美。多出来的一本是自己白赚的。

静子摩挲着最后一本黑色笔记的封面,漫无边际地想着,最后一本笔记用来做什么呢?写日记?唉,没时间,功课太多了。想写在日记里的那些事,装在心里就好了。静子的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唉,苏铭阳,都怪你。

静子开始在笔记本上一笔一画地写着苏铭阳的名字。苏铭阳,苏铭阳,苏铭阳……直到手腕感到了酸涩,才停下。满页的“苏铭阳”像神秘的符咒,不,像一双双黑色沉郁的眼睛。静子长长出了一口气,妈妈的声音此时从客厅传来,让静子快点睡觉。静子摸了摸自己依旧发烫的脸颊,小心翼翼地将黑色的笔记本放在了抽屉的底层,锁上后,才依依不舍地爬上了床。

唉,少女心事无人知。

第二天,静子的一摞笔记本在教室里引发了哄堂大笑,继而是追捧。一众小朋友们纷纷拿着钱奔向“死亡笔记签发处”。连最寡言最安静的苏铭阳,也用他那双黑色沉郁的眼睛,不时地瞟一眼被众人围住的静子。

他看了我,他看了我!静子的心仿佛成了一尾最鲜活的鳟鱼,在水中浮动、摇摆,不入天、不着地,这便是快乐吧?静子觉得她的笑容从没有比今日多过。

放学时,苏铭阳竟将静子堵在了学校门口,一如日韩电影中的花花阔少。但静子知道,他不是。

“谢谢你。”苏铭阳半低着头,目光穿越静子的肩膀,木讷羞涩地说道。

“啊,不客气。”静子紧张起来。这是她与苏铭阳之间的第多少次对答?第二十六次吧?虽然从前的二十五次不过是苏铭阳代替老师点名时,苏铭阳念“欧阳静”,静子答“到”。

但,他要谢她什么?

苏铭阳半低着的头抬高了一些,目光落在了静子的头顶。苏铭阳讷讷道:“唔,关于死亡笔记。谢谢你买下那么多。嗯,其实我想说,爸爸的造纸厂效益一直很不好,这一次推出的死亡笔记是他们的最后一博了。如果卖得好,爸爸也许就不会破产了。”

“哦。”静子微笑起来,为着苏铭阳对自己的袒露心扉,他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吧?“我相信它会非常受欢迎的。”

苏铭阳终于将目光调整到了静子的脸上,微笑也从他黑色沉郁的眼睛里飞出:“啊,如果真的这样,那就太好了。”

静子快乐极了。

这一晚,藏在抽屉底层的最后一本死亡笔记,被静子翻出来,密密麻麻地又写上了两页苏铭阳的名字。又趁着妈妈睡觉后,蹑手蹑脚跑到妈妈的卧室里偷出了一百块钱。自从爸爸入狱后,静子的零花钱就总是不够用,然而偷钱还是第一次。狂热的爱会让人下地狱,但静子不知。

第二天来到学校的小卖部后,老爷爷笑眯眯地说,死亡笔记已经脱销了,如果要买的话,只能等明天工厂送货了。静子失望极了。她还期待着放学时苏铭阳再对自己说谢谢呢。静子不肯认输,又立刻跑到一街之隔的另一所中学。到处是穿着另一种校服的小学生们,但静子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谢谢你。”

“啊,不客气。”

“嗯,其实我想说,谢谢你买下那么多死亡笔记。我爸爸的造纸厂效益一直很不好,这一次推出的死亡笔记如果卖得好,爸爸也许就不会破产了。”

“啊,放心,它这么受欢迎。我会发动全校的同学都来买它的。”

静子感觉到自己的心破碎了,她识得和苏铭阳对答的眼前少女。她叫安忆星,这一所中学的宣传部长,不过最出名的还在于她是本市赫赫有名的安达实业的千金小姐,即便她不发动全校的同学来买,静子知道,自己也买不过她的。静子躲在角落,恨恨地将手中的百元钞票撕得粉碎。苏铭阳,你去死吧,我以为你是落难公子,你却不过是一个推销员,推销员!

静子回到教室后,发现很多女生的课桌上,都摆了一摞死亡笔记。取代如何使用死亡笔记这个话题的,是苏铭阳家的造纸厂。静子冷笑不已,出卖色相换取同情心的家伙,去死吧。

苏铭阳死了。

七窍流血,尸体被弃置在郊区一间废弃不用的厂房内。警方对破案进展一直秘而不宣。原因在于,没有法医能够检验出苏铭阳的死因。杀人凶手的动机也令人疑惑,各种原因被相继否认掉。警方只能暂且推断,这是一桩无差别杀人事件,而凶手应为极端仇视社会的危险分子。但,一个月过去了,警方原本预测的第二件意外死亡事件,却一直没有出现。

静子的笔记本,安静地待在抽屉的底层,上面只有一个人的名字。苏铭阳、苏铭阳……

静子恐惧极了,再不肯去看那日记一眼。所有的课堂笔记又换成了最新流行的明星狗伯尔特。

苏铭阳篇

[飞驰的地铁]

地铁在飞驰,少年苏铭阳倚住车厢,疲惫地背着单词。

"S-T-E-A-L,S-T-E-A-L,STEAL,讨厌!为什么背了这么多遍,还是拼不出这个单词?"

其实他内心深处知道为什么。STEAL,偷窃!不错,无论内心如何否认,自己的确偷窃过。偷窃的对象是青梅竹马的忆星。

“呀,我的手链不见了。”从摩天轮上下来后,忆星懊恼地说道。

哈,他内心得意极了,忆星以后再也不用臭显摆她的那条手链有多名贵了。他暗自谢着那个偷走手链的小偷。苏铭阳多么怀念小时候的时光啊,他和忆星坐在旋转木马上,两人共吃着一个棒棒糖。忆星那个时候最爱说的就是:“苏伯伯是最棒的!”

如今苏伯伯再也不棒,他疲乏地应付于各项开支上的漏洞。时代变化了,公司实行无纸化办公,谁还要他苏家的纸做什么?社会讲究环保,国家要求环境,谁不知造纸厂污染大,查了又查、罚了又罚,他苏家几斤几两?苏铭阳心疼死了爸爸日渐增多的白发,他恨不得每所学校开设的功课再多一些,这样每个学生就有更多的课堂笔记要记,更多的课外作业要写。这样……这样……

苏铭阳的目光停留在了安忆星的书包上。

“哇,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丢了手链,又丢书包。”当天下午,他面不改色地将懊丧的忆星送回了家。就像他趁着忆星上厕所时,将忆星的书包丢进公园的垃圾桶时一样面不热心不跳。我又没有偷东西,我又没有。他不断地告诉自己。

只是现在,在这拥挤的地铁车厢里,苏铭阳无助地承认了。但他仍不觉得自己错,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爸爸。但苏铭阳不知,疯狂的爱会让人下地狱。

地铁缓缓进站了,一批学生走下去,一批学生走上来。苏铭阳被挤到了车厢的一角。很多人在打着瞌睡,弥补着睡眠的极度不足。谁也不关心谁是否来自东土大唐,也不在乎谁是否去往西天取经。一个蓝衣女生睡得最香,头几乎歪到了邻座人的肩上。苏铭阳认出了她。那是欧阳静,班里并不出色并不引人注目的一个女生,永远有着和别人一样的发型、一样的鞋子、一样的追求,唯一不同的是,书包较别人大出许多。那是因为她成绩好,总是有可能和苏铭阳去争那第一名。她一年要买多少个笔记本?

苏铭阳的手迅速伸了过去……

没有一个人看见。只有飞驰的地铁的车窗的倒影,捕捉下了这一瞬。

李慧珊篇

[你要出色、要优秀、要正直、要善良……]

那一年,李慧珊还年轻,走在绿树成荫的街道上。

“喂,抓小偷!”一个穿着入时的老阿妈颤巍巍地喊叫起来。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手里抓住一部砖头一样大的无线电话,仓皇跑向李慧珊的方向。

那时候,黄头发还是潮流,砖头大的无线电话更是潮流。能拥有它的,还只是有钱人。

李慧珊六神无主。不知怎样能够帮助眼前的老阿妈。

半路杀出程咬金。一个穿着套头毛衣的斯文青年,立刻跳下自行车,死死抓住了黄毛的衣服。黄毛眼看逃不脱,举起“砖头”往青年头上砸去……

“啊!”青年皱着眉。此时距离事发已是半小时之后。

李慧珊扑哧一笑:“被人砸破了头没喊疼,现在给你擦药你倒叫疼了。”

青年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从小就怕医生。我一看你穿起白大褂,就害怕了。”

李慧珊嗔道:“我从小还怕别人在我面前打架呢。”嗐,其实哪里是打架,完全是殴打。斯文青年哪里是黄毛的对手。关键时刻,李慧珊也举起了手上刚买来的花盆。那个年代,养花也是潮流。

花盆碎了。也成就了他们的爱情,更成就了欧阳静。

让李慧珊料不到的是,当年因为抓小偷而被自己看中的青年,日后却成了更大的偷儿。就在欧阳静十三岁那年,老欧阳因为挪用巨额公款而入狱。

李慧珊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捧住欧阳静的脸哭泣道:“你一定要出色,要优秀,要正直,要善良……”

欧阳静没有让她失望。在班里的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虽然,常常有着小女孩的脾气,但,归根结底,是一个懂事不用操心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

李慧珊打开欧阳静的抽屉。她一直偷偷地持有着这个抽屉的钥匙,以便关注着欧阳静的成长、心态。李慧珊看到了那个黑色的笔记本,以及上面满满的名字:苏铭阳、苏铭阳、苏铭阳……

李慧珊忧心极了,终究是碰到了这个槛儿。怎么办呢?

她思来想去,最终决定算了。让欧阳静自己来处理这些事吧。她深知自己若插手,女儿定会离自己更远,离那个苏铭阳更近。她不是没女孩子过,当然清楚。

但事情并没有按照她预料的方式向前发展。欧阳静竟然跑到卧室里偷钱。偷钱!李慧珊蒙在被子里愤怒着。我的女儿你如此不争气,要走你父亲的老路吗?你从前从不这样,从不!

那么,一定是那个苏铭阳害的!女孩子谈恋爱,总要比从前花钱的地方多了一些。让对方眼前一亮的发饰用什么买?让对方深深迷恋的香水用什么买?她不是没女孩子过,怎能不清楚?她唯一不知的便是,疯狂的爱会让人下地狱。

果然在第二天一早,李慧珊在笔记本中发现了更多的“苏铭阳”。这个名字如眼中钉,李慧珊愤怒难当。她所在的单位,一直是欧阳静学校的定点体检医院,自然方便查得苏铭阳的资料。

"136XXXXXXXX……"办公室里,李慧珊轻声念出苏铭阳的手机号码,默记了下来。当然不能用办公室的电话打给他,也不能用自己的手机打给他。通过看电视,李慧珊还是知道一些基本的反侦察的手段的。

这一天下午的苏铭阳,便接到了电话。“苏铭阳同学,你需要到市体检站来一下,上月的体验,你的血液样本有一些问题,有可能你感染了肝炎。为慎重起见,你最好到体检站复查一下。先不要告诉你的家人和同学,肝炎是会传染的,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恐慌。”

少年果然中计。他当然不会告诉同学,他不想被人当瘟神疏远。家人也不告诉?他犹豫了一下。先不和家人说了,也许并不是肝炎呢。爸爸妈妈已经够操心了。

他收起了手机,怏怏不乐地想着放学后的体检。

她挂上了公用电话,再一次摸了摸衣兜中的玻璃瓶。那是她三年来的科研成果,还未发表。已经在动物身上做了六次试验,成功率百分之百……

欧阳静果然又回到了从前的乖乖女,最新一次的考试还史无前例地考了第一名。只是,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她感觉欧阳静看自己的眼神变了。那眼神让她毛毛的,像一只狼看着另一只狼……

这一天因为加班,她回到家时已经很晚。本以为欧阳静已经睡了,却不料轻手轻脚地将家门打开后,女儿却从妈妈的卧室里仓皇走了出来。

“你在干什么?”李慧珊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没……没什么。”欧阳静低着头迅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慧珊感觉到了头皮发麻。天,她是有写日记的习惯的。她习惯于把自己的一切记述在日记中。李慧珊急急跑到卧室里,还好,抽屉还是被锁住的。她不认为欧阳静有机会偷偷地配制了自己抽屉的钥匙。

但,那眼神……李慧珊害怕了,静子是否知道了呢?

第二天一早,欧阳静去上学之后,她又偷偷溜到了女儿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抽屉,那本黑色的笔记本依旧被压在最下面。她颤抖着将笔记本打开,因为将要面对一个死去的人的名字。

“啊,不!”她惊叫着将笔记本跌落在地。

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到了笔记本中的后几页写满了“李慧珊、李慧珊、李慧珊……”

老爷爷篇

[疑惑]

小卖部里的老爷爷充满疑惑地数着自己眼前的这沓笔记本。

不对呀。自己明明只批发了一百本,怎么现在变成了一百零一本?他相信自己当时不会数错的。就算自己数错了,那个批发商也是不可能数错的。

那么是现在数错了?老爷爷又数了起来。“一、二、三、四……”还是一百零一啊。

走进来一个蓝衣女生。

“哎……”女生有些欣喜有些好笑地拿起了黑色的簿子,“蛮不错的嘛。”女生低声嘀咕着,抱在了怀里,又去拿第二本、第三本……

蓝衣女生一共买走了九本笔记。老爷爷算了一下,那么现在自己应该还剩下九十二本。

“一、二、三、四……”老爷爷又数了起来,他急了,我明明只卖出去九本,怎么会只剩下九十一本了呢?那一本去哪儿啦?

他茫然极了。

故事评价

这个鬼故事以其精心编织的情节和深刻的人物塑造,成功地营造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围。作者巧妙地将现代都市生活与超自然元素相结合,创造出一种独特的恐怖感。首先,故事在情节设计上颇具匠心。它通过一系列看似平凡的事件,逐步揭示出背后的恐怖真相。从静子购买死亡笔记开始,到苏铭阳的神秘死亡,再到李慧珊的疯狂行为,每个情节都紧密相连,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叙事链条。这种层层深入的叙事方式,使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始终保持紧张感和好奇心。其次,故事在氛围营造上做得非常出色。作者通过对场景和人物心理的细腻描绘,成功地营造出一种阴森恐怖的氛围。例如,在描述静子深夜书写死亡笔记的场景时,作者运用了大量暗色调的词汇,如“黑色笔记本”、“沉郁的眼睛”等,使读者仿佛置身于一个充满恐怖的暗黑世界。同时,人物的心理描写也十分到位,如静子对苏铭阳的迷恋、李慧珊的绝望与恐惧等,都使读者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从而更加投入到故事中。最后,故事在角色塑造上也十分成功。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背景,这使得故事更加丰富和立体。静子的天真与痴情、苏铭阳的懦弱与自私、李慧珊的疯狂与绝望等,都使读者对角色产生了深刻的情感共鸣。同时,这些角色之间的矛盾冲突,也为故事增添了更多的戏剧性。总的来说,这个鬼故事以其精妙的情节设计、阴森的氛围营造和深刻的角色塑造,成功地创造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世界。在阅读过程中,读者不仅能感受到恐怖的氛围,还能深切地体会到人物内心的挣扎与痛苦。这种独特的阅读体验,无疑使这个故事成为了一部优秀的鬼故事作品。

部分文章源自网友投稿或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将在24小时内修改或删除。

如果您有故事想与鬼友们分享,请将稿件发送至编辑邮箱:ra216@qq.com

相关推荐

  • 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引出的怪事

    我有个河北的朋友叫王程林,他给我讲过一件年轻时亲身经历过的怪事。 上高中时,王程林学习成绩非常差,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全校倒数。毕业时,眼看别人都考上大学走了,唯独他还留在家里。这让他在亲戚朋友面前很是抬不起头,连小区都很少出去。就在他心灰意懒,万分沮丧之时,意外收到了一份不入流大学的录...
    校园诡事 2022.01.15 66110
  • 生死绝恋

    丁兰竖起衣领,把头埋在领口里面,朝图书馆急匆匆的走去。已经将近晚上九点,天空阴沉沉的,图书馆的楼道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孤零零的闪烁着,看门的老头蜷缩着趴在桌上打着盹。丁兰走到电梯前,舒了一口气,下午还在保修的电梯现在已经能用,她不用再累得两腿发软地走到六楼的自习室了。她在人迹稀少的自习室里...
    校园诡事 2024.01.16 0
  • 校园揭密

    1被诅咒的校园原本平静的校园被一个叫董必辉的高二学生跳楼自杀而破坏!董必辉是品学兼优的三号学生并因为成绩过于优秀学校让他免费上学,可就是这样一个几乎完美的学生被学校以作弊做了严重的处罚。那是在一次考试中学校事后不听董必辉的解释就以从另一个学生手机中的短信显示出董必辉的手机号发的答案为...
    校园诡事 2023.07.24 117
  • 学校里的敲鼓声

    我不能说这是一个故事,我只能说它是我,或者我们的一小段经历……我是长春人,如果你知道这个地方就该知道这里有个吉林工业大学的,这里的环境非常的好,校园里面就象公园,我的家就住在里面,因为我的父亲和我的大伯都是在这里工作的,就是这样的环境让我拥有了一个不相信一切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可是自从那...
    校园诡事 2022.08.30 63
  • 学校里的哭声

    在某所学校里,在五楼通往六楼的楼道用黑布遮掩起来,而且用铁门堵住了,不让他们走上去六楼。 我叫梦缘,刚刚转来这所学校。我这里交了许多朋友,而且结拜了几个好姐妹。 有一天,我发现了那个铁门,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钥匙把铁门锁着。我很好奇,便硬拖我那几个好姐妹过来,她们分别叫,春分、相思、苏雨、钟...
    校园诡事 2022.01.12 57
发布评论